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12-19   共 0 篇   访问量:1225
永远的土色
发布日期:2011-12-19 字数:2063字 阅读:1225次
  无论我如何去寻找,触动我神经的,永远是骨子里一生都无法改变的土色。

  现在,我扒着车窗,目光逐一触摸那土色,像冬阳那样痴痴的触摸。窑洞是土色,草木是黑色。从下往上,一级窑洞,一级草木,反复往上延展,呈黑黄交错的水墨画。它们都在阳光里自由呼吸,看不见小路,唯有,嗅着泥土的气息,让心挨着土,暖暖的,倦适。

  黄河古道,苍山半围,水域辽阔,远天袅袅水烟外。

  河道上,杨林脱光了叶子,齐刷刷向天挺拔。

  风呼。

  正用杏黄,在浅水中打格的玉米杆,呼啦啦,响!杨林和水田缓慢过度的水面上,一大群白天鹅,像月中忘归的玉兔,让田埂上那一遛半爬半蹲的长枪短炮们忘了身边这片金黄的土地。

  天鹅,从遥远的西伯利亚奔波而来,是否有个金黄的声音在呼唤它?

  这就是梦中的黄河?

  许是,天鹅太过高贵了吧,我忍不住还是相望那土色。

  黄河右岸,一列土山直立,顶部平坦,腹部土岭嶙峋。冬天的黄土高原,颜色单调,天然一幅长卷水墨。阳光是黄的,土石黄的,黄壁上寸叶不留的槐树、枯草,是黑的。那黄,那黑,都淡淡。这淡淡之中,唯有红色最宜与它们天然成画,叫人刻骨铭心那种画。一幅红春联,一身红棉袄,几串红辣椒,一挂红鞭炮,冒起蓝烟,噼里啪啦......

  “咚嘭”!“二脚踢”——把红光撂上高天。

  这都是黄土黄河孕育的本色。

  岸边,五十米黄土坡上,有村庄,半坡都是窑洞。坡不是很高,一座座高坎,独自耸立,形成一大片土林。高坎陡削,如果没有路,根本爬不上去。站在山下,看不出路在哪里,走到山根,才看见一土路,像线头一样从土坎中抽出来。我俩,拽着线头往上走,弯来弯去,从这道坎绕到那道坎。坎上是窑洞,坎间偶有一片绿菜。窑洞,好像是废弃很久了,院墙已经坍塌,仅剩一道高低不平的残磷,似乎从来没有被人想起过,只有时光的印痕,往深处雕刻。大多数院子,都是两三孔窑,只有一处,是独窑。独窑,无院墙,小径隐在深草中,依稀一线痕迹。我进到三孔窑的院子里,窑门半开,雕花窗格上缀着蛛网,门环厚着锈,吊着一个扭弯的铁丝圈,转转,没有叮当的脆响,沉沉的咯吱几声,作罢。门框上,有个大铁钉,已经绣实了,与木门生死契合。木门上方,写着“下雨天留客”的粉笔字,字迹歪扭,有涂抹迹象,“留”字被两扇门,从中割开。很明显,是小孩的稚字,像孩童的眼睛,明净拙朴。这个,雨天里的孩童,该有怎样的情绪,来写下这行字?是放学归来,把雨伞挂在铁钉上,写下的吗?还是,辍学放羊,写下雨样的心绪?而今,这个孩子,是白发如雪?是在千里万里之外?他一定想不到,若干年之后的一个黄昏,一个白衣女子,就着黄土黄河揣测着他的心思,感念他如水的年华里是不是还有家乡的土色。

  墙内,墙外,都有石榴树,叶子自是掉光了,地上好多萎缩干瘪的石榴果,树上也有,有的干了还抱着枝,有的被麻雀或是乌鸦叼剩半个,咧开皮,露着红红的籽粒。近根处,一个石榴长裂了,阳光随意进出,我摘下装进口袋,回家告诉孩子,“你看这石榴,黄河边、黄土上长的,像那儿的孩子,不怕冷。”

  这样的路上,应该有人上上下下的,只是接近黄昏,风割着脸,只有我俩。土色,像一床大棉被,让我感到温暖、妥帖,正合我骨子里的颜色。

  路通向另一个高坎,连接处塌了,一脚宽。很平坦,长满爪刺。草,生生枯枯,自是葳蕤枯靡,没有谁理会,踩着“硌嘣!”“硌嘣!”难道是和我耳语?草中,有个石磙,碾过多少春夏秋冬?它,好像是走累了,走不动了,在这儿孤零零蹲了几个寒暑星辰?那丛,陪伴它的花也枯了,叫不上名字,缀满毛茸茸的花球。花蕊有无数个心组成,每颗心系着几丝绒毛,白色的绒毛挤成珠子那么大的小绒粒。折下一枝,吹,花菲纷扬.....

  这是它们曾经飞扬的岁月么?是么?

  一个院落,一个谷场,一棵果树,一丛野花,结束了它青葱般的岁月,被人遗忘了,还一如既往用自己的方式顺延着泥土的芳香。根在黄土的子民们是不是也要坐下来沉思点什么?

  身后,是村庄,应该是从下面的窑洞搬上来住了。

  村前,有绿绿的麦田,田间有成行的枣树,田埂上有枝爪伸展的桃树。一脉脉山川绷紧雄浑,一横横山脊隆起雄成熟,随意捧一抔黄土,都有祖辈的汗水和谷穗从指缝流出来。

  树影疏斜,黄河横流长天外。我站塬上,看黄河落日随长天远去,彩霞像一条火龙,窜来窜去,黄土新窑无语夕阳间。在想,黄河滔滔流千古,一路落天狂奔,到这儿静下来,是否有意提醒炎黄后人,步子放慢一点,沉下心来想一想,骨子里到底还有多少黄土色?

  回眸,塬上桃花蓦然对我笑,我知道,那是我心上的土色。

  

  

上一篇: 《雨停了》     下一篇: 《行走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225次 | 联系作者
对《永远的土色》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