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林文集》--子规啼血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2-09-23   共 0 篇   访问量:1209
麻将城的轶闻趣事
发布日期:2002-09-23 字数:9760字 阅读:1209次
  

  作者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请勿对号入座。

  麻将声声声几许,通霄达旦难消停,祸起潇墙空余恨。

  —————题记诗

  

  麻将城是巴掌县城的代名词,巴掌县位于干粮省西部,地处丘陵,是全省的农业大县之一,经济落后的程度在全国被列为百名贫困县之列,这个县的县长县委书记象走马灯似的换了一届又一届,但不知为什么经济不是原地踏步,就是不进反退,说也奇怪县长书记们升迁得倒挻快,要不到三、五年就到省或市政府部门官居要职了。虽然巴掌县贫穷,但还是有其自身的特点,首先在省内占几个第一,土地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相应地说劳务输出量也位居全省第一,但随着全国各地的劳务输出量的迅猛扩大,到经济发达城市的打工人群越来越多,到处都是人满为患的局面。这显然是对贫穷得名付其实的巴掌县的劳务输出是个莫大的冲击。经济发达地区需要的是大量高新技术人员,而不是只有小学或初高中文化、仅凭几分蛮力挣几个辛苦血汗钱的低价劳动力,而巴掌县出外务工的大多是文化知识水平较低、实用技术技能缺乏的农民工。巴掌县全县四十多个乡镇上到处都是闲散劳动力,农民除了做庄稼而外,再也无事可做了,于是有人开创了所谓第二职业麻将,一来可以打发闲得发慌的时间,二来可以满足人们的赌徒心理,想在麻将桌上发点小财,三来娱乐娱乐。巴掌县里的麻将运动掀起不久,很快就风糜于全县各个茶楼、酒肆、家庭,象燃不尽的野火迅速蔓延到城乡街头巷尾,甚至侵害到一、二年级小学生幼儿身上。所以巴掌县被称之为麻将城,就象美国的拉斯维加斯被称为国际赌城一样,只不过拉斯维加斯的赌博得到美国政府特许的,而巴掌县的麻将之赌是国家法律禁止的,但由于一种说不清道不白的原因,麻将赌风在严历的国家法律面前却屡禁不止。法律失去了它应有的效力。于是麻将城里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男男女女的麻将高手,他们一年四季不分白天黑夜通霄达旦的全身心浸泡在麻将桌上,疯狂地在赌桌上抓钱,为了在赌场发财,他们节省了人应有的三餐时间,缩短了睡眠休息时间,为了学习研究搓麻(搓麻将在麻将城被称为玩麻)技术他们观看香港的赌博大片,购买玩麻技术书籍,潜心研究玩麻技术。把玩麻将作为终生唯一一条生存发财之道。于是在高手如云的麻将城里发生了许许多多玩麻将的轶闻趣事。

  

  一.祸起萧墙(上)

