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4-02   共 0 篇   访问量:2399
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七) 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
发布日期:2011-04-02 字数:8381字 阅读:2399次
  

  

  陶渊明赶到从弟陶仲德家时,只能见到了陶仲德的遗体,仲德一对年幼的孤儿对着大伯陶渊明懵懵懂懂地看着,他们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永远地休息了。

  面对着孤儿,陶渊明一时语塞,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和孩子们说。仲德是堂兄弟间与陶渊明最亲近的一位,陶渊明出仕期间,家中的重活,协助照看孩子的重任,都是由他来操办的,对此他总是毫无怨言,将陶渊明的五个孩子视同己出,陶俨五兄弟与这位堂叔的感情也是很深的,与仲德的两个孩子也如亲兄弟一般,这两家人早已不分彼此。现如今年轻的陶仲德犹如程氏妹一样,比陶渊明又早走一步去了天堂,陶渊明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将仲德的一对孤儿接到自己家中来抚养。

  说到家,这已经不是在上京的家,晋安帝义熙四年(408)六月,陶渊明家遭遇了火灾,房屋被烧光。二年后的九月,陶渊明把家从上京移居到浔阳城郊区的南村。

  家中遇火灾时,陶渊明一家只能住在门前的船上过渡,就是在这样的遭灾之际陶渊明仍然心怀天下,保持了“贞刚自有质,玉石乃非坚”的耿直品性。为此,陶渊明曾赋诗一首以明心志:

  《戊申岁六月中遇火》

  草庐寄穷巷,甘以辞华轩。

  正夏长风急,林室顿烧燔,

  一宅无遗宇,舫舟荫门前。

  迢迢新秋夕,亭亭月将圆。

  果菜始复生,惊鸟尚未还。

  中宵伫遥念,一盼周九天。

  总发抱孤介,奄出四十年。

  形迹凭化往,灵府长独闲,

  贞刚自有质,玉石乃非坚。

  仰想东户时,馀粮宿中田,

  鼓腹无所思,朝起暮归眠。

  既已不遇兹,且遂灌我园。

  陶渊明弃官归隐后,与百姓打成一片,在遭遇火灾后,陶渊明的家被大火烧光了,老百姓就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在另外一个地方南村为陶家盖起了一座牢固结实的石头房子。终于在二年多时间后,陶渊明家在南村重新安居下来。之所以选择南村作为新居,陶渊明不考虑房子的好坏,而是着眼于选择好邻居,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更何况是能够找到与自己志同道合之人很重要。南村的民风淳朴,心地善良,陶渊明与他们一起努力耕作,共同欢乐,息息相关,其乐融融。

  为此陶渊明非常感动,还专门写了二首《移居》的诗歌来表达他对父老乡亲的感激之情。

  《移居二首》

  其一

  昔欲居南村,非为卜其宅。

  闻多素心人,乐与数晨夕。

  怀此颇有年,今日从兹役。

  敝庐何必广,取足蔽床席。

  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

  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

  

  其二

  春秋多佳日,登高赋新诗。

  过门更相呼,有酒斟酌之。

  农务各自归,闲暇辄相思。

  相思则披衣,言笑无厌时。

  此理将不胜,无为忽去兹。

  衣食当须纪,力耕不吾欺。

  

  现如今,陶仲德的一对孤儿也加入到了陶渊明的家庭中来,家中一下子变成了七个孩子,吃饭的人口俱增,陶渊明并不知道这些家庭琐事,照样做自己喜欢的事,喝自己欢喜的酒,赋自己惬意的诗……

  《悲从弟仲德》

  衔哀过旧宅,悲泪应心零。

  借问为谁悲?怀人在九冥。

  礼服名群从,恩爱若同生。

  门前执手时,何意尔先倾!

