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16   共 0 篇   访问量:2909
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 感士不遇赋
发布日期:2011-03-16 字数:7957字 阅读:2909次
  桃花源里可耕田

  (三十)感士不遇赋

  

  陶渊明的新政出台二天了,并没有人前来县衙签订接受新政的协议。陶渊明派张臣去了解,最根本的原因是何泰、史月化等豪强大户在从中作梗,而彭悯农等农户有积极性,但由于新政并没有宣导下去,因此有许多人并不知情,一些中间阶层更多的是处于观望之中,他们很想知道陶渊明所推行的新政是否也像前几任那样只是摆摆样子,光打雷不下雨,最后不了了之。

  陶渊明可不信这个“邪”,他大刀阔斧地实施他的人口普查计划。在普查过程中,他先从当地的大财主何泰家入手查起,决定首先拿何泰、史月化等豪强开刀。

  这天一大早他带着大队人马前往何泰家,何泰家住彭泽县城北,是当地有名的大财主,而且何泰的弟弟何隆时任浔阳郡的郡丞,是太守的副职,所以往任县令清查人口时,对他家瞒报人口都是睁一眼闭一眼,而陶渊明则不讲情面,突然拜会何泰,带领衙役进何府,逼着何泰要将自己隐匿的人口全部如实交出来,何泰起先还想抵赖,让管家拿出一本准备让官府检查的假账试图蒙混过关,当张臣领队前往何家霸占的田头将佃客、部曲或奴仆带回,李施领队前往“人可地产”将建房的侨人、奴仆带来时,何泰一下子也傻眼了,只好瞪着管家,不知如何回答。

  “来人!把他们拿下!”陶渊明一声令下,一干衙役立刻将何泰和管家拿下,上了枷锁,用哨棒打得他们跪倒在陶渊明脚下。

  “大……大人!”何泰从无见过这等架式,他吓得面如土色,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何罪……之……之有?”

  “凭着隐匿人口这一条就应当是死罪。”陶渊明怒不可遏拍案而起,指着何泰的鼻尖道:“还不赶快将真实的户口交出来,否则罪加一等。”

  听说是死罪,管家在一旁早已吓得屁滚尿流,他跪倒的地上湿了一大片,一股尿腥味惹得旁人都皱起了眉头,他连忙说:“大人饶命!大人饶命!我知道真账在哪里。”

  “赶快交出来,饶你不死!”张臣就这样押着管家去搜真账。

  陶渊明当场责成何泰管家将花名册逐一核对,这一下动真格起来人口足足比何家假账上的人口多出了一千多人,陶渊明拿到真账,将真假两本账一并扣压,同时让何家所有的佃客、部曲、奴仆统统划押作为证据,最后宣布将何泰打入死牢时,何泰已经浑身散架,靠两名衙役架了出去。

  临了,陶渊明给何家撂下一句话,想要免何泰死罪,限二天内必须将隐匿人口的五斛税由何家加倍赔给政府,同时所有佃客、部曲、奴仆统统释放回家,让他们自己去耕作田地。

  接着,在史月化等豪强劣绅那里,陶渊明如法炮制,此次声势浩大以人口普查为核心的“打假”行动,成效显著:此举震动了全县,基本上摸清了彭泽近十余年来人口的真实数据,统计出来的全县人口达到了刘敬宣告诉陶渊明的数据二万余人,隐匿人口有五千余人,其中何、史两的隐匿人口占到一半以上;针对豪强劣绅隐匿人口的处罚税米超过了五万斛。

  作为一个父母官,手中有粮就心中不慌了。在荒年尤其如此,陶渊明在这件事上赢得了主动。

  在取得人口“打假”行动胜利的同时,陶渊明一鼓作气乘胜追击,为了彻底调动农民、居民和渔民的生产积极性,布告周知各地,宣布在原先新政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两条惠民措施:凡所有彭泽成年男丁必须与政府签订每人一亩农田的耕作协议,其他人采用自愿的原则,在全县大会上签订协议的有荒年每人二斛米的补助;第一个来与政府签订协议的人,另加十两金子的赏赐。

  种田有如此丰厚的利好,好消息不胫而走,犹如插上翅膀的风筝,一传十十传百,彭悯农、张绅等热心民众早已纷纷加入到义务宣传大军里来,就在陶渊明颁布惠民措施的第二天一早,县衙门口的检阅场上数以万计的民众已经将此挤得水泄不通。这是彭泽县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现象,人们纷纷在传言作为长沙郡公后人的陶县令要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县衙门一开,陶渊明先让衙役布置,将检阅台作为签订协议的场所,台上放置了桌椅,横幅有陶渊明亲笔手书“彭泽县税收房产贸易新政签约受理大会”。

  “哟!这检阅台可是县太爷专用的,从来没有人上去过。”

  “是啊!会不会是让我们难堪的?”

