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20   共 0 篇   访问量:2042
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二) 知足常乐
发布日期:2011-03-20 字数:6432字 阅读:2042次
  江州新任刺史檀道济还是将陶渊明送到刺史府门口,这对下属是个破例。檀道济明白自己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要给予陶渊明以最大的支持,让那些恶意诽谤的流言蜚语有所顾忌,给陶渊明创设一个宽松的工作环境。

  官吏新旧交替之时,往往也是下属观望之时,檀道济的这番做法表明了自己也是力挺陶渊明的。陶渊明也自然明白上司的这番苦心。

  “请大人止步,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让彭泽百姓过上幸福、美满、和谐的新生活,让朝廷的新政在彭泽推行无阻。”陶渊明认真又郑重其事地向檀道济表态道。

  “我对此也充满信心。”檀道济回应说,“元亮,你办事顶真、不畏权贵,体恤百姓……这些都是你的强项,但凡事不要认真过头,有些事不能太急,也不可能一口气吃个胖子的,要一步一步稳步推进,要知足常乐,难得糊涂嘛,否则你会觉得心力交瘁的。”

  檀道济的话将陶渊明的个性剖析得一清二楚,陶渊明重复着刺史的告诫,“知足常乐?知足常乐!”

  “对!知足常乐!如今的天下比起司马道子父子、桓玄时期已经或正在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事实吧?”檀道济说到此,看了陶渊明的反应,见他听得入神,继续说道:“但离元亮心中的理想社会肯定还有距离,只要社会在进步,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就应该知足了。”

  陶渊明十分感谢檀道济推心置腹的一番中肯之语,“大人,我是个办事执着、雷厉风行的人,不太善于变通,今后有什么不到之处,还望大人海涵。”

  “这个你且放心,我知道你的为人。”檀道济明确地表态道:“当年,子贡与孔子有过这样的一番对话。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我希望元亮能做到让彭泽‘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元亮谨记!”陶渊明向檀道济作揖道别。

  

  人的一生应该怎样才能过得有意义?没有目标的人生就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生儿育女繁衍后代那是动物也会做的事,人类之所以有别于动物的最大区别就在于人类是高级动物,他们有思想、有追求,与其每天在吃喝玩乐中度过,到不如上战场去有所作为,刘敬宣就是那样的后者。光阴荏苒,人生几何?人即使活上一百岁,也只有三万多天,有所追求是人生的最高境界。只不过你想要的目标与现实会有一定的距离,那就得不断地修正目标,扬长避短选择适合自己的目标,一条道走到黑恐怕到头来一事无成。檀道济临别的赠言至少告诉了陶渊明这样一个道理。

  陶渊明一路上不断在思考着此次江州之行与刘敬宣、檀道济的谈话,思考着在彭泽的下一步举措,在百姓安居乐业的基础上,还应该给百姓些什么?幸福、美满、和谐是百姓所向往的,该怎样做呢?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孔子的主张也是治理彭泽的座右铭,陶渊明打定了主意。

  陶渊明风尘仆仆回到家乡柴桑,翟氏夫人正在家门口的菜地里拾掇,五个孩子都赤着足,他们四人一行,一人一边,正在玩着老鹰捉小鸡的游戏,连父亲回家也没有注意到。这也难怪,这些年陶渊明在家里待的时间并不长,一直在外奔波,为生计而努力。翟氏一抬头,看见了陶渊明。

  “快!阿舒叫弟弟们别玩了,你爹回来啦。”翟氏一边快速将一些菜放入篮子里,一边拍了拍手上的泥巴,走出菜地。

  听说爹爹回来,五个疯玩着的孩子停止了游戏,陶渊明走进院子里,近距离看见五个孩子的结果令陶渊明大吃一惊:五个孩子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除了玩以外,他们饿得连向爹爹打招呼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他,那眼里分明写着两个字:饥饿。

  陶渊明过去用手比划了一下老大阿舒与自己的个头,摸了摸老二阿宣的脑袋,把老三阿雍老四阿端这对双胞胎一左一右搂抱了一番,最后抱起老五阿通,用胡须在他那嫩嫩的小脸蛋上亲了又亲扎了又扎,弄得阿通痒痒的,他怯生生地看着陶渊明问道:“你是爹爹?”