  话说杠上花是巴掌县里远近闻名的玩麻高手,杠上花的姓名,很少有人知道,但认识她的人很多,她虽是半老徐娘,但风韵犹存。她虽属女流,玩麻技术却不让须眉,巴掌县里的男子汉均是她的手下败将,只有仰视她的份。她没有正当职业,也没有其它谋生手段,她是个无业游民,但她却以玩麻将为职业,以玩麻将为发财手段。且说这年的大年三十天,杠上花和她的镇长老公及五岁多的女儿吃完了团圆饭,第二天是初一天,老公到拇指镇值班去了,要几天才回来,女儿被她送到姥姥家去了,杠上花锁上门,提着小绅包坐上了人力三轮车,她想好好痛痛快快地玩麻将,顺便在麻将桌上发点小财。其实每遇逢年过节巴掌县的麻将活动就轰轰烈烈的。尤其春节期间,整年忙碌的工薪阶层,一年难遇象过年连放几天假,且钱又比往月多的休闲日子,因此工薪阶层中的麻将爱好者们,就借此痛痛快快地玩玩麻将,而以玩麻将为职业的赌棍们更是不放过在麻将桌上抓钱发财的机会,于是他们腰袋里揣着鼓鼓满满的钞票,心怀赌博发财的心理。借走人户亲窜户(四川方言意思:走亲窜户)的时机聚集家里、河滨公园、街边茶馆、麻将馆等地,或玩家庭娱乐麻将,(这种麻将主要由家庭成员组成)说是家庭麻将,但赌场无父子,儿子赢了老子的钱,老子只得认输,儿子揣着老子的钱只管走,何况兄弟姐妹更是赢得毫不客气;或几个朋友相聚玩友谊麻将,所谓的“友谊麻将”是几个朋友互相挖空心思掏对方的钱,让朋友口袋里的钱往自己腰包里跑,有的甚至不惜抽老千(广东香港澳地语:老千,意指赌场做假作弊)总之麻将桌上,赢者欢欢喜喜,输者呕呕气气。载着杠上花的三轮车,沿着巴掌县城的护城河堤慢慢悠悠的行进着,在杨柳低垂的护城河堤公园里,挨挨挤挤的摆放着一张张麻将桌,“哗啦啦”的麻将洗牌声与人声鼎沸的嘈杂声相互混杂,此起彼伏,跑堂提壶掺水的堂官,在玩麻将的人群里忙碌穿行着。三轮车在一家“好运来”麻将馆门前停下,这是巴掌县唯一一家正规高档气派的麻将馆,出入这家麻将馆的不是巴掌县的社会名流、商界巨子,就是政界要人、麻将高手。杠上花拾阶走进了“好运来”麻将馆,径直来到一套只有四人座的雅间,雅间里的空调温度适宜,使得杠上花脱下了身上的裘皮大衣,她坐在舒适的软椅上,从袖珍绅包里摸出一盒摩尔烟,(摩尔烟又称女士烟,纤巧而细长)纤巧的手指弹出烟盒里一只细长的摩尔烟,腥红的嘴轻含着烟,手按动电子打火机,点燃烟,优雅地吞着烟圈。杠上花屁股刚坐定,一个妙龄女郞手托着装筹码的托盘来到麻将桌前,将筹码分发在杠上花、自摸、九万、发财四位玩麻高手面前。然后,将四人面前的四叠百元大钞放入托盘里,再按动机器麻将桌(简称:机麻)上的电钮,麻将桌底层里便升起一幅围成“方城”的白玉麻将来,待四位玩麻高手进入“方城大战”之后,她方才托着托盘转身离开。这套雅间空间狭窄,除了能够放一张麻将桌和四把麻将椅而外,基本上再也没有多余的空间了,因此雅间里没有观众,只有参战者,更没有人语嘈杂喧嚣声,只有“哗啦啦”的机器洗牌声,四位名震巴掌县的玩麻高手悄无声息的摸牌,悄无声息的打牌,每人的眼都在滴溜溜乱转地盯着牌桌上的牌,盯着自己手中的牌,心里揣摸着其它三方手中的牌,决定自己要出的牌,各自心怀鬼胎算计别人兒里的钱。数小时后,杠上花面前的筹码越堆越多,眼看就要将其它三方的筹码尽收襄中……

  一.祸起潇墙(下)