  “不会吧!陶令公来彭泽所做的事,可都是为咱百姓啊!”

  “怕什么?咱们也上检阅台去风光一把。”

  “对!上台去找找感觉。”

  ……

  人群中议论纷纷,这个检阅台以往百姓是根本不可能上去看的,只有县令以及上面来人,才能上去检阅、观光,现如今陶渊明将这里作为签订的地点,百姓似信非信,有好奇的、有担心的、有观望的,一时间还真没有人上去。

  陶渊明登上了检阅台,他环视一下全场,看着一望无边的人群,他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乡亲们,我来彭泽已经五天了,我一直在考虑这样的一个问题:我到这里究竟是干什么来的?我是来当这里父母官的,是朝廷和百姓将我放在这个位置上的,我就应该将这两者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孔子说:‘邦有道,谷;邦无道,谷,耻也。’我如果干好干坏一个样,照样领薪俸,那就是件可耻的事。当官不为民办事,不如回家抱孩子。”

  陶渊明开场白的一席话,把在场的百姓全逗乐了,这是新县令的头一回亮相,大家都被父母官坦诚、诙谐、慷慨激昂的讲话所感染,人群中已经开始有人跃跃欲试了。

  “我刚到彭泽,有许多事情还没有完全了解,但眼下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要让大家‘安居乐业’。孔子说‘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彭泽去年遇到了荒年,收成不好,但穷的更穷,富的更富,为什么呢?”陶渊明继续着他的演说,见大家都屏气凝神专心听讲,他越来越投入,“因为他们霸占了国家的土地,垄断了市场,导致房价奇高、物价像弓箭飞、税赋不堪重负。”

  “是这个理啊!”彭悯农、张绅等人已经开始在为陶渊明摇旗呐喊了,民众频频点头赞同陶渊明的说法。

  陶渊明趁热打铁,因势利导地说道:“所以,我们出台的三条新政就是要先解决这三种不合理现象的。第一,改过去‘不税田而税人’的制度为‘税田’制度,且不允许豪强劣绅强占好的土地,人人都能分得土地,以亩计算米税,每亩每年只要上交三斛。”

  “青天大老爷啊!您说的话说到咱们心坎里去了。”几位不识字的老农经陶渊明一宣导,激动得高呼起来。

  彭泽土地基本上是人均一亩,从原先每人每年要上税五斛到三斛,自然税赋大大地减轻了。有此等好事,难道在做梦?但眼前检阅台前的一切,陶渊明的话分明在告诉大家一个事实,县令是说话算话的,百姓开始群情振奋了。

  “‘安居乐业’不是一句空话,首先要给大家解决谋身的问题,在所有的问题中生存是第一位的,大家有了土地就能很好地生活,同时为了帮助大家度过荒年,凡是今天在场签订耕种协议者,即刻在现场补助每人二斛米,大家算一算这本账,这一进一出,政府今年让利于民,基本上是种一亩地只缴了一斛米的税。”陶渊明开始给百姓算经济账。

  “还是种田好啊!”一些原本抛弃土地去当豪强劣绅的佃客、奴仆的农民有了对比,更是感到新政的好处。

  “至于‘安居’,我们将对房地产市场进行限价,最高价不能突破人均年收入的六倍。暂时不能买房的,由县衙提供经济过渡房,房源就是这个检阅场两边的看台,我们稍作改造就让符合条件的百姓居住。”陶渊明瞥见了那天在城外自建房的游击队,向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已经认出了县令,个个聚精会神地听着,“为了杜绝懒汉产生,我们租赁合同最长只签六年,六年内租房者必须靠自己的诚实劳动,到房地产市场去买房住。大伙说说看:这样的政策是否合理?”