  “阿通不认得爹爹啦?”陶渊明从口袋里掏出唯一的一个梨,这还是昨天送别刘敬宣时在刺史府拿的,他把梨递给阿通,然后茫然若失地看着孩子们,“我可是响当当的彭泽县令,你们五个孩子的父亲啊!”

  翟氏放好菜篮,擦了擦手,过来从陶渊明怀里抱过阿通,“通儿,快下来,你不是天天吵着要找爹爹吗?如今爹爹真的回来了,你却认生啦?舒儿,快带弟弟们去洗一洗,瞧你们那副模样,一会就和你爹爹一起吃饭。”

  翟氏张罗了半晌,准备了简陋的饭菜,说说是饭菜,其实只不过是一些菜汤拌米糠罢了,她还特地让阿舒去打了一壶酒给陶渊明喝,一家人围坐在桌前吃了起来。

  陶渊明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不由得忧心忡忡起来,当然他的儿子们是不知道愁的,他们只知道叫嚷:“我要吃饭。”

  最小的阿通这时也不想吃梨了,他只是饿得哇哇叫:“为啥不给我饭吃?为啥不给我肉吃?”

  看着家人如此这般的生活,陶渊明心中羞愧万分,作为一家之主,让妻儿老小过着这样窘迫的生活,这不是陶渊明所希望,这更坚定了他要将家人带在身边,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彭泽县令干得久一些,以便为将来的日子打下良好的基础。

  “夫人,我想带全家和我一起去彭泽就任。”陶渊明将檀道济的看法和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老爷,这些年在外为官都是自己一个人的,这回是怎样想的?要带上我们娘儿几个?”翟氏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

  “如今不同于以往,以往我是替别人做幕僚,拖家带口的不方便。”陶渊明寻找着说服翟氏的理由,“彭泽虽小,但我现如今毕竟是县令一把手,刺史大人也让你们娘几个和我一同前往呢!”

  “好啊!好啊!”翟氏还没有表态,几个儿子却早已兴高采烈了,听说能到外面去,能吃上米饭和鱼肉,对他们来说总是新鲜和充满诱惑的。

  “老爷,我听从你的安排。”翟氏是典型的贤妻良母,见丈夫主意已定,又有刺史的同意,她还能有什么意见呢?“那我们明天祭拜完公公婆婆以后就上路?”

  “正是!彭泽还有许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陶渊明心里牵挂着彭泽的事,“你去了还有几十亩土地可以归我们使用呢。”

  “还有田地?”翟氏没想到这做官还有土地分。

  “是的!”陶渊明将朝廷官员的俸禄来源简要地说明了一下,“我想在田里全部种上高粱,到时候酿酒,我可以一醉解千愁啦!”“哈哈……哈哈……”陶渊明说到此,得意忘形地大笑起来。

  “看把你乐的?”翟氏见丈夫只顾自己那杯中物,丝毫没有考虑家中其他人的温饱,她连忙制止道:“老爷,你可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你看还有我们娘几个的六张嘴等着吃饭呢。”

  “是啊!爹爹孩儿肚子饿!”阿通嘟嚷着说。

  陶渊明见此情境,也不由得不好意思起来,“那依夫人之见……”

  “我看一半种稻子,一半种高粱吧!”翟氏瞅了陶渊明一眼,见他没有反对,便继续道:“这样大家都有得吃,两全其美啊!”

  “好吧!就依夫人所言。”陶渊明最终拍板道。

  第二天,在拜祭了先人之后,陶渊明带着一家老小,回到了彭泽县。

  县衙比起柴桑的家乡自然豪华气派多了,五个孩子也不认生,一到住地就欢呼雀跃起来,再加上还有张臣、李施等衙役的服侍,让他们更是觉得换了人间一般。

  晚饭时分,阿舒认真地问陶渊明:“爹爹,怎样才能快速当上县令啊?”

