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12-14   共 0 篇   访问量:1397
梧桐枝上的春天
发布日期:2011-12-14 字数:1689字 阅读:1397次
  某一日,在街头不经意地抬首,忽然看到高高的梧桐树上已经只剩下几片寥寥可数的枯黄叶子,这才知晓深秋已过,此时正值初冬。

  

  偶回首,仿佛昨日还是秋天。记得,初秋的时候,我突然想要在一个小户型的房子里过些紧凑而精致的烟火日子。当心动开始付诸于行动,我的脑子里除了找房子,就是家居装修和装饰。然而,在旁人的眼里,我对小户型的这般偏爱,多少有些无厘头瞎折腾。幸而,他在不甚理解的同时,竟也能安然接受我的折腾。幸而,从找房子到搬新家,一切都还算顺利。所以,深秋的时候,我已系着碎花布的围裙在新家的小厨房里悠闲地给他和小丫做着一日三餐。

  

  还记得,刚搬新家后的一个晚上,我刚刷完碗筷收拾好厨房,就接到了蓉儿的电话,她说她正在她们家楼顶看老江种的菊花,她还显摆加强调地说如果不是看到他们家老江亲手种的菊花开得正好,她差点忘了那时正是深秋……那日,在电话里,小丫欣喜地告诉蓉儿新家虽然很小却很温馨;那日,在电话里,他肯定了蓉儿的聪慧,也委婉地向蓉儿表达了谢意。当然,在那日发烫的电话线两端频频不断的笑声中还混合着我在这个秋天的心声:蓉儿,这一路,幸而有你。

  

  复抬首,高高的梧桐树上的叶子早已落尽,只有光秃秃的枝丫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倏地,想起父亲,想起父亲的生日就在这初冬。正思忖着哪一天回家给父亲过生日,父亲却打来电话说大舅病逝了。在大舅的丧礼上,年过五十的大表哥表情呆滞地跪守在灵前,搭扶在大舅棺木上的手上硕大的方戒分外显眼。也许,为了能生活得更好,大表哥常年打工在外,在日常生活上对大舅疏于照顾本无可非议;然而,因了那“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古训在前,我再次投向大表哥的眼神里分明多了些鄙夷和怜悯的悲哀。转念,想及自己每年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了也只用三两根手指就能数出来,这才惊觉父母予我之最大的恩惠不仅只有生命,还有包容。

  

  从大舅的丧礼上离开之前,母亲牵起我的手,领着我和其他的表哥表姐们辞行。和表哥表姐们一一握手言别时,我恍然惊觉:儿时的记忆里,昔日正青春年少和风华正茂的哥哥姐姐们,此际却是明显地见老了。年过四十的小表姐,嘻嘻笑着捉住了我的手:小城的米不养人么,瞧你瘦瘦的样子,不怕让风给吹跑了?年近五十的小表哥,乐呵呵地把我抱了个满怀:幺幺,记不记得小时候你最喜欢穿的老虎纹大衣,记不记得你最喜欢扮“小老虎”吓唬人……孰曾想,我竟然被炽热的亲情惹得有些害羞,不自觉中还侧身朝母亲身后躲去。

  

  然而,就在侧身的那一刹那,我已然发现母亲比我矮了些许。把头靠在母亲肩上,感觉着母亲的瘦小。回想曾经,年幼时我也以这样的姿态靠在母亲身上,感觉到的却是高大。心口,陡地一阵揪疼:这些年,我已欠母亲太多。然而,母亲永远是宽容的,她从来没把我这些年的薄凉放在心上,她总是尽量在我回家的时候一直微笑着跟前跟后。十多年来,母亲从来没有问过我生活中的琐碎,因为她知道就算她问了也未必会有答,母亲了解我骨子里的倔强,一如我了解母亲心底的固执,所以在父亲偶尔抱怨母亲的种种偏执时,我会调侃父亲:母亲的偏执,是谁惯出来的?

  ……

  

  不记得,在哪看过,或听谁说过:抬首入世,低眉出尘。遂而,再抬首,看见:高高的梧桐树上光秃干枯的枝丫间竟然多了两只比肩而栖的小鸟;又低眉,想起:鱼逐水草而居,鸟择良木而栖;瞬间,有些愕然:鱼鸟尚且知道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栖居,人难道不知道要选择一个合适的地方、一个温暖的家、一个亲爱的人陪自己终老?今年的梧桐叶子已经落尽,来年,干枯的梧桐枝上还将抽绿成阴,重现茂密的桐荫;大舅去了,大表哥老了,大表哥的儿子尚年轻,亲情树在不久的将来也将开枝散叶,重建温暖的大家庭;至于父亲和母亲,或者象我和他这样的寻常夫妻,在日子里永不会停止的纠葛,也只将和这季节的更迭一样:秋天过去了,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么?

上一篇: 《雪落小城静无声》     下一篇: 《小城之南的故事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397次 | 联系作者
对《梧桐枝上的春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