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5-06   共 772 篇   访问量:7161
缘是河中萍
发布日期:2008-05-06 字数:2725字 阅读:7161次
  

  

  S县山美、水美、人更美,有一阵儿,我就在这生活的美酒里幸福着,陶醉着,差点儿就要结婚了。

  经个神秘人的介绍,我和黑河乡乡政府的叶兰认识了。叶兰聪明、美丽、大方,雄心勃勃,当时是政府办公室里的的文员。我在县广播站工作,从事的也是文职,两人就有着许多共同的爱好,一来二往,心意就相通了。

  在S县,女孩子到二十三四岁还不结婚,就算是大龄了。叶兰给我的解释是她一直在乡下工作,接触不到好男孩的,另外一直把事业当成第一位,所以耽搁了。我暗暗高兴,看来老天待我不薄,让这么个好女孩儿在一直等着我。对叶兰的眷恋之情就更加深厚了。

  叶兰是个古典气韵很浓的女孩。一天早上醒来后我发了个手机短信给她:“秋水芙蓉叶,气质美如兰。本是仕家女,偶落在深山。”暗赞叶兰气质高雅、品性端方,象是旧时大家闺秀,不会久在黑河深山,必将如她所愿最终走向理想的高原。

  几分钟后,叶兰给我回了条短信:“山间流水清,清晨音寂静,静似一枝兰,兰若碧云空,空中如有声,定为鹰飞过。”这次叶兰这小政治家没有给我高谈她的政治理想,却给我描绘起了优美的黑河风光。我仿佛看到在这个阳光灿烂的清晨,静静的黑河之岸徜徉着一位兰花一般的女孩。万里碧空上有鹰叫着飞过了……好啊,把我们俩的名字都衔在诗里,臭美她自己,却在暗笑我呀!

  “鹰飞虽有声,兰草却无言。惟听幽谷静,可怜数重山。”我也很快回敬了叶兰:起码我叫喊是在表达情感,而有的人却感情溢满也只会静无一言,可悲呀,可悲。

  “山虽幽重重,难堵有缘虹。若想摘不断,要有心铁恒。”又是十分钟不到,小才女便把短信给我回了过来,我乍了乍舌,好厉害!

  我不假思索,又回了首诗过去:“缘若雨后虹,聚散两无情。芳心早吐露,莫教怨东风。”对叶兰说,“缘”这一字来去无常,不由人定,要牢牢把握,芳心早露,免得将来后悔莫及。这首诗本是半玩笑半是劝勉的,不想最终都变为了现实,难道冥冥之中,上天真得自有定数?

  “空谷幽兰兰花轻,山间流水水流清;天上鹰飞飞有声,世间缘妙妙缘中。”(《赠叶兰》)

  一场赛诗让我和叶兰的心贴近了。因为两地相隔,见之不易,我们便常用手机互致情诗,用情诗代替语言来进行情人之间那种掏心的游戏。李商隐说:心有灵犀一点通。什么叫灵犀,也许就是指我和叶兰之间只有我们自己才能看懂的那些所谓的诗吧。

  许是我的那句“芳心早吐露,莫叫怨东风”起了作用吧。叶兰好象终于变被动为主动了。一次,她忽然对我说,我们结婚吧。

  那是一个化雪的冬日,碧空如洗.叶兰约我同上县城后山的竹林寺玩.曲折的小径,苍翠翁郁的竹子,叶兰和我手拉着手走在进山的路上,说不尽的情话绵绵.

  在竹林寺,叶兰悄悄的从卖香火的老太太那儿买来一些香纸,便要我和她共同叩拜神仙.我从来没有干过这样的事,不由觉得好笑,也觉得叶兰有点傻的可爱.但看她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便也收了笑容,专心学着她的样子一尊菩萨一尊佛的拜将起来。

  “竹林拜神圣,磕头如捣泥。非为真香客,因媒谢天地。”(《致叶兰》)

  在拜一尊菩萨时,敲钟的老太太忽然唱喏道:“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这对贵人早生贵子.”我和叶兰不由抬头对视了一下,都笑了.叶兰红着脸冲那糊涂的婆婆嚷嚷道:“我们还没结婚呢!”一时间粉颈低垂娇羞无限.

  叩拜完毕,叶兰笑着问我,“刚才你许了什么愿?”我说:“你呢?”她说:“别耍赖,是我先问你的。”“你许的什么愿我就也许的什么愿。”她笑道:“我许的是让佛祖保佑我爸我妈平安!”“那我也是。”“你这滑头,没一句老实话呀!”

  在寺里坐了一会儿,叶兰忽然幽幽说道:“以后你不许骗我,不许欺负我,听到了吗?”

  “有句话叫什么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只怕到时也由不得你了。”我笑道。

  叶兰的眸子忽然盈洁如露。久久不语,如一潭深水,让人望而生畏。

  转眼到了阴历的年底,正是大小单位放假的时候。我玩笑的对叶兰说,今年春节要到她家里去拜见丈母娘。不想叶兰一下子面色苍白。叶兰跟我说过,我们的事她老妈知道了,一直是极力反对的,还嚷嚷着要亲自赶过来棒打鸳鸯。叶兰老家不在我们县,而是在另一个更为偏僻的L县(具体在L县哪儿叶兰却从不说,只说到时我自然知道),她是随一位在政府部门任职的亲戚将工作调动到我们这儿的。叶兰挺崇拜那位亲戚,一直渴望着自己能象她那位亲戚一样事业有成。至于这位素未谋面的老妈为何反对我们,叶兰从来不说,我纵想破了脑门,也只是凭空臆断。

  分别之凄恻,不是柳永一句“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所能道尽。好在如今交通、通讯发达,恋人们颇可以此相劝勉安慰。在相隔几百里的电话两头,我和叶兰仍延续着绵绵不尽的情话,体味着那份诉之不尽的浪漫。新年的鞭炮声,是和着我们相思的心跳一起响起的。

  然而叶兰的电话越来越少,有时还带有一种心不在焉的语气。稍有追问,电话那头叭的就给挂上了。有一阵子,叶兰的手机干脆持续关机。那已是年假结束的前几天,我差点儿就要疯了,深悔假期没有追随叶兰到L县去,没有问清叶兰家之所在,现在人海茫茫,到哪儿去找叶兰呢?

  忽然一天,接到叶兰一个短信:“爱本虚幻梦,情乃潭中影。劝君早弃我,莫待一场空。”

  一看短信,我急忙接道:“空舟泊水中,舟轻水亦清。谐谐两相知,何故波澜生?”

  “生活本无常,不容细商量。我本薄情女,才子空惆怅。”

  ……又是一番短信的交锋,虽不见刀光剑影,我的心却开始滴滴沥沥的流血。从短信中我得知(叶兰拒接我电话),叶兰的父母早就为自已选中了未来的女婿,是L县某长家的公子。叶兰就是为逃避这门亲事,才逃到S县来的。现在那家人动用权力,将叶兰的工作又调回了L县。并且两家大人约定,春上给叶兰和那位公子哥儿完婚。叶兰起初不同意,但经不住母亲以死相逼,就答应了。

  “缘是河中萍,聚散两无情。早知漂难定,何必惹相逢?”

  这恐怕是叶兰留给我的最后一个短信了。因为自从那次短信后,叶兰就开始关机并且已经换号,从此杳无音讯。留给我的只有无尽的怅惘。

  2004年2月14日修改于北街寓所

上一篇: 《为登徒子平反》     下一篇: 《感动汶川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7161次 | 联系作者
对《缘是河中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