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4-17   共 0 篇   访问量:2592
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九) 桃花源里可耕田
发布日期:2011-04-17 字数:9374字 阅读:2592次
  桃花源里可耕田

  (三十九)桃花源里可耕田

  

  陶渊明忍饥、安贫、不仕要求自己还是卓有成效的,他常常以古代贫士的事迹来激励自己,每每到了无衣无食的贫困无助之时,充满了怨恨之情和自我宽慰之心。怎么宽慰呢?“赖古多此贤。”自古圣贤皆贫贱,想想古代许多有道德的人过着贫困的生活,也就自宽自解了,在书里、在诗中他与古代贫士进行着心灵的沟通,对自己的归隐生活充满了乐趣。

  《咏贫士》

  凄厉岁云暮,拥褐曝前轩,

  南圃无遗秀,枯条盈北园。

  倾壶绝余沥,窥灶不见烟,

  诗书塞座外,日昃不遑研。

  闲居非陈厄,窃有愠见言,

  何以慰吾怀?赖古多此贤。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家里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了下顿,那怕是子路再世,也会产生怨恨的感情。试想当年“在陈绝粮,从者病,莫能兴。子路愠见曰:‘君子亦有穷乎?’子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更何况是凡人呢?

  因此,每当翟氏因为贫困发牢骚时,陶渊明只是在一旁默默无语,从内心深处他多么希望妻儿老小能够理解自己的志向和抱负;在现实中光谈志向和抱负,不如填饱肚子要来得更切实际,面对饥饿贫困,自己也是束手无策。

  说实话陶渊明自己也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一块种田的料,他种的豆是“草盛豆苗稀”,他“躬耕未曾替”,却“寒馁常糟糠”,连养活自己都困难,更谈不上是全家七口人外加两个子侄的九口之家了。他只能在《山海经》、《高士传》和《列女传》等书籍中徜徉,他开始给孩子们讲长沮、桀溺,说“商山四皓”,话荷蓧丈人……他跟小儿子陶佟说得最多的是《列女传》里的故事,其用意也是十分明确的,希望借小儿子之口去开导翟氏,他说着说着时常泪流满面,感叹自己“室无莱妇”。

  当饥饿、贫困袭来之时,陶渊明常把自己关在书房中,以读书吟诗来分散注意力。

  《读山海经》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同物既无虑,化去不复悔。

  徒设在昔心,良辰讵可待!

  即使到了晚年,陶渊明仍然在为昔日的雄心壮志不能实现而惋惜。

  说到雄心壮志还不止是自己有,万寿何尝不是怀着雄心壮志跟随刘裕南征北战,最终没有战死在沙场,却死于小人之手,没想到自己在江州与万寿的一别竟成永诀,大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感叹。为此,陶渊明写下了一首《咏荆轲》的诗,热情讴歌了荆轲刺秦王的英勇事迹,抒发了自己对强暴者的强烈反抗精神与愤恨的感情,这既是纪念荆轲,也是对自己知音好友刘敬宣最好的纪念。

  《咏荆轲》

  燕丹善养士,志在报强嬴。

  招集百夫良,岁暮得荆卿。

  君子死知己,提剑出燕京。

  素骥鸣广陌,慷慨送我行。

  雄发指危冠,猛气冲长缨。

  饮饯易水上,四座列群英。

  渐离击悲筑,宋意唱高声。

  萧萧哀风逝,澹澹寒波生。

  商音更流涕,羽奏壮士惊。

  心知去不归,且有后世名。

  登车何时顾,飞盖入秦庭。

  凌厉越万里,逶迤过千城。

  图穷事自至,豪主正怔营。

  惜哉剑术疏,奇功遂不成!

  其人虽已殁,千载有馀情。

  命运总是喜欢恶作剧。正当陶渊明年老力衰的时候,偏偏遇到灾荒,几乎到了揭不开锅的程度。想到挨饿的日子还长着呢,忧患、感慨一起涌上心头。不过,陶渊明一想到古代宁愿饿死也不食嗟来之食的蒙袂者等有骨气的人,便坚定了固穷的决心,挨饿就挨饿吧,决不向那些权贵妥协!

  《有会而作(并序)》

  旧谷既没,新谷未登。颇为老农,而值年灾。日月尚悠,为患未已。登岁之功,既不可希;朝夕所资,烟火裁通。旬日以来,始念饥乏。岁云夕矣,慨然永怀。今我不述,所生何闻哉!

