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林文集》--子规啼血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3-16   共 0 篇   访问量:2423
最高恐怖指数
发布日期:2012-03-16 字数:2427字 阅读:2423次
 

  掩 饰



  一天早晨,他面镜而立.蓦然间他发现镜中一个丑陋无比的面影,象是被一瓶强硫酸烧灼,他看着镜中丑陋的自己,他心中愕然,竟然不相信自己会突变得如此丑陋,在此时此刻,他更加怀念自己原本英俊的模样.

  瞬时,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骤然举起梳妆台前的木椅向镜中的自己砸去,“哗啦”一声,明镜四分五裂,反映他真实面目的明镜碎成玻璃屑,他映在明镜上的丑陋面影支离破碎的散落在地上.他原以为砸碎反映真身的明镜就可以彻底掩饰自己的丑陋.岂不知世上一切丑陋的物象是无法掩饰,更岂不知世上有一种不知名的毒素已深入他的脑髓,深达他的肠胃,糜烂他的肝脏,他不由得发出一种撕心裂肺的惨痛之呼.

  在他垂死的眼前,幻化出一幅恐怖得令人惊惧的画面,他看见自己赤身裸体的倒在一池强硫酸里,动物的原始本性在他濒临死亡之时暴露无遗,他血肉之躯在硫酸池里”滋滋”冒烟.他撕裂心肺的惨叫着,张牙舞爪的挣扎着,生命绝望之音回荡在漠漠荒原旷野里,震怵着冬夜独行客的心魂.

  他的尸体,(在这里只能说是他的尸体,而不能说他的肉体)在发出烧焦的臭味.残尸啊,他的残尸在硫酸池里化为遗臭万年的尸水.





  挣 扎



  冬之夜,寒流裹着毒素侵入人的骨髓.

  他为了消解心灵里无可奈何的病魔之痛苦,爬上了天堂第十九层.伫立于高高的天堂十九层,他抬首仰望漆黑的夜空,默数着漆黑夜空里的寒星.

  蓦地,地狱之手倏然伸出,活生生的把他推下了地狱十八层,他坠入深渊般的地狱里.

  在黑暗统治的地狱里,他很庆幸自己没被摔死,疼痛之余,他拾起支离破碎的骨架,躲缩进自己充满鬼气森森的小屋,他既不懂人体骨骼学,又没有医术高明的骨骼医生做技术指导,他接自己的骨头关节,竟然不知所以的巅倒了四肢关节,手脚不分的把自己拼凑成爬行动物,在完成最后一道工序时,他哪颗好看的头颅遗失在黑夜里,他找不到自己的头颅,万般无奈的他活生生的拧下一只狗头,凑接在自己的颈脖上。

  此后,他不知自己是狗,还是人?





  麻 醉



  冬夜,疑结成冰的冬夜.

  他端起红泥小炉上的一碗温酒,听说放在炉上温过的热酒,很容易让人醉.

  醉,他很喜欢醉,他喜欢一生醉.

  他喜欢飘飘俗仙,似醉非醉的人间仙境.他想用酒麻醉自己痛苦的神经,酒醉之后,他常以电影里的慢镜头倒下,酒醒之后,他在黯然视野中问自己酒醒何处?自己何许人也?在醉生梦死中超支了时间.





  自 戕



  结冰之夜,他的躯壳置身于世界之外,囚禁于充满鬼气阴森的小屋,颤抖着手执起一把寒光乍现的牛角尖刀,敞开心脏跳动的胸腹,在白腻活跳跳的胸脯上洞开一窟窿,”嘶啦”一声,他伸手将心肝、肺、腑一股脑儿抓拉出来,手捧起自己被世间毒气熏黑的心脏。啊,那原本鲜红的心,继而发紫,再变乌,至止现在成黑色的心啊,在他手上微微跳动的心。被酒精麻醉的肠子已经溃烂。他将自己的心浸泡在蒸馏水中,切除溃烂的人肠换上一节长长的狗肠,敷上止血解痛药。缝上三根长长的悲痛药线。啊,啊流血涿浓的伤口时常隐隐做痛,腹腔里的狗肠牵动他全身器官的痉挛,隐痛总是在暗夜里前呼后涌,尼古丁在胸腔内左冲右突,疯狂整个世纪。数瓶高度酒在他干裂的吼管里呐喊成愤怒的火焰。尼古丁毒气也在他干渴的嗓子眼里冒出浓烈的烟雾,他的生命在剧烈的毒气烟雾里燃烧,趋向于毁灭。他睁着惊恐的眼,是惊恐地上那一具具横七竖八的黄色尸体,还是惊恐酒醉后自己龌龊的呕吐物与生命的杯盘狼藉,更或恐惧自我随落的痕迹。或许这三者兼而有之。他忍住源于身体和精神上潜滋暗长的痛苦,打扫他——一个世间失败者的战场,将慢性自杀的武器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他用病态狂野掩饰自己胸部上丑陋的伤痕,用病态的狂人之语打破中国语言之章法,用狂巅的疯人之舞突破人之格局,他,世间的灵魂早已死去,剩下的只是一幅被世间操控的躯壳,啊,生命,对于他来说,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般。





  自相残杀



  他死了,死在一个寒冬侵毒之夜,他的魂魄在地狱之城里游离。

  “嘀嘀嗒嗒……嘀嘀嗒嗒……”蓦然间,幽灵响起恐怖的脚步声,令枉死在地狱之城的冤魂毛发直立,心惧胆裂。

  地狱里一切奇形怪状的野兽睁着谋杀一切生物的眼巡行在暗夜里的地狱之城。

  他死了,死在一个寒冬侵毒之夜,人们将他的尸体抛在千疮百孔的无头尸堆里。

  他死了,死在一个寒冬侵毒之夜,地狱之城里面若人类的野兽剥下了他身上仅有的一块遮羞布,张开狼牙利齿将他的尸体撕扯成四分五裂,它们用手,(在这里与其说是手,不如说是刀)将他的头颅硬生生的切割下来,它们捧着尸体的头颅,仰脖喝着他残存在颅腔里的脑汁,舔饮着他体内的热血。传说人的脑髓可以延年益寿,人血更是滋阴壮阳的琼浆玉液,它们切开他尚有余温的尸体,剖开他的腹腔,从他干瘪的腹腔里挖出了内脏,割裂下他身上的块块肌肉,将尸块沾血连骨放时嘴里慢慢咀嚼。至后他们将他的内脏抛投于荒野,于是无数蛆虫在他腐烂的内脏上爬行,繁殖毁灭人类的细菌。他森森白骨在暗夜里嗷嗷嚎叫,震荡着漠漠荒野。

  再最后,分食他尸体的野兽被尸体上的病毒所传染,重蹈他的覆辙。

  

  

  

上一篇: 《消灭 罪恶》     下一篇: 《稀奇古怪故事集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423次 | 联系作者
对《最高恐怖指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