  在数竟未免,为山不及成。

  慈母沈哀疚,二胤才数龄。

  双位委空馆,朝夕无哭声。

  流尘集虚坐,宿草旅前庭。

  阶除旷游迹,园林独馀情。

  翳然乘化去,终天不复形。

  迟迟将回步,恻恻悲襟盈。

  为了九口之家的生活,翟氏夫人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这样的日子虽说过得很艰辛,但有孩子们在,一日的劳作也会在孩子们的戏谑声中化解得无影无踪。

  前方朝廷的捷报频传:义熙九年(413),刘裕以朱龄石为帅,率两万人西上,进讨巴蜀的谯纵,平定了叛乱;在这之前的义熙五年,刘裕亲率大军北伐,水陆并进,连破燕军。次年二月,就灭掉南燕;后秦在今陕西、甘肃和河南西部,以长安为都城。桓玄、谯纵叛乱,都得到后秦的支持。义熙十二年(416),后秦的统治集团发生争权斗争,刘裕乘机出兵两路,于次年八月攻破长安,灭掉后秦。

  刘裕伐南燕时,“河北居民荷戈负粮至者,日有千数。”伐后秦时,军粮不继,“百姓竞送义粟”,使晋军“军食复振”。这两次出兵都得到了北方汉族人民的欢迎和支援。刘裕做到了前人谢安、桓温所没有做到的事,朝廷的版图比东晋扩大了好几倍。

  陶渊明在接受捷报的同时,也接到了自己的知音刘敬宣将军的噩耗。刘敬宣并没有战死在沙场,而是被奸人所害,义熙十一年(415年),太尉刘裕进攻司马休之,司马道赐与同僚辟闾道秀、小将王猛子阴谋刺杀刘敬宣。一日,刘敬宣召道秀入密室,左右随扈悉出户,王猛子逡巡而来,以敬宣佩刀杀之,年仅四十五岁。刘裕闻之大恸,挥泪不止。

  这是怎样的世界呢?联想到陶仲德之死,陶渊明为此愤愤不平,为什么好人短命?忠臣遭殃?岁月已逝,壮志未酬。这世界难道就没有个公道?秋夜,陶渊明满怀悲凄,彻夜难眠,想说话可如今万寿已去仲德亡故,又没有人可以对谈,他只好举起酒杯劝自己的影子一起饮酒。

  《杂诗其二》

  白日沦西阿,素月出东岭,

  遥遥万里辉,荡荡空中景。

  风来入房户,夜中枕席冷,

  气变悟时易,不眠知夕永,

  欲言无余和,挥杯劝孤影。

  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

  念此怀悲凄,终晓不能静。

  

  陶渊明在借酒浇愁之时,庐山东林寺修道的慧远和尚,邀请陶渊明去庐山饮酒。

  东林寺离陶渊明所住的地方不远,慧远在庙里的名气非常大。东林寺的南面有一条小河,叫虎溪。慧远喜欢结交一些有节操的名人雅士,只是每次送客人离开的时候都不会越过虎溪,若过了虎溪,山崖上的老虎也要吼叫起来,虎溪也就成了慧远和尚送客不能越过的禁区。

  慧远和尚这一次想结交陶渊明和另外一位隐士陆修静,于是给他们二人去了一封信。陆修静对慧远和尚也很仰慕,很爽快地答应了。轮到陶渊明,他却搞起了特殊,他在回信中说:“好朋友在一起聚会没有酒多扫兴啊!如果你能够允许我在寺中喝酒,我就去拜访您老人家。”

  大凡地球人都知道和尚是不能喝酒的,寺庙里也不允许喝酒的,陶渊明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这不是在为难人家吗?他是想试一下慧远和尚想结交与他是不是出自内心,因为接受一个朋友不仅要接受他的优点也要接受他的缺点。他慧远不喝酒不要紧,我不要他喝,但我陶渊明是铁定要喝酒的。如果你不接受,那好,朋友没得做了。

  慧远和尚是何等聪明的人,也是何等大度宽容的人,他明白陶渊明的用意,于是又给陶渊明去了一封信:“我准备一桌子酒菜等你到来。”陶渊明看了信,为慧远和尚的为人感到钦佩,再也推辞不过了,于是和陆修静结伴而行,来到了东林寺。

