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5-20   共 0 篇   访问量:1968
惊人相似的一幕
发布日期:2011-05-20 字数:5305字 阅读:1968次
  日前,有视频显示,杭州一个已经破土动工、定于今年下半年开盘的楼盘,位于杭州馒头山东麓的南宋皇宫遗址上,而且是皇城的核心部分东宫遗址。

  记者在“豪宅”施工现场采访了解到,这个房地产项目是绿城集团开发的“绿城西子•杭州御园”,占地32亩,仅有77套住宅,每平方米售价5万到10万元不等,500多平方米的一套住宅售价起码在3000万元以上,是一个位于杭州市中心,毗邻西湖的超级豪华楼盘。

  绿城西子房地产有限公司介绍该房地产项目时称,位于南宋皇宫遗址公园内的稀世珍宝级地块公开出让,是南宋皇城遗址保护区内唯一出让的住宅开发用地,也是距离西湖最近的一块可开发土地。

  专家称该豪宅位于遗址核心。受访时,杭州古都文化研究会会长、杭州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所长林正秋教授,原杭州市文化局局长胡效琦,浙江大学博士生导师周生春教授,浙江大学国家注册城市规划师周复多教授,古建筑研究专家、浙江工商大学仲向平教授以及古都文化研究学者戎玉中、王安祥等专家一致认为,“绿城西子•杭州御园”项目确实正位于杭州馒头山东麓的南宋皇宫遗址上,而且是皇城的核心部分东宫遗址。

  浙江大学教授周复多说,南宋皇城遗址距现有地面只有三四米,该楼盘目前开挖的地基深达10多米,肯定会对地下文物造成严重破坏。

  据了解,2001年,南宋临安城遗址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被列入“十一五”100处重点保护遗址名录。

  莫非是开发商不知道这是南宋遗址?还是土地管理部门无知?请看双方的回应。开发商称不知有文物。对于质疑,开发公司称不知情。项目经理王晓春称,招拍挂时相关部门没有说明地块处文物保护红线内,所以并不知情。对于曝光的南宋文物,王晓春说:“之前没有听说挖出文物,视频中出现的文物,不能说明问题。”管委会称暂停施工。杭州市文物考古所副所长、南宋临安城考古队副队长唐俊杰研究员说,此前开入该地块,只发现了一小段夯土城墙。杭州市西湖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市园文局)文化局副局长童国亮称,该地块是否属于南宋皇城范围,学术界有争议。目前,杭州市已决定暂停项目施工。如有必要,会再次考古发掘。

  请注意双方的措辞:开发商是不知情;管理部门叫暂停,并声称是否属于南宋皇城学术界有争议,也即土地出让不一定对也不一定不对,只要证明不是皇城遗址可以照建豪宅不误。真佩服中国人用词的严密性,至少比故宫博物院用词有水平,不至于“撼”、“捍”不分。

  之所以会发生诸如此类的事件,我们不妨透过现象来看一下本质吧:

  首先,拉动经济发展的模式单一,缺乏可持续发展的后劲,以至于毕其功于一役,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干出遗臭万年的蠢事。

  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需要投资、出口、消费三驾马车同时运作。然而,自全球金融危机暴发以来,出口受限,加之我国社会保障机制不够健全,拉动消费乏力,于是乎砸数万亿上投资项目,与中国教育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样,没有更多的投资渠道可以选择。股市从六千点以上到三千点以下,且一直在三千点左右徘徊;选择楼市是一剂可以立竿见影的猛药,如此则地方政府热衷于出让土地,银行愿意大量发放贷款,开发商喜爱运作楼市,连一些原本不是房地产企业的公司也涉足其中,民间资本和个人也都愿意炒作楼市……一时间全国上下全民炒房,把个原本是平静的房地产市场硬生生搞成“红海”,平民百姓就是三代不吃不喝也不可能买到一套房。

  物极必反。当地方政府将五十年、七十年以后的土地已经卖完后,不知道下几届地方政府以何为生?当市区的土地都卖完后,触角延伸到郊区的土地。自然,市区空地也就成了他们的猎物,至于是不是文物就不在其考虑范围内了。因此,发生杭州绿城西子在南宋遗址上建豪宅的荒唐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须知道文物一经破坏是不可能再生的,一个没有历史文化沉淀的民族是愚昧、野蛮的民族。

