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乡村狂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4-11   共 0 篇   访问量:1302
醉化大坪
发布日期:2011-04-11 字数:3462字 阅读:1302次
  阳春三月,暖风习习,百花现蕾,千山吐翠,万树返绿,正是山清水碧和风暖阳的美丽季节。第十九代东海龙王敖睿和他的两位夫人大风小风,闲暇无事,在龙宫门前,珊瑚树下,透过碧波荡漾,清澈无暇的海水欣赏着大好人间的春色。突然之间,东瀛之地,天崩地裂,山摧岳暴,海啸忽起,浊浪接天,核电站爆炸,核泄漏入海,偌大水族,霎时被毒死过半。情急之下,龙王敖睿顾不得其他,携大风小风二位夫人破海而出,腾空而起,飞入九天长空。夫妇三人俯望东海,黑浪翻滚,黄沫汹涌,腥臭熏天,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幸亏反应灵敏,动作迅速,才逃得一条生路,要不就得葬身汪洋之中了。怎么办?看来东海暂时是不能回去了,夫妇三个一商量,只得云游天下,重新寻找栖息之所了。

  敖睿夫妇三人遍寻九州,游尽天涯,历经七七四十九天,也没有找到一个能适合生存的住所。巍巍群山,森林几近伐光,还被疯狂的做矿人凿得千疮百孔,光头头地躺在那里苟延残喘。大江河流,乱石塞道,泥土淤积,污水泻注,几近干枯,凡是有一点河沙的河床也被失去理智的生意人掏去赚钱。夫妇三个长嘘短叹,无奈之下,只得继续寻找。

  在一个月白风清的夜晚,敖睿在前,二位夫人左右其后,峨冠博戴,素衣长裙,脚踏一团薄云,飘飘荡荡,游到嵩州大坪上空,忽听一稚嫩的童声随着悠悠的仙乐,抑仰顿挫地朗诵道:“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敖睿三人俯首一望,但见一个村庄,大约有二三百户人家,青砖灰瓦,错落有致,街道巷陌,排列整齐,水渠随道而行,清水长流,绿树掩映,百花相间。村西梧桐成荫,翠柳成林,乌鸡成群,牛羊满圈。村南梯田层层,麦苗新绿,似绿毯铺地,郁郁葱葱一望无迹,梯田疙磷上,连翘盛开,艳黄似金。绿毯绣黄花,清新芬芳,分外醒目。村东古柏苍翠,参天蔽日,下掩一理道学院,白墙红瓦,雕梁画栋,厅堂宽敞洁净,楼阁回廊连转,青砖铺地,三宅贯通,程朱理学的创始人程颢,程颐,朱熹院内研学,府中修理,讲学教徒,授业解惑,灿烂文化,炳承千秋,光耀华夏。朗朗的颂诗声就是从此传出,飞跃长空,盘旋回荡,经久不衰。学院门前一宽阔广场,松柏围绕,绿草融融,授学师徒,研学课间,练太极,舞长剑,强身健体。广场两端,青砖白墙,书写理学精髓,石碑栋栋,记载研学历史,捐献善举。广场前边有一方形池塘,半亩大小,一碧见底,池底三眼清泉,拳头粗细,呈三角分布,同一方向倾斜,喷涌而出,催转一池清水,天光云影倒映水中,旋转不止,如诗如画,如梦如幻。池边树一石碑,有朱熹亲书四个遒劲有理的大字“源头活水”。活水呈进容器当中,三天旋转不息,堪称世界奇观,为嵩县八大景观之一,此泉不管盛夏严冬,无论干旱汛涝,始终如一,长流不断,此水经池底九层沙石泥土过滤,十八种矿物质净化,高端纯净,营养丰富,浇灌了万亩良田,养育了一方百姓,开创了盛世文明,培养了无数精英,据说源头附近方圆百里,饮用灌溉之水均由此泉溢出。有记载以来,此泉此水此地曾养出了七卿八相,九大夫子,一百零六举人。此泉此村的上空,终年有一层微云轻雾,彩虹光环笼罩,充满了灵秀之气。

  “真乃仙界也!”敖睿夫妇由衷地赞叹。正当三位如痴如醉地欣赏田园美景的时候,一阵阵悠扬的钟声,如天籁之音传入耳鼓,摄人心脾,荡魂动魄,寻声望去,只见建于东汉永平年间,继释门祖庭白马寺之后,后经圣武女皇武则天赐名的“庆安禅寺”就座洛在两三公里外的枣园村。佛教圣地,晨钟暮鼓,诵经念佛,香火旺盛,青烟袅袅,善男信女,虔诚礼拜。门前清水撒尘,黄土垫道,一弯溪流,绕寺而过,汇入伊河。河溪对岸,崇山峻岭,迤逦蜿蜒,松柏满山,隐天蔽日。此寺西枕花山,被靠西岩,东邻陆浑,风水宝地,狮象把门。寺院飞檐回廊,牌楼高耸,大殿气势雄伟,佛祖打坐,流金渡身,一十二丈,慈眉善目,口念弥陀,普渡众生。三进宅院,配房七十二间,整洁肃穆,十八罗汉,形态各异,寺内一棵娑罗树,树龄千年,树高九丈开外,树冠博大,老枝新芽,红布条满身满枝,随风飘拂,各方神灵,汇聚于此。寺后一百亩荷塘,含苞待放,清香四溢,清艳欲滴,风起荷舞,水碧鱼游,荷塘上端,小溪曲流,注入塘中,荷水荡漾,婆娑私语,荷塘出口,流水潺潺,浅吟低唱,小燕子掠水而过,似箭离弦,剪尾滴水,月荷情韵,尽收眼底。

