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世界》--钟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4-06   共 0 篇   访问量:2004
友情面面观
发布日期:2011-04-06 字数:2231字 阅读:2004次
  友情,顾名思义,就是指朋友的感情。人是社会性动物,不可能脱离群体而独自生存。所以,在我们日常交往中,会结识很多人。除了少数存有嫌隙的人之外,大部分都可以称为“朋友”。不过,朋友有很多种类型,友情自然也随之深浅有别。

  古人更看重“贫贱之交”,即在地位低下时结交而产生的感情,往往被赋予更深刻的内涵。封建社会的“权力至上”,注定每一个怀才不遇的人,如果想要摆脱窘境,必然要在仕途上发展。鸿鹄之志未曾实现之前,以燕雀之身,难免被势利小人看轻。于是,在贫困之时得一饭之恩,友情就显得很珍贵了。一旦春风得意,平步青云,不忘“贫贱之交”,便在道德层面上得到世人褒扬。这在崇尚“因果”的封建社会,就把它看做是善因得出的善果。而现代社会固然也有贫贱之交,但已经有了很大的局限性。因为很多人可以用金钱买断过程,直接打通关系,轻易就能得到想要的利益。从这一点来看,今人要比古人“聪明”多了。从另一个角度,也能看出古人的痴愚,重情的古人,会把这种友情引向更深层,甚至走向极端,所以才会发明这样的成语,“患难之交”、“生死之交”,乃至“刎颈之交”。这让今人看来,实在是太“滑稽可笑”了。

  情谊契合、亲如兄弟的朋友叫“金兰之交”。我有一个朋友,与我相识二十几年,至今来往频繁。记得我们初识在中学报到的那天,他坐在我的后桌。我们聊天甚是投机,从此结下深厚的友谊。有一次我问他家住哪里,他给我画了一张地图,并说在家门口画一个圆圈,如果我找到了,也留下一个记号。结果我很快找到了他家,按照约定留下了记号。第二天上学,我们在一起笑谈彼此的感受。那些遥远而美好的回忆至今让人温暖。我一直认为像这种单纯的友情,才是人与人之间弥足珍贵的。它不掺杂任何功利色彩,存在的只有关心、帮助、体谅和理解……几年前,我身体不好,一路江南散心,经常跟朋友通电话,每次得到问候,心里总是暖暖的。有空的时候,约朋友到家里来,大家围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天南海北,无所不谈。没有酒后失言的顾忌,只有一阵阵的欢声笑语,那种氛围让人感觉很惬意。古有一语,我很赞同,“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相比“金兰之交”,有一种朋友叫“竹马之交”,就是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异性好朋友。很可惜,我小时候没有“帅哥”这个词,不懂得什么形象包装,几个野小子混在一起,像小毛驴似的,整天在土里打滚,哪有女孩子敢接近?不讨人喜欢,当然也就没有所谓的“竹马之交”。后来参加工作,认识了几位女同事,年龄大的,叫“姐”;年龄小的则直呼其名,都是工作关系,算不上友情。从前,我对异性之间是否存在真正的友情,持怀疑态度。因为,我觉得异性之间的友情与爱情颇为相似。爱情需要两个人彼此相爱,如果一方没有爱意,另一方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最多属于“单相思”。而异性之间的友情,同样需要对方付出真诚,可是世界上真有那种纯净的真诚吗?假若相处时间久了,一方对另一方心生爱慕,那么所谓的异性友情,将会面临巨大的挑战。有一个女人,在我的心里占有很重要的地位,直到一天,她对我说:“我们之间是很纯洁的友情。”我才开始反思,自己以往的观点是否正确。

  有一种朋友很奇特,就是辈份不同、年龄相差较大的“忘年交”。东汉末年,孔融四十多岁,在朝廷担任少尉的职务,祢衡二十几岁,恃才傲物。两人相见之后,甚是投缘,竟生相见恨晚之慨。他们超越年龄界限,成为忘年之交,引为千古佳话。我这人比较喜欢下象棋,在社区认识几位老者,他们的年龄与我父亲差不多,有的已经七十几岁。可是大家在一起下棋,以棋为友,并没有辈分的隔阂。有几次社区举行象棋比赛,我义务当裁判。比赛结束后,大家在一起聚餐。席间,那些老棋友忘了年龄的界限,都与我兄弟相称。古人云:“闻道有先后”,“先”与“后”表现在年龄的差距上,而“道”在客观上促成了忘年交。真正的忘年交体现出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大家因为一个共同爱好走到了一起,追求同一种精神上的愉悦。相比之下,年龄的差距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俗世间有一种最俗的朋友,就是“酒肉之交”。不需要感情基础,仅仅为了满足相同的嗜好而走到一起,表现出低级的动物本能。严格地说,这类“朋友”不会有任何的友情。说到这儿,我不由得想起,在我身边也有这样的人,也听过类似的故事。举杯畅饮,大家都是哥们,可到了关键时刻,需要哥们帮忙了,那些喝得脸像猪肝,曾经拍着胸脯保证有求必应的人全都人间蒸发了。“场面人”说得都是“场面话”,做得未必全是“场面事”。这类朋友少交,最好不交。当然,人为了生存,在利益的驱使下,避免不了各种各样的应酬,还是会结识那些“豪爽人士”,听到“豪言壮语”,聪明的人要做到心中有数,友情是发生在朋友之间的,不是朋友,自然也就没有任何顾虑了。

  有一种朋友很神秘——“神交”。可以是心意相投、相知很深的朋友,也可以是彼此慕名而未见过面的朋友。歌德曾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和许多高尚的人谈话。”读白居易、陆游和苏轼的作品,常常有一种感觉,他们就是我未曾谋面的老朋友。他们说的话,都是我想说而说不出来的。他们所创造出来的文学意境,很令我神往。是文字拉近了千年的时空距离,营造出这样的友情,这不能不说是很神奇的。多几位“神交”,一个人的精神世界由此变得丰富多彩。“友情”千言万语道不尽,每个人的理解都不同。我想,珍惜友情,就是珍爱人生。人生因友情而精彩。

上一篇: 《一封电报》     下一篇: 《谁不在乎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2004次 | 联系作者
对《友情面面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