  弱年逢家乏,老至更长饥。

  菽麦实所羡,孰敢慕甘肥。

  惄如亚九饭,当暑厌寒衣。

  岁月将欲暮,如何辛苦悲。

  常善粥者心,深念蒙袂非。

  嗟来可足吝,徒没空自遗。

  斯滥岂攸志,固穷夙所归。

  馁也已矣夫,在昔余多师!

  自己的问题容易解决,家里其他人的情况是陶渊明所不能左右的,他经常看见陶佟和翟氏在讲《列女传》中的故事,感觉孩子们长大了。

  夏日的早晨,天亮得格外早。陶渊明不是被光线照醒的,而是被身上的棉袄所热醒的,枕上零乱地撒落着从自己头上掉下来的几根白发,母亲最后一次给自己梳头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慈母手中梳,对了,那把梳子今安在?陶渊明起身用颤抖的双手从自己书桌的抽屉里摸索了半晌,找出了自己珍藏的梳子,睹物思人,孟老夫人慈祥的面庞浮现在眼前;父亲陶逸临终与自己的对话有三:一是忠君报国;二是知恩图报;三是不言放弃。童年其它往事如过眼烟云,然而此事尽管已经过去了六十一个甲子,但犹在耳畔回响;叔父陶夔将自己视如己出,官场的纵横捭阖,有关“中隐”的对话;还有外公的书籍,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一阵饥肠辘辘的呻吟声将陶渊明拉回到现实中,如此这般教育,对自己的性格、为人不知是福还是祸?

  饥饿、贫困,当今皇上刘裕不也是这么过来的。他的经历与自己有相似之处,他的作为与曾祖父有共同点,人生能有几回搏?刘裕搏到了皇帝,由于自己节俭,并身体力行,宫内宫外,都严奉禁约,没有人敢奢侈浪费。他十分关心百姓生活,曾多次下令减免税役,如“蠲租布二年”(《宋书.武帝本纪》)。在平定刘毅时,刘裕也曾下令减免税役,对于那些原来因战争需要被征发的奴隶也一律放还。所有这些举措使江南农业生产有所恢复发展,为元嘉年间(424~453)“氓庶繁息,余粮栖亩”的状况奠定了基础。平心而论刘裕是东晋南北朝时期,颇有作为,成就最大,最有建树的皇帝。他所做的改革,推动了社会的进步,促进了历史的发展。而陶渊明自己在世又在搏取什么呢?为什么自己与刘裕会渐行渐远呢?刘裕送自己的鞋子,那可是一般人一辈子奢望都不可能得到的,完全可以放进博物馆作为藏品。对了,鞋子如今在何处?陶渊明翻箱倒柜,在自己少得可怜的衣物中找到了那双鞋子,看着鞋上刘裕亲手所绣的“人生能有几回搏”几个大字,当上皇帝的刘裕还是那样的朴素吗?答案是肯定的。檀道济不是要自己“知足常乐”吗?他与刘裕相处得很好,能按自己的想法做点事;颜延之不也如此吗?自己在彭泽不是也曾经有过一番作为呢?!在彭泽所烧的三把火“减租税、廉租房、搞直销”,不也是让老百姓得到了实惠,彭悯农可好?张臣一家是否已经从丧子的悲哀中解脱出来了?彭泽的百姓是否能够“安居乐业”?……人口增加了,就要让百姓富裕,百姓富裕了还要教化他们,刘穆之不是有“讨叛逆、安民生、建功业”的九字方针吗?要是能够真正实施,那可真是百姓之福。

  肚子就是不争气,“咕咕”的叫声,叫得自己不能入眠,要是永远睡着了不用醒,那也就没有了饥饿,也不至于在夏日里还穿着棉袄,捂得发烫。万寿在阴间大概没有如此痛苦和折磨了吧?那是自己一生中的知己,犹如伯牙与子期,也像长沮与桀溺一般,为什么万寿健在时,刘毅偏偏要与他作对?自己不也有个史或化那样的小人时不时地要从中作梗,这世道为什么会有小人得志,好人磨难的事情发生呢?……

  这是怎样的一个世道呢?算了吧!何必自寻烦恼,死去万事皆空。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这又饿又热,使得头脑格外地清醒。

  陶渊明也预感到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到了该安排自己后事的时候了,做父亲的总得对孩子们留下点什么。这天,他将五个孩子一并叫到自己的床前,将酝酿了五天写就的一篇文章和几首诗交到长子陶俨手中。那文章是《与子俨等疏》,这诗谓《挽歌诗》。

  其文如下:

  告俨、俟、份、佚、佟:

  天地赋命,生必有死,自古贤圣,谁独能免?子夏有言曰:“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四友之人,亲受音旨,发斯谈者,将非穷达不可妄求,寿夭永无外请故耶?