  “合情合理!”百姓众口一词拥护。

  “关于农贸市场,我们采用直销制,取消中间环节,供需直接见面,供方只赚十点利,政府只在十点利中抽一点管理费而已。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充分让利于民,将物价降下来!”陶渊明一口气将新政有关税收、住房、市场交易准则说将下来,为彭泽百姓描绘出了一幅和谐生活的美好愿景,现场百姓想要签约的情绪立马到了急不可耐的地步。

  陶渊明见目的已然达到,宣布让百姓上检阅台接受签约。彭悯农第一个上台,陶渊明代表县衙与他签订了田租的协议,按照陶渊明的事前的许诺彭悯农于是得到了十两金子的奖赏。

  彭悯农激动得握着陶渊明的手,半晌才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陶公品德真令人高山仰止啊!”

  “老彭,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还要感谢你敢于第一个吃螃蟹啊。”陶渊明无不感慨地回答:“正是因为有了像你这样识大体顾大局的百姓,给我的新政以有力的支持,才使我们的政策不至于夭折。只有百姓富裕了,国家才能强盛啊!”

  “言之有理!”彭悯农这位曾经在私塾读过几年书的农民,觉得国家利益离自己尚远,但眼前陶渊明的所作所为却为自己致富提供了路径,他觉得跟着陶渊明走就能获得幸福,签完协议后,彭悯农转身面向大家语重心长地说:“乡亲们啊!陶令公说话可是算数的,我已经拿到了十两金子,他给咱们彭泽带来了希望,跟着陶公走,我们一定能发家致富。我们还想听听陶公除了新政以外,对我们还有什么吩咐。”

  “吩咐谈不上,我只是有个小小的建议。”陶渊明的这一天也许是自己为官最激动的一天,“大家可以多开动脑筋,互相取长补短,除了种庄稼外,也可以在农闲时种些经济作物,以提高自己的收入,总之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我们鼓励勤劳致富。说到我自己嘛,我一定会按照孔子所说的:‘居之无倦,行之以忠’来严格要求自己,恪尽职守做好自己的工作,接受百姓的监督,我愿意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

  百姓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和喊声响彻云霄,全县上下齐声欢呼,纷纷赞扬陶渊明英明和爱民如子的美德。彭泽县的新政就这样推行开来。

  由于佃客、奴仆都有了自己的土地,“人可地产”、“人口房产”缺乏了劳动力,再加上何泰、史月化收监,县衙限价,彭泽的房价逐步稳定在人均年收入六倍的限价线下,经济过渡房的推出,百姓安居有了保障;原先高企的物价,也在直销市场的推动下,进入寻常百姓所认可的轨道。陶渊明给彭泽百姓安居乐业的承诺有了着陆。

  

  就在彭泽百姓生活逐步好转的情况下,那些代表腐朽黑暗的势力是不甘心自动退出历史舞台的。何泰家族的幕后人何隆——浔阳郡丞,史月化家族的既得利益者史或化——浔阳督邮,开始粉墨登场,他们背地里联络了彭泽的豪强劣绅,搜集陶渊明所谓的“罪状”,等待时机要想反攻倒算。

  这个机会还真让他们等着了,在刘毅的步步紧迫下,刘裕采取了暂时退让的政策,正式免去了刘敬宣江州刺史的职务,改任宣城内史。江州刺史由檀道济担任。

  刺史的变动,给何隆、史或化等人带来蠢蠢欲动的机会,他们根据自己的经验判断觉得陶渊明失去了刘敬宣的支持,也就没有了依靠。在他们的鼓噪下,彭泽那些在新政中受到冲击的豪强劣绅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在彭泽张贴大字报攻击陶渊明,并且罗列了陶渊明三大罪状告到江州,时间选择在檀道济上任之日。

  陶渊明也按上头的交代,前往江州出席迎接檀道济的上任以及送别刘敬宣的仪式。县里出现的几张大字报并没有吓倒他,他胸有成竹地认为乌云是遮不住太阳的。

  刘敬宣在刺史府将陶渊明引见给了新任刺史檀道济,檀道济是刘裕一手提拔起来的一员寒族出身的得力干将,与刘敬宣一起在北府军共过事,也是个军事家出身的官员,地方政府的实权刘裕是绝不会让刘毅集团掌握的。

