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进黄河》--顾横塘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6-24   共 0 篇   访问量:714
完全不懂得字
发布日期:2012-06-24 字数:1105字 阅读:714次
  我骑着车子,往会场外一绕,那时我心意已决,是要跟了一阵风去。

  

  烈日炎炎,不见得后头就是芭蕉冉冉。后头,可不又是阿牛哥。我因在树荫的葱茏中,走得快。是一辆过时的自行车,仿佛曾今走过的小河边,倒影在水中摇晃时,所见的那个永恒的宝座。

  

  原来是个女孩儿啊,我回头一望,裙裾与细细的腿脚。这时,大人是必然要放下小孩子来,任小孩子在冬季的枯草中,一路扔出许多石块,在河里的薄冰上。

  

  人多的热天,我叫住阿牛哥。这样的情况下,是该等一等红灯的。阿牛哥带着我,也不由得停下来,走山路的时候,和走城市里的水泥路,并无差别。或者都是需要停下来的。

  

  总是停下来,我向阿牛哥抱怨,然而阿牛哥还是努力操持方向,车下的人,太多了。好在,阿牛哥在这个城市中,已然如同身处一汪水泽,杂花生树,软泥供草。太阳的光芒,也成了油油水底的招摇。

  

  我们要去一个好去处,那里的熟人都如此陌生,却可以笑谈。一到那个从来也到不了的楼上,我看到阿牛哥上电梯的时候,身子微微地一跳。使我仿佛见到,过去的岁月里,在竹林之中,许多孩子突然从细竹上蹦下来的颤动。那个女孩子穿了裙子,是不适宜走在木瓜树下的。

  

  杂草太多,没有人的幽径上,都是鸟畜的痕迹。我说,松鼠。便停下来陪她一起看,两只小动物,昂头跳过,树叶哗啦啦响动。像蛇的脚步声。咱们还是走到大路上吧,那些水杉,风起云涌地摇晃。是傍晚的凉风,阿牛哥却在睡觉。或者载着他的宝贝,不在那个小座上,只是站在他的身前,小巧地靠着阿牛哥的腿,去看风筝、雪绒花以及喷水的池子。

  

  走在围满车辆的高楼前,你要替我们想一想,是怎么下来的。仿佛从远处看到的,就那么一盏灯,摇曳多姿,一度、二度、三度,千百度。没有人会寻找你的身影,你坐在此刻是唯一属于你的小车座上。只有你,在人海茫茫的芸芸众生之中,只有你。此刻,可以看见阿牛哥,而那个女孩。

  

  她用手揽住我的已经长肥的腰。像对春风呼唤的一场雨水,惊雷闪闪的万般愁绪,不在乡间,不在河边,不在阿牛哥的车座上。所有的文字,在你做选择的时候,预备下华丽的落幕,而我切换的太多了。一个头脑都装不下的温暖与惆怅。阿牛哥走了,还会回来。

  

  河边长满的芦苇和蒲草,你我一一细数,夏季惊飞的白鹭,歇向高庄。

上一篇: 《完全不懂得字》     下一篇: 《清水如此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14次 | 联系作者
对《完全不懂得字》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