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2-01-01   共 0 篇   访问量:365
转帖《河洛散文百家》书评
发布日期:2012-01-01 字数:4321字 阅读:365次
蔓草零露



作者:梁凌

夜,深了,连虫子都睡了,我却仍靠在床头,翻看一本书,它叫《河洛散文百家》。





一边看,一边就想起《诗经》来,它说:“野有蔓草,零露抟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书里的作者,不是名家,他们是原野上的一棵棵草,清新自然,粘着露水,瀼瀼地灵动,遇上了,就走不掉,只想蹲下来,细细地看。我平日里看书,喜欢“乱翻”,很随意,想从哪页出发,就从哪页出发。这本书,却是一页页细读。





书里收录的文,有的真情感人,有的才气逼人,有的充满思考。夜越深,情绪越高涨,忍不住给编者马继远打电话,我说你这本书,怎么这么好看呢?是我看过的最好的散文集。





那边的人,一连问了几句,是吗,是吗?





这是我由史以来,读得快细,最快的一本书。





没有遇见时,我已知道它的好,却没想到会这么好。





我知道它的好,是因为相信编者的眼光和坚持。





去年的一天,我和程远河、马继远、逯玉克在一起闲聊,谈论洛阳散文,程远河灵机一动,说,我们来编一本书吧,就叫《河洛散文百家》,以我们眼光,收录一些优秀作品,肯定比当下的一些散文集好,也替洛阳文友们做个宣传,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出专集。





我看看他们,都是洛阳最优秀的作者,以他们的眼光来选稿肯定不错。





我以为他们只是一时冲动,谁知没过多久,河洛文苑上就有贴子,向文友们征稿。他们真就行动了。





他们的审稿很严格,不看名气,不看地位,只看稿子本身的质量,因此也得罪了不少人。曾有一个名家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河洛散文百家》的编辑,我说,不是啊,她说,她给了一篇稿,竟然没有通过,婉转打听到消息,编辑说,只看作品,不看名气!





我听后,也很诧异,心想,连她的稿子都不能通过,通过的,该是多优秀的作品!





今天一见,果然是好,比我想像的还要好。作者投来的,都是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他们的才情,叫我汗颜,比如写茶的“遇了水,不是春,春却分明在壶中……似水草横生的一顷湖水,缓缓荡漾着……饮茶的过程本就是如一场山水相逢的梦”—《茶遇水是缘》。





有的文,分明就是诗,比如“竹在西隅,竹下有石。大多的时候,竹石无言,唯一群可爱的麻雀,日日在竹间歌唱”,“初春的风尾随而至,由竹根潜入竹梢,轻轻一摇,竹便清澈透亮。”——《独坐幽篁》。



有的文字,大有梁实秋的风格:“猫和女人有太多相似,从体态到性情,都能看到对方的影子。猫有着女人的优雅与温顺,可一样有着女人的感性和愚蠢。”——《一只既活且死的猫》。





还有的文,全文没有一句华丽的句子,只让你感觉好,待提笔作标记时,却又不知道划哪一句,哪一段,细看才发现,却原来,每一个字,都是好的,如那篇《独对一条河》。





我看书极少做笔记,这本书,我却拿着笔,不停地划,那么美的句子,是如何也划不完的。等看完全书,发现一本书变厚了,且被我划得花花绿绿。





那些蔓草,和蔓草上沾满的零露给人最美的滋养。





口角噙香,一夜未眠。









书评二

以诗论文话精品——《河洛散文百家》编后感

从征文、初选、定稿、校对、到结集出版,历时一年备受广大文友关注的《河洛散文百家》一书,终于赶在2012年元旦前出版了,作为编选者,欣慰之余,对我们执着痴心的文学有些许感慨。

文学是一片浩瀚无边的海洋,不是如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能谈的,所以,只好望洋兴叹地“叹”文学;而文学的博大精深又让我这个井底之蛙“叹”不过来,姑且就从它的上游小溪——诗“叹”起,以诗论文吧。

诗,是人类最早产生且恒久不衰的一种文学样式。古人云:诗言志,曲尽人情莫若诗。中国是诗的国度,漫漫数千年,诗作浩如烟海,诗人灿若繁星。那么,我问这样一个问题:历代诗人中,谁的诗最多?

