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25   共 0 篇   访问量:2033
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五)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发布日期:2011-03-25 字数:7363字 阅读:2033次
  自二十九岁开始出仕,到辞去彭泽县令的十三年间,陶渊明先后五次就业、择业、再就业,这一次在彭泽县担任一把手,真正体验了一回将自己平生所学运用到实际中去的历程,大济苍生于天下,创建和谐社会,推动彭泽的经济发展,尽管只有短短的八十几天,却已经使彭泽成为“近者悦,远者来”的模范县,从年少时的“猛志逸四海”到中年时的“猛志固常在”,陶渊明性格中“性本爱丘山”的志向还是占了上风,因此,他挥挥手选择了辞职——挂官而去。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要作出如此潇洒的举动,对于陶渊明来说也是经过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的。

  现实与理想中的陶渊明一直以来是魂牵梦萦在他脑海中的两个不同对象。

  对于彭泽,现实中的陶渊明是十分喜爱的,这毕竟是他五次为官经历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自己独当一面的职位,自己的理想自己的举措可以在这里畅通无阻,这也是他所希望看到的。来彭泽的八十多天日子,也正是在这片土地上,那个让人人有饭吃,个个都有发言权的和谐社会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在运作,父老乡亲的拥护和喜悦,外乡人纷纷慕名而来,就是最好的例证。倘若没有何泰、何隆兄弟的横行,王霸先的霸道,史或化、史月化兄弟的干扰,没有那些被蒙蔽群众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没有刘毅的从中作梗,刘敬宣是不会离开江州,他陶渊明也不至于缺少了知音而无处倾诉……然而,建立在倘若基础上理想化了的陶渊明在现实的生活中是不可能存在的,自从有了阶级,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利益的关系,“人之熙熙,皆为利来;人之攘攘,皆为利往”,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说的就是此理,但是,陶渊明可没有悟到其中的道理。

  对于刘裕,理想中的陶渊明认为他有曾祖父陶侃的风采,出身贫寒,注重节俭,打击豪强劣绅,关注百姓民生。刘裕打入建康后,作风也颇有不平凡的地方,东晋王朝的政治长期以来存在“百司废弛”的积重难返的腐化现象。经过刘裕的“以身范物”(以身作则),先以威禁(预先下威严的禁令)的整顿,“内外百官,皆肃然奉职,风俗顿改”。其性格、才干、功绩,颇有与陶侃相似的地方,陶渊明曾一度对他产生好感,但只有三分钟的热度。因为终究人无完人,刘裕打击司马道子父子、桓玄等这是陶渊明所希望看到的,但同样刘裕与刘毅、司马休之、诸葛长民等的博弈,尤其是刘裕杀刁逵,凭着私情重用王谧等举动,这又是现实中的陶渊明所不容的,尤其是刘裕后来要剪除异己,取代落后、腐朽的东晋王朝,更在陶渊明的理想字典里认为是大逆不道的事情,那与篡位没有什么两样。其实世界之势,浩浩荡荡,谁代表了先进生产力,谁就能取得政权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但陶渊明心中却死死坚守着一个结——那就是他是东晋开国元勋长沙郡公陶侃之后,绝不能背叛东晋王朝,给祖宗抹黑。这也是他自命清高,不想与刘裕为首的朝廷“同流合污”,事实是刘裕掌权的东晋后期以及他后来取晋代之的刘宋王朝初期,政治、经济、军事都是当时比较好的时期,刘裕也是被后人大加赞赏的“气吞万里如虎”的英雄,比东晋皇帝不知要好上多少倍。相信若是陶侃在世,恐怕也不至于那么迂腐,那么天真,但陶渊明就是陶渊明,他不是陶侃。自然理想中的陶渊明否定了现实中的刘裕,也即否定了现实中的陶渊明。

  对于家庭,理想中的陶渊明是一个浪漫不切实际的人,他一直希望妻子能够成为像老莱子的妻子那样,那是根据刘向在《列女传》中记载的一个故事:楚国人老莱子不愿意出去做官,隐居在蒙山之南。楚王想让他出去主持楚国的政局,老莱子的妻子跟他说:“我听说,可以给你提供酒肉的人,也是可以鞭打你的人;可以给你官做的人,也是对你施加铁制刑具的人。先生倘若吃了人家的酒肉,领了人家的官俸,这些都是受制于人的事情。生在乱世而受制于人,能够幸免于难吗?”老莱子听后,深表赞同,于是便带着妻子向南跑到江南某地隐居去了。可惜现实中的翟氏与莱妇还是有相当的距离,不可能立马成为自己真正的知音伴侣。陶渊明的“室无莱妇”之叹,正好可以说明:他的妻子翟氏是一个能持家的好女人,假如她也像陶渊明那样浪漫,一家人就只好喝西北风过日子了。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事,有些旁人认为陶渊明是故作清高罢了,连老婆孩子都养不活还谈什么不为五斗米折腰,难道你要饿死才心甘吗?这是平民百姓都明白的生存权问题。

