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水长歌》--风之语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6-27   共 67 篇   访问量:3311
童年记忆
发布日期:2012-06-27 字数:2134字 阅读:3311次
  放牛在我成长的经历中是浓重的一笔,从跟着村里的伙伴们开始的第一天起,牧童的名字就在我的记忆里一直伴随着我到参加工作的第二年,放牛让我如今回味起来,真是感慨万千。

  上小学时,放暑假就是我放牛的开始。乡村的早晨总比别的地方来的早。吃过早饭,沐浴在阳光着阳光,伙伴们的笑声,老爷爷的吆喝声在晨风里飘荡着。牛儿顺着路前面走着,我们则在牛群后面计划着今天的行程,老爷爷们测紧跟着牛群,不停地吆喝着不听话的牛,和落在后面的我们。终于走了庄稼地两边的路了,到了山坡上,牛自由了,我们也自由了,几个好伙伴们聚在一起,在树荫下凉快着,老爷爷们则在另一树下,悠闲地吸着旱烟,知了在树上拼命的叫着。空气中的热浪开始扑过来,小伙伴们在无聊之中开始计划着派谁去地里掰早熟的玉米,谁去捡干柴,谁去借老爷爷的打火机……

  树荫下升起了一股青烟,仿佛是我们升起的一面快乐的旗帜,那青烟顺着山坡向上盘旋,袅袅升腾,烧玉米的香味和着伙伴们的笑声在空气中飘散着。这时老爷爷们是绝对不说我们的。因为他们都在远处眯起眼睛,在一推小孩们身上找着自己童年的影子。当我们把烧好的玉米拿给他们吃时,他们才会象征性地嗔怒几声,责怪几句,言语之中充满了疼爱和慈祥。在老爷爷们的默认下,我们开始放心地享受着我们的美味了。这时不用担心牛群的方向,不用担心掰了谁家的玉米被责骂,因为我们小伙伴们也是轮着掰自家的玉米,谁小气,掰的玉米小了,就会吃最小的玉米棒子,就会受到大家一致地嘲笑。

  等我们吃完了,才发现牛群和老爷爷们的影子已经移到对面的山坡上了。于是,一声唿哨,我们就一溜烟地在山路上飞到对面去了。山路弯弯,快乐无限,幼年的记忆中,那弯弯的山路上是我回味无穷的快乐之源。

  中午的时间是属于我们的,也是我们这些牧童们最最快乐的时刻。家乡小河的上面是有一个小水库,宛如镶嵌在童年记忆中一颗永恒的明珠。家乡的孩子们,一辈辈,一茬茬地在那里学会了高超的游泳技巧,个个水性奇好。不必担心孩子们会因为不会游泳而出溺水事故,家乡的孩子们有一套自己的潜规则,只要遵循这个规则,人人都是这大山的孩子,个个皆是这小河的精灵。吃过中午饭,家人都午睡了,孩子们都开始在村口的大栎树下聚集,大至十七八岁、小至七八岁,无论是亲哥弟兄,还是堂兄堂弟,没有亲疏之分,没有辈分之别,因为一条小河,赠给每个乡村孩子的快乐是均等的,每个乡村的孩子都有享受快乐的权利。

  沿着小河顺流而上,一路上青山夹岸,河水潺潺,景色是留不住我们的脚步的。一路上因水势山势冲刷,天然形成五个大石潭,石潭水可齐腰,皆清澈见底。那些不会游泳的就在这石潭中自己扑腾,等着自己学会了狗刨了,就让大孩子检阅,如果过关,一起带着前往水库。在水库里,那些水性好、胆子大、耐力好的就如鱼儿一般在水中翻腾着,在水中叫喊着。岸边则站着一群刚刚学会狗刨的小孩子,脱个精光,也不敢轻易下水,毕竟这是战胜自己,拥有快乐的第一次,个个眼巴巴瞅着水中师兄们的雄姿。那份期待,那份眼馋,那份对自由快乐的执着,在太阳下蒸发着、升腾着。等水里的一群大孩子们玩够了,游累了,才会上岸,一个个地让这些初次涉水者下水。等这些小孩子们在水中开始了真正游泳的第一步后,大孩子们才开始放心的把看护更小孩子的接力棒交给这茬人。

  在水中,玩累了,就赤条条地躺在山石上,湿漉漉的身子紧贴着山石,大山的温暖瞬间由山石传递出来,不必担心皮肤被烫伤,不必担心皮肤被晒黑,牧童的肤色就是大山的颜色。等太阳不再滚烫,我们才会想起,沿着小路去寻找牛群的。家乡的大山清幽苍翠,延绵数十里。绝对不用担心找不到牛群的,因为老爷爷们在山岗上的树下抽着旱烟,山腰间那些砍柴采药的,还有那绕着山梁满山响的牛铃就是我们的方向。穿着布鞋的脚在山路上穿梭者,偶尔在路边采摘野葡萄、野山楂、酸枣、野蘑菇、野鹿茸……

  牛很聪明吃了一天的草,知道自己到山腰或者河沟河水,之后成群结队的返回。酷暑难耐的夜晚,牛只会在山岗上休息,成片成群的再山岗之上卧在草地上,悠闲地反刍。山中的牛晚上不需要栓在树上的,把绳子解开,完全是那种自由式的散放。伴着红红的夕阳,山岗上开始热闹了,孩子们开始交流着一天最最开心的事情,老爷爷们不再抽烟,悉心地围着自家的牛,或者捉牛虱子、或者用石头给牛梳理皮毛,举手投足间充满了对牛的那种敬意和虔诚。等太阳落山,山风开始有了丝丝凉意。老爷爷一声吆喝,我们便开始回家,我们总是走在最前面,老爷爷们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倘若谁自作主张,七走八拐,不回家去,他们就该翘起胡子,大声呵斥着不听话的人,于是,我们就像一群归家的牛,被他们的看护着,穿越乡村的炊烟,洒下一路清脆的童音回家。

  如今,每次回老家,远远地就会望见那高高的山梁。当年放牛的地方,当年玩耍的山头,如今依旧青青翠翠,只是那童年的那份天真,那份自然,那份童趣,却远远地随着天上的云彩越飘越远了。最终化作了一缕缕紫色的云霞,朝朝暮暮装点着岁月的天空,给我几许温馨,给我几许轻松,让我在烦扰的世俗中,休憩自己疲惫的心。

上一篇: 《梦想的感动》     下一篇: 《梦的倒影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3311次 | 联系作者
对《童年记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