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啰嗦_史记史论_扫花网
《伏牛文集》--大矛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7-03   共 0 篇   访问量:2857
啰嗦
发布日期:2012-07-03 字数:4154字 阅读:2857次
  尊重是我们对别人的姿态,更是对自己的姿态。

  回到文学,那是我们共有的家屋。

  

   1

  

  举着一杯酒,年轻人笑意盈盈站在面前。我连忙起身,惶惶地注视他。仿佛极力透过厚厚的镜片审视出其中的真诚。因为卑怯,我有点囧。

  他说敬我,我愈加惶惶,木木良久之后,说:我真的没有……

  席间一片哗然。

  我在想:此刻我是否需要一个“啰嗦”?

  

  马克吐温说过:跟世界上所有的人一样,我所暴露给世人的只是修剪过的,洒过香水的,精心美容过的公开意见,而把我私底下的意见谨慎小心的,聪明地遮盖起来。

  我也如伟人所说的那样做过。

  然而,这次我是乎觉得我不能那样做,因为——

  

  龚君送来一本书说:作者想让你看看,还特意题了字。

  我踌躇,这不是矫情。以我现在的体力和智力,确实有点勉为其难。这样一本“大部头”洋洋洒洒数十万言,如果是在十年前,只要我有兴趣,充其量是我一天的阅读。毕竟我还被人戏称过“书虫”。可是今天我已垂垂老矣!

  龚君见我犹疑,遂轻轻地加了一句:这是看得起你……

  “看得起”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享受,特别是在消失了社会认同感后的,那种久违的感觉,让我有点激动。

  同时,我是乎感觉到作者企盼的是一个高度,而不仅仅是一件炫耀的外衣。

  所以,我不能“打酱油”!

  

   2

  

  “忧伤如雨,飘荡在村庄寂寞的上空。洒落在村庄惆怅的田地。或化露,或为霜,或变雾,或凝雪,伴随着庄稼人的四季,也充满了我的记忆……”

  就这样,我缓步走进书中。

  看见了如诗如画的中原大地……

  看见了充满忧伤的田园和农家……

  看见一个小伙子,站在先人们的土垄前,漫无边际的冥思:关于天,地,生命和人生……与之相伴,只有光影,绿野和硕大的年轮。他虔诚的下跪,“以额触地,来亲近先人安卧的土地,向他们深深的致意”

  他“只有在这里,在家乡的坟地里,才找到了自己的根源和归宿”。……

  苍茫的暮色中,父亲熟悉的声音,云丝般在天际飘荡,他选择沉默。然而,他已经感知了。

  ……

  

  清丽的文笔,优美而抒情。象一泓淙淙流淌的山溪,通透着水下斑斓的卵石,嬉戏的小鱼蝌蚪,也辉映着洁白的云,蔚蓝的天空,飞翔的鸟儿和翩翩的蝴蝶……

  我放不下了,我的心去了很远的地方,或许穿越了时空。不觉间身子肃立起来,很想一个人躲开纷纷扰扰的世界,找一个身心无所顾忌的角落,细细品味……

  那是一份敬意和暗恋。仿佛那并非一本书,而是一个人的心灵私宅,精神故居。其间的一草一木都是被作者精心喂养过,被一个年轻人的沉思,审视,被他的时针,被他心里的苍凉和悲呛。

  时光的云烟剥离了高谈阔论的书生意气。淡退了文字中的华丽:“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亭亭玉立,展示着她的高贵,典雅,卓尔不群。

  我想: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越红,越亮。在弥漫着沉静的光芒中,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并越来越清晰地看见自己的身影。

  “如果说世上有什么纯属私事,那就是思考,思考会让一个人的精神极度丰富,也会让一个人极度孤独,驾驭上帝给你的那颗大脑吧!“苏格拉底如是说。

  

  

   3

  

  “人生在世,总是有一些要坚硬如铁,譬如:精神,骨气。还要有一些应柔软如水。譬如:情感,心怀。更譬如:面对那些曾经温暖和感动过我们的人和事。”

  我和文中的父亲是同代人,我们都有一颗被岁月蹂躏的心,他的艰辛,苦痛,我感同身受。他的坚韧,刚强使我钦佩不已。他那柔情百转的眷眷之心,拳拳之意,更使我潸然泪下……

  我时常有一种感怀:就是和一个人面对面说了许多话,却仿佛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是和另一个人,什么话也没说,却仿佛说了很多。人到了一个年纪,某一阶段,就能穿透语言,表情,动作直接以心交流,也就是以素朴面对素朴。

  “父亲去世后,在窗台上,看到一双鞋底子,粗白的鞋面上,有他用蓝黑墨水写的一行字:‘妈妈,再爱我一次吧’听母亲说,1990年下半年他去县城开会看了这部台湾有名的影片。什么时候写上的不知道,也没听他就这部影片说过什么。”