  当杠上花在“好运来”麻将馆里血战方城时,一辆印有“蚂蚁搬家公司”字样的大货车驶进了杠上花所住的“幸福家园”小区里,停在一幢豪华住宅楼前,从车里下来一个着警察制服的中年男子,向六十多岁的守门王大爷敬上一支“中华”烟后,点燃王大爷嘴上叨着的烟,亮出公安证件在王大爷面前一晃眼,迅速揣入警服口袋里,趋身在王大爷耳旁耳语几句,王大爷吸着烟,脑里有点昏昏糊糊,向他挥了挥手,这位警察便带着四个搬家公司的搬运工人走进四单元楼门,拾阶上了四单元4—2号门前,掏出裤兒里的一把钥匙开启了棕红色的防盗门,这是一套三百平米的跃层式楼房,防盗门开后,四位工人走了进去,警察放下手里的黑皮公文包,指挥着搬运工人搬走房内沉重物品,嘴里还不停的叮嘱工人抬起走要小心,不要把他的贵重东西摔碎了,否则陪不起。搬运工人忙碌了两个多小时,将一套三百米的跃层楼房的东西全部搬上大货车,只剩下一座空房,虽然在工人搬运时,不时有三五人路过看见,初一搬家都感到奇怪,但看到穿警察制服的中年男子镇定自若的指挥搬运工人,又放心了许多。再说,还有门卫王大爷把守大门,大家都觉得事不关已,如果细加过问就有点咸吃萝卜淡操心。满载着时新家俱的大货车出了“幸福家园”小区大门后,急转弯向南门郊外驶去……现在且说杠上花经过三天三夜的浴血奋战方城,最终以输掉三万元大钞而告终这场赌局,这在杠上花的赌博生涯中是从来没有的,她这次就象玩鹰却被鹰喙了眼,阴沟里翻船算是翻到了家。她昏昏沉沉地提着空瘪瘪的小绅包坐上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回到了“幸福家园”小区,昏昏沉沉地下了车,最后又昏昏沉沉地上了四楼,掏出钥匙打开她的家———4—2号棕红色防盗门,室内的景象顿使她魂飞天外,她脑袋嗡嗡直响,险些儿跌倒。天啊,昂贵的红木家俱没了,54英寸的日立液晶彩电等高档电器没了,厨房里的高档餐具没了,偌大的跃层式楼房竟成了一座空城。好半晌,她才醒过气来,从掏出小绅包里“摩托罗拉”手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给巴掌县公安局打了报案电话。然后又给在拇指镇的老公打了电话。十分钟后,巴掌县公安局的警车驶进了“幸福家园”大门,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两位年轻警察向守门的王大爷和失主杠上花进行了一番必要的例行公事的询问,勘察了被盗现场。然后乘警车离去。一月后,“幸福家园”小区被盗案告破,被盗失物,物归原主杠上花。王大爷不再是“幸福家园”小区的守门人。又一月,杠上花当镇长的老公铛锒入狱,县法院查封了杠上花的家。又一月后,巴掌县里再也没有人看见杠上花,这个曾经被巴掌县麻将界称为“帼国英雄”的女人,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有传闻她不在人世了,又有传闻她进了巴掌县疯人院。

