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长河》--春江月影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4-10   共 36 篇   访问量:3153
门卫老吴
发布日期:2008-04-10 字数:1330字 阅读:3153次
  家属院又失窃了,这次丢的是一辆崭新的“奥迪A6”,刚买的,还没来及挂牌呢。司机小郭气疯了,站在院子里骂:“狗日的门卫,夜里睡死了!”原来门卫夜里耐不住值班寂寞到对门家属院打麻将了,半夜才回来,躺下就睡成了一滩泥,不想被小偷正好钻了空子。

  一周后,家属院换了个新门卫,是个50多岁的老头,大家都叫他老吴。老吴从乡下来,背有点驼,黑红脸膛,满面沧桑,大冬天只穿一件破旧的毛衣,脚上蹬一双居说是刚从垃圾道里捡来的、大的像条船的旧皮靴,一副老实巴交、邋里邋遢的样儿。

  老吴有点和以往的门卫不一样,他不下棋,不打牌,不溜弯儿,一天到晚都死钉在院子里。白天搬个凳子坐在门口漫不经心地看旧报纸;晚上就坐在房里像尊雕像盯着门外,目光须臾不肯放过进出院子的每一个身影。说也奇怪,自打老吴来了之后,原本隔三差五都要丢东西的家属院,再没失窃过。

  门卫的生活无聊而孤独,老吴也一样,虽然每天守着一院子人,但很少有人愿意和他搭茬。也难怪,一个衣着寒酸、华发苍颜的穷老头,无论是身份地位、文化程度,还是社会阅历都和所谓的城里人不在一个层次上,谁愿意搭理他呢!有段时间,老吴可能太寂寞,不知从哪儿逮了只猫,没事的时候,就逗猫玩:“哦!小乖乖,吃饱了吗?没吃饱呀,下次一定给你吃饱啊!”似乎那猫就是他的孩子,抑或是他最亲近的人。

  圣诞节之夜,院子里的人大都出去狂欢了。我闲着没事,就到院子里散步,老吴正好也在。“吴叔,干嘛呢?”我随便问道。他身子颤了一下,似乎被突然入其来的亲昵称呼吓着了,定了定神,而后脸笑成了一朵菊花,慌乱地抽出一支烟慢慢递过来,又谦恭地替我点上。“这——这段时间忙吧?”他试探性的问,眼睛不时瞟着我的表情,生怕说错话,又怕自己的话不吸引人。我说,不忙,行政机关就那样,整天死死板板、一成不变,比吴叔强不到哪去!“真的吗……”他看我态度随和,像一下子找到了贴心人,话便多起来,但声音很小、很轻,像慢慢拧开的水龙头,水流缓缓而出。他说,他今年56岁,老伴儿去逝早,儿子一家都到外地打工了,只他一个人在家,心里闷地慌,就到城里来了,原本想城里人多,会热闹些,可没想到,还是闷。我说,大家忙,没时间,以后没事就找我聊吧,我住二楼,很方便的。他笑笑说,那敢情好,以后闷极了就去找你……

  星期天早上,天刚蒙蒙亮,我到户外晨练,经过门卫室,却猛然看到地上躺个人,仔细一看,原来是老吴,他面色苍白,满脸是血。我吓坏了,赶忙拔打了“120”,10分钟后,他被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

  有一阵,老吴醒过来了,我问到底咋回事儿。他说,昨天半夜有人醉酒回来叫门,就慌忙起身开门,回屋时,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一头栽到了地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一会儿又被夜风吹醒,一摸脸上到处是血糊糊,想站起来,却没力气,只好爬进屋里,靠在床边等天亮来人帮他。我说,你傻呀,人命关天的大事,怎么不叫人呢。他说,半夜里,大家睡得正熟,怎么好意思惊醒别人呢……

  两天后,院子里的人被医院告知,老吴得了高血压,半边身子动不了了,可能后半辈子只能在床上度过了……

上一篇: 《劳 教》     下一篇: 《春谒伊尹祠
责任编辑:春江月影 | 已阅读3153次 | 联系作者
对《门卫老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