  其次,人为地划分富人区、贫民区,扩大基尼系数,激化贫富矛盾,给和谐社会留下巨大的隐患。

  目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贫富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国内外所有经济学者的研究结果一致表明,中国的基尼系数已超过国际公认的0.4警戒线。据世界银行的有关报告,中国社会的基尼系数已扩大至0.458;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目前的基尼系数为0.45,占总人口20%的最贫困人口占收入或消费的份额只有4.7%,而占总人口20%的最富裕人口占收入或消费的份额高达50%;中国国家统计局前期公布的数据也表明,我国最富裕的10%人口占有了全国财富的45%,而最贫穷的10%的人口所占有的财富仅为1.4%。

  这样动辄三千万以上的豪宅谁有能力购买?不说贫困人口,单说近80%年收入三万元左右的普通人群吧(浙江省在全国算是富裕省份,去年年人均收入也只有三万元刚出头),不吃不喝得千年才能等上一回,那是需要通过三十代左右人的努力方能实现的目标。于是,富人区也就应运而生,贫民只能住到郊外的贫民窟去。人为地将人分为三六九等,激化社会矛盾,使大多数人产生仇富心理,破坏安定团结和谐社会的成果。富人可以喝天价酒、吃万元餐、住豪宅一掷千金;穷人甚至一天只能吃二顿饭,住蛋形蜗居,一千多年前诗圣杜甫感喟的“朱门酒内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比比皆是。

  凭什么让富豪来买这样三千万元以上的豪宅?让其与皇家扯上关系不失为极佳的营销方案。这不,这个建造在南宋遗址上的豪宅名曰“杭州御园”,那西安人在秦始皇陵处建个“长安皇家园林别墅”,南京人在中山陵处造它个“总统精舍”……也未尝不可吧?

  历史文物是不可再生的,如此这般折腾,躺在地下的祖先也许永远不得安宁啦,这是对古代文明最大的摧残和犯罪。那么,当五十年以后,七十年结束,豪宅的产权发生变化时,在这块土地上遗留的已经不是历史遗址,而是曾经的富豪豪宅遗址罢了,没有一点历史价值可言,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历史将毁于一旦。

  一百多年前,英法联军入侵中国,当他们在圆明园大肆掠夺完文物以后,放火焚烧了圆明园。法国伟大的文学家雨果在《致巴特雷上尉的一封信》中是这样表达自己的愤慨的:

  先生,你征求我对远征中国的看法。你认为这次远征行动干得体面而漂亮。你如此重视我的想法,真是太客气了。在你看来,这次在维多利亚女王和拿破仑皇帝旗号下进行的远征中国的行动是法兰西和英格兰共享之荣耀。你希望知道我认为可在多大程度上对英法的这一胜利表示赞同。

  既然你想知道,那么下面就是我的看法:

  在地球上某个地方,曾经有一个世界奇迹,它的名字叫圆明园。艺术有两个原则:理念和梦幻。理念产生了西方艺术,梦幻产生了东方艺术。如同帕特农神殿是理念艺术的代表一样,圆明园是梦幻艺术的代表。它荟萃了一个民族的几乎是超人类的想象力所创作的全部成果。与帕特农不同的是,圆明园不但是一个绝无仅有、举世无双的杰作,而且堪称梦幻艺术之崇高典范——如果梦幻可以有典范的话。你可以去想象一个你无法用语言描绘的、仙境般的建筑,那就是圆明园。这梦幻奇景是用大理石、汉白玉、青铜和瓷器建成,雪松木作梁,以宝石点缀,用丝绸覆盖;祭台、闺房、城堡分布其中,诸神众鬼就位于内;彩釉熠熠,金碧生辉;在颇具诗人气质的能工巧匠创造出天方夜谭般的仙境之后,再加上花园、水池及水雾弥漫的喷泉、悠闲信步的天鹅、白鹳和孔雀。一言以蔽之:这是一个以宫殿、庙宇形式表现出的充满人类神奇幻想的、夺目耀眼的宝洞。这就是圆明园。它是靠两代人的长期辛劳才问世的。这座宛如城市、跨世纪的建筑是为谁而建?是为世界人民。因为历史的结晶是属于全人类的。世界上的艺术家、诗人、哲学家都知道有个圆明园,伏尔泰现在还提起它。人们常说,希腊有帕特农神殿,埃及有金字塔,罗马有竞技场,巴黎有巴黎圣母院,东方有圆明园。尽管有人不曾见过它,但都梦想着它。这是一个震撼人心的、尚不被外人熟知的杰作,就像在黄昏中,从欧洲文明的地平线上看到的遥远的亚洲文明的倩影。