  而这边,慧远和尚也没食言,肩头抗着禅杖,禅杖头挂了个酒葫芦,走出寺庙,到几十里开外的酒家为即将到来的客人打酒。

  酒买来了,陶渊明和陆静修也到了,三个人一见如故,坐下来后无话不说,慧远和尚不能喝酒,就以茶代酒。三个人互相说起自己的故事。陶渊明说自己不愿做官愿意做农民的经历,陆修静畅述自己游山玩水时的所见所闻,慧远和尚也讲述了自己翻译《华严经》的苦乐。

  针对陶渊明心中的苦闷,慧远拿出自己撰写的《形尽神不灭论》、《佛影铭》等,开始大力宣扬人的精神可以离开形、影而独立存在,以及人的形体消失之后精神不会消灭等神不灭论来。

  “大师:您的观点我并不敢苟同。”陶渊明开门见山给说到兴头上的慧远一盆冷水。

  “若非陶施主的意思是人的精神是会灭亡的?”慧远很吃惊,他听惯了别人对他这套理论的恭维,要知道当时的佛教很发达。之所以会这样,就达官贵人、士族地主来说,他们的生活日趋腐朽,思想空虚,利用佛教以寄托他们的精神;并借以麻痹劳动人民。对广大劳动人民而言,则由于衣食困难,生活痛苦,亦幻想从佛教的某些教义中寻找自己的出路。如今陶渊明居然会唱反调,难道吃错了药?

  “是啊!大师,生命不可能永存,神仙之道不可通,人死了精神也就随之一起消亡了。”陶渊明见多了刘敬宣、陶仲德等身边的人一个个离自己而去,也没有与他们的神有过什么交流,他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陶施主此话大谬了。”慧远觉得陶渊明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士,他张口结舌道:“佛……佛家主……主张生前立……立善,死后精……精神就可以万……万古流芳了。”

  “立善?”陶渊明反问道:“就是立德、立功、立言这三不朽吧?”

  “正是!正是!”慧远好不容易启发了陶渊明与自己有共同点,他自然不肯放过这大好时机,“你瞧:只要身前立德、立功、立言,那你的精神就会永垂不朽,死而复生。”

  “永垂不朽?死而复生?”陶渊明长啸一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我们先说说‘立德’吧?秦始皇统一中国结束了诸侯割据称雄的封建国家,成为第一个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功德可谓大矣,他的前生今世又是谁呢?”

  “秦始皇的前生是夏桀、商纣。”慧远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他看了陶渊明一看,振振有词道:“他的后世嘛……”

  陶渊明没有想到慧远也真会瞎掰,竟然将秦始皇与夏、商两个奴隶社会的末代君主相提并论,“秦始皇的功绩也是显而易见的吧?他统一中国、统一货币、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实行郡县制,强化中央集权,建造长城抗击匈奴,这些功绩岂能是夏桀、商纣能够做到的?”

  “这……陶施主想必也听说了孟姜女哭长城?焚书坑儒等故事吧?秦始皇骨子里的前生是夏桀、商纣,所以他有暴虐的一面。”慧远还在替自己狡辩。

  对于一个毁誉参半的历史人物,陶渊明也觉得容易被慧远钻空子,他赶紧转换话题,“那么,秦始皇的后世又是谁呢?他也曾求仙访道,却只活了49岁,可并未见他长生不老,精神得以延续啊?”

  “这个嘛……”慧远一时答不上来,他绞尽脑汁也实在想不起当今谁可以与秦始皇媲美,他只得装聋作哑道:“今世是天机,不可泄露。”

  陶渊明感到慧远的那套神不灭的理论,明显是牵强附会生搬硬套的产物,他开始了另一个人物的评价,“想必大师知道淮阴侯韩信的事,他可是汉朝开国立功的典范,可为什么在建国后却惨遭杀戮?他的前生今世又是谁呢?”