  没错,生存权是人类最根本最主要的权利,陶渊明在彭泽所做的一切,第一件大事就是要着手解决百姓的生存权。一个人如果连生存权都无法保证,别的一切都无从谈起。什么发展权、享受权都不过是痴人说梦。人只有先糊口,先填饱自己的肚子,才有可能也有力量去追求发展。很难想象一个吃不饱穿不暖的穷人,会整天想着是买黄金好还是买珠宝好,是买楼房还是买一套四合院?除非这个人饿傻了冻疯了。此话也有道理,但他们并不理解陶渊明,他们并不是站在陶渊明的立场上来说这番话的,而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来讲这番话的。正如庄子回答惠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的那样,你不是陶渊明就没有发言权。旁人是怎样的立场呢?他们不愁吃不愁穿或者他们认为活着是最重要的,无论做牛做马也好,至于人生的意义价值之类在他们看来是一文不值,活着就好。挺物质的。

  然而陶渊明是怎样的立场呢?他是一个感性、浪漫主义色彩极浓的人。不可否认,他也认为人活着是很重要的,迫于生计,他不得不去当官,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但是自由和尊严对他来说比简单的活着更重要,苟且偷生是绝对不可以的,毫无意义的活着还不如去死了算了,屈原就是最好的榜样,更何况陶渊明也只不过是辞职不当官而已,这并不表示他不当官就会马上饿死,经过一番思索,他最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既不会饿死,也活得开心,那就是当农民。挺浪漫的。

  陶渊明就是这样在理想与现实中挣扎,两股思想将他整得筋疲力尽,他要寻找解脱的根本方法,他想到了孔子最赞赏的弟子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乐。”他想到了屈原,当理想与现实产生严重矛盾时,“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既莫足与为美政兮,吾将从彭咸之所居。”正如屈原的经历一样,从希望到失望再盼望到绝望,哀莫大于心死,人不可能背着锁链去生活一辈子,这也是屈原之所以选择了投江的基本原因吧?

  人不可有傲气,但也不可无骨气。屈原投江那是单身一人,无牵无挂,自己却有一家老小,选择归隐也许就是最好的归宿。反正,孔子也曾说过:“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陶渊明觉得自己这么做也符合儒家经典,相信祖先是会理解自己的选择的。

  理想与现实,陶渊明思想斗争的结束自然是理想中的陶渊明占了上风,挂官而去也就成了必然。

  在回乡的路上,陶渊明构思了一篇《归去来兮辞(并序)》,这是他写给好友也是上司的檀道济和叔父陶夔信件的内容之一,在文中他反复强调了“云无心以出岫,鸟倦飞而知返”、“曷不委心任去留,胡为乎遑遑欲何之?”、“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这样的愿望,当然对于去职的理由不可能将自己心中那两个不同想法的陶渊明都一一告之,只是说“寻程氏妹丧于武昌,情在骏奔,自免去职”而已,也流露了感激刘裕对他的这番厚爱:“诸候以惠爱为德”,丝毫没有抱怨以刘裕掌实权的统治者。

  陶渊明辞官归隐,真正的原因是他终于认清了自己“质性自然”,不能适应、更无才能驾驭既存在着贪腐,又有着政治运行的自身特殊规律的官场,是他经历了几年的人生道路的徬徨、犹豫之后的痛下决心。封建社会不可能有完全排除了贪腐的官场,有作为者能够尽可能地使官场廉洁一些,官场规则明细些,从而驾驭官场,实行某些政治改革,推动社会前进若干,这一点陶渊明远不如刘裕、檀道济他们。

  试问:国家能够没有官场吗?人类社会能够没有政治管理吗?

  这便是陶渊明辞彭泽令主要是因为他的观念不适应官场规则的又一佐证。他辞官归隐,并不是针对刘裕执政的东晋社会的。当然,他此举必然得罪了刘裕,所以,他有个冲缓办法,就是以此辞表达公开离意。他在写这篇辞的当时,并没有立即离职,而是等候着朝廷的正式批复。

  叔父陶夔接到陶渊明的信,只能是无可奈何地一笑而已;上司檀道济看罢此信,拍案而起道:“元亮真是天真得可爱,幼稚得痴癫,其智商明显高人一筹,而情商却还是幼童一个。”

