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林文集》--子规啼血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3-06   共 0 篇   访问量:2203
新官场现形记
发布日期:2012-03-06 字数:8343字 阅读:2203次
  官道

  

  某君祖父辈为官,到了某君不幸家道中落破败,但自幼受其父严加管教,将祖辈遗训烂记于心,立誓做官,亦将做官事宜当作其唯一终生之事。可气可叹自己天生愚鲁且无甚本事。更难有做官之良机。

  某君无奈之下,信奉算命,亦将算命先生视若神明。

  忽一日,寻访到村东头一神算先生,便出重金请其算上一褂,神算假模假样问其生辰八字,而后摇头晃脑眯着眼,手指恰算,嘴里呜哩咕噜之后,对其道。

  观君之面亦有官者之相,面如罗汉,头大如斗,眉似蚕豆,眼若铜玲,口若狮口,鼻若悬胆,印膛宽阔,油光可鉴。耳如招风,手若蒲扇,腹似阿弥勒佛,腿似罗圈。

  某君听之甚喜,喜悦之余,亦问:“吾为何至今仍为一介草民?”

  官运未到,奈之若何?官运到之,谁也无法阻挡.,再者为官之道尔知乎?’’

  某君急于追问道:“何谓为官之道。”

  神算故作神秘道,天机不可泄,某君又奉上银两。神算又道。

  “人有人道,鬼有鬼道,官有官道。何谓:“官道,亦为官之道。”

  欲修为官之道,必学官之模样,何谓:“官之模样。”

  官之行步亦分两类,一类,于百姓前,昂首挺胸,背负双手,慢吞吞行四方步,何谓:“四方步。”尔视螃蟹走路横行霸道,目不斜视,眼皮上翻,只管往前行,一幅悠然自得的模样。

  二类,于上官者前,勾头勾脑,低首垂眉,行点头哈腰礼,迈卑躬屈膝步,做哈儿巴狗样。

  学说官者之言语,亦成两类,一曰:百姓前亦须学会用“啊、哦、嗯、啊、依、嗯”之言语,做够十足官相,对百姓之言要留有回旋余地,对百姓相求之事要以“研究、研究。”暗示其“烟酒、烟酒。”要让百姓对尔心生惧意,又奈之若何。言而统之,在百姓面前要“横眉冷对千夫指。”

  二曰:于上官者前,亦学会暗揣上官者心理,学上官者腹内之蛔虫,看其行,听其言,观其色,揣摸上官者心事爱好,依其所喜,投其所好,或赠予钱物,或送之美色。对上官者唯唯诺诺,唯上官者马首是瞻,譬如上官者道,热。尔打扇,上官者呼,冷,尔脱自衣盖其身,上官者上马出游,尔躬身伏地任其蹬铵上马。对上官者之言,尔只能听,勿能言,只能以:“是”字应对,视自己为应声虫,对上官者冠之以:“老爷。”自己则称之为“奴才。”

  上官者发怒时,责骂尔时,尔切记“三呼万岁。”谢谢老爷教诲,奴才铭记在心。上官者要打尔板子打耳光,尔拱起屁股让其两边勾子都打,两边脸都凑到其鞭下。打后,一定要“三呼万岁。”打得好,奴才该死。”统而言之,对上官者要俯首为孺子牛。”

  忽有一日,时来运转,天赐良机,某君向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一县衙前贴一公开售官之公告,某君变买家产薄田,在千人竟争中,谋取县衙一官半职,某君做当官发财梦一辈子,而今在其年届半百之时,终能得偿所愿。某君自是欢天喜地,人模狗样炫耀于百姓眼前,偌大的肥脑象货浪鼓般晃动不停,两个招风耳随肥脑前后左右的摆动。挺着阿弥陀佛肚,迈着螃蟹步横行于乡里街市。

  某君自打任县役官差后,谨记祖辈遗训,《官场厚黑学》之教条,对上官者或尽口舌之能事吹捧,或如哈儿巴狗般听命于上官者,上官者呼其咬谁?亦其咬谁?或与钱物相赠上官者,或以美色相诱上官者。上官者就餐高兴之余,向其扔根沾油骨头,某君如犬叨着骨头,津津有味啃食着,伸长舌头舔食。。。。。。

  某君的仕途之道如日中天,取悦上官者欢心,然而呼之可惜,某君官职始终未见升降,老在原地踏步,这可急煞了升官发财的某君,某君眼见升官无望,亦心生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之念,亦大肆将公共之钱物搬回自家藏匿,收百姓之钱财入其襄中。。。。。。。。。