  二.高兴死了(上)廉政如一夜春风吹遍全国的大江南北,反贪反腐深入民心。令贪官闻风丧胆。但世间之事有矛皆有盾,既要吃鱼又要避腥的贪官们,为躲避政法机关的调查,他们所行使的贪污贿赂手段就更加隐密高明,形式也就更加花样翻新。从八十、九十年代赠烟赠酒,到二十一世纪赠随身携带的钱物,而所赠钱数额愈来愈大,接近天文数字,所赠物品种类繁杂,愈来愈多,有逢年过节巧布饭局赌局的,拉办事者入局的。俗语说,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设饭局者坚信酒桌上好办事的原因。而设赌局者联络自己的麻友故意将钱输给办事者,输者心甘情愿,赢者心知肚明。输赢双方彼此心照不宣。笔者下面所写的这个故事就是因设麻将赌局而引发出一场既出人意料而又发人深省的悲喜剧。且说巴掌县拇指镇中学校长向华才,一生中没有其它嗜好,唯有嗜好玩麻将如命,成天做梦都想在麻将桌上发财,实际上他从不缺钱花,但他梦寐以求的想在麻将桌上发财,因而巴掌县麻将界戏称他为“想发财。”可他玩麻将总是输多赢少的,究其原因他在麻将桌上太贪心了,输了就想赢,赢了还想赢更多,所以他没有在麻将桌上发一次横财。为此,想发财请教过巴掌县的无数位玩麻高手,玩麻高手传授了赌场秘诀并告诫他见好就收,赢几个就撤,他平时牢记于心,但上了麻将桌他脑壳就晕,把师父们的训示抛到九霄云外了。师父们只得摇头叹息道:“朽木不可雕,孺子不可教。”以后不管想发财在麻将桌上如何努力,但他终归在官场上得意,在赌场上失利。后来,终于有一天天赐良机,想发财在麻将桌上如愿以偿的发了财,这次他虽然赢了一万,但他手捧着一万元钱极度惊喜,最终高兴而死。此事原由还得从拇指镇中学的一位老教师退休说起,这位老教师姓吕名四米,年近六十,分管着学校财物保管兼采购工作,勤勤恳恳,老老实实,清贫一生,临近退休之年,谁来接替他?成了全校沸沸扬扬议论的热门话题,其实大家都清楚全校一千二百多名住校生,教职员工足六十人,学校将学生食堂和教师食堂分开,时下社会上又盛行公款购物吃回扣,以次充好等风气,所以这份原来的苦差今天却变成了肥缺美差了,风闻吕老师要退休,许多人都怦然心动,到想发财面前报名竟争的竟达数人之多,竟争者都想得到这份看来没有什么实权,却有许多实惠的美差。人们揣测,无论教学成绩工作能力,还是工作表现才学,拇指中学的保管兼采购这份美差都不会落到麻四风身上。但无独有二,世间之事常出人意料,偏偏就这么凑巧,这块美滋滋的馅饼从天而降,正砸在麻四风头上。这看似不可能发生的事,细究其详情内幕,又在情理之中。麻四风四十有五,油光发亮的胖脸、双下巴、虾米眼、啤酒肚、罗圈腿。因喜好麻将而得名,但因经济窘境,他的爆牙齿婆姨把钱看得特紧,所以麻四风终不能在麻将桌上赌个尽兴。别看他其貌不扬,无甚本事,但时常贪小便利,动点歪脑筋却很在行,用一句话形容他恰如其分,鬼点子歪主意常在他说话眨眼间生出。据传闻麻四风与想发财是高中同学,说是同学,其实他们只是同校不同班,(麻四风究竟读了几个高中恐怕连他自己也记不清。)为了在当校长的想发财手里贪图点小便利,他和想发财套近乎,与老同学相称,并且每遇逢年过节或生日都以小礼小钱相赠,想发财得到好处后,自然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关照麻四风的爆牙齿婆姨在学校开了间小卖部,卖些纸呀、笔呀、墨水……等学习用品,牙膏、牙刷、毛巾……等生活用品。后来,想发财的婆姨生崽娃仔,麻四风象自己婆姨生崽娃仔一般屁滚尿流的帮着料理,想发财的崽娃仔出生时,他竟收其为干儿子。再后想发财因一次意外扭伤了腰,麻四风就象侍候亲爹住院那样帮着倒屎倒尿足有两月余。鉴于麻四风与想发财有着这样鲜为人知的特殊关系,理所当然想发财就把拇指镇中学的财物保管兼采购这份美差肥缺留给麻四风了。高兴死了(下)却说,某一日,想发财拍着麻四风的肩道:“老同学,如何,这份美差,是不是该庆贺、庆贺啊?”一向脑筋转得挻快的麻四风,从想发财半认真半玩笑的话里,听出其言下之意,弦外之音。他堆笑着胖脸,眨巴眨巴着虾米眼,道:“正有此意。”“老同学看着办吧。”