  “韩信?”慧远没想到陶渊明的质问犹如连珠炮似的,放个不停,他已经开始语无伦次了,“他……他的前生是……是……廉……廉颇……”

  “今世是天机,前生倒是可以说的,大师何必那么紧张呢?”陶渊明得理不饶人,“飞鸟尽良弓藏,一代名将韩信最终的结局可是惨得很,善并没有得到善报啊!”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慧远双手合十,没有什么话来搪塞,只得装模作样地喃喃自语道:“罪过!罪过!”

  “太史公司马子长以及他的《史记》,是立言的楷模,他一生正气仗义执言,为李陵说了几句公道话,却遭受宫刑,他的前生又是谁呢?”陶渊明再一次要让慧远用神不灭论来解释历史人物。

  “这……这……”慧远已经黔驴技穷,他理屈词穷实在想不出司马迁的前生到底是谁?

  陆静修赶紧前来打圆场,“元亮兄,子曰:‘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对于普通百姓,慧远大师的那套理论已经足够用了,正如孔夫子所说老百姓没有必要让他们明白为什么那么做的原因。”

  “也就是说老百姓都是些愚民,你怎么说他们就应该怎么做啦?”陶渊明见慧远没有反对的言论,“噢!我明白了大师理论的真谛。”

  话不投机半句多。陶渊明将自己的酒一干而尽,“告辞!大师!”

  慧远一脸的无辜与尴尬,“陶施主慢走!阿弥陀佛!”

  争论归争论,慧远和尚还是非常有礼貌依依不舍地送他们下山,他们边走边聊,不觉间已过了虎溪,慧远和尚的徒弟们大呼小叫:“过虎溪了!过虎溪了!”

  三个人一听,互相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虎溪三笑。

  陶渊明回到家后,还沉浸在与慧远的论辩中,他明知道整个朝廷、整个社会都崇尚佛教,所以慧远的东林寺香火很旺,他们只不过是在实行愚民政策,借生前立善为名,麻痹百姓罢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揭穿他们的伎俩,信手拈来以诗作为武器进行反击,在诗中陶渊明通过形、影、神的对话,表现了自己与慧远根本对立的哲学观点。

  《形影神三首》

  形赠影

  天地长不没,山川无改时。

  草木得常理,霜露荣悴之。

  谓人最灵智,独复不如兹。

  适见在世中,奄去靡归期。

  奚觉无一人,亲识岂相思!

  但馀平生物,举目情凄洏。

  我无腾化木,必尔不复疑。

  愿君取吾言,得酒莫苟辞。

  影答形

  存生不可言,卫生每苦拙;

  诚愿游昆华,邈然兹道绝。

  与子相遇来,未尝异悲悦。

  憩荫若暂乖,止日终不别。

  此同既难常,黯尔俱时灭。

  身没名亦尽,念之五情热。

  立善有遗爱,胡为不自竭?

  酒云能消忧,方此讵不劣!

  神释

  大钧无私力,万理自森著。

  人为三才中,岂不以我故!

  与君虽异物,生而相依附。

  结托既喜同,安得不相语!

  三皇大圣人,今复在何处?

  彭祖爱永年,欲留不得住。

  老少同一死,贤愚无复数。

  日醉或能忘,将非促龄具!

  立善常所欣,谁当为汝誉?

  甚念伤吾生,正宜委运去。

  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

  应尽便须尽,无复独多虑。

  陶渊明不屑与慧远的神不灭论为伍,终日里带着儿子和侄子们放飞在田野,游弋于山川。祭拜先祖自然也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内容。

  这天,他们走到一片荒无人烟、坟堆累累的废墟上,从水井、炉灶等遗迹,可以看出这里过去是个村落,有人住过。这个村子的毁灭,也许是天灾,可能是人祸。联想到自身,陶渊明不由得感慨万端。

  《归园田居其四》

  久去山泽游,浪莽林野娱。

  试携子侄辈,披榛步荒墟。

  徘徊丘陇间,依依昔人居。

  井灶有遗处,桑竹残朽株。

  借问采薪者:“此人皆焉如?“

  薪者向我言∶“死殁无复馀”。

  “一世异朝市”,此语真不虚!