  在檀道济看来,陶渊明是儒家经典读得太多了,自以为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须知道即便是孔子,其生前在书中的主张与做法并没有得到诸侯的信任和采纳,那都是理想主义的产物,在现实中必须结合实际,不可能让社会来适应自己吧?难怪亚圣孟子要说“尽信书,则不如无书”,陶渊明只知道进入儒家经典,却没有如孟子那般能够从中出来,活学活用。这也许是与他出身于单亲家庭,从小听母亲话,沉溺于外祖父的那些经典书籍的海洋中不能自拔有关系,这时迫切需要有父亲那样的人物来点拨,这真是幸福的家庭大体相似,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同。陶渊明明显是文学上的巨人,生活中的矮子,但毕竟是儒家所谓的真君子,这也是檀道济要将陶渊明当成朋友看待的根本原因,对于陶渊明自动辞职,某些人的恶意诽谤都被檀道济严厉制止了。

  

  无官一身轻,陶渊明骑着小毛驴,走在回乡的路上,他感到无比的舒畅和格外的轻松,得意之际居然将毛驴像马匹那样对待,狠狠地抽上几鞭,希望它能够明白主人的心意,疾速地奔跑起来。

  天上的云彩层层叠叠,如絮如毯,仿佛触手可及;树上的鸟雀叽叽喳喳,云呼相应,似乎在欢迎主人的归来;道旁的青松明显比当年离家时增长了个头,平添了皱褶;晚秋的菊花,和着银杏洒落一地金黄,俨然满城尽带上了黄金甲,陶渊明心旷神怡地回到了老家的门口。

  翟氏夫人已经带着孩子们从武昌为程氏妹奔丧回来。

  孩子们突然看见陶渊明从天而降喜出望外,孩子们一下子围了上去,叫着嚷着,问陶渊明给他们带好吃的好玩的没有?陶渊明哪有钱买好吃的好玩的啊,他最近一个月的工资都没有领!陶渊明说没有,孩子们很失望地一哄而散。

  见陶渊明回家,翟氏却大吃一惊,好在很快就平静下来了,这样的事她已经经历过好多回了,所以是见怪不怪了。她在高兴之余预感到陶渊明肯定又辞职了,于是忍不住问道:“你才做了八十多天的彭泽县令,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陶渊明幽默地回答说:“家里的田地都荒芜了,等着我回来耕种呢?”

  “田地?啥田地?我们住在县城哪有什么田地?”翟氏故作不解地问道,“老爷,我们哪来的田地?”

  “我已经主动辞去彭泽县令,准备回家和你们一起过日子啦!老家自然会有田地的。”陶渊明从内心深处真希望妻子能像莱妇那样理解自己的行动。

  “在彭泽干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辞职呢?”翟氏大惑不解地问。

  其实在彭泽,有时候陶渊明经常会冷不丁地迸出一句道:“我想辞职回家乡!”的话。每当此时翟氏就知道他又在官场上受气了,因为像这种辞职回家的话,陶渊明不知讲过多少次了。上个月前,陶渊明曾想辞职,还是翟氏提醒他,上百亩官田就要种上稻子了,待收成以后再辞职吧。当时陶渊明总算听了妻子的话,口气缓了下来。有好多回翟氏都用官田收稻之事来劝他,陶渊明听了以后,总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唉,真没办法,难道我还是要做粮食的奴隶?”在翟氏体贴地劝慰下,陶渊明还是在彭泽坚持了八十多天。

  时局的因素,加上陶渊明一副傲骨,他的辞官念头却始终没有打消过。

  “那个小人史或化要来彭泽,还要我‘束带见之’,我岂能为五斗米折腰呢?”陶渊明一说到此,不由得气愤异常。

  “稻子没有了,我们可以再种。骨气没有了,可就被人小瞧了。男子汉大丈夫士可杀,不可辱啊!”陶渊明把自己的理想说了出来。

  到了这个份上,翟氏还有什么话可说的呢?

  “嘿嘿。”陶渊明并不急着要将道理告诉翟氏。其实在回家的路上他已经想好了,这次要彻底归隐,再也不出来做官了,任何理由都不出来了。但吃饭问题怎么解决呢?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他决定从县城搬回老家上京里村,在那里只要你肯劳作就不愁没饭吃。

  当他把这个决定最终告诉翟氏的时候,翟氏欣然地接受了,与其在城里吃不饱穿不暖让别人笑话,还不如回老家种地去。

  “老爷,虽然我不明白你这么做的道理,但我是肯定支持你的。”翟氏是典型的贤妻良母,有婆婆在时,她是孝敬婆婆的典范,有丈夫在时,她是丈夫的忠实拥趸,更何况这个丈夫受到彭泽二万多乡亲的拥护,在她眼里的丈夫是个有大学问做大事情的人。