想发财放下搁在麻四风肩上的手。“再过几天是教师节。那天,在醉仙酒楼吧。”麻四风又补充道。“随你便,此事要尽快。”想发财瘦悄的脸上露出满意之色。当夜,麻四风搂着报牙齿婆姨的肥腰躲在被窝里,劝慰以扣门出名的婆姨道:“我的好婆姨,俗话说,舍得孩子套得住狼,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你想,这回如果我们不破点财,那么我们往回抛给他的钱,全部打了水漂泡了汤啦。再说,以后我们用得着他的地方还多着呢。大树底下好乘凉嘛。”麻四风一番磨破嘴皮的劝慰开导,使爆牙齿婆姨开了窍,她道:“那行,行,就一顿饭嘛。”“恐怕不只是一顿饭那么简单,我的好婆姨,你想,想发财,他堂堂拇指中学校长稀罕你一顿饭。”麻四风道。“那,他想咋的?”“要这个。”麻四风伸出两个手指头抡了抡,意思是钱。“钱。”爆牙齿婆姨惊乍道。“而且不能少。”麻四风点点头补充道。“不能少,多少。”“我准备一万。”麻四风伸出三个指头道。“你疯了,一万。我是拿不出那么多钱的。”“我的好婆姨,你不要恰着也痛,抓着也痛,现在一万送礼就算少的了。这些人胃口越来越大。”“狮子大开口是不是。送礼”“不是狮子,是老虎,张着血盆大口的老虎,送不能用送的方式,现在的猫又要吃鱼又要避腥。”“那咋个把钱送到手里。”“我的好婆姨,这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我自有办法。”麻四风见婆姨松了口。麻四风和他爆牙齿婆姨思谋一夜。次日,麻四风从书箱底翻出一本《官场宝典》来,翻到请客送礼那一章节,书上的“投其所好,以礼相赠。”八字落入麻四风的眼球里,他脑袋灵光一闪,想发财喜欢玩麻将……于是,麻四风找到了他亲戚中的两位麻友,交给他们六千块钱,千叮咛万嘱咐和想发财玩麻将只能输,不能赢。并向两位麻友承诺事成自有重谢。九月十日是教师节,想发财给全镇中学教师开了庆祝会,就带着婆姨娃娃搭上了到巴掌县的客车,到了巴掌县最大最气派的醉仙酒楼,早有麻四风一家和俩位麻友在酒楼一雅间里恭候,这俩位麻友也是想发财昔日的赌友。熟客见面总免不了噻喧客套一番,待酒楼服务员将好酒好菜端满一大圆桌,大家方才就座入席,麻四风提瓶斟酒。席间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麻四风频频向想发财等人举杯敬酒,杯箸交错中他们的脸面赛似红脸关公一般,一顿饭局下来,想发财酒醉饭饱迈着醉步,趔趋着身子跟随着麻四风进了“好运来”麻将馆一雅间里。四人刚坐在麻将桌前,一妙龄女子端着装筹码的托盘来到麻将桌前,将筹码分发到四人面前,把四人面前的四叠百元钞票,放入托盘里,按动机器麻将桌的电钮,然后端着托盘径直走了。麻将桌上缓缓升起围成一座方城的麻将,四人悄无声息的投入麻将大战,默然无声的摸牌、出牌,只有麻将桌的洗牌,这场麻将大战其实并不激烈,四人中似乎想发财玩麻将的技术最高,数小时过去,想发财面前的筹码越堆越多……天黑尽时,想发财已经将其他三人的筹码尽数赢完,麻将馆的妙龄女子清点了他面前的筹码足足可以兑现一万元。“一万元。”想发财嘴里啰嗦着。手捧赢来的一万元,似不相信的睁大眼,想到自己现在也可以尝尝赢钱胜利者喜滋滋的滋味,竟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狂笑不止:“哈……哈……哈……。我终于在麻将桌上赢了一万元。哈……哈……哈……。”他剌耳的狂笑声从雅间的窄窄空间传出,回荡在整个麻将馆里。麻四风和两位麻友惊恐地睁着眼看着想发财。突然他难看的笑脸僵持了,脑内的血液直往上冲,脑袋仿佛要炸裂似的,身体硬邦邦的倒在地上。三人中麻四风反应最快,他三脚两步奔到想发财面前,用力扶起想发财,可想发财一百六十斤重的身体软软的,怎么也拖不动。此时,“好运来”麻将馆老板郝任来听到想发财的怪笑声,赶到这屋里,看到这情景,忙用手机打巴掌县医院“120”的急救电话。五分钟后,县医院的急救车鸣笛疾驰到了好运来麻将馆门前,郝任来和麻四风等人帮着两名护士把沉重的想发财抬上担架,急救车风疾电擎般疾弛而去……当夜,九时十五分,即想发财在赢钱的半个小时后,乌呼哀哉。