  人生似幻化,终当归空无。

  除了感慨,陶渊明与众人同乐的心情也溢于言表。

  《诸人共游周家墓柏下》

  今日天气佳,清吹与鸣弹。

  感彼柏下人,安得不为欢?

  清歌散新声,绿酒开芳颜。

  未知明日事,余襟良已殚。

  

  看着陶渊明每天与子侄们穷玩乐,丝毫没有顾及到自家七人外加陶仲德之子九口人的饮食起居,翟氏在夜深人静的时分终于将心里话说了出来,“老爷,咱们家如今有九口人,几个孩子也大了,你总得让他们学点什么,或者做点什么吧?”

  “怎么啦?”陶渊明还沉浸在白天的游乐中没有缓过神来,“咱们家没米下锅啦?”

  “快了!如今的米比油还要贵呢。”翟氏如实道来。

  “什么?”陶渊明大吃一惊,“怎么会呢?”

  “这不是在彭泽,在那里你是县令,自然可以干预物价,可这是在南村,轮不到你管啊!”翟氏还在为陶渊明放弃彭泽县令的事后悔莫及。

  “噢!你想怎么做呢?”陶渊明一听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他反问妻子道。

  “老爷自己是一个能人,能不能传授些知识,让孩子们也能出人头地呢?”翟氏试探着问道。

  “嗨……”陶渊明长叹一声道:“我饱读经书博古通今,但生逢乱世又有何用?我不想让孩子们重蹈我的覆辙啊!”

  “那他们整天无所事事,将来如何在社会上立足呢?”翟氏大惑不解,都说养不教父之过,陶渊明这位父亲当的可是有点玄乎。

  “像我从小经历的教育在当今是要吃亏的,我们讲诚信,他们说是傻瓜,社会上到处充满着欺诈坑蒙拐骗;我们讲真话,可他们说成是呆板;我们凭真本事吃饭,但行行都有‘潜规则’,你不掌握它,就寸步难行。你看看我,我自幼‘猛志逸四海’到老还‘猛志固常在’,却空有一身抱负无法施展,如今只能‘性本爱丘山’啦;你再想想万寿将军,我们都是同一类人,为什么在这世上命运多舛呢?因为我们的知识再丰富,耿直却不懂得变通,不了解‘潜规则’,结果……”陶渊明深情地望着妻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学习是为了追求真理和美,它令我们可以永远像个孩子。让孩子们快乐地成长有什么不好呢?”

  这些事实翟氏亲历过,她没话好说了,“永远像个孩子,老爷自己也像个孩子!”

  “像个孩子有什么不好呢?”陶渊明倒是自得其乐,“这年月像孩子般纯真的人太少了。其实人免不了一死,活着为什么要那么累呢?不如给孩子们减负,让他们自然成长吧!”

  照样饮酒、照样与孩子同乐,陶渊明的心如同孩子般纯洁。在饮酒的同时,陶渊明以一个过来人的亲身经历,用诗回答了翟氏的提问。

  《饮酒十六》

  少年罕人事,游好在六经。

  行行向不惑,淹留遂无成。

  竟抱固穷节,饥寒饱所更。

  敝庐交悲风,荒草没前庭。

  披褐守长夜,晨鸡不肯鸣。

  孟公不在兹,终以翳吾情。

  自己的心事又有谁知道?万寿不在了,现实中一个知己也没有了。社会风气败坏,世人追名逐利,陶渊明再也不想自己和孩子都走这条路。

  《拟古其八》

  少时壮且厉,抚剑独行游。

  谁言行游近?张掖至幽州。

  饥食首阳薇,渴饮易水流。

  不见相知人,惟见古时丘。

  路边两高坟,伯牙与庄周。

  此士难再得,吾行欲何求!

  茫茫人海,知音难觅。万千忧愁向谁去诉?陶渊明只得将其留在了诗文中。

  理想归理想,现实却是实实在在的。现实中多了二个孩子的陶渊明家,真的有一天揭不开锅了。

  

  (未完待续)

上一篇: 《隐形提价》     下一篇: 《双汇致歉无诚意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399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七) 日月掷人去,有志不获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