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4-05   共 0 篇   访问量:2540
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八) 慷慨独悲歌
发布日期:2011-04-05 字数:9702字 阅读:2540次
  桃花源里可耕田

  (三十八)慷慨独悲歌

  

  家中人口的增加,又逢灾荒,陶渊明又不擅长干农活,即使自己很勤快,亲自参加耕种,却常常受冻挨饿,连粗粮大布都得不到,家里还经常出现吃了上顿没了下顿的情况。

  陶渊明时常责备自己怎么那么笨,谋生无路,而别人却各得其所,生活过得很适意。他将这种无可奈何的愤愤不平反映到了诗歌创作中去。

  《杂诗其八》

  代耕本非望,所业在田桑。

  躬耕未曾替,寒馁常糟糠。

  岂期过满腹,但愿饱粳粮,

  御冬足大布,粗絺以应阳,

  正尔不能得,哀哉亦可伤!

  人皆尽获宜,拙生失其方,

  理也可奈何,且为陶一觞。

  在无人理睬的情况下,陶渊明只能借酒消愁了。

  翟氏夫人虽然精明强干,但对丈夫有着好端端的官差不做,埋头在田间地头自得其乐,而且在收成不佳的年份,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还自顾自在一个劲地饮酒是不能理解的。她是个现实主义者,必须面对一家老小的生活,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心里却始终有个结没有打开。

  陶渊明则整天沉溺于自己的理想王国之中,即使到了如今这般地步,仍然没有改变不再出仕的初衷。他每天的必修课是读《论语》、《高士传》、《山海经》等书籍来激励自己,吟诗来抒发自己的感情,饮酒来排遣自己胸中的苦闷……

  《丙辰岁八月中于下潠田舍获》

  贫居依稼穑,戮力东林隈。

  不言春作苦,常恐负所怀。

  司田眷有秋,寄声与我谐。

  饥者欢初饱,束带候鸣鸡。

  扬楫越平湖,泛随清壑回。

  郁郁荒山里,猿声闲且哀。

  悲风爱静夜,林鸟喜晨开。

  曰余作此来,三四星火颓。

  姿年逝已老,其事未云乖。

  遥谢荷蓧翁,聊得从君栖。

  陶渊明对荷蓧丈人这些古代从事耕种的隐士,表达了深深的敬意,这些事迹时常激励自己在归隐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理想归理想,人类之所以能够在世上立足,生存是第一位的,陶渊明的固执、迂腐,使得自己与家人都饿得面黄肌瘦,五个儿子和二个侄子则是一件破衣裳要穿四季,每当孩子们有怨言时,陶渊明总是拿出《高士传》来开导他们,商山四皓的歌词也是陶渊明酒后一再吟唱的曲目:“莫莫高山,深谷逶迤,晔晔紫芝,可以疗饥。唐虞世远,吾将安归!驷马高盖,其忧甚大,富贵之畏人兮,不如贫贱之肆志。”于是在陶渊明的倡导下,没有粮食,一家人开始靠挖树皮野菜度日。

  乡里邻居见了这位一点也没有官架子,自愿十几年在农村隐居的大官陶渊明也纷纷慷慨解囊,帮助他们度过难关。

  “陶令公啊!你这是何苦作践自己和家人呢?”乡里远近有威望的田父这天一大早就提着酒找到陶渊明家,“你可不是干农活的料啊。”

  “老人家,我觉得自己还是能够在农村生活的啊。”陶渊明则乐呵呵的回答:“无忧无虑,没有尘世的烦恼,多好啊!”

  “都快喝西北风了,你还乐的?”田父责怪道:“你瞧瞧这一家人个个骨瘦如柴,像是饿死鬼投胎的;人人衣衫繿缕,仿佛出土文物似的,你又不是没有那个能力,只要你出去做点事,这一切立马可以改变。你啊……为什么那么犟呢?这不是自讨苦吃又是什么呢?”

