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矛》--朱新卯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20   共 87 篇   访问量:1389
凉水泉边捉螃蟹
发布日期:2011-03-20 字数:1181字 阅读:1389次
  一提起春天,人们很自然地会联想起阳光明媚、鸟语花香这些形容词,而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则想起荒肠肚热、饥饿难耐一类的词语。因为,那时国内正遇三年自然灾害,集体仓库里没了粮食,人们为填饱肚子,不得不去捋树叶、剥树皮或挖野菜,连水蒿苗、麦莲纸那些极苦的野草也经过煮和清水泡后作为食物充饥。然而,即便在那样恶劣的环境下,我们村里的小孩子们仍然有机会开荤,那就是到凉水泉捉螃蟹吃。

  凉水泉在我们村西靠河边的那块地中央,距大路约十几米,大约有三米直径的圆形水坑和一条约一米宽、十几米长的排水渠相连。说不清是哪朝哪代哪些先人们从河中挖的暗渠引到这里的,泉水清澈晶莹,隆冬冒着白色热气,时有女人们来此洗衣;盛夏冰骨渗凉,常有过路人来此痛饮解暑。虽然泉水只有鸡蛋样粗细,但一年四季不断,听村里老人们说,连光绪三年大旱都没断流。在排水渠两边,长满了青翠的野草,渠里长满了水芹菜、水莴苣,水面上飘着一层绿色的浮萍,尺把高的土渠两侧有很多小洞,住着不少美味的螃蟹。

  第一次我随姐姐来凉水泉捉螃蟹时大约八岁。那天天气很好,拂着春风的和煦,踩着田埂的松软。姐姐穿了个小碎花夹袄,手掂了个小瓦罐,我争着要掂,姐姐不让,说:“你毛天鬼似地,万一摔倒,打碎怎么办?”

  到了凉水泉边,姐姐才把瓦罐交给我,说:“河水还凉,你不准下水,就在上边。”

  我看着她脱了鞋袜,卷起裤腿,一跳进了渠里,就开始用手伸进渠旁的小洞里捉螃蟹。

  姐姐每捉住一只螃蟹,就喜不自禁,先放在渠水里洗一洗递给我。

  我每次从姐姐手里接过螃蟹,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干脆背过身去,偸偷揭掉蟹盖,把螃蟹吃掉,那种鲜香而有带点咸的滋味让我彻底解了回馋。

  整整一个上午,姐姐捉了几十只螃蟹,除了几只大的外,都被我统统吃掉了。

  等姐姐洗了脚,穿上鞋袜,拿起罐子看时,才大吃一惊,问我:“啊,怎么就剩这几只,?”

  我张开嘴,用手指了指。

  “呀,那么多,你全吃了?”

  我笑着点了点头。

  这时,我看见见姐姐眼圈红了,喃喃地说:“你就那么馋,锅滚就等不着豆烂,还都是生的,这么吃了,也不怕生病?”

  “没事。”我得意洋洋的。

  “到家我跟咱妈说,小心你的屁股!”

  其实,那天中午,什么事也没发生,我只知道母亲没吃午饭。

  一不留神,50载岁月已从身边悄悄溜走,如今鸡鸭鱼肉、山珍海鲜我都吃过,但总觉得远远比不上那年月生螃蟹的味道美。

  这可能就是一种错觉,一种永远的错觉,一种刻骨铭心的错觉。

上一篇: 《写春联的记忆》     下一篇: 《记忆儿时放“烟花”
责任编辑:伏牛狼 | 已阅读1389次 | 联系作者
对《凉水泉边捉螃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