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14   共 0 篇   访问量:1961
桃花源里可耕田(二十九) 新官上任三把火
发布日期:2011-03-14 字数:6720字 阅读:1961次
  

  到彭泽任职的第一个晚上,陶渊明便失眠了。

  这是他第五次出仕,前四次都是给他人当幕僚,自己有了什么好的主意和做法,都需要经过他人同意才有可能实施,可这回就不同了,虽说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但毕竟是一县之县令,二万多乡亲的父母官,这个县的下一步将何去何从,都得自己拍板,……一想到此,陶渊明把这一天来的所见所闻从脑海中一一整理一番,想把它理出个头绪来,可一时间却没有任何思路。不知道曾祖父、外祖父独当一面时,是否也曾有过类似的经历?

  曾祖父陶侃做事的风格一直在他的记忆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曾祖父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他“性聪敏,勤于吏职,恭而近礼,爱好人伦”。终日危襟正坐,无论遇到什么事,他都处理得滴水不漏,各种文件,全用手答,笔翰如流,未尝壅滞。接待来访门无停滞。他常对人讲:“大禹圣者,乃惜寸阴,至于众人,当惜分阴,岂可逸游荒醉,生无益于时,死无闻于后,是自弃也”。他行事小到竹头木屑,大到设城驻兵,考虑颇为慎密细致。他曾主持造船,他下令把木屑和竹头都收藏起来,众人不知为什么。后逢大雪,天晴雪融,官府听事前余雪泥泞,木屑正好用来布地,方便大家进出。几十年后,桓温为荆州刺史。伐蜀造船时,又以陶侃所贮竹头作丁装船。陶侃时刻不忘为公事著想,受到人们的一致称赞。自己虽没有曾祖父那样的才华,然而治理一县还是要以曾祖父为榜样,鞠躬尽瘁尽职尽责。

  第二天一早,陶渊明不用衙役鸣锣开道,也不用轿子,只带上张臣一人,步行前往县城附近的农村去了解情况。

  这张臣是当地一位教书先生的儿子,家里也有一亩三分地,在彭泽属于中产阶级,陶渊明是故意选择了他与自己同行。

  话说陶渊明、张臣两人从北城门出得城来,但见城北“人可地产”的建筑工地,足足有五六百人的建筑大军声势浩大正在建造别墅。

  “张臣,这些别墅都有谁来买呢?”陶渊明指着工地问。

  “老爷,普通百姓是绝对买不起的。”张臣觉得陶渊明上任伊始,就只带他出来,是对他最大的信任,他从小也是接受过正规儒家文化教育的,在县衙里当差,写的一手好字,对问题也有自己独特的想法,如今见县太爷发问,他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都是些暴发户、土豪劣绅、恶霸、渔霸之类的人才买得起,这里将成为彭泽的‘红灯区’。”

  “‘红灯区’?什么意思?”陶渊明还是头一次听到“红灯区”的说法。

  “这些别墅将来住的都是有钱人,配套的设施里就规划了妓院、酒楼、赌场……说是要向京城的乌衣巷看齐,让彭泽的富豪不出彭泽就能感受到京城的享受,因为每个地方都有大红灯笼高高挂,故名为‘红灯区’。”张臣没有去过京城建康,他所描述的那些设施还真有点向乌衣巷取经的呢。

  “原来如此!”陶渊明想起了昨天在农贸市场买菜的居民,他们对每天的菜篮子要斤斤计较,而这些个富豪却是挥金如土,花钱如流水,动辄几万金连个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这两类人简直是有天上人间之分。

  陶渊明主仆两人说着说着,来到了城北郊外的彭家屯,这里也是张臣父亲教书的地方,张臣带着陶渊明来到了“张氏私塾”。

  张臣的父亲张绅正好将学童放了学,见儿子带着一位慈祥的长者来到私塾,马上热情地迎了出去。

  “爹啊!”张臣快步上前,一把拉着张绅给陶渊明引见道:“这位是我们县新来的县令陶元亮陶大人,他刚上任就来看望您老人家啦!”

  “县令?陶大人?”张绅简直是喜出望外了,他说着就要给陶渊明叩头,“啊呀,陶大人光临寒舍,真让我们蓬荜生辉。”

  “噢!老人家不必客气,到乡村来了解实情这是本官应尽的本份。”陶渊明拦住了张绅,“你家张臣在县衙当差,也是我的同事,来看看您,也是我的心愿。不知老先生能否陪我们到田间地头去瞧瞧吗?”