  “元亮,这位就是新来的刺史檀大人。”刘敬宣还是称着老朋友的字,亲切地将他介绍给檀道济。

  “下官陶渊明见过刺史大人!”陶渊明不知檀道济的底细,谨慎地说起了官场的套话。

  “不必见外!元亮,你以后只要与对待万寿将军那样和我打交道就行。”檀道济平易近人的一声“元亮”,打消了陶渊明心中的顾虑,“听说彭泽有人告你的诉状已经摆到江州府衙了。”

  “那是一派胡言,恶人先告状。”刘敬宣旗帜鲜明地力挺陶渊明。

  “元亮,我十分仰慕令曾祖长沙郡公,也知道你在彭泽为百姓所做的事,这里既有告你罪状的,但那是少数豪强劣绅的;也有为你歌功颂德的,那可全是彭泽百姓的万人签名,说你是青天,这截然不同的两种意见,我自然听大多数人的意见,这也是太尉所希望看到的。”檀道济看着陶渊明,又看看刘敬宣,“我只要元亮说一下实情,以便替你主持公道。告你的罪状说你擅自决定将百姓的税收从五斛降为三斛,还用政府粮仓发放给每人二斛大米,还有什么将检阅台变成经济过渡房,打压房价,办农贸市场扰乱市场秩序……”

  “大人:朝廷给彭泽的米税总量是六万斛,但以前彭泽是按‘不税田而税人’的旧制,每人要纳五斛,而且人口十多年没有普查,像何泰、史月化等豪强劣绅他们每家都有没有户口的上千名佃客、奴仆,这样导致政府税收流失,中饱他们的私囊,还造成百姓土地荒芜,民不聊生。如今新政按照人口普查后的实际人口,实行‘税田不税人’的制度,每亩每人交米税三斛,彭泽二万实有人口,照样可以交给朝廷六万斛,这也符合太尉的政策。发放给百姓的大米,可不是政府粮仓的,而是那些隐匿人口的豪强上缴的处罚米……”

  檀道济可是个足智多谋的军事家,《三十六计》的作者,他一听陶渊明的叙述已经知道了实情,“至于房价、农贸市场嘛,百姓万人书中已经给你作了回答,你是要平抑物价,让百姓安居乐业,这也是符合太尉要求的。”

  “那何隆他们的诉状该如何处置?”刘敬宣更关心那伙无事生非的小人,他怕自己走了以后陶渊明会吃亏。

  “这个请万寿将军和元亮放心,明天我会给大家一个说法的。”檀道济态度诚恳地回答。

  

  翌日,在江州府进行了新、旧刺史的工作交接。刘敬宣去府后收拾行装,檀道济升堂端坐,何隆、史或化将告陶渊明的状子递了上去。

  “何郡丞、史督邮你们状告陶渊明的三宗罪可有事实依据?”檀道济将惊木一拍,大声喝斥道:“我这里也有彭泽百姓万人签名的上书,说你们的兄弟在乡里横行霸道鱼肉百姓的事。”

  “刺史大人:我们……我们兄弟……可……可是守法的……商……商人……”何隆大惊失色,他起初还以为檀道济是刘毅派来的人,“除……除了这……罪状,还有……有……大字报……为……为证。”

  “大字报?”檀道济正要反问,这时衙门口传来了人声鼎沸的声音。

  “请刺史大人还陶令公公道!”

  “请刺史大人为彭泽百姓作主!”

  “请刺史大人为民伸张正义!”

  ……

  不用问这是彭泽百姓的呐喊!这是彭泽百姓的心声!

  “你们听!这就是百姓的声音!”檀道济正义凛然,措辞严厉地说:“隐匿人口可是死罪,霸占土地国法不容。你们应该知道那个隐匿人口的大户虞亮是怎样的下场吧?!”

  “这……这……”何隆黔驴技穷,脸色苍白匍匐在地,请求檀道济开恩。

  史或化贼眼珠一转,跪拜在地,义愤填膺起来:“刺史大人:外面百姓的呼唤,唤醒了我的良知,我被家兄蒙骗了,原来他在彭泽犯下了如此滔天的罪行,该杀!”

