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1-16   共 0 篇   访问量:1095
转身之间
发布日期:2012-01-16 字数:1956字 阅读:1095次
  

  

  雨行,排杨夹道,风扫落叶卷黄轴。

  近山,蓦然。谁点燃了秋山?红黄猎猎,几点青绿被挤兑的无路可逃,秋,该转身了。

  

  带俩孩子去天池看红叶。雾色凝重,雨越下越大,刚走到上天池的路口,碰到一群从山上下来的年轻人,劈头就说:上天池吗?雾太大了,啥也看不见,别去了。孩子们犹豫着,我不做声径直上山。雨打叶落,忽悠悠,跌下一片黄叶儿,一片红叶儿,卧姿孩童般惬意。林间、沟沿、溪畔,黄叶堆积,脉络依然清晰的舒展着最后的姿容。我蹲下来,拣摸那些叶子,黄栌、五角枫、橡树、栗树,哦,这是什么树叶,比橡树大,比栗树叶小?这是……

  

  叶,跌落时,疼吗?

  

  前不多日,来山,七分青绿三分红黄。黄栌、红枫像绿海里航行的桅杆,像点醉青山的诗行,让人心旗摇动。数日,红黄像汹汹燃烧的火海,火浪翻滚.....

  

  将尽秋,将生命的惨烈淋漓的如此壮美。

  

  薄雾青岚,石阶曲折,暗合曲径通幽的气息。最安静的,是云雾里的树,和树下的落叶了。没有风,凹凸在枝头、叶端、枝节的雨点,像是忘了先前的节奏,当你忘了它时,才落下来,“吧——嗒——”“吧——嗒——”,让你感到它藕断丝连的存在。踏阶而上,时不时踩着积水,走着走着,鞋子粘连了点滴泥泞和落叶,裤脚也浸湿了。雨不经意流到脸上、手上,痒痒的滑过肌肤,心上就有一种亲切、亲近。石壁生苔,飞瀑跳崖,乔木上缠着藤萝。一直这么走下去,曾经斑驳而稠密的日子,渐渐婷立起来,心上某些微薄的浅色的梦,在伫望里凅染成温暖的嫣红。我拽着秋的尾巴,在风雨里闭上眼睛,做一些简单而薄轻的梦寐,由那落叶的忧烈、秋山的静美在梦中穿行,抵达内心。

  快到山顶,雨停了,雾浓烈起来。

  

  长天碧水黄叶地,一片混沌。俩人相对不相识,迷离似梦,窒息如烟,与世隔绝、呼吸停滞、生命不再、万物不复。天地同色,没有一丝的缝隙。五步开外,什么也看不见,天池在哪里?池那边的水杉红了吗?    秋,这是你转身之间伤感的眼眸吗?

  

  雾里摸索着看水杉。湖边往山上,生长着挺拔的水杉,密密成林,小路,依稀,几乎被落叶隐去,俩块巨石,相对而卧。低处,高处,全是雾。踩着厚厚的落叶,时立,时行,但见青烟时而缠绕,时而穿梭,一缕缕,一匹匹,一卷卷……

  我,揪着鼻子,撅着嘴巴,一呼一吸,一呼一吸,逗弄这云雾,索性闭上眼睛,泡在云雾里,从脚底到发稍,都雾化了。用力,长长吸气,平日里,体内蛰伏的坚硬枝节,古嘟嘟往上涌,忧伤也变得浅薄起来……

  孩子们说这密林云雾,酷似西游记里,妖怪和孙悟空翻着跟头腾云驾雾的场景,自顾欣喜了。

  

  我一个人,沿着曲曲折折的湖边,默默走着,前脚下去落叶踏陷成坑,后脚刚着地,落叶又蓬起来抹去脚印。朦胧中,一树临水,摇红。不知谁家女水湄舞红绫?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位伊人在水一方......

  

  “你在干什么”一个声音。

  

  我回过头来,一棵树下一团灰糊糊在动,吓我一跳,是一个人。

  

  “看景。”

  

  “你就是”那个人说。

  

  “你干什么?”

  

  “数秋。”他蹲在树下,靠树歪头,相机对着那树红影。

  

  “后天立冬,秋天要画句号了。”他幽幽说。

  

  “另起一段呗!”

  

  说话间,“哎——”一个男声破雾而来。

  

  “哎——”看不见人,我应一声,他又吼。

  

  抛下余音,都转身走了,看景的、数秋的、吼秋的......

  

  回程,一棵无名树,旁逸斜出。一地,纯红纯黄,染红半边公路,几节水泥墩上躺红卧黄迎风中颤动,如诗如画,如歌如吟,如泣如诉。这就是,秋,转身的情绪么?  青山年年,山道记得几个登临者的容颜?一个人平平常常走在路上,就像——散文,写一点感觉、一点情景、一点滋味罢了。只是,转身之间,记得留下一些情景。

上一篇: 《转帖《河洛散文百家》书评》     下一篇: 《一个人的雪夜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095次 | 联系作者
对《转身之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