  吾年过五十,少而穷苦,每以家弊,东西游走。性刚才拙,与物多忤。自量为己,必贻俗患,僶俛辞世,使汝等幼而饥寒。余尝感孺仲贤妻之言,败絮自拥,何惭儿子?此既一事矣。但恨邻靡二仲,室无莱妇,抱兹苦心,良独内愧。

  少学琴书,偶爱闲静,开卷有得,便欣然忘食。见树木交荫,时鸟变声,亦复欢然有喜。常言:五六月中北窗下卧,遇凉风暂至,自谓是羲皇上人。意浅识罕,谓斯言可保。日月遂往,机巧好疏,缅求在昔,眇然如何!

  疾患以来,渐就衰损,亲旧不遗,每以药石见救,自恐大分将有限也。汝辈稚小家贫,每役柴水之劳,何时可免?念之在心,若何可言!然汝等虽不同生,当思四海皆兄弟之义。鲍叔、管仲,分财无猜;归生、伍举,班荆道旧。遂能以败为成,因丧立功。他人尚尔,况同父之人哉!颍川韩元长,汉末名士,身处卿佐,八十而终。兄弟同居,至于没齿。济北氾稚春,晋时操行人也,七世同财,家人无怨色。《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尔,至心尚之。

  汝其慎哉!吾复何言。

  《挽歌诗》曰:

  其一

  有生必有死,早终非命促。

  昨暮同为人,今旦在鬼录。

  魂气散何之?枯形寄空木。

  娇儿索父啼,良友抚我哭。

  得失不复知,是非安能觉?

  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

  其二

  在昔无酒饮,今但湛空觞。

  春醪生浮蚁,何时更能尝?

  肴案盈我前,亲旧哭我傍。

  欲语口无音,欲视眼无光。

  昔在高堂寝,今宿荒草乡。

  荒草无人眠,极视正茫茫。

  一朝出门去,归来夜未央。

  其三

  荒草何茫茫,白杨亦萧萧。

  严霜九月中,送我出远郊。

  四面无人居,高坟正嶕峣。

  马为仰天鸣,风为自萧条。

  幽室一已闭,千年不复朝。

  千年不复朝,贤达无奈何。

  向来相送人,各自还其家。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那篇文章其实是陶渊明晚年写给儿子们的一封遗书。他向儿子们说明了自己的个性、志趣和爱好,以及怎样从出仕到归隐。他从小热爱读书学习,思想淳厚朴实,喜好闲静,热爱自然。但是,他处在一个做人要讲究“机巧”的时代,经常感到自己刚直的性格与当时的社会格格不入。他自己觉得自己是生活在上古时代的人,与当代人格格不入,如果继续出仕,一定会招来祸患。因此,他勉力辞官归隐,情愿让自己和一家人都过着贫困饥寒的生活。文中引用孺仲妻和老莱子妻劝阻丈夫出仕的典故,深刻地表明自己隐居不仕的原因和决心。“室无莱妇”(家里没有老莱子妻子那样的老婆),说明陶渊明对他的妻子有所不满,其原因乃是她未能对自己的弃官归隐表示充分理解。这正好从另一个角度可以说明:他的妻子翟氏是一个能持家的好女人,倘若她也像陶渊明那样浪漫,一家人就只好喝西北风过日子了。同时,陶渊明还列举了许多古代贤人友好相处的事例,谆谆告诫儿子们要团结友爱,勉励他们要向道德高尚的人学习,不要受当时社会坏习气的影响。对于儿子幼稚年小,家中生活艰难,陶渊明也表示不能忘怀。

  对于死,陶渊明也看得相当的豁达,“千秋万岁后,谁知荣与辱”、“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对死亡看得如此平淡自然,这正是他的顺应自然、听任自然(委运任化)的人生观的具体表现。