  “小孩子家,先要好好学点本领,没有本领怎么能当县令呢?”陶渊明见老大提出了一个年轻人经常要问的问题,他不由现身说法起来,“你曾外公、你爹爹当县令都已经四、五十岁啦,你曾曾祖父是为朝廷立下汗马功劳,才被封为长沙郡公的。年轻人有理想和抱负是一件好事,但也要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去实现自己的理想,切不可好高骛远,去想那些投机取巧的事。”

  “正是!”翟氏在一旁替陶渊明补充道:“要像你爹爹和祖先那样做堂堂正正的人。”

  “知道孔子对年轻人是怎么教诲的吗?”陶渊明想考考孩子们。

  五个孩子大眼瞪小眼,没有一个能够回答的。

  “当年阙党的一个少年来传达信息。有人问孔子:‘这后生是一个追求上进的人吗?’孔子回答:‘我看见他大模大样地坐在位子上,又看见他大模大样地与长辈同肩而行,他并不是一个追求上进的人,只是一个想走捷径达到成功的人。’”陶渊明将孔子的原话用通俗的语言告诫五个儿子,“孩儿们,你们一定要记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地成功,你们得把握生命中的每一个时辰,莫让年华付水流啊!”

  几个孩子似懂非懂好奇地看着父亲,觉得他是一个神通广大高不可攀的人。

  

  翌日,在处理完衙门的公务后,陶渊明在张臣的带路下,领着翟氏和孩子们前往自己的田地,开始了事先商量好的一半种植稻子,一半种植高粱的行动。

  他们夫耕于前,妻锄于后,孩子在最后,共同劳动维持生活,与百姓近距离的接触,日益接近息息相关。

  县令在田里干农活了。这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引来乡亲的驻足观望。

  陶渊明毕竟不是干农活出身,他插的秧密密麻麻的,明显不如翟氏疏密有致恰到好处。

  快到中午时分,一位老农对陶渊明说:“陶令公啊,日头恁毒的,该回家吃晌午饭了。”

  陶渊明直起身子,捶了捶腰,抬头看了看正当顶的太阳,金灿灿的刺眼。刚才从下巴颏上往田里滴的汗水,现在顺着脖子流到了衣领里了。

  陶渊明拿衣领擦着汗说:“那就回吧,吃完饭歇个午觉,太阳一偏西我们再来。这两天要赶紧把秧苗都插到田里去,错过了节气就坏了。”

  彭悯农恰好也在人群中,“陶令公啊,这不是你干的活,高粱这样插太密,会影响收成的。”

  “噢,是老彭啊!”陶渊明见有许多乡亲在观看,他迎着过来的彭悯农悄悄地问:“我想种得密一些,将来多收些高粱可以多酿些酒啊,到时候请你来喝酒。”

  彭悯农摇了摇头,他从陶渊明手里夺过种子,示范地插起了秧,“陶令啊!孩子喂得太饱会撑坏的,这种庄稼与养孩子有相同的道理,要给它们一定的空间,如果插得太密反而会相互干扰,不容易长好啊!”

  “原来这种高粱也有那么多学问啊!”陶渊明在彭悯农面前虚心请教,他没想到彭悯农的一席话还真饱含着一个朴实的哲理呢。

  在彭悯农的倡议下,众乡亲一起帮助县令,陶渊明一家的田地里一半种上了稻子,一半种上了高粱。

  乡亲们见陶渊明将妻儿老小都带到彭泽,并且又见到了他们一家种地的场面,都认为陶渊明确实准备在彭泽干点实事,在劳作间歇,他们纷纷围坐在田头与陶渊明攀谈起来。

  “陶令公啊,你来彭泽才几天,我们的面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啦。”彭悯农起了个头,乡亲们你一句我一言打开了话匣子。

  “如今,我们地里的物产直接去交易,对城里城外的人都有利。”

  “居民能够买到新鲜的蔬菜、粮食,没有了中间环节,我们也能尽快拿到钱。”

  “税收比以前少了近一半,我们的生活就更有盼头了。”

  “住房问题也大多有了着落。”

  “只是担心政策会不会变?”