  “去田间地头?”张绅看看陶渊明,以为是听错了,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县令亲自去田间地头的,他又看看张臣,见儿子点头,他便爽快地答应道:“好啊!大人真不愧为长沙郡公之后,说话办事有先祖的遗风。”

  “老先生过奖啦。我们这就走吧!”陶渊明急着想了解田间的情况,他迫不及待地要求张绅引路,“有劳老先生啦,不过我要看真实的情况。”

  张家父子对视了一番,他们明白了陶渊明的心思。

  彭家屯是彭泽相对平坦之处,这里的田地阡陌纵横,井然有序,土地肥沃,然而却有大量的土地荒芜,没有人烟;唯独靠近城北的一大片土地生机盎然,有五百来人正在田里穿梭耕耘,望着这截然不同的两种场景,陶渊明有些不解地看着张家父子,急于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陶令公,您看到的就是目前彭家屯的实情,也是整个彭泽县的缩影。”张绅指着城北热闹之处,又指指荒芜的土地,唉声叹气了一番。

  “此话怎讲?”陶渊明正对此困惑着,他要刨根问底。

  “您看到的热闹之地是何泰强占的三百亩地,他雇用了五百多人在耕种,那些雇农是隐匿人口,不用缴赋税、服徭役,所以他能发家致富啊!”张绅据实相告。

  “何泰?”陶渊明对这个名字已经如雷贯耳,但听到的都是有关何泰臭名昭著的劣迹,他需要再次核实,“莫非……?”

  “就是那个‘人可地产’的大当家。”张臣连忙在一旁补充道。

  “他哪来这么多的雇农?”陶渊明还有些不解。

  “一是仗着自己的兄弟是郡丞,没有人敢对他说个‘不’字,那些‘侨人’没有土地,也只好给他干。”张绅将自己所知道的向陶渊明详细道来。

  “噢!这是一,那么二呢?”陶渊明还想知道有其它什么原因。

  “这个……我还不太清楚,这样吧!陶令公,我领你们去找本地的老农,他们最有发言权。”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

  张绅在前面领路,穿过几片荒凉的田梗,来到一条河尽头一户僻静的人家。

  “老彭啊!在家吗?”张绅人还未到,声音却早就响了起来。

  “是谁啊?”从屋里走出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他一见张绅就笑容可掬起来,“是张先生啊,是那阵风把你给吹来的?”

  “东风!”张绅已经来到屋前,他一把握住老者的手,神秘兮兮地说。

  “东风?”老者见张绅后面还有人,“莫非是诸葛亮借来的东风?这位是……?”他见张臣正引着陶渊明走来,不由好奇地问道。

  张臣过来向老者作了揖,张绅兴高采烈地告诉老者:“正是县令的东风,这是本县新来的县令陶元亮陶大人。”

  “这么说您就是长沙郡公之后的陶县令?”老者压根没有想到昨天刚到任的县令,第二天就会跑到农村里来看望他,他有些受宠若惊。

  “老丈!正是元亮。”陶渊明已经将老者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陶令公,这位就是彭家屯最年长的彭悯农,他对这里的一切最有发言权啦。”张绅赶紧将老者介绍给陶渊明。

  “彭老先生,您好啊!”陶渊明从老者的名字里判断出这彭悯农应该是土生土长的彭泽人,“您老一直在这儿生活?”

  “是啊!陶令真是长沙郡公之后,令先祖的事迹,我们从孩童时代就知道了,今日一见您的办事风格,还果真令我们敬佩。我们都听说您要来彭泽,没想到您马不停蹄居然到穷乡僻壤来,我们那么快就见上了面。这真是我家三生有幸啊!我们世代在彭泽居住,对这里的情况一清二楚。”彭悯农激动得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他引着陶渊明一行来到屋前的桌椅前坐下,让老伴上茶。

  看来张绅将彭悯农引荐给陶渊明没错,通过他能够了解更多有关彭泽的情况。

  “彭老先生,我们刚才一路过来看见许多土地都荒芜了,而且这一带人烟稀少,难道彭家屯人口不多?”陶渊明将疑问提了出来。

  “陶令公客气了,叫我老彭就行!”彭悯农与陶渊明一接触,就被陶渊明那种脚踏实地的办事风格所感动,见陶渊明对自己又那么尊重,他仿佛遇到了知音,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了。“我们这里一直在延用孝武帝时‘不税田而税人’的制度。”

  “什么叫‘不税田而税人’的制度?”陶渊明觉得刘裕发布新的施政纲领后,各地均应该雷厉风行地实施,难道在彭泽是个例外?孝武帝时的制度已是四十年前的老黄历了,肯定跟不上当前的形势。

  “这个制度就是百姓不任有无土地或土地多少,每口人一律纳税米五斛。”彭悯农说到此不由得义愤填膺,“这种制度对大户地主非常有利,对无田少土的农民则是雪上加霜。象我们家这老的老、少的少,也要按人口每人交五斛,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是啊!”张绅也由衷地感叹道:“在这种政策下,如今的彭泽就如当年范宁上疏给皇帝说的那样‘今之劳扰,殆无三日休停,至有残形、剪发,要求复除。生儿不复举养,鳏寡不敢妻娶。’”

  “莫非太尉代表朝廷颁布的继续实行‘土断’,抑制兼并,整顿赋役的制度到了彭泽却成了一纸空文?”陶渊明不知道前任在彭泽都干了些什么?食君之禄不干事,在他看来是最大的渎职和犯罪。

  “可不是吗?”张绅也激动万分,“在这种制度下,许多年轻人宁可到城里给豪绅当‘侨人’,这样可以隐匿户口,不用缴税。”