  终有一日,廉政之风天上来,某君饕夺钱物之事败露,狱中度残生。

  

  

  

  

  官奴

  

  “A”乃英文的起首字母是也。

  A君,姓甚名谁?出生卒于何年何月?何方人氏?皆成未解之谜。无可考证,无稽可查,亦只能以其寿命生平之事而推算。其年届半百,应属清朝末年民国初期之人。

  “A”乃某君至在县府捞取一官差之职,自诩为“A君。”布衣百姓亦以“A君”冠之。A君自以为是个人物,布衣嘲笑之A君是个人物,实则,A君不是个人物。

  A君祖辈三代世袭为官,且终生为官,所之终生为官亦成A君自幼梦寐以求的终生宿愿。

  自幼,A君将父教导的祖辈遗训《为官之道》及中国厚黑学教主李宗吾先生之《官场厚黑学》每至早晨清呤三遍,每至夜晚复诵三道。

  开言篇文曰:“单言‘官’字,上为宝盖头护体,下为上口吞下口。所之官位乃历朝历代帝王将相权钱必争之物,亦为有权愈有钱,有钱愈有权。钱权变通之要术。

  一篇求官秘诀曰:上苍赐予人之五官四肢百胲自有其妙处,一脑一鼻一嘴一腹,双眼双耳双手双脚两边脸两边屁股。

  一脑,亦多揣上官者言下之意,亦将上官者言下之意奉为圣意,揣上官者任用下官者之法则:上官者宁用奴才与日俱增蠢材,勿用智者与人材,奴才听话蠢材愚笨此二类人易于上官者驾驭控制,活脱脱如上官者饲养的哈儿狗般,摇尾乞怜,俯首贴耳。智者对上官者不会言听计从,有拂上官之意。人才常与上官者唱反调,反其道而行之。上官者多为嫉贤妒能之辈,所谓一山难容二虎正如此意。

  一鼻两孔,嗅上官者身上之气味投其所好,投其所喜的一面围着上官者屁股转一面亦疑如哈儿狗般摇头摆尾。

  一嘴,少言上官者厌恶之言,多言上官者喜欢之言,多食天下难吃之食,上官者煽尔耳刮子,煽了尔半边脸后,尔定要车转另半边脸给他煽,而后定要跪伏在地三呼:“谢主隆恩。”

  一腹,多纳天下难纳之食,多容天下难容之事。

  两眼,多观上官者颜面之色。

  双耳,多闻上官者之言。上官者唤尔逮谁咬谁?尔若忠实的狗般亦逮谁咬谁?

  双手多捧上官者肥臀,双膝多跪上官者脚下,上官者碍于公众之眼,勿能为已谋私,尔的双腿亦是上官者之狗腿,屁巅巅将其私事办妥。

  上官者发怒时,扬起蒲扇般的手要打尔的屁股,尔切记屁股要蹶高,打了半块屁股之后,亦跷起另半块屁股让上官者打,以求取上官者心理平衡,打完之后尔跪伏在地,三呼:“谢主隆恩。”

  二篇做官法则曰:官相,脑肥耳大,印堂亮如铮瓦,嘴阔方正若狮子口,滚圆圆的皮球肚宛若阿弥驼佛。

  官样,当布衣百姓前亦背负双手,双眼上翻,迈螃蟹四方步,昂首挺胸又阔步,当上官者前,亦点头哈腰象公鸡啄米般,摇尾乞怜如哈巴狗般。

  《官场厚黑学》曰:求官六字诀空为空闲之意,求官者将一切抛诸于脑后,一心一意求官。耐心等待做官最佳良机。

  “贡”为投机钻营,达到有孔必钻,无孔钻孔而钻。

  冲即为吹之意,吹亦为用嘴吹捧。

  “恐”恐吓之意,暗中拿捏上官者之隐秘痛处,啾准恰到好处的时机,轻点其要害,上官者会将一顶官帽拱手相送于手中。恐与捧互为应用,颇见其功,善恐者捧中带恐,句句表面阿腴逢迎,实则暗击要害,善捧者恐中含捧,旁观者看似傲骨棱棱,实则上官者骨节皆酥。