  ……

  “请乡亲们放心,我已经向新来的刺史檀道济檀大人反映过了。”陶渊明环视了四周,见聚集着近百位乡亲,他觉得可以将新的消息透露些,好让大家吃上定心丸,“檀大人同意了我县的减税计划。”

  “青天大老爷!我们彭泽有了陶令公,江州有了檀刺史,这可真是苍天有眼啊!”彭悯农由衷感叹道。

  “对!对!对!”乡亲们不约而同地表示肯定。

  “如今大伙还有什么需求可以一并提出来?”陶渊明见有些乡亲欲言又止的样子,他开始启发他们说话,“我来彭泽的目的就是想让大伙过上幸福的生活?什么叫幸福?吃得下睡得着,第二天能够睁眼看世界就是幸福。说得具体一点就是拥有美满的生活,优美的环境,没有严重的贫富差异啊。”

  “陶令公啊,您来彭泽后为百姓所做的一切,大伙都有目共睹。”彭悯农见大家相互推让,抢先回答陶渊明的问话道:“您去江州的这些天,就是有些农产品的价格出现了异常。”

  “农产品价格异常?”陶渊明离开彭泽去江州来回才二天,他有点出乎意料。

  “是这样的。”彭悯农将大伙心里想说而没有说的话一块倒了出来,“这几天,彭泽遇上了感冒高峰,得流感的人特别多,还出现了死人的事件,弄得人心惶惶。据坊间传言,说是吃大蒜,喝姜茶能够防治感冒,于是大伙不分青红皂白全去哄抢大蒜、生姜啦,过去一般是按颗任粒来买的东西,现在全都任斤来买,一时间将大蒜、生姜的价格炒到了像人参、灵芝的价格,大蒜成了‘蒜你狠’,生姜变成‘姜你军’,连带做姜茶的红糖也跟着涨,说是‘糖高宗’。大伙对此都有怨气和意见啊……”

  “好个‘蒜你狠’、‘姜你军’和‘糖高宗’。”陶渊明不听则已,一听简直义愤填膺,“张臣,你赶快回县衙告诉师爷,要求对农贸市场上的大蒜、生姜和红糖实行限量购买,没有大夫证明不能多买;要求所有的大夫必须尽到自己的责任,加紧医治病人,宣传和普及预防感冒的知识,譬如勤换衣服、勤洗手,房间要通风,等等……等等;此外想方设法从外地去进一批大蒜、生姜和红糖,一定要尽快平抑市场物价。”

  张臣领命,快速回县衙去布置了。

  乡亲们见陶渊明处理事务思路如此清晰,措施如此得力,心中的忧虑开始云开见日了。

  陶渊明让翟氏收拾器具,正准备回家,这时只见张绅抱着一个孩子在前头急匆匆地跑,张绅的老伴跟在后面气喘吁吁地追着,老伴一路跑还一路喊“救救我的孙儿啊!”

  陶渊明和彭悯农等人赶紧迎了上去,准备让身边几位年轻人抱孩子去看大夫,彭悯农一摸孩子的鼻孔早已没有了出气,孩子的手脚已经冰凉,显然孩子死了。

  见陶渊明等人迎了上来,张绅停住了,他的老伴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抓着陶渊明的手,哀求道:“陶令公啊!救救我们的孩子!”

  翟氏一把从张绅怀里抱过孩子,她摸了摸孩子,无奈地朝陶渊明摇了摇头。

  “事已至此,老张你们快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彭悯农拉过张绅问道:“有陶令公在此,一定会为你们作主的。”

  “唉……”张绅望着孙子,长叹一声道:“我老伴是好心,最近一直在给孙子喂牛奶,那知道这些牛奶里掺了皮革,孩子可能是吃了这种牛奶才会……”张绅说到此,声音哽咽泣不成声。

  “我要找他……他们去……去拼命!”张绅老伴从怀里掏出一把剪刀,目光呆滞地说:“要他……他们……偿……偿命!”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陶渊明该如何应对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呢?

  彭泽百姓再次拭目以待。

  

  (未完待续)

上一篇: 《锦湖轮胎》     下一篇: 《地铁与梧桐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042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二) 知足常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