白居易被称为“诗王”——他有3000首诗。

陆游自云:“六十年间万首诗”——然而也不是最多的。

诗作最多的居然是一个皇帝——乾隆。据说,他至少有20000首诗!然而遗憾的是,他的诗远没有他的文治武功那样让人仰之弥高。

浩浩荡荡洋洋数万首诗作全部折戟沉沙淹没在时间的长河中,这不能不说是诗人莫大的悲哀。相反,倒是有那么一些“幸运”得让人嫉妒的诗人,只用区区几首、甚或一首乃至一句诗,就出奇制胜地为诗人赢得永久的声誉。

以唐人为例:

李绅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孟郊的“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张继的“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王之涣的“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刘希夷的“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赵嘏的“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

崔颢的《黄鹤楼》;

张若虚“以孤篇压倒全卷”的《春江花月夜》;

……

文学就是这样让人尴尬和无奈——有人名噪一时,洛阳为之纸贵,然而却只是昙花一现;有人著作等身却湮没无闻……只有那些“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的真正艺术,在历经时间无情的考验后,才吹尽黄沙始见金而具永恒的魅力(诗,是高雅的艺术,而这种阳春白雪的产生却需要诗人呕心沥血的艰难创造!所以,写诗的人不惟需要超群的天赋灵气,更需要以生命为代价的投入!古人云:诗穷而后工。诗人大都有“一生辛苦为诗忙”而到头来“吟诗作赋北窗里,万言不值一杯水”的辛酸经历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痴情与执着。)

诗如此,文学乃至所有的艺术莫不尽然。

的确,文学不好“玩”!没有进地狱的勇气,你就跨不进文学的门榄!

嗟夫,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文不在多,唯精是求。我常想,倘若有一种文选,如《唐诗三百首》、《古文观止》者,能选我一篇(首),传之后世,则幸甚矣,夫复何求`

基于这种考虑,我们确立了选稿标准:精品至上,宁缺毋滥!我们要的不是连绵的群山,而是突兀入云的高峰。

《河洛散文百家》不是鸿篇巨制的“大书”,只有82篇,却是从2000余篇来稿中精选的。82篇佳作,近70位作者,意味着什么?每位作者,我们只萃取代表他最高水平的巅峰之作。

《河洛散文百家》,不单是河洛大地近70位作者才华的缤纷绽放,和不同风格异彩纷呈的荟萃,更融注了才子才女的心血、感悟、灵魂乃至生命!









书评三

行走在边缘

□马继远

 圣诞节前一天,雾霾散去,冬阳暖人。

操心着给即将到来的《河洛散文百家》找个代销点,我走进了住处附近一家小书店。向店主说明来意后,店主婉拒道:“你应该知道,现在人不喜欢买书的,这种纯散文书籍,以前也有人在这里放过,不好卖。”

 店主或许只是托词。不过,看看空无顾客的小店,我便也含笑出门。行不远处,见一家鲜花店外,预订圣诞节玫瑰的人们,排了老长的队伍。   

午后,书终于到了。急不可待打开包装箱,看到还散着墨香的书,我的心扑通直跳:这,就是我和朋友们一年努力结出的果实?

 拿起一本书,心中些微失落:初看,书似有点呆板,像个朴实木讷的山里娃,书的封皮,不扎眼,土黄夹杂淡青,是早春正在复苏的大地的颜色。这般装束的书,即便进入书店,怕也要被花花绿绿的时尚书刊淹没。引人注目的,唯有枣红色的“河洛”二字,字体我不太懂,但觉得还算漂亮,配以端庄的“散文百家”四个字,倒生出了些许莫名的味道。

 我用报纸包裹了几本书,乘车去朋友介绍的书店。车厢里,看到掂着大包小包、上上下下的乘客,我心生好奇:这么多人,有几人的包里装着书呢?如果有人装了书,装散文集的概率又有多少呢?斜阳慵懒地照进车内,祥和而温暖。低头看看自己抱着的一摞书,我感叹:生活如此美好,我却如此边缘!

  这是家很小的书店,店内出售的,大多为中小学生用的参考书。店老板倒很热情,看一眼我送来的书,委婉说道:“这书很朴实啊!”大概翻了几下,又道:“这书估计只有专业人士才喜欢看。”我笑笑,见他将书放入书架后,才长嘘一口气。好歹,这书总算找到了可以栖息的地方,静待与其有缘的人来品读。  

我又去给几位朋友送了书。暮色四合中,我疲惫地回到了家。躺在沙发上,静静翻阅这本饱含自己心血的书,读着我们精心挑选的篇篇美文,想想自己在电脑面前选稿时脱落的黑发,我心中五味杂陈。合上书,我再看,方觉得书的封皮真好,不花哨,非主流,但耐看,是可以长久过日子的那种感觉。

 夜渐深,一位朋友突然打来电话,激动地说,这是她看到过的最好的散文集!书中所选的文章,多是精华,这书,值得珍藏案头,经常阅读。这位朋友极有品味,且向来喜欢直言,她所说的,该是她真实的感受。

 红尘俗世,这本似乎行走在边缘的书,终将会遇到它的一个个知



上一篇: 《转帖《河洛散文百家》书评》     下一篇: 《转身之间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65次 | 联系作者
对《转帖《河洛散文百家》书评》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