  送,或赠之予钱财,或投其所好送喜好之物。

  做官六字言。空即空洞,一则文书上空空洞洞之内容,二为办事或言语活摇活甩。东倒西歪,暗藏退路,说话留有转换余地,看势不妙,溜之大吉。

  恭,对上官者乃至亲戚六卷卑躬屈膝,胁肩带笑。

  绷,对下属及布衣百姓亦不拘言笑,紧绷着一张马脸,凛然不可侵犯一般。

  凶,对布衣百姓而言,为达已目的,不择手段。管他卖儿卖女。

  聋,笑骂皆由他,好官我自为之。对百姓之言装聋作瞎。

  弄,弄钱之意,弄与送亦为相对。

  办事二法:锯箭法,将箭杆锯断,箭尖留于身体内,待箭伤发炎流浓再治。办事留下后遗症。

  补锅法,补锅匠将锅打个洞,然后补上。使其原洞更大,非补不可。

  A君将《为官之道》与《官场厚黑学》横背如流,倒背如流,滚瓜烂熟。连做梦都烂记于心,做梦都想做官,其父用大量食物将其喂得脑满肥肠的,将原本干瘪枯萎之腹硬塞进美味佳肴,好不容易A君之腹成挺圆圆的腹如活脱脱的阿弥陀佛般,使其常腼着个大肚背负双手仿效螃蟹状横起走四方步来。

  无奈乎,A君大大把的银钱费尽欲捐个绿豆芝麻官过过官瘾,煞费苦心研读做官经书,人模狗样的将官相官样模仿得惟妙惟肖,却与官位无缘。

  转眼A君近半百年纪了,幸许A君偶遇一幼儿伙伴在县衙为官,正缺一衙役,A君获此信息,通过此途径,大钱小赠之予此翁,终能在县衙谋取衙役之职,自以为做官了。竟在布衣百姓前人模狗样腼肚走那四方步。

  岂料兔子尾巴总长不了,A君那儿时伙伴阴沟里翻船翻到家了,此翁涉嫌贪污贿赂被上官者查办,铛锒入狱。此翁心腹A君受迂连,蹲了大牢。

  临砍头的前一天夜,A君梦见自己正在升官发财。

  

  

  

  此君与彼公的故事

  

  此君与彼公乃同窗好友爱,皆是一公司下属的工人。

  此君擅长书画龙点睛,一手毛笔字龙飞凤舞,飘逸自然。且善撰诗文工,尤喜杂文工,诸多老而弥辣的杂文散见报刊。

  深得公司经理赏识,一道调令,此君便成了公司秘书。

  此君升任秘书遂觉公司经营管理存在诸多弊端正,亦上书改进公司现行经营管理方案呈报经理,因此方案触及公司上层人物利益,故经理怒极道:“公司,我是经理,还是你是经理?”

  此君答道:“公司无论何人为经理,皆身在其职亦尽施其责,否则尚有何益?偌大公司终将毁于尔等之手。”

  经理甚怒吼,贬此君回原厂矿。

  此君暗发血誓;定要拥有自己的公司。

  除却八小时工作,闲瑕时此君深居简出窝居陋室苦练颜筋柳骨干,或撰写针贬时弊之杂文。久之,深谙书画之道,亦得鲁公,柏老杂文之精髓。虽窝居阴暗陋室,此君瘦条条身儿显营养不足,面容竟悴憔如斯。亦自得其乐。

  彼公能言善辩,圆滑世故。

  彼公以重金`珍品相赠经理顶头上司某局长,亦称其“干爹”。

  经理看局长佛爷金面,一纸调令,彼公便升职公司秘书。

  此君与彼公互换位置,两人关系日趋淡漠,见面视若陌路人。此君暗恨交友不慎。

  彼公紧随经理之后,马前鞍后服侍经理,对经理之言唯唯诺诺,俯首帖耳,极尽口舌之能事取悦经理欢心,休闲之日,或以重金黄色,珍品赠之,或美酒佳肴待之。

  忙乎?彼公白日紧随经理其后,宾馆进餐厅出,轿车来轿车去,陪同经理洽谈商务。夜晚,窝居别墅洋房,剽窃《应用写作大全》之公文,撰写经理报告、演讲、致词,

  满纸溢美之词经理颇为赏识。

  久之,彼公西装革履,油头粉面,或茶杯不离手,或背负双手,迈四方步,玄耀于公司同任眼前,偶尔或颐云气使指令同任劳任,俨若公司上层人物。

  一日,彼公荣登副经理之宝座,彼公虾条般的身条儿日趋成尽容天下之食挺圆圆的腹,干瘪的苦瓜脸日趋象抹油的弥勒佛。

  彼公之别墅,门庭若市,宾朋满坐。

  彼公请则必到期,送则全收,不亦乐乎。

  正是彼公春风得意时,公司濒临倒闭。

  忽有一日,公司倒闭,法院拍卖给,外商购之。

  忽有一日,外商炒了彼公鱿鱼,彼公门前冷落。

  彼公失业之日暮途穷,正是此君“广告文化公司”剪彩之时,致贺宾客如云,此君不亦悦乎。

  据传闻此君的公司生意兴隆,彼公投此君门下任职杂工。

  