  “西天东海难以想,晨钟暮鼓伴荷塘,清风晓月香火袅,天地绝景在此方”。敖睿摇头晃脑,吟诗作赋,正发感慨,忽见西北方向豪光一片,五焰六色,色彩斑斓,旋转变换,扑朔迷离,夫妇三人定睛观看,只见一湖碧水,清澈见底,正值春和景明之时,细风轻抚,水波不兴,鱼翔浅底,蟹虾相戏,原来这里就是素有小家碧玉之称的青沟湖畔。据传陆浑湖是豫西山区的一颗明珠,青沟湖则是镶嵌在这颗明珠上的一粒宝石,奇景异彩,璀璨夺目。湖水宁静,浮光跃金,画舫轻荡,小舟慢游,倩男靓女,相偎私语,鸳鸯交颈,鹅鸭绕船。白首翁妇执手相携,岸边信步,观水赏花,沐浴春风。湖畔两岸,芝兰丛生,茅亭草舍,百花相映,鸡鸣犬吠,牛羊食草。湖水缠山腰,山色映湖中,山水和谐,相映成趣。每到夏秋季节,阴雨霏霏,难见晴日,鸟飞鱼跃,衰翁垂钓。湖坝泄洪之时,激流猛注,水轰雷鸣,距闸百米,冷气袭身,水雾抚面。急流几经回转,流入蹬蹬峡中,蹬蹬峡奇,沟狭谷深。初入谷口,河面开阔,乱石纵横,河水九曲,灌木丛生。至洪涧河水交汇处,有三条鄂鱼相向戏耍,水流浮荡,活灵活现。继续前行,有一大水潭,溪水流入,水清沙白,水面如镜,水净如止,寂静无息。水流出潭二十余步,急转直下,水声轰鸣,飞瀑泄玉,前行道路突然中断,一青色巨石横拦面前,同行的人要相互推拉,才能攀越。翻过巨石,峡谷猛然合拢,壁似刀削,天见一线,攀上悬崖,手抓石峰,贴壁慢行,上见一线天光,下邻丈余潭渊,但危而不险,颇举挑战意味。过悬崖下滩底,霍然开朗,谷扩滩宽,石矶罗列,青中泛黄,黄中透绿,石矶洁净,一尘不染。下石矶,涉溪水,攀上一段峭壁,来到黑龙潭前,潭深丈余,水色坳黑,潭面旋转。天若久旱无雨,当地的人也会到此起雨,据说还很灵验。

  过黑龙潭,下一断壁,前行几步,有一石马,匍匐滩前,形态逼真,惟妙惟肖。敖睿夫妇手抚石马,想继续前行,意犹未尽。忽闻空中一女子的歌声阵阵飘荡,如泣如诉,如丝如缕:“我和哥哥相看几千春,哥哥连着妹妹的心,妹妹拉着哥哥的手,哥哥牵着妹妹的魂,哥哥妹妹长相望,海枯石烂不变心”。两位夫人听到歌声不容分说,拉起敖睿的手,就往歌声唱起的地方飘去。原来是露宝寨山顶的情侣树在诉说她们坚贞的爱情故事,相传在战国时期,燕国的公主爱上了赵国的将军,但两国相互交兵,不能通婚,公主将军抛弃名利爵位,逃到露宝寨山上,载百花,造千林,植万树,种稼禾,昼夜劳作,寸步不离,天长日久,就化作了山顶的情侣树。据当地的老百姓讲,每到月明星稀的夜晚,都能隐约听到情侣树动情吟唱的歌声。情侣树下是绵延几十公里的露宝寨山,海拔1500多米,为嵩北第一高峰,山峦叠障,雄浑磅薄,春天杜鹃满山,桃花遍野,杏花成林,连翘成片。姹紫嫣红,风飞蝶舞,鸟语花香,莺歌燕翩。秋天天高气爽,果实飘香,枫红荆紫,瓜绿柿黄。山间清泉曲回,流水叮咚,翠竹葱郁,华林掩映。其间偶尔散布着一些庄户人家,土墙灰瓦,删院木门,忠厚朴实,诚挚善良,见人为客,待客如宾。露宝寨山有六宝,分别是:子胥剑,人参娃,纯金鸡,回垄地,金柴禾,宝贝锅。这些宝贝分别有相形之山,相似之石,相传之地,相照之物。冬天来临,豹吟虎啸,狼行狐窜,珍禽异兽,出没其里。

  敖睿夫妇只看得目瞪口呆,做梦也想不到,现在还有这样原始的地方。还有这样的民风乡情。正晃忽间,只听得有一种似风非风,似水非水,呼呼哗哗的声音悦耳动听,三人寻声飘荡,来到了三疙瘩村的农耕文化园上空,只见百盘石磨,数十盘石碾,马拉驴曳,哗呼作响。小麦面粉白如雪,玉米槮逊黄如金,文化园周围是花的海洋,粮食的世界,所有耕种收打,不见星点农药化肥,皆是原生态耕作。敖睿夫妇降云落进园内,刚想品尝一下原生态的农产上品,忽见东方发白,天欲拂晓,奥悔不已,只顾贪恋大坪美景,忘记了神人不能同享阳光的戒律,想紧急招云升空,忽然一声鸡啼,将夫妇三人坐化,敖睿被醉化于龙王垛内,大风小风醉化在双风岭上,历代数载和当地人民共同享受着经济繁荣,国运昌盛的幸福生活!

  

上一篇: 《清明祭》     下一篇: 《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302次 | 联系作者
对《醉化大坪》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