  “我住在茅屋,吃着糟粮野草,没觉得什么不好的啊?”陶渊明神态自若地说。

  “穿着如此破烂的衣裳住在如此简陋的茅屋,这地方不值得您那样杰出的人物居住啊!”田父由衷替陶渊明不平。

  “那是自己心里的感觉罢了。”陶渊明无动于衷地回答道:“古人尚且能够做到的事,何陋之有?何苦之受?”

  田父见劝解无效,也不再与陶渊明争执了,只是拿出酒与陶渊明对酌了起来。

  陶渊明感谢乡里乡亲对自己及家人的厚爱,他写下了一首《饮酒》诗,记叙了自己与田父的交往与谈话,反映了他们之间友好相处的乐趣,表达了自己不愿出仕的决心。

  《饮酒其九》

  清晨闻叩门,倒裳往自开。

  问子为谁与?田父有好怀。

  壶浆远见候,疑我与时乖。

  “繿缕茅檐下,未足为高栖。

  一世皆尚同,愿君汩其泥。”

  “深感父老言,禀气寡所谐。

  纡辔诚可学,违己讵非迷!

  且共欢此饮,吾驾不可回。”

  家人、乡人均不理解陶渊明归隐的苦衷,陶渊明的愤懑之情又能向谁倾诉?如今万寿已经不在了,世上的知音也没有了,只能将这种情感融入到诗文的创作中去了。

  义熙十三年(417年),当刘裕北伐,收复长安,灭掉后秦,驻军关中时,左将军朱龄石派长史羊松龄赴关中称贺。羊松龄是陶渊明的好朋友,当他前往关中前,特意来看望陶渊明,对于南北分裂的局面陶渊明是不满意的,他希望南北能够统一,向往到中原去游历,寻找孔孟的遗迹,了却一生的夙愿,他当即赋诗一首以表达自己的感受。

  《赠羊长史(并序)》

  左军羊长史,衔使秦川,作此与之。

  愚生三季后,慨然念黄虞。

  得知千载上,正赖古人书。

  贤圣留遗迹,事事在中都。

  岂忘游心目,关河不可逾。

  九域甫已一,逝将理舟舆。

  闻君当先迈,负疴不获俱。

  路若经商山,为我少踌躇。

  多谢绮与甪,精爽今何如?

  紫芝谁复采?深谷久应芜。

  驷马无贳患,贫贱有交娱。

  清谣结心曲,人乖运见疏。

  拥怀累代下,言尽意不舒。

  刘裕在灭掉后秦之后匆匆南还,关中人民旋即又陷于匈奴统治者赫连勃勃的蹂躏之下。刘裕回建康的原因是他留在朝中的盟友刘穆之去世了。而刘穆之去世的原因,正是由于刘裕的急于称帝。当晋军攻下洛阳的时候,刘裕觉得自己居功至伟,有了更多和朝廷讨价还价的筹码,就派人回到建康向皇帝索要九锡。九锡包括车马、衣物、卫兵等,由皇帝奖赏给功臣,是一道权臣篡位前的必经程序,比如司马昭和桓温打算篡位时都曾经向皇帝索要过九锡。

  刘穆之没有想到刘裕这么明目张胆地藐视朝廷,羞愤之下竟然病发去世了。这一下刘裕觉得在朝中失去了心腹和根基,顿时担心起自己的地位来。他留下十二岁的儿子刘义真做安西将军,让他镇守长安,自己连忙赶回建康。当他离开的时候,满怀希望的长安百姓都无比痛心失望,纷纷来到刘裕门前请愿。但在刘裕看来,这些当然远没有他当皇帝重要,他不顾百姓们的挽留,终于还是离开了。后来夏国王赫连勃勃进攻关中,刘义真撤回江南,本来很有希望的北伐事业就这样功亏一篑了。

  接着,刘裕灭掉刘毅、司马休之、诸葛长民等异己,元熙二年(420年),刘裕迫司马德文禅让,即皇帝位,国号宋,改元永初。东晋灭亡,中国开始进入南北朝时期。刘宋初期,因刘裕在晋朝末期收复北方的青、兖、司三州,大致拥有黄河以南的广大地区,成为东晋南朝时期疆域最大,实力最强,经济最发达,文化最繁荣的一个王朝。

