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11-16   共 302 篇   访问量:2118
叶鹏先生为《河洛文苑文集》写序【转帖】
发布日期:2011-11-16 字数:2155字 阅读:2118次
  序

  

  叶鹏

  

  表现自我,是生命的本性。草绿花香,狮吼蝶舞,展示色香,传递音舞,都在宣告生命存在的美丽。人——智慧的生命,抒喜怒哀乐之情,辩真假是非之理,追求人生真谛,奉献审美创造,更是性情中事。抒情说理,高山流水,有待知音倾听;大千世界,时空遥隔,媒体何在?展读《河洛文苑文集》,令人欣喜由衷,现代科技的杰出成就——网络文化,让我们斗室闲坐,迎来了千里之遥的万千知音;如坐春风,如对秋月,答问从容,款款谈心。文明进程,给我们带来了难以言喻的欢愉。

  

  遥问古代骚人墨客:唐诗是怎样发表的?宋词又如何面世?他们面临的窘境,令人忍俊不禁。想当年,白居易和元微之,旷世知音,他们的咏诗唱和,只能靠诗筒传递。白居易在《醉封诗筒寄微之》中写道:“为向两州邮吏道,莫辞来去递诗筒。”可心中却悬念殷殷,忧喜参半:“随风每喜飞如马,渡水常忧化作龙。”唯恐传递中的诗稿,在途中沉水消失。古人发表诗词,最多的形式,是在亭台楼阁,寺院驿站的粉墙上题壁。相传元稹在骆口驿东壁上,看到李逢吉、崔云南的题诗,在北壁上,有白居易、王质夫的题诗,吟咏留恋,题壁云:“邮亭壁上数行字,崔李题名王白诗。尽日无人共言语,不离墙下至行时。”面对友人题诗,元稹恋恋不舍,无奈行程催发,只好离去。白居易闻讯后,感念情深,作《酬和元九骆口驿旧题诗》作答,诗云:“拙诗在壁无人爱,鸟污苔侵文字残。惟有多情元侍御,绣衣不惜拂尘看。”遥想元稹绣衣拂尘,恭读被污损了的友人题诗,实在令人感动。真是心心相印!白居易每到一处,也总是在驿站壁上,寻觅元稹的题诗,有《蓝桥驿见元九诗》为证:“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要是有网络,可省却多少麻烦!

  

  古人发表难,有缘阅读更难!即令如此,粉墙题壁,依然引出了许多美丽的故事。唐代诗人崔颢,年小为诗,名陷轻薄,后经边塞戎旅,诗风大变,风骨凛然。他那首著名的黄鹤楼题诗,使李白搁笔,有“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之叹。李白狂傲名世,可对成功的审美创造,却如此谦恭,李白的不凡品格,实在令人起敬。相传崔护游都城南庄时,酒渴求饮,遇一女子赠以杯水,独倚小桃斜柯伫立,意属殊厚。崔护来年重游,花依旧,人去矣!崔护题诗门上:“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人面桃花,门墙题诗,引发了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唐代宫帏中,还流传着许多红叶题诗的故事:御沟中流水送出的红叶上,有娟秀的题诗:“一入深宫里,年年不见春。聊题一片叶,寄与有情人。”深宫牢笼,禁锢人间情爱,违禁的红叶题诗,宣示了抒情表达的顽强!

  

  发表,是性情的表达,让人性人情之美,展翅飞翔。发表总是美丽的,倾听发表,阅读发表,知音共鸣,则更加美丽。

  

  网络文化为便捷发表,邂逅知音,营造起一方自由的天地。我市的“河洛文苑”,创办于2007年,是洛阳网的一个文学版块,规模居河南各市之首。五年来,在管理团队的组织下,举办学术讲座,心得交流,遗址采风,走向自然……等多姿多彩的活动。千名文友,喜聚河洛文苑,其中四十多位已加入了洛阳市或河南省作家协会。五年来,河洛文苑发帖总量达五十余万,在全国报刊上发表各类作品已达千篇,现结集出版,奉献诸君案前,这就是《河洛文苑文集——五周年巡礼》一书的由来。

  

  《河洛文苑文集》最具网络写作的特色,写实景,诉真情,天籁自鸣,自胸中流出。对网络文友来说,写作是心理需要,近乎痴,迷于趣,不写不舒服,不写忍不住。性情中人,惜花早起,爱月晚眠,总有自己的爱好。爱好是情不自禁的兴趣,网络文友的兴趣,是表达的热情,交流的渴望,追究的好奇,想往的乐园。我想写,必然要表现自我。因此,网络文学往往会出现独到的见解,创新的思维,坦诚的痴情,道德的勇气,实在难能可贵。展读《河洛文苑文集》中的文章,讲的多是家常事,说的多是家常话,贴心暖心,令人忘情共鸣。如,庄学的《我陪巴哥去购衣》,写出了有趣的购物心态;三生有幸的《铭心的母爱》,倾诉了母爱感人的深情;洛神的《我呸你才善良哪》,趣谈人际关系的困惑;雾中花的《与牡丹为邻》,恋念牡丹境界的幸福;千雨荷的《拜谒偃师》,对一个独占风流的城镇,表达了由衷的敬仰;把酒问月的《喝酒的歌谣及其他》,对缤纷五彩的酒世界,作出了深情的叩问……网络文友笔下,多系渔樵闲话,草根情结,贴近实际,贴近人情,“天籁自鸣天趣足,好诗不过近人情。”清代诗人张问陶的这两句诗,实可移来,作为《河洛文苑文集》的题词。

  

  网络写作是性情的差遣,远离功利;网络写作,也不在追求文章的不朽。“但写真情并实境,任他埋没与流传。”明人都穆的诗句,表达的恰恰是网络文友共同的心声。面对真情实境,写去就是,文学是我们美丽的梦。文学与我们,一梦之遥,我们都在跋涉攀登的路途之中。我坚信,在网络写作的广阔天地之间,必将款款走来一等襟怀的作家。

上一篇: 《细听红叶诵秋光》     下一篇: 《三人行之圪垯岭——伊尹祠
责任编辑:教书人 | 已阅读2118次 | 联系作者
对《叶鹏先生为《河洛文苑文集》写序【转帖】》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