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楚湘寒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7-01   共 146 篇   访问量:2391
静夜思
发布日期:2008-07-01 字数:784字 阅读:2391次




  嵩岳苍苍,河水泱泱,圹原千里,溟蒙西天。历史的长河回旋流淌,午夜梦回,引我把沧桑的历史回望。

  是谁,沙场点兵,剑拔弩张,唱出“收拾旧山河,朝天阕”的豪言;

  是谁,长亭相送,无语凝噎,吟咏“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凄凉;

  是谁,僵卧孤村,南仰王师,疾呼“破驿梦回灯欲死”的郁恨;

  是谁,轻解罗裳,独上兰舟,写下“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感伤。

  没有了红袖添香的黯然,不见了丝弦弄音的轻唱,烟水迷离的护城河也只能屈居梦境,浮舟轻荡。当莺歌燕舞舞灭了王侯将相的初衷,当歌舞升平平息了文官武将的斗志,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糜乱之后,朱仙镇的一声长叹,叹出了金兵南下,宋宗被掳;叹出了横尸遍野,国破家亡;叹出了“山河破碎风飘絮”的愤懑;叹出了“身世浮沉雨打萍”的悲凉。斜阳岸口,樯倾楫摧;落日楼头,壁断垣残。汴京,这座泱泱大国的都城,悲悯的秋风里,一夜之间,烟花散尽,玉殒香残,如同一潭不惊风的死水,再无半点躁动的激情与醉人的华章。

  忆往昔,岁月峥嵘;看今朝,思绪跌宕。而今的汴京,不见了凄凄切切翠娥羞黛的宫娥,不见了金戈铁马血影刀光的沙场。天波杨府的威武还在,大相国寺的庄重犹存,千载铁塔的凛然依旧,翰园碑林的肃穆如往。苍茫的天幕下,远离了玉砌雕栏的华丽,告别了亭台楼阁的繁华,入目的只有漫无边际的沉寂与沧桑。寒风起,狼烟灭。寒蝉凄切,扬花飞雪。每每夕时,漫步遐想。今朝,再有谁能够觅得彼时把酒祝东风的雅兴,把一曲《念奴娇》弹得如此嚣张;又有谁能够端得起那杯晶莹通透的美酒,袖手一挥,洒下一片醉彻古今的悲凉。

  也罢,也罢。回首北望,灯火羸弱,孤灯一尾,诱惑繁多。夜凉如水,无心多寐,于是凭栏远眺,感慨良多。
上一篇: 《为了忘却的纪念》     下一篇: 《看海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391次 | 联系作者
对《静夜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