  东晋王朝就这样灭亡了。

  陶渊明听说东晋灭亡,那个曾祖为之效力,自己苦苦追求的东晋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他欲哭无泪,所能做的就是将自己的名改为“潜”,意为东晋遗民潜伏下来之意。

  刘裕当上了皇帝,并没有忘记陶渊明这位耿直的部下,在檀道济、颜延之等人的推荐下,刘裕封陶渊明为著作郎,官至六品,比县令大一品。

  于是,檀道济、颜延之带着皇上的圣旨,来到了陶渊明家。

  “元亮,没想到这些年你过得那么艰难,为什么不来找我啊?”檀道济开门见山就直奔主题。

  檀、颜两人来陶渊明家时,他正在写《咏贫士》一诗,诗曰:

  其一

  万族各有托,孤云独无依。

  暧暧空中灭,何时见馀晖。

  朝霞开宿雾,众鸟相与飞。

  迟迟出林翮,未夕复来归。

  量力守故辙,岂不寒与饥?

  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

  “噢!是檀、颜两位大人,老朽如今改名为‘潜’了。有古代贫士与我为伴,我并不感到寂寞啊!”陶渊明看到老朋友、老上司的到来,与生俱来的那股骨气依然是那样坚定。

  “陶潜?你啊……”颜延之读着陶渊明的诗,“‘知音苟不存,已矣何所悲!’谁说知音不存?最起码檀大人和我,总算是你的知音吧?”

  “是啊!元亮,我还是用‘元亮’称呼你自在,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檀道济觉得必须捅破陶渊明心中的那个结,“你饱读经书,我来问你商汤伐夏灭桀、周武讨商纣王自焚,是不是推动了社会的进步?”

  “夏桀商纣又岂能与商汤周武比较?”陶渊明不假思索地回答。

  “就说近的吧!司马炎代魏难道就不算是篡位了吗?”檀道济揭开了陶渊明始终萦绕在脑海中的话题,“就因为令曾祖是东晋的开国元勋,你元亮就死认着自己是东晋的遗民?那不是迂腐又是什么?”

  “如今皇上那一点不比那个恭帝要来得强,既然司马炎代魏你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为什么刘宋朝替代东晋你就接受不了呢?”颜延之与檀道济想到一块去了,他们仿佛已经洞察了陶渊明的内心世界。

  “我甘愿贫穷惯了,子曰:‘贫而无怨难,富而无骄易。’我就想按孔子的说法做个尝试。”陶渊明意志坚定地说。

  “你自己一个人尝试,我们没意见,但也要考虑一家老小吧?”檀道济一针见血地指出:“元亮对《长沮、桀溺耦而耕》里问津的事一定很感兴趣,孔子从‘仁者爱人’的立场出发,想要拯救斯民于水火,这种为世而忧,为国而忧,为民而忧,为时而忧,身处逆境而心忧天下的胸襟抱负是很可宝贵的,是儒家精神的精髓。问津在文中有双重的含义,一方面是指自然意义上的渡口,另一方面是指现实生活中人生道路的选择,无论从哪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个小故事都表现了孔子四处碰壁而志向不改,走投无路却毫不懈怠的崇高精神境界,这种坚贞不移,锲而不舍的入世精神已经融入到士大夫的人格。老夫子即使受到挫折,还是不停地去奔跑,去传播自己的主张啊。”

  “我才拙力衰,已经再也不能替国家出力啦。还是让我远离社会,在大自然里颐享天年吧!”陶渊明喟然长叹道,实际上这也是他承认自己既缺乏政治才能,又缺乏军事才能,终于认清了自己“质性自然”,不能适应、更无才能驾驭的既存在着贪腐,又有着政治运行的自身特殊规律的官场。

  封建社会不可能有完全排除了贪腐的官场。有作为者能够尽可能地使官场廉洁一些,官场规则明细些,从而驾驭官场,实行某些政治改革,以推动社会前进若干。

  试问:国家能够没有官场么?人类社会能够没有政治管理么?然而陶渊明并没有明白这些道理。

  “啊!元亮你简直天真得可爱。从孔子的话中我们还可以领悟到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不可能离开社会而独自生活,否则就失去了作为一个人存在的价值。作为一个人,理应关心人、同情人,尽自己力量改造社会,把人类从动乱痛苦中解救出来。”檀道济对儒家学说的理解比陶渊明要务实得多了,“你有能力和机会,为什么要放弃呢?”