  

  

  

  

  

  君子先生•机器人替身

  

  君子先生做梦都想在公司捞个一官半职,简直想到命里去了,这得起源于四世为官的祖辈遗训,当官有一辈子用不完的钱,官,上有宝盖头护体,下有上口连下口,上口既能吞下口,要吃你,你逃都无路逃,躲则无处躲,当了官,权则为我用,钱为我所取,官,就象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金库。

  可偏巧君子先生没有多大本事,所以尽管他整天围着公司经理屁股转,夏天经理热他打扇,冬天经理冷他焐被,经理口渴他倒茶递水,经理吸烟他打火,口头禅,烟搭桥,酒开路。烟没少送,酒没少喝,但一提到升迁之事,经理就来个:"不急,不急,慢慢等,我们还要研究研究……”作搪塞之语,于是他再烟酒赠之,经理从不打收条,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但他还在原位踏着步。欲往上爬,总也爬不上去,就象粪坑里的蛆虫,上下蠕动着臭气熏天的身子总爬不高。

  后来,终有一天,他拔开云雾见天日,娶了一个相貌很丑却绝顶聪明的女子做老婆,真是知夫莫若妻,老婆知道他有想做官的歹愿。就点拨他骂道:“舍得孩子,套住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这个抠门的短命穷酸鬼,以为靠你那点破烟烂酒说点好听话,别人把官位拱手相送给你,你简直是白日做梦,痴心妄想罢了。我要是你们公司经理,也要让你竹篮打水一场空。”

  一语骂醒梦中人。正经先生茅塞顿开,在老婆大人的全力力持下,用比烟酒还要珍贵的钱,在经理手上买来一个副经理之职,虽然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所以他沾沾自喜宛若上层人物一般。

  自从君子先生荣任公司副经理之后,免不了官场的酒宴饭局应筹,这与他自节自俭的生活习惯背道而驰,以前他还是素民百姓时,为了实现自己的仕途之道,他滴酒不沾,烟味不嗅。省下的钱全部为官程仕途铺路。

  其实君子先生别的本事倒没有?在他没有走马上任当副经理之前,他说的话同事可听可不听,可听时当闲言碎语,不可听时就象他在放屁,因为大家都讨厌他对上司屁巅巅的态度,当然更不消说在同事面前有无亲和力了。现在,公司同事并不是敬重他的为人,而是更慑于他副经理的权力,忍气吞声的服从于他。当然,他很清楚自己是块什么废料,其它营生本事没有,投机钻营,阿姨奉承拍马屁的本事却很精通。他知道今天的副经理之职来之不易,是他昔日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用大把大把钞票换来的。所以他更加珍惜自己现目前的官位。可比起官位来他就更加珍惜他的命。有命就有一切,如果人没有命了,那么官位再大也会化为乌有。钱再多也等于零。

  他更知道烟酒对他的命危害性最大,烟与酒都是致癌物质。但在变幻莫测的官场,没有烟酒是不行的。烟酒在社交场合里象一只只友谊接力棒,从陌生到认识,从认识到朋友,全凭烟搭桥,酒开路,烟酒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确实象现代社会的润滑剂。

  公司经理在一次集体酒宴会上曾嘲笑他:堂堂公司经理,怎么烟酒全不会,以后怎么开展工作。他违拗不过顶头上司的好意。那次,破天荒沾酒,却被这位顶头上司硬灌得烂醉如泥,就在那次,公司经理酒醉吐真言,一语道破为官的天机,公司,公司是公家的,官位则是自己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不吃白不吃,不拿白不拿,管它的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只要谁对我好,我就提谁当官,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给我钱我就提谁。管他的,公司又不是我私人开的,是公家的,三下两下整垮了,倒霉的是公家,大家。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怕什么?……打着洒饱嗝的经理道出了官场的苦衷:其实,有时候,我们也是舍命陪君子,酒桌子上签合同,酒桌子上陪上司。酒桌子上陪笑脸,烟不吸不行,酒不喝不行,错综复杂的社交关系要靠烟酒来维持,风云变幻的官场关系要靠烟酒来连接,真可谓一切皆在烟酒中。烟酒中……