  见陶俨接过了诗文,五个儿子一起围坐在自己的床边,陶渊明一一端详审视起他们来,一张张年轻的脸蛋充满着活力,但又明显偏瘦,长期的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导致他们比常人要显得营养不良,陶渊明提起自己颤抖的手,从陶俨开始到陶佟抚摸了一遍又遍,五个儿子听任自己的父亲那双长满硬茧的手,从自己的脸上粗糙地划过。

  “孩儿们,爹爹有几句话要向你们交代。”陶渊明有气无力地说着。

  “爹爹有什么嘱咐孩儿们的?”陶份、陶佚这对双生子不约而同代表兄弟们说道。

  见双胞胎开口,陶渊明会心地一笑,这也是上天对陶渊明最好的回报,别人这辈子梦想要生个儿子却一连串地生女儿,而自己却是清一色五个儿子,其中二个还是双生子。“爹爹从小在奶奶的教育下,造就了刚直的性格,不擅长逢迎取巧,也不会与邪恶势力同流合污,所以在官场很吃亏啊!爹爹不当官,可委屈了你们和你们的母亲。”

  “爹爹快别那么说,也怪我们无能没有好好念书,去博取功名。”陶俨作为长子,觉得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还让陶渊明为他们操心,很不应该。

  “念书?”陶渊明反问道。

  “是啊!”老二陶俟抢着回答:“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啊!”

  “我们就是书没有读得像爹爹那么多,才没有当官的机会啊!”陶佟这几天与陶渊明交流很多,看了爹爹指定的《列女传》后,他也知道了陶母训子(陶母湛氏教育陶侃)的故事。

  ……

  “你们都错了!”陶渊明见儿子们七嘴八舌地谈起了读书的好处来,不由得打断了他们的说话,“子曰:‘古者民有三疾,今也或是之亡也。古之狂也肆,今之狂也荡;古之矜也廉,今之矜也忿戾;古之愚也直,今之愚也诈而已矣。’世风日下,不是读书能够解决问题的。”

  “爹爹:莫非读书读多了反而不好?”陶佟诧异地问道。

  “孟子云:‘尽信书,则不如无书。’”陶渊明说罢,仔细地扫视了五个儿子一遍,见他们都在认真、专注地听自己讲,他来了兴致,“当今皇上刘裕和爹爹的经历很相似,自幼没有了父亲,爹爹从小在外公家长大,在儒家、道家经典的熏陶下成长,奉行的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哲学为人处事,可惜很难适应当今社会。而刘裕却从小贫困,以樵渔、贩履为生,没有读过什么书,在赌场生活,造就了他善于与形形色色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懂得人世间的人情世故,这些为他后来在战场上能够审时度势,放手一搏化被动为主动,化腐朽为神奇,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从这个角度来说……”

  “爹爹的意思是一个饱读诗书的爹爹不如字不识一斗的皇上?”陶份和陶佚异口同声的问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如此。”陶渊明肯定地点头示意,“论军事理论刘裕肯定不如爹爹的知己万寿将军,他以前还是万寿将军父亲刘牢之将军的部下呢。可将军决战又岂止在战场?还得懂政治,一个没有头脑的将军,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将军,这一点刘裕是出类拔萃的,他在许多方面与我的曾祖父相似,这也是爹爹曾经替他效力的原因所在。”

  “那爹爹后来为什么不跟刘裕了呢?”陶佟虽然知道些爹爹离开刘裕到刘敬宣处为官的事,但他还是想知道更深层次的原因。

  “都说富不过三代,我们陶家自曾祖到家父正好三代,万寿将军家才二代。”陶渊明又陷入到东晋遗民的窠臼里,“我们都是东晋的臣民,刘裕完全是白手起家,他的祖先也不是东晋的开国元勋,对东晋自然没有很深的感情,他要取代恭帝就显得不地道了,他要是像曾祖父长沙郡公那样仍然扶佐恭帝成为东晋的护国功臣,那该有多好啊!”陶渊明摸出了刘裕送给自己的鞋子递给陶俨,“阿舒,这是当今皇上送给爹爹的鞋子,你们可得妥善保管好,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的。”

  陶俨郑重其事地接过了鞋子。

  “爹爹,陈涉不是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谁有能力就谁当皇帝啊!”陶俨读过《史记》,他将印象最深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这是造反的话,可不许乱说。”陶渊明立马制止道:“不过,古往今来多少有志之士仿佛都要经过磨难,‘盖西伯(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乃如左丘明无目,孙子断足,终不可用,退而论书策,以舒其愤,思垂空文以自见。’”

  “爹爹常常告诉孩儿,说是上古时代民风淳朴,那为什么周文王、孔夫子那样的圣人也那么不顺?”陶份、陶佚这对双胞胎是五个孩子中最聪明的一双,陶渊明平时对他们的关心也特别多一些,他们在爹爹面前说话没有什么顾忌,“看来天下乌鸦一般黑,只是我们没有经历过,还以为什么都是上古时代好呢?”