他是因在麻将桌上赢钱,情绪激动导致心脑血管破裂而死亡的。事后,麻四风被爆牙齿婆姨骂得狗血喷头,扬言要和麻四风打脱离(四川方言:离婚),后经亲戚朋友劝说,方才罢休。此后,想发财的婆姨扬言要去法院告麻四风,说是麻四风谋害了想发财,但她说归说,并没有真的去告麻四风,目的是不仅怕麻四风要那一万元钱,而且更害怕麻四风翻想发财见不得人的陈年老账,那样她就只有吃不完兒着走了。她虽然没有让麻四风吃官司,但从此后,他们俩家人反目成仇,互不往来。数日后,新来了一个校长到拇指镇中学接替了想发财的工作。勿勿又过数月,又是新学期开始,麻四风从学校财物保管兼采购的位置上滚落下来,他只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三.殃及渔池(上)“好运来”麻将馆老板郝任来出生于麻将世家,他的祖父辈都曾经是巴掌县玩麻的高手,早在民国初期,他爷爷就以玩麻将为职业,到民国末期,他父亲仍以玩麻将为生,虽然祖父辈们赢多输少,但最终只落得个倾家荡产,家破人亡抹颈上吊的了局。后来轮到郝任来这一代,郝任来不仅继承了祖父们酷爱麻将的衣钵,而且还将其发扬广大。九十年代初期,郝任来开办了巴掌县第一家麻将馆——“好运来”麻将馆,随后两三年里,巴掌县的麻将运动蓬蓬勃勃发展,麻将馆渐渐兴盛起来。此时,他的“好运来”麻将馆成为巴掌县最大最气派正规的麻将馆,有一百多套麻将桌椅,有供赌客们餐饮休息的一流餐厅宾馆,“好运来”麻将馆的配套设施,一流的服务,不仅是巴掌县玩麻高手的聚赌地,而且还吸引了与巴掌县邻近几个县的玩麻高手展露赌技。郝任来三十岁那年,他讨了巴掌县的一个麻女(巴掌县对玩麻将的女人的称呼)做婆姨。一年后,这麻女给郝任来生了一个大白胖小子,郝任来欢天喜地给小傢伙取了个吉利带财运的名字:郝运来。郝任来自从有了儿子后,一面和婆姨共同潜心研究玩麻技术,苦心经营麻将馆,一面着力栽培儿子,成为“好运来”麻将馆的继承人。郝运财不愧为郝任来的后代,他呱呱坠地不久,刚会爬时,他就象狗那样爬着去抓麻将牌,说来也不叫人相信,每次抓中的是一张“发财”牌。后来,郝任来干脆给儿子改名为:郝发财。当郝发财坐得稳时,他就能将一张张麻将牌码成“四方城”。当能够“依呀依呀”学语时,他的第一个词,不是“爸爸、妈妈”,而是“发财、杠上花、自摸”等麻将术语。不知是郝任来的婆姨怀着郝发财时,经常在麻将桌上浴血奋战,郝发财躺在她怀里接受了麻将胎教,还是郝发财出生后,成天耳濡目染玩麻高手在麻将桌上的残酷争战。更或是他天资聪颖,天生就是一个玩麻将的奇才,当他两岁半时,他就能够将父母所教的《麻将技艺》一书中的全部麻将谱背得横背如流、倒背如流、滚瓜烂熟。郝发财六岁那年,郝任来送他到巴掌县一所名校读小学,郝发财天生是玩麻将的料,但决不是读书的料,他一打开书,拿起笔就头昏脑胀,喊肚疼,门门功课差得一塌糊涂。每次大小考试各科成绩几乎为零。但提起麻将就浑身来劲。更可气可笑的是一次课堂上,语文老师要他背学过的课文,他竟将麻将谱背了出来,引得老师哭笑不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好任来颜面尽失。他不仅自己玩麻将,还收班上成绩差的同学为徒,教会别人玩麻将,聚众赌博。老师深怕郝发财影响其他同学只得让郝任来领回去。此后,郝任来索性干脆不送儿子上学,这却遭到婆姨的竭力反对,但郝任来振振有词的说:他自己斗大的字没有认识几个,还比那些戴眼镜有知识的人有钱得多,日子也过得潇洒自在得多,还不是照样在麻将桌上发财,玩麻将不需要多么高深的知识,凭的技术运气。婆姨拗不过他,只好由他作罢了。郝发财七岁时,郝任来觉得儿子学玩麻技术差不多了,总想在麻将桌上历练历练儿子,看看儿子的麻将技术究竟如何,恰好有一天机会来了,有三个玩麻高手来到“好运来”麻将馆,据说是与巴掌县相邻的林县的玩麻高手,恰好那时麻将馆生意特别兴隆,郝任来和他婆姨忙得屁滚尿流,麻将馆里人手不够,郝任来无奈之下,只得让他七岁的儿子郝发财作陪,给这三人凑脚子,(四川语:脚子,玩麻将需要四人,但赌客只有三位,这就需要麻将馆老板派人凑数,或自己亲自上阵,陪着客人玩麻将。