  当夜,君子先生打着酒嗝回家,被老婆大人骂得狗血淋头,被丑婆娘扫地出门,君子先生再没有往日谦谦君子的风度,他象丧家之犬样在一朋友家蹲了一夜。

  因此,君子先生不抽烟不饮酒不行,但要抽烟饮酒则万万不行,首先抽烟饮酒会要了他的命,他看到多少官场朋友丧命于轻飘飘雾沉沉的麻醉剂中。其次,他奈何不了老婆大人的眼看鼻嗅,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他从公司回家,老婆都会象狗样嗅出他身上的味道来,如烟酒味,女人的香水味,都逃不过她的眼看鼻嗅,那夜后,他那丑陋得出奇的老婆给他下了一道死命令,严禁吸烟饮酒。否则,必休无疑。当然,这是丑女人担心帅气老公跟别的女人跑,从而使出的杀手锏,其实丑女人的担心是多余的,正经先生虽然一表人才,一身帅气,但他天生愚笨,脑筋总不开窍,他最怕和老婆大人离婚,在今后的官场仕途上他还要靠既奇丑无比又聪明绝顶的老婆大人指明前进的方向。

  基于以上因素,正经先生誓死不愿吸烟饮酒。也正是基于以上因素,正经先生,经老婆大人批准,他自己出重金要市生物克隆研究所仿照他的模样制造出两个机器人,一个替他出席公开的社交场合,譬如自己的顶头上司的生日宴会,再如公司的庆典剪彩酒会等等啦。一个替他干些显本领的工作。

  他的替身——那个干事实的机器人整天坐在公司副经理位置上替他埋头苦干实事工作,他要让公司里看到他工作的同事,既惊讶又相信他现在的领导工作能力。要让同事们内心发出深叹;“我们以前实在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偏了,他如果不当经理确实埋没人才。”

  君子先生则整天坐在家里的太师椅上怡然自得,手捧茗香悠然自得的品味着茶香,他还不时的喝令那个替他出席各种酒宴饭局的机器人,给他斟茶打扇焐被。不时的,机器人为讨他欢心,还在他耳旁说些令他满心喜欢满腹高兴的话,做些令他全身骨节皆酥软的事。不时的,机器人为讨他欢心,还围着他屁股转悠。嘘寒问暧让他享受从未做主人的快活滋味。

  君子先生一边在家享受舒服开心的日子,一边时常躺在太师椅想,是了,自从盘古开天地,在古今中外的社会里,既要有为官吹拉弹唱,开锣鸣道的奴才,又要有给官老爷抬轿的轿夫。这两种人缺一不可,否则整个社会就无法正常运转,只不过有时奴才多于轿夫,有时轿夫多于奴才罢了。

  后来,替他当奴才的机器人似乎厌倦了吹拉弹唱的奴才日子,最后竟对他的严厉喝令充耳不闻,他耳朵也似乎对机器人肉麻的奉承话厌烦了,竟对奴才性的机器人不理不睬,而且自从他有了这个专门替他出席酒宴饭局的机器人替身后,他就终止了天下一切免费的午餐,酒交给机器人替身喝,菜和饭都由机器人替身替他吃,总之官场上的一切社会交际应筹,他都全权委托交由这个机器人替身办。现在他一想到,那些丰盛的免费午餐,就情不自禁的谗流三尽唾涎。

  后来,替他干实事工作的机器人运转疲软了。再后来,替他干实事工作的机器人干脆躺在地上再也不动了,不管他怎样摆弄,怎样敲打,机器人不动就是不动。坏了,坏了,现在机器人彻底坏了。现在,他才终于知道了不消耗食物不睡觉,俯首垂耳听命于他,埋头替他干活,不懂背叛只会忠实执行的机器人替身也有诸多缺陷,比如机器人也有生命,机器人的生命不是衰老,而是使用寿命的期限,寿命长短就再于全部零件的更换。机器人也需要休息,机器人的休息就是短暂的停止工作,短暂的停止运转,全面的维修与保养。但今天,他明白这个道理太晚了,以至于今天,他全然不会以前最熟练的简单工作。以至于今天,他特别想食饮天下的免费午餐,想起天下免费的丰盛午餐免费他就感到饥肠辘辘。

上一篇: 《化装 . 调包 .盗窃案》     下一篇: 《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03次 | 联系作者
对《新官场现形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