  “这个……这个……史料记载就是如此。”陶渊明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两个孩子说的又是事实,不容辩驳。

  “都说汉代好。可我们并不觉得汉代好,司马子长先生就因为替李陵说了几句真话,就受到了宫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下来的?”陶份、陶佚还不肯罢休,将他们所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倒出来,他们的用意是要劝慰自己的爹爹,“屈原大夫就更惨了,居然投江自尽。唉……!可见,上古时代也不一定好,所以爹爹,我们要活在当下!”

  “活在当下?!”陶渊明听到此话感到格外陌生,又是那样熟悉。

  这场父子间的对话,也是陶渊明对孩子们的最后期望,看来父子间的观念明显有着很大的差距。

  陶渊明从与孩子们的对话中,想到了太史公司马子长,想到了他的究古今之变,通一家之言的巨著《史记》……记起了屈原的《离骚》……,那么,自己该给这个世界留下些什么呢?

  自己身处黑暗的时代,饱经丧乱,非常渴望有一个美好的社会出现。这就是陶渊明的理想王国,他根据自己的理想和长期住在农村的生活感受,勾勒出一个幸福美好的理想社会——桃花源。

  在那里,没有压迫,没有剥削,没有战乱,人人劳动,家家富足,生活安定愉快,风气淳厚朴实。

  《桃花源记(并记)》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嬴氏乱天纪,贤者避其世。

  黄绮之商山,伊人亦云逝。

  往迹浸复湮,来径遂芜废。

  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

  桑竹垂馀荫,菽稷随时艺;

  春蚕收长丝,秋熟靡王税。

  荒路暧交通,鸡犬互鸣吠。

  俎豆独古法,衣裳无新制。

  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

  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

  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

  怡然有馀乐,于何荣智慧!

  奇踪隐五百,一朝敞神界。

  淳薄既异源,旋复还幽蔽。

  借问游方士,焉测尘嚣外?

  愿言蹑清风,高举寻吾契!

  《桃花源记》的故事和其它仙境故事有相似之处,描写了一个美好的世外仙界。不过应当强调的是,陶渊明所提供的理想模式有其特殊之处:在那里生活着的其实是普普通通的人,一群避难的人,而不是神仙,只是比世人多保留了天性的真淳而已;他们的和平、宁静、幸福,都是通过自己的劳动所取得的。古代的许多仙话,描绘的是长生和财宝,桃花源里既没有长生也没有财宝,只有一片农耕的景象。陶渊明归隐之初想到的还只是个人的进退清浊,写《桃花源记》时已经不限于个人,而是想到整个社会的出路和广大人民的幸福。陶渊明迈出这一步与多年的躬耕和贫困的生活体验有关,虽然桃花源只是空想,但能提出这个空想是十分可贵的。

  这是一位在贫困潦倒中挣扎的老人陶渊明心灵的呼唤,他自己也深知在现实社会中是根本没有桃花源的,“遂迷,不复得路。”这是最早的空想社会主义。他想告诉大家的是:人世间是否真的存在桃花源这样一个地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心里应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桃花源。

  这是一位东方巨人的思考:我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子子孙孙以至无穷,能否找到真正的桃花源呢?

  忧愤、疾病、饥寒像三座大山一起折磨着陶渊明,他在自己的理想王国里,在贫困交加中结束了自己伟大的一生,临终前他还不停在念叨着:

  桃花源里可耕田否?

  

  (续完)

  

  初稿二○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至二○一一年四月九日于杭州钱塘江畔之闻鸣轩

  二○一一年四月十七日定稿于杭州钱塘江畔之闻鸣轩

上一篇: 《高,实在是高》     下一篇: 《炫富
责任编辑:伏牛狼 | 已阅读2592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九) 桃花源里可耕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