《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7-05   共 0 篇   访问量:894
走不出的光阴
发布日期:2012-07-05 字数:1400字 阅读:894次
  感冒发烧,嗜睡好几天了,抖抖神,出门。

  来到久违了的河堤上,太阳高悬,切下许多光影。花、树、鸟、人、蝴蝶和我,长长短短、虚虚实实的影子,时而重合,时而分开。树在草上,人在树上,鸟在树下,蝴蝶儿最自由在这光影的混响曲中翩翩起舞。

  我呢。半跪草丛中,相机对着它们,照啊照啊……我想照它们展翅飞起的样子,可它们倒好,偏偏站在花瓣上,小翅膀紧紧合在一起,一动也不动,不知为何发呆;我想照白蝴蝶,碰巧过来黄蝴蝶;我想照好多好多的蝴蝶,看它们一起飞舞,脚边偏就只有三两只;我想故弄玄虚来一张蝴蝶和黑石头的组合,弄出点意境,小鸟却来了。气恼,不看它们时,它们却自己来了,一群一群,在重重叠叠的光影里飞。乔木的影淡薄、灌木的影稀疏、景观树的影则重重的按下一笔。蜂蝶儿,一会在大圆圈,一会在小圆圈,飞来飞去,老不配合我,恰时,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在干什么,我脱口说:“和蝴蝶儿玩呀!”他不无羡慕的说“美死你这闺女。”思绪一打断,我拿定主意,往后只照双双起舞的白蝴蝶。嘘,来了,它们不在一朵花上,离的很近,它飞一下,它飞一下,如此反复,我正看的心急,它们忽悠一下一起腾空了…….

  忽然,觉得腿上痒痒的,低头一看,哦,小白花儿逗我……赶紧起身,哦!头好晕,想跌倒,小鸟看见了,喳喳喳,笑个不停。我拾起一颗小石子,佯装打它们,呼啦!都飞了……

  往回走,老远就看见前面那片竹林。

  合欢花正开呢,我绕到合欢树下,抱住树,脑海里又是史铁生的《合欢树》,又是他母亲,又是我母亲,他母亲不在了,我的母亲她也不在了,而他也离开了人世。

  林里沉静,我看自己身影,一会路上,一会草丛,一会和花树合二为一。头一次在大白天寻思,寻思自己的身影,先是惊喜,用相机一一照了下来,照着照着,忽然就害怕了,不敢照了,因为我分明看见时间它踩着我的身影走过去就不回了,或者说,我踩着时间的影子走过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钻进翠竹掩映的小石径,阳光的皮影戏正上演的热烈,演到要紧处,无论我怎样跳脱,剧幕的片段都在我身前身后,追来逐去。

  估计快走到花架那儿了,扒开竹丛,真的就是紫藤蛮缠的“7”拐花架。钻出竹林,刚刚跨到拐角上,未及站稳,绿暗幽深的长廊尽头,缓缓步入一双剪影。

  一丛丛紫藤,蛮横地霸占住花架,缠缠绕绕,从顶披下来,整个石廊都在它的绿荫里静心沉思。一个老头坐在拐角那里,闭目,依柱。他在想什么?想他流逝的年华、他过世的老妻、他淘气的孙儿?猛然,石廊尽头的阳光里,出现一对老夫妻。我看见他们时,他们正好走到石廊口罩住的方框里,横穿廊口去往大堤外侧。女人打伞,男人胳膊窝夹个小木凳,男的走路不稳,吊在女人的胳膊上。

  花紫伞下,他们搀扶着,一颠一颠的走过去……

  他们从哪里走来?几点从家动身,快中午了,还没走到心里想去的地方,带个小凳子一路歇了几回?

  廊里幽暗,我在暗处,他们被定格在廊口的一片阳光里,口上悬着的藤条,在半空、在他们头顶,荡来荡去……

  我想起了江南的藤缠树。

  当我想起手上拿着的相机时,他们已经走出视线,只怕那幅剪影连时光永远也走不出了……

上一篇: 《五月》     下一篇: 《《野生的月色》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894次 | 联系作者
对《走不出的光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