  “我主意已定,感谢两位大人的抬爱,感谢皇上的厚爱!潜粉身碎骨无以为报。”陶渊明再次表达了自己对两位朋友的感激之情。

  “这个著作郎你还是考虑一下来就任吧!”颜延之再三劝解道。

  历史往往演绎惊人相似的一幕,外祖父孟嘉的身影浮现在眼前,尽管陶渊明从未见过外祖父本人,但老人家晚年以足疾为由拜辞兵部尚书删定郎的事与自己晚年要推辞著作郎有着何其相似之处,对于皇上和朋友的盛情,陶渊明也只好借年老体弱为由推却了。

  檀道济和颜延之两位见陶渊明简直迂腐到了极点,不是自己去适应周边的环境,而是希望环境来适应自身的需要。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

  见陶渊明又病又饿的样子,檀道济再一次劝他道:“贤者在世,天下无道则隐,有道则至。今子(你)生文明之世,奈何自苦如此?”

  陶渊明有气无力地说:“潜也何敢望贤,志不及也。”

  对于陶渊明的百般推辞,檀、颜两人实在没有办法,也只好作罢,临走檀道济馈以梁肉,事后被陶渊明挥而去之。

  陶渊明在送走两位好友后,自己还在自责,好端端的一个东晋王朝怎么说灭亡就灭亡了,这究竟是怎么啦?

  在《读山海经》中,陶渊明慨叹东晋灭亡的原因在于用人不当。诚如诸葛亮所言“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这既是历代的经验教训,不止东晋如此。

  岩岩显朝市,帝者慎用才。

  何以废共鲧?重华为之来。

  仲父献诚言,姜公乃见猜。

  临没告饥渴,当复何及哉!

  对于现今皇帝刘裕,陶渊明是既爱又恨,爱的是从刘裕的身上他依稀看到了曾祖父陶侃的影子,刘裕身为皇帝,生活极为简朴。“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未尝视珠玉舆马之饰,后庭无纨绮丝竹之音。”“财帛皆在外府,内无私藏。”刘裕的这些品格都是值得他仰慕和追随的;然而,刘裕废晋恭帝自立,这是陶渊明绝对接受不了的,这与篡位有什么两样?尽管檀道济、颜延之用商汤、周武等来开导他,也无济于事,陶渊明先入为主满脑子都是长沙郡公之后的信条,他是绝对不会违背祖宗意愿的一个人,这不能不说是陶家教育的成果还是悲哀?

  或许陶渊明那种在酒中思考的习惯难以改变,公元421年九月,已逊位的晋恭帝司马德文被宋武帝刘裕杀害。宋武帝刘裕派人先进毒酒,恭帝不肯饮,后残忍地以被褥闷杀。这件事激起了陶渊明的极大愤慨,于是他写了一首《述酒》诗。其题注中写到:酒是仪狄酿造的,杜康又加工提高。但为了避祸,他的诗不得不写得十分隐晦。一首《述酒》就是陶渊明内心苦苦挣扎的真实写照。

  《述酒》

  重离照南陆,鸣鸟声相闻;

  秋草虽未黄,融风久已分。

  素砾皛修渚,南岳无余云。

  豫章抗高门,重华固灵坟。

  流泪抱中叹,倾耳听司晨。

  神州献嘉粟,西灵为我驯。

  诸梁董师旅,芊胜丧其身。

  山阳归下国,成名犹不勤。

  卜生善斯牧,安乐不为君。

  平王去旧京,峡中纳遗薰。

  双陵甫云育,三趾显奇文。

  王子爱清吹,日中翔河汾。

  朱公练九齿,闲居离世纷。

  峨峨西岭内,偃息常所亲。

  天容自永固,彭殇非等伦。

  

