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12-12   共 0 篇   访问量:1562
邂逅雪
发布日期:2011-12-12 字数:1980字 阅读:1562次
  

  云岩寺回来好几天了,挥不去,那雪。

  醒想,梦想,想它的模样,道不出那滋味.....合上书,拥被而坐,心绪里都是女子。《诗经 郑风》:“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心弦,激灵,姑且,叫“邂逅”吧。

  “邂逅”,会让人想很多,我说,它是颤动。

  晨曦,从县城出发,没想到会遇上雪。行至,我的家乡旧县镇童子庄村,太阳出来了,白墙青瓦罩在伶俐的晨光里,田畴青麦,结着一层硬霜。后山有雪,参差。

  摸摸,冻僵的田麦。家乡,温暖而爽净的晨曲,像冽泉,清扬了我的心。我看见,忽近忽远的风,时聚时散的烟,似风如烟的情丝,绿色的缠绵......

  车行中。蓦然,置入一个满是琉璃花翡的童话世界。四野银白,青松裹雪,柿影横斜,好一个白雪映绿红娇娃的童话。白雪公主哪去了,七个小矮人呢?

  雪淞、冰挂,我曾是见过几次的,而,像现在这样垂手可触,低头能嗅,凑之沾眉,在梦里也算奢华,此刻,我们竟是景中人。

  远看千山,苍颜染白须,皱纹纵横,都是深深浅浅的笔墨、画砚。万树浓淡卷长轴,写我诗篇,八百里伏牛壮咏娥。左上,满山树桠枝蔓,着披雪淞和冰挂,蓬松玉树琼花。右下,谷壑积雪埋深草,溪水淙淙不现影。中间,山路蜿蜒通南北,清清朔朔盖薄冰。

  乔木,枝桠伸展,或端着雪,或裹着冰,踮脚张望,暗夜里悄然来过的故事。它怕冷吗?爬藤,垂着小铃铛,战战兢兢地担心着怕风把它摇响,惊醒了今晨的邂逅。灌木,像一丛丛银火,磁磁冒着蓝烟.....有鸟从干枝上跳,细软簌簌。我怔怔的,忘了自己是谁,想是树、是藤、是鸟。阳光照着白琉璃、白羽毛、白......银星崩溅,流光溢彩。阳光抱着它们暖,哗啦!窸窣!滴咚!咯吱!吧嗒!是玉?是翠?是琥珀?碎了、裂了、掉了?还是,它们缠绵的呼吸?

  雪淞的形成是:雪花飘落时气温较高,部分雪花落到地面或树木上化成水。在降雪过程中,如果遭遇寒流,气温骤降,雪就不再融化,雪花被树枝上的水珠粘住、冻结,越积越厚,就形成了雪凇。雪淞的形成条件比较苛刻,所以并不常见。雪花__高温__雪水__寒流——冰珠——雪花——雪淞。雪淞,前世经历了这么多苦寒邂逅,历练成美丽高洁的今生,那么,阳光和它的邂逅,会不会让它的滴滴泣泪,化作,千河长流、草长莺飞的后世?

  它们的邂逅,如此,凄美和婉转。人与人的邂逅,我们与雪淞的邂逅,会不会,燃一烛,袅袅不息的心香?

  忽然,就想起,叶文玲《心香》中的哑女:溪边汲水的哑女,坐在丁步上,一条辫子搭在胸前,脚浸在水里,她好像并不是为了洗脚,而是,随意的玩水。她用两只赤脚,轻轻拍打着浅浅的溪水,溅起一串串水花,拍着拍着,她忽然用那右脚的脚趾,夹起了一块圆圆的鹅卵石......哑女不会说话,却为情为净纵身悬崖。亦如这雪淞,纵死,要把高贵洁净的身灵留与后世。

  我想,哑女那么净美,她能与《诗经 郑风》里那个“清扬婉兮”的女子,邂逅吗?祈天。

  那丛,叫不上名字的山果树,一树红琉璃,像个跳进雪窝里的小丫头,看见我跑过去,笑问,你从哪来呀,快看看!看看!我和雪谁美呀!

  路上,毛茸茸的雪潵,盈盈的,在想谁的睫毛?

  它在我,却是一层,朦朦胧胧,轻如薄羽的情绪,蒙住心,戚戚,而又无以言表。

  前方,不远处有棵树,从山怀斜出,阳光下,像一棵大珊瑚,稍微一碰,就会叮叮当当,掉下一层金玉银饰来。他说,去摇摇。我真想跑上去摇摇,听听那银盏落地的脆响。终久,还是没去,害怕,那些细碎的部分,进入领子,凉丝丝的,化了,因为暖。

  一辆车,恰时驶过身边。同伴指车,指右边谷底,指左边山坡。说,你听!玉声、水声、车声..........

  我看他,亮晶晶的,莫非,他刚才示意我看的雪繖,恋上了他的睫毛?莫非,他,如我,任这浅山玉树,近壑水声,在心灵穿越过了?

  回来,再经过这里,雪淞没有了,雪,稀疏的像一只只兔子,冷不丁跳入眼帘。雪水,斜坡上湿漉漉的洇开了,那是,雪们的后世吧。

  其实,雪什么时候下,落在哪里,无所谓。我在意的是,邂逅的瞬间,那些划过,抑或滑过,细密,抑或潦草的苦寒洁净,是以怎样的轨迹,接近或者沁入内心。

  经过了邂逅,许多都不一样了,比如山,比如树,比如从树下经过的你,以及你的背影和你的声音。都会,从邂逅的枝枝蔓蔓里燃起一炷心香。

  起码,我是。我为女儿身。

上一篇: 《无》     下一篇: 《我家住在洛河边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62次 | 联系作者
对《邂逅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