这称为凑脚子。)当下三人看到老板派来凑脚子的是个只有七八岁的孩童,各自心理都很轻视郝发财,想到这么小的娃娃有什么本事?但几局麻将牌局下来,他们大错特错,低估了小孩家的玩麻技术,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搞起了联合认真对付,但郝发财玩麻的技术高出三人很多,最终,郝发财将三人腰袋里的五十多万剿灭遗尽。郝发财牛刀小试大获全胜,令郝任来喜不自胜。以后,每遇玩麻技术高超的一流赌客,他都派自己还是孩童的儿子下场对付,郝发财不负父望,每次都大获全胜。很快,郝发财在“好运来”麻将馆里初露锋芒,再后就成为巴掌县麻将界里的后起之秀,在麻将界里大展高超的麻将赌技。殃及渔池(下)随着时间的推移,郝发财已经十五岁了,麻将桌上屡屡赢钱,助长了他心性狂傲目空一切的心理。在巴掌县他全没把任何一位玩麻高手放在心里。包括他父母在内。然而有一次,他悄然出走,没想到他这次悄然出走,竟突然酿祸端,迫使“好运来”麻将馆移主他人,郝任来重蹈祖父辈覆辙。这天,他赌技痒痒,一时找不到赌技相当的对手,他便瞒着郝任来,仗着技高人胆大,竟然一分钱也不带,凭着玩麻赌技,一路光顾麻将馆,一路赢钱走,到了与巴掌县相邻的林县时他已在麻将桌上赢了五十多万,郝发财大摇大摆地进了林县最大的“吉祥”麻将馆,这家麻将馆实际上是林县三位玩麻高手联合开办的,而这三位玩麻高手正是,郝发财八年前第一次赢过的玩麻高手。他们认出了他是巴掌县“好运来”麻将馆老板郝任来的公子,为报八年前的一箭之仇,他们重金聘请了一个玩麻高手,故布诱誀的象猫戏老鼠样,老鼠被猫戏耍够了,最后还是老鼠被猫吃掉。开初牌局他们让郝发财赢,郝发财当然是没把对手放在心上,孤军奋战,力战三方,渐渐的他面前的筹码越来越多。他看着堆积如山的筹码,心里生出:“什么“吉祥”麻将馆高手如云,赌技高超,看来也不过如此。”的轻视心理。俗话说:“赌场如战场,输赢皆无常。”屡战屡胜的郝发财这次遇到强硬对手了,落进了对手预设的圈套里,三天三夜血战方城,终以欠“吉祥”麻将馆一千万元成了局,这正应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话。郝发财欠下“吉祥”麻将馆一千万赌资,“吉祥”麻将馆的老板打手机给郝任来,通知他拿一千万来赎郝发财,郝任来接到电话,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他的宝贝儿子被人家攥在手里,儿子欠人家的赌资天经地义该给,每天从早到晚,婆姨哭哭啼啼的数罗着郝任来.“我不同意儿子放弃读书学麻将,你不听,这下可好,儿子欠那么多赌债,都是你害了儿子……你进入麻将圈不算,还把儿子拖进来,你害苦了他……一千万,拿什么去赎儿子,郝任来焦头烂额,无奈之下,为救儿子,他只得把“好运来”麻将馆做八百万拍卖出去,又东拼西凑凑足了两百万将儿子赎了回来。郝任来的儿子郝发财回来了,郝任来的婆姨气不过,没几天独自找了一根吊颈绳往脖上一框一套,悬梁自尽了。俗话说,英雄气短,何况郝任来并非英雄,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撒下他去了,他竟买了一包毒药放进儿子郝发财的面碗里,送儿子到阴间发财去了。送走儿子后,他拿起一把亮晃晃的刀往颈上一抹,随他心爱的女人和他宝贝儿子到阴间发财去了。“好运来”麻将馆发生惨案之后,巴掌县政府贴出了严禁赌博的公告。巴掌县公安局查封了所有麻将馆。公告贴出半年后,巴掌县的麻将赌博之风又悄然兴起,玩麻将的人们虽然清楚记得“好运来”麻将馆的惨案,

  

上一篇: 《价值》     下一篇: 《化装 . 调包 .盗窃案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209次 | 联系作者
对《麻将城的轶闻趣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