  思想上的悲哀令陶渊明辗转反侧废寝忘食,现实中的悲哀是灾年接踵而至,这对陶家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陶渊明一家九口已经数日没有粮食入口了,就连陶渊明这样的饱读孔孟之书的人,也只好放下架子,不顾礼义廉耻去乞讨了。

  《乞食》

  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

  行行至斯里,叩门拙言辞。

  主人解余意,遗赠岂虚来。

  谈谐终日夕,觞至辄倾杯。

  情欣新知欢,言咏遂赋诗。

  感子漂母惠,愧我非韩才。

  衔戢知何谢,冥报以相贻。

  毕竟生存是人类的第一需求嘛。陶渊明漫无目的地走着,敲了人家的门又不知道如何启口?好在主人理解他的来意,用酒饭招待他,陶渊明没有什么可送的,于是谈笑终日,即席赋诗给主人,他在诗中感叹自己不能象韩信在生时建功立业以报答漂母一样来报答主人。

  在得知陶渊明乞讨的情形后,江州刺史檀道济派陶渊明的好友庞遵、邓治中到陶家再次来劝陶渊明出仕。

  陶渊明这时早已觉得自己是东晋的遗民,现实生活却使他有志难酬,从而对天道也产生了怀疑。他以怨诗楚调的形式写成了一首悲歌,算是对自己理想和信念的一个回答。

  《怨诗楚调示庞主簿邓治中》

  天道幽且远,鬼神茫昧然。

  结发念善事,僶俛六九年。

  弱冠逢世阻,始室丧其偏。

  炎火屡焚如,螟蜮恣中田。

  风雨纵横至,收敛不盈廛。

  夏日长抱饥,寒夜无被眠。

  造夕思鸡鸣,及晨愿乌迁。

  在己何怨天,离忧凄目前。

  吁嗟身后名,于我若浮烟。

  慷慨独悲歌,锺期信为贤。

  这是陶渊明一个人在战斗,慷慨激昂独自悲歌,令人嘘唏。

  

  陶渊明宁愿忍饥挨饿,不愿出仕的事情,让那位督邮史或化得知后,他恬不知耻地带上随从,拿上一些米面来到陶家。

  “恩师!您还记得我吗?”史或化见到了老态龙钟的陶渊明,差一点认不出来,但从他那特有矍烁的神态中,还是看出了他的与众不同。

  “哦!你不就是那个督邮大人。”陶渊明通过许多事情知道了史或化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势利小人,他没好气地说:“是哪阵风将你吹到我这破草屋来的?”

  “听说恩师家里都没米下锅了,我这做学生的自然要来看望您老人家啦。”史或化厚颜无耻地回答。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食嗟来之食。”陶渊明一口回绝道。

  “恩师快别这么说,我不是白送给您老人家的,而是有求于您来的,这样您老人家就可以收下了吧?”史或化嬉皮笑脸地说道:“以后我会经常给恩师送东西来的。”

  “你有什么事?”陶渊明知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问道。

  “恩师是何等清高的文人雅士,自然不愿意与一帮俗人为伍,您的高风亮节令人钦佩,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史或化将陶渊明不愿出仕的事情美化了一番,然后话锋一转,道出了此行的目的,“但是,我是个俗人,我兄长史月化被正法后,两家老少还得靠我一个人养着,没办法要找活干,恩师能否修书一封给皇上,帮我求个一官半职的?”

  陶渊明见史或化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他反诘道:“我自己都没有给皇上面子去担任六品著作郎,再修书给皇上岂不自讨没趣?”

  史或化差一点就说“这个著作郎你不当可以给我当啊”,然而嘴上却说:“那是恩师谦虚啊!恩师能否行个方便?”