  这个奇迹现已不复存在。

  一天,两个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抢掠,一个放火。可以说,胜利是偷盗者的胜利,两个胜利者一起彻底毁灭了圆明园。人们仿佛又看到了因将帕特农拆运回英国而臭名远扬的额尔金的名字。

  当初在帕特农所发生的事情又在圆明园重演了,而且这次干得更凶、更彻底,以至于片瓦不留。我们所有教堂的所有珍品加起来也抵不上这座神奇无比、光彩夺目的东方博物馆。那里不仅有艺术珍品,而且还有数不胜数的金银财宝。多么伟大的功绩!多么丰硕的意外横财!这两个胜利者一个装满了口袋,另一个装满了钱柜。然后勾肩搭臂,眉开眼笑地回到了欧洲,这就是两个强盗的故事。

  我们欧洲人自认为是文明人,而在我们眼里,中国人是野蛮人,可这就是文明人对野蛮人的所作所为。

  在历史面前,这两个强盗分别叫作法兰西和英吉利。但我要抗议,而且我感谢你给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统治者犯的罪并不是被统治者的错,政府有时会成为强盗,但人民永远也不会。

  法兰西帝国将一半战利品装入了自己的腰包,而且现在还俨然以主人自居,炫耀从圆明园抢来的精美绝伦的古董。我希望有一天,法兰西能够脱胎换骨,洗心革面,将这不义之财归还给被抢掠的中国。

  在此之前,我谨作证:发生了一场偷盗,作案者是两个强盗。

  先生,这就是我对远征中国的赞美之辞。

  维克多•雨果

  1861年11月25日

  雨果在信中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这座宛如城市、跨世纪的建筑是为谁而建?是为世界人民。因为历史的结晶是属于全人类的。

  套用雨果先生的话,同样南宋遗址也是属于人民的,而决不是归少数富豪所有,因为历史文物的成果是属于全人类的。

  如果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的行径是明火执仗的外盗行为的话,那么现如今绿城西子在南宋遗址上建豪宅的举动分明是自毁长城的内盗行动。

  无知乎?愚昧乎?野蛮乎?还是明知故犯?……

  据报载:杭州西湖申遗已经进入到最后的冲刺阶段,今年8月和9月,世界遗产中心的专家将到西湖进行现场考评和验收;明年3—5月,世界古迹遗址保护理事会要对西湖的价值进行评估;明年6月,在巴林召开第35届世界遗产大会,21个理事国会投票,决定西湖是否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杭州市委书记黄坤明说,西湖申遗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今年是攻坚之年,明年是决战之年。西湖申遗要按时间节点排出计划,形成任务书,落实到人。要带着崇高的使命感,“把西湖申遗拿下来。”

  不知道世界古迹遗址保护理事会的专家们听说杭州要在南宋遗址上建豪宅的事情以后有何感想?他们还会投票通过西湖申遗吗?

  书写一段历史,需要经过几十代人、几百代人数百年上千年的努力,而毁灭一段历史只在一瞬之间。

  是将“杭州御园”项目暂停变为永远停止?还是欺上瞒下另有所图?与其那样就不要去申遗了,否则明年去巴林丢人现眼,将国格都会丢到家了。

  一边是申遗,一边是损遗。这对矛盾如何自圆其说?

  昨天,第一个中国旅游日。该节日是中国国务院于2011年批准的非法定节假日。该节日起源于2001年5月19日,浙江宁海人麻绍勤以宁海徐霞客旅游俱乐部的名义,向社会发出设立“中国旅游日”的倡议,建议《徐霞客游记》开篇之日(5月19日)定名为中国旅游日。2009年12月1日,国务院下发了《关于加快发展旅游业的意见》,提出了要设立“中国旅游日”的要求。2009年12月4日,国家旅游局正式启动了设立“中国旅游日”的相关工作。2011年3月3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决议,自2011年起,每年5月19日为“中国旅游日”。为什么选择在5月19日,显然有历史意义,与徐霞客攀上了关系。

  由此看来:一个没有历史的民族是不幸的民族,充其量也只能说是一个新兴的民族;一个无视历史,不善待文物的民族,是一个愚昧的民族;一个肆意改变历史,毁灭文物的民族,是一个野蛮的民族。

  不要以为那些房地产大鳄们是没有文化不懂得历史的暴发户,绝对正道消息表明绿城集团的老板可是杭州大学历史毕业的。

  我无话可说了。

  是名垂青史,还是遗臭万年?我们拭目以待。

  (2011年5月20日)

上一篇: 《山寨茅台》     下一篇: 《西瓜炸弹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968次 | 联系作者
对《惊人相似的一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