  “父亲”受到了怎样的触动?他没有说。关于“妈妈”“鞋”及“他”之间,又有着一段怎样的母子深情?他没有说。然而,这个铮铮铁汉内心深处的似水柔情,已使我们热泪盈眶了

  “父亲”心中的“鞋”,我们知道,不再是单指一个物品了,但也不是一个价值载体上的经济隐语。而是人物感情的物化。它朦胧而清晰,虚无而真实,象缕飘渺轻柔的烟,稍纵即失。我们必须用心去扑捉它。

  文中的“母亲”,是一位刚强的女性,以她柔弱的肩膀,背负着沉重的精神镣铐,撑起一个家,步履蹒跚的走了几十年。呵护着他最爱的人,从无怨言……

  有一位哲人说过:”一个人,无论他高贵或卑贱,无论他聪明还是愚笨,他的心里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精神世界,在这个广阔的世界里,万紫千红,光怪陆离。象迷宫一样深邃,神秘。穿越表相走进这个世界,进行幽境探密,最易打动人。”

  让我们用手中的笔,叩开心灵的密室,把一个丰满的人物,呈现给读者。

  

   4

  

  我和作者是隔届的校友,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好老师——叶鹏教授。

  “……他的学养,才情,他的为人良知,他的坎坷经历,他的儒雅风范,以及不可企及的高标,永远矗立在我的心中。”

  作者的表述触动了我的思绪。

  三十年前的一天,我亦然能清晰的记起:

  先生,就是这样怀着他生命巨大的沉静,端坐在那里。秋日的阳光从他背后的窗子投射下来,空气澄澈透明,能看见阳光里闪烁飞翔的植物纤维和花絮颗粒。先生胳臂支在讲台的桌面上,将右手搭在左手上,轻轻撑着下颚。仿佛高山之巅的雪莲,辉映着岁月的光芒。沉稳,安详,慈悲,崇高。

  我用记忆的相机,拍下了这个永恒的瞬间。面对那些世态的淡凉,厘俗杂尘及生命的飞扬和沉沦。

  先生浅浅地笑着。用和善的目光,鼓励大家发问。

  一生问:先生的妹妹叶文玲,写出了那么多优秀的小说。依先生渊博的知识,优美的语言,犀利的思辨,如果写小说,那一定也是最棒的。

  先生微微頷首:……文玲属形象思维型的人,我是逻辑思维型的人。比如:说一个人“善良”,我会用“善良”一词,而文玲则会讲一段表现此人“善良”的故事。在写作中,文玲多用描写的手法。我多用叙述文字。小说创作不是我的长项。

  一生问:写作和创作的区别是什么?

  叶答:……写作的重心在‘写’,你用清晰流利的文字把一件事讲清楚明白。表情达意,简洁明了,主题突出,是写作的较高层次。

  创作的重心在“创”。它除了必须具备写作的基本技能外,还要突出自己的独立思考和独特见解。你的思考和见解,要让人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有高屋建瓴之势……。

  “创”是文学艺术作品的灵魂。没有新意的写作,即便是语言多么华丽优美,故事多么曲折动人,最终也很难站立起来……。

  “创”无止境,古往今来,多少艺术家都在倾毕生精力去追求,探索。在这里抛下的不仅仅是足迹和汗水,还有鲜血和生命……

  所谓“道”无尽,求亦无尽。取乎其上,仅得其中。取乎其中,仅得其下……。

  “眼高手低”并不足耻。因为,你不会“无的放矢”……。

  

   5

  

  席间热闹,那是年轻文友们情绪的宣泄。

  年轻真好。他们有的是精力,有的是热情,有的是时间。他可以登上一座山,再向更高的山攀登,直达理想的高度。无论遭遇什么,只要一想到有这一群人,大家一起走,一起唱,一起看花开花落,云舒云卷,一起关注晴朗或阴暗的日子……我有理由坚信,这个世界很美好,这个人生值得过,无论个体命运多么黯淡。

  只要一想到,在这个群落里,曾经留下过,李白,杜甫,白居易,施耐庵,曹雪芹,普希金,莎士比亚,罗曼罗兰……一串串永恒的足迹。

  正闪耀着余秋雨,阎连科,陈忠实,贾平凹……的光辉,我就会情不自禁的微笑,就会毫不迟疑地对生活做出肯定的投票。

  只要一想到,我们与之为伍,隔代相望或共沐风雨,就是我热爱生活的重要依据,也是我幸福感的来源之一。

  我的年轻文友,写的很好。但我认为,他能够写得更好。以他广博的学养,丰富的知识积淀,流畅优美的语言,深邃的思辨和境界,层楼更上,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只要他真心为文,我想在文学的路上,他那个著名乡党的高度,对他来说,未必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如果我是一介沙尘,我愿铺垫在他起跳的足下,那怕仅仅是一个纳米的高度,我就会生欢喜心。

   大矛写于2012.6.20

上一篇: 《无》     下一篇: 《关于思想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857次 | 联系作者
对《啰嗦》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