  “那样就好!那样就好!”陶渊明见翟氏表态支持自己,他反而安慰起她来,“没关系!粮食会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有自己劳动的双手,就能创造出最新最美的图画。”

  翟氏不会理解陶渊明理想中的社会,她只是觉得丈夫既然这么说,一定有这样做的道理,“老爷的选择我支持,但是有些事我觉得还是要和你事先说清楚。”

  “什么事?”陶渊明感到有些诧异,“夫妻之间但说无妨。”

  “老爷此番回家,今后大事都听你的。”翟氏首先让陶渊明吃定心丸,“一些具体的农活之事,你可得听我的,因为我比老爷有发言权。”

  陶渊明起初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没想到翟氏郑重其事所说的事是指农活,“好啊!说说理由吧。”

  “上回在彭泽,老爷还记得吗?”翟氏用事实来据理力争,“当时,老爷要求地里全部种高粱或糯米,说是可以酿酒吃,但是,老爷却没有考虑到别人,不是人人都要喝酒的,后来你听我的才一半种了稻子,一半种了糯米、高粱。”

  陶渊明想起了在彭泽做县令的时候,准备让人把所有公田都种上可以酿酒的粘高粱的那件事。

  当时,陶渊明刚做彭泽县令的时候分到几十亩田地,他大喜过望地说:“都种糯米、高粱吧!”为什么都种糯米、高粱?因为糯米、高粱可以用来酿酒。

  他的妻子翟氏不干了,提醒他说:“你要喝酒,我们全家还要吃饭呢!是吃饭重要还是喝酒重要?”

  陶渊明一拍脑门,笑道:“忘了,忘了,当然是吃饭重要。这样吧,一半种糯米、高粱,一半种大米。”

  翟氏戳了一下丈夫的脑门,既责怪又怜爱地说:“你呀,就知道喝酒,要是哪一天喝坏了身子我该咋办呢?”

  通过这件事情,不难看出,比起翟氏来,陶渊明实在是有些迂腐、自私,只顾自己的爱好,不考虑一家人的生活。

  “噢!有这回事。”陶渊明还没有想到翟氏也会来这一手,他自己洒脱惯了,确实没有考虑到那么多,“此事可以依你啊!”

  翟氏毕竟农活干得多,比陶渊明现实,“所以,我的意思是老爷在有些事情方面不要由着自己的性子来,要想想别人,我早就说过其实我们家有六个孩子。”

  “六个?”陶渊明纳闷道:“你又没有喝酒,犯糊涂了?”

  “没有!这不五个是名副其实的孩子,还有你这么一个大孩子呢!”翟氏满脸的幸福溢于言表,“那当官的道理我不懂,这干农活的道理我可清楚得很啊!因为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啊!”

  陶渊明这回真的对翟氏刮目相看了,她居然能用生活中的现象来劝说自己,他重复着翟氏所说的最后一句富有哲理的话:

  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

  

  陶渊明回家的第二天,就开始到田里去干农活了。

  家里的草屋,屋旁的田地、树木,远处的村落,村子里的炊烟,乃至鸡鸣、犬吠,对陶渊明来说都是那么的亲切、可爱。这不正是自己的理想王国吗?

  一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曾经也当过大官的人突然跑到乡下说要当农民,这在陶渊明的村庄上京里村是一件前所未有的新鲜事,父老乡亲们都认为陶渊明只不过是在作秀,嘴巴上说说而已,而陶渊明挽起裤腿,打着赤脚,扛着锄头,在田间劳作的身影不得不使这些父老乡亲们信服:陶渊明这回当农民是动真格的了。

  陶渊明从来就不是一个只说不做的人,而且他在骨子里也从来没把自己当作城里人,他有着很深的乡村情结,在当官的日子,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回去,这个声音来自他不远的家乡。他热爱劳动,也享受着劳动。他在南山脚下和妻子孩子开垦了十多亩田地,在上京里村盖了几间草房,堂前种杨柳,屋后栽桃李。小狗在巷子里汪汪叫,大公鸡在桑树上喔喔啼,几缕炊烟,袅袅入天。这是多么美妙的生活啊,陶渊明陶醉在田园生活里乐不思归。

  夜晚,陶渊明欣然命笔,写下了反映这段生活的不朽诗篇《归园田居》。

  归园田居其一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

  误落尘网中,一去十三年。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

  开荒南野际,抱拙归园田。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馀闲。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

  

  就这样陶渊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乡,在以后长达二十多年的岁月里,他老老实实地做着农民,并把这个农民当成了世界上最悠闲最舒适最自然的农民。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校园空降直升机》     下一篇: 《银行收费项目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033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五) 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