  陶渊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送你一首诗,你好自为之吧!”

  《拟古其四》

  迢迢百尺楼,分明望四荒,

  暮作归云宅,朝为飞鸟堂。

  山河满目中,平原独茫茫。

  古时功名士,慷慨争此场。

  一旦百岁后,相与还北邙。

  松柏为人伐,高坟互低昂。

  颓基无遗主,游魂在何方?

  荣华诚足贵,亦复可怜伤!

  史或化才没有兴趣读陶渊明的诗,他见再谈下去也是墙上挂门帘——没门。即刻变了一张脸,他令随从将刚才拿来的米面一并重新拿回去,临了还丢下一句令陶渊明终身难忘的话“死要面子活受罪,真是榆木脑袋不开窍——活该!”

  

  在送走瘟神史或化后,陶渊明气不打一处来,翟氏夫人了解丈夫的心情,赶紧让小儿子陶佟将酒拿去给陶渊明喝,陶渊明边饮酒边作诗道:

  《饮酒二十》

  羲农去我久,举世少复真。

  汲汲鲁中叟,弥缝使其淳。

  凤鸟虽不至,礼乐暂得新,

  洙泗辍微响,漂流逮狂秦。

  《诗》《书》复何罪?一朝成灰尘。

  区区诸老翁,为事诚殷勤。

  如何绝世下,六籍无一亲。

  终日驰车走,不见所问津。

  若复不快饮,空负头上巾。

  但恨多谬误,君当恕醉人。

  陶渊明从史或化身上感受到自己所处的时代举目欺诈。他想学习孔子,“弥缝使其淳”,但当时的社会太糟糕了,世人如史或化之流为了名利整天忙碌奔走,治世之道无人问津。在这样的情况下,陶渊明不得不以饮酒来排忧解愤了,但他又怕统治者加罪,所以故意在诗中声明这是醉话,请求谅解。这是组诗的最后一首,陶渊明写得似醒似醉,紧扣总题。

  “通儿,你读过《列女传》吗?”陶渊明慈祥地问小儿子。

  “孩儿还没有读过。”陶佟不好意地傻笑起来。

  “《列女传》里有则故事想要听吗?”陶渊明和蔼地说,他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儿子,希望他能够明白自己的心声。

  “什么故事啊?我想听!爹爹讲给我听。”陶佟端来凳子,坐到陶渊明旁边,满脸认真地听着。

  “东汉有个叫王霸的人,他很有节操,不愿出仕。他和同郡的令狐子伯是朋友,后来子伯和他的儿子都做了官。有一次,子伯叫他的儿子送一封信去王霸家里。王霸看到子伯的儿子容光焕发、衣服整洁、举止有礼,而他自己的儿子却蓬发疏齿、不知礼节,因而感到惭愧。你知道王霸的妻子见状会说些什么吗?”陶渊明说到关键处,故意停顿了一下,想考考儿子。

  “我想……想……王霸的妻子一定叫他们也去做官吧?”陶佟不会察颜观色,他按照自己的理解脱口而出。

  “事实是王霸的妻子说:‘你既然立志不仕,不要荣禄,子伯的富贵,怎么能比得上你的清高?你既然躬耕自养,儿子蓬发疏齿是当然的,你怎么忘了自己的志向而为儿子惭愧呢?”陶渊明一口气将故事的精华道出,他观察着陶佟的反应。

  果然,陶佟似懂非懂地回答:“爹爹是否希望母亲和孩儿都能明白您不愿出仕的苦衷?”

  “通儿长大了,通儿懂事了!”陶渊明欣喜若狂,“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那个王霸听了妻子的一番话,觉得言之有理,就与妻子共同隐居终身。通儿以后当娘亲埋怨时,可以给她讲讲王霸妻子的故事啊!”

  “孩儿谨记!”陶佟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他还没有彻底明白父亲这番话的意思,为了不让父亲扫兴,他郑重其事地点头答应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 《当清明撞上三月三》     下一篇: 《冰冻药水虾仁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2540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八) 慷慨独悲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