  “你们还要追究陶渊明吗?”檀道济目光如炬,语调平缓地反问。

  “陶令秉公办事令我辈佩服!”史或化连连恭维道。何隆狠狠地盯了史或化一眼,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将何泰、史月化等打入死牢,秋后问斩;何隆、史或化诬告同僚,暂停职务,听候发落。”檀道济行使了刺史的职权,下达了命令。

  

  陶渊明走出刺史府,看到彭悯农、张绅等带着的彭泽百姓有近五百人,他的心里得到了宽慰。

  “感谢乡亲们对元亮的厚爱!”陶渊明向乡亲们揖首致敬,在请示了檀道济之后,将彭泽父老安置在驿站,他自己也到驿站暂时歇息,准备为刘敬宣送行。

  该如何与刘敬宣告别呢?好端端的一个正直的将军,到头来因为刘毅的诽谤,处于是非漩涡之中,弄得有家难回报国无门;自己在彭泽也只不过是做了点自己该做的事,却引来如此的攻击,这是怎样的一个世道呢?生不逢时啊!

  屈原、司马迁、董仲舒等先哲的形象纷至沓来,对了就写一篇《感士不遇赋》作为送别的礼物,相信万寿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的心思。

  《感士不遇赋》并序:

  [昔董仲舒作《士不遇赋》,司马子长又为之。余尝以三馀之日,讲习之暇,读其文,慨然惆怅。夫履信思顺,生人之善行;抱朴守静,君子之笃素。自真风告逝,大伪斯兴,闾阎懈廉退之节,市朝驱易进之心。怀正志道之士,或潜玉于当年;洁己清操之人,或没世以徒勤。故夷皓有安归之叹,三闾发已矣之哀。悲夫!寓形百年,而瞬息已尽;立行之难,而一城莫赏。此古人所以染翰慷慨,屡伸而不能已者也。夫导达意气,其惟文乎?抚卷踌躇,遂感而赋之。]

  咨大块之受气,何斯人之独灵?禀神智以藏照,兼三五而垂名。或击壤以自欢,或大济于苍生。靡潜跃之非分,常傲然以称情。世流浪而遂徂,物群分以相形。密网裁而鱼骇,宏罗制而鸟惊,彼达人之善觉,乃逃禄而归耕。山嶷嶷而怀影。川汪汪而藏声。望轩唐而永叹,甘贫贱以辞荣。淳源汨以长分,美恶作以异途。原百行之攸贵,莫为善之可娱。奉上天之成命,师圣人之遣书。发忠孝于君亲,生信义于乡闾。推诚心而获显,不矫然而祈誉。嗟乎!雷同毁异,物恶其上。妙算者谓迷,直道者云妄。坦至公而无猜,卒蒙耻以受谤。虽怀琼而握兰,徒芳洁而谁亮。哀哉!士之不遇,已不在炎帝帝魁之世。独祗修以自勤,岂三省之或废;庶进德以及时,时既至而不惠。无爰生之晤言,念张季之终蔽;愍冯叟于郎署,赖魏守以纳计。虽仅然于必知,亦苦心而旷岁。审夫市之无虎,眩三夫之献说。悼贾傅之秀朗,纡远辔于促界。悲董相之渊致,屡乘危而幸济。感哲人之无偶,泪淋浪以洒袂。承前王之清诲,日天道之无亲;澄得一以作鉴,恒辅善而佑仁。夷投老以长饥,回早夭而又贫;伤请车以备椁,悲茹薇而殒身;虽好学与行义,何死生之苦辛!疑报德之若兹,惧斯言之虚陈。

  何旷世之无才,罕无路之不涩。伊古人之慷慨,病奇名之不立。广结发以目从政,不愧赏于万邑;屈雄志于戚竖,竟尺士之莫及。留诚信于身后,恸众人之悲泣。商尽规以拯弊,言始顺而患入。奚良辰之易倾,胡害胜其乃急。苍旻遐缅,人事无已。有感有昧,畴测其理。宁固穷以济意,不委曲而累己。既轩冕之非荣,岂缊袍之为耻。诚谬会以取拙,且欣然而归止。拥孤襟以毕岁,谢良价于朝市。

  

  

  (未完待续)

上一篇: 《大“义”失荆州》     下一篇: 《双汇肉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2909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三十) 感士不遇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