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12-14   共 0 篇   访问量:1462
小城之南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1-12-14 字数:1770字 阅读:1462次
  搬家了。新家在城南。很婉约,很怀旧的小城之南。

  

  偶回首,想起搬家那一天的早上才告知父母我们要搬家的事情,惹得父母一阵意外,也惹得自己一阵偷笑。然而,偷笑之余,却又有些莫名的心疼:因为,我总是如此让双亲意外。当年的婚姻,如此。现今的搬家,如此。而明天,或者明天的明天,不知道还有什么,亦会是如此?也许,人生总是这样充满着意外,以至于有太多的想不到。就象,就象,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无名指在这次搬家之前会无缘无故折断,还会莫名其妙愈合,以至于当我发觉无名指的异常时,手指折断处都已经长出骨痂了……

  

  当然,象折断手指头这样的意外,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告知父母的。因为,为人子女,不能总让父母担心。不是么?所以,当父亲、母亲、姐姐和姐夫,及姑丈第一次一起来我的小城、我的小家来做客时,他们只看到了新家的别致和温馨,而没有看到丝毫搬家前后的纷乱和整理。姐夫惊讶于家中的小饰物都是那么别致而又新颖,尤其是那条绿色古琴谱的桌骑,明代版本的《大胡笳》古琴谱片断更是惹得他一看再看。姑丈则惊讶于我居然能做出满满的一桌子菜来,所以在他回去之后,姑姑就立刻给我发来了一条让人开心得想笑的短信:鬼丫头,你姑丈说你的菜做得不错,跟谁学的?我可没教你!

  

  亲人们的到来和离去,都是那么匆忙。以至于,因他们的到来而喧闹的日子,随着他们的离去也立刻变得安静了下来。我的小丫,在亲人们离去之后的一个下午却突然地哭闹了起来:因为,她想念已经返回的亲人们。轻轻地把小丫搂入怀中,很想告诉她,其实我也想念我的亲人们。然,有些话,因为惯有的凉薄,我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所幸,小丫只是哭闹了一会就停了下来,转而又玩起了她的手工。否则,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克制心底里那份很深的失落,而不藉故迁怒于小丫;甚至,还能安静地坐在她的身侧,看摆放在窗口的绿植在冬日的阳光照射下透过明亮的玻璃在她的头顶和身后洒下一些些摇曳的碎影。

  

  冬日的下午很短,眨眼的功夫,又到了薄暮时分。他没说晚上有应酬,晚餐他应该就在家吃了吧。三个人的晚餐,三菜一汤,很快就要做好了。最后的粉丝汤才刚出锅盛碗,其他先炒好的菜已经被他端了出去摆放在餐桌上。这可是我们家少之又少的事情!有些纳闷地看着这个平日里最熟悉的懒人,突然就生出了很多陌生,满肚子的疑问却又被小丫噼哩啪啦的一串话堵在了嘴边:妈妈,你真能瞎搅合,居然又把胡萝卜、黄瓜、黑木耳和白蘑菇一起炒,红的红,绿的绿,黑的黑,白的白,看起来不错,吃起来也不错……也许,也许,日子也是如此吧。说的说,笑的笑,哭的哭,闹的闹,看起来不错,过起来也不错。

  

  街灯渐亮的时候,我还在厨房刷碗收拾灶台,他和小丫在客厅玩脑筋急转弯。小丫出的题:乌龟背上盖房子,乌龟背上又盖房子,乌龟背上盖了房子又盖房子,各打一药名。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纠结得直皱眉头:什么饶舌的题目。小丫一边喊着“笨爸爸”,一边坏笑着说出了答案“盖中盖,新盖中盖,巨能盖”。因为已经知道了答案,他皱着的眉头自然也就舒展了开来:怎么会这么简单。然,这么简单的又岂只这脑筋急转弯?细思忖,日子里那些纷纷扰扰错综复杂的问题,却也只恰似这一道道脑筋急转弯,一早就知道答案,自然是简单;如果不知道答案,也许还真能皱着眉头琢磨好些时日,甚至于好些年。

  

  ……

  

  再回首,不知不觉中,搬到城南已一月有余。偶尔得闲时,突然觉得,好象已经很久都没有在街头逛过。继而,软硬兼施地拖了他出去闲逛,并买回一件新衣:棉,粉红,做旧的镂空。试穿的时候,想起雪小禅的《色》里曾说:“粉红是十分挑人的,脸色越是惨白,穿上越是好看,有惊艳的效果。如果你实在很健康,况且一直欣欣向荣,千万别穿粉红。苏童《妻妾成群》里,唯有三姨太适合穿粉红。人俏,而且带有几分忧郁,况且会唱戏,咿咿呀呀的,总有几分戏子的味道”,想起有人曾说:“一切终将过去,一切终将成为故事”,忍不住就转了个身,甩了几下袖子,朝着一脸不情不愿的他明媚也妖娆地笑了起来。

上一篇: 《梧桐枝上的春天》     下一篇: 《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462次 | 联系作者
对《小城之南的故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