  “他们都去干什么啦?”陶渊明正想了解问题的症结所在。

  “有的干建筑,有的在田野帮工,方才您看到靠城北田里那么多人,有一大半都是‘侨人’。”彭悯农、张绅你一句我一言道出了实情。

  临近中午时分,在彭悯农一家的热情邀请下,陶渊明和张氏父子留在彭家吃了一顿午饭。说是午饭,其实是以糠菜为主料的泡饭。

  “陶令公,不瞒您说,我在彭家屯生活快七十年了,从来没有见到过县令或是县里的人来此地。如今,您昨天刚到彭泽今天就来我家,还和我们一起吃这个。”彭悯农说着指了指泡饭,他说到此已经老泪纵横,“缴完米税,我家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只能让您吃泡饭了。起初我还真以为自己是在梦里呢?我家祖宗一定是积了德,有您那么好的父母官,这可真是彭泽百姓之福啊!”

  彭悯农的孙子,一个少不更事的五岁小童一头扑到陶渊明的怀里,仰起头天真地问:“陶爷爷,您来当县令就一定能让我们吃上饱饭了吧?”

  “小孩子家!不许乱说。”彭悯农欲过来将孙子抱回,陶渊明制止了。

  “是啊!孩子,陶爷爷一定会让你吃上好东西的。”陶渊明斩钉截铁地回答,既是对孩子,也是对在场所有人的承诺。

  彭悯农、张绅激动地看着他们的父母官,“陶令公有什么事需要我们帮助,请尽管吩咐!”

  “请两老放心。是百姓将我放在了县令这个位置上的,我会把百姓的利益永远放在心上。这几天我就会给大家一个说法,请你们拭目以待。”陶渊明眼下只能表个态,他的心里正在酝酿着施政措施。

  窥一斑而见全豹。从彭家屯的一个侧面,反映了整个彭泽的大体情况,从与彭悯农、张绅的交谈中,陶渊明还有一个发现,那就是彭泽县的人口已经十多年没有普查过了,而不是前番秦无为所说的五年未查,以前的地方官不是对此事熟视无睹,就是看出了问题,在解决问题时受到当地财大气粗的大地主和土豪劣绅的干扰而半路夭折。前任的不思为、不作为、乱作为现象,令陶渊明怒不可遏。

  

  当陶渊明与张臣回到县衙时,衙门里多了几位豪绅,他们正在等待着什么。

  “秦师爷,陶县令到底去了哪儿?”一个问。

  “真不知道。他老人家一早就出去啦!”秦无为一副无奈的样子。

  “听说县太爷昨天刚一到任,就去了农贸市场,说不定今天会去……”另一个开始自作聪明。

  “嗨!以前的县令是陪上头、陪客户、陪关系这样的‘三陪’,可咱们新来的这位陶县令,却是陪居民、陪渔民,说不定还弄出个陪农民来,凑成新‘三陪’。”说这番话的人还真有点自鸣得意。

  “好个新‘三陪’嘛!”陶渊明进县衙时不让衙役通报,因此进得里面来还没有引起这伙人的注意。

  “这是……?”众人面面相觑。

  秦无为立马堆满笑容,他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高声喊道:“县令大人到!”

  众人一听是陶渊明现身,刚才还在津津乐道话“三陪”的那几个,脸部抽搐了几下,尴尬地陪笑起来,但这那是笑啊,比哭还要难看。

  何泰毕竟是何泰,在众人堆里数他见多识广,他热情洋溢地来到陶渊明面前跪拜,“陶令公真是爱民如子的典范,我们代表彭泽所有的乡绅想请您赏光,为您接风洗尘。”

  “是啊!他们昨天就已经来过。”秦无为赶紧替他们圆场。

  “你们不是说我是陪居民、陪渔民、陪农民的‘三陪’吗?那我还真是去陪他们了。”陶渊明将进来时听到的话还给他们。

  “大人说笑了!这‘三陪’还不正说明大人的亲民作风嘛。”何泰脸上有点挂不住,但还是死皮赖脸硬要装出微笑来,“我们还是请大人务必赏个脸,一起共进晚餐吧?”

  “好了!你们都请回吧。明天,请你们到县衙来,我要向全县颁布实施新政的三大纲领。”陶渊明想起了中午在彭悯农家吃的糠菜泡饭,“你们若真有心,多关注百姓的衣食冷暖吧!”

  话不投机半句多,一伙豪绅见陶渊明义正词严一点也不给他们面子,只好无趣地悻悻而去。

  

  经过这一天多的调研,陶渊明发现此地土地荒弃现象严重,经调查发现:彭泽县土地税费非常之高,因为这“不税田而税人”的制度,农民不愿拥有更多的土地,有的农民甚至抛荒不种。而且此地隐匿人口现象也十分严重,出现在籍人口远远少于实际人口的怪现象,这直接导致政府税收减少,官府将负担转嫁给农民,农民不得不选择丢弃土地。

  陶渊明夜里再一次无眠,他要尽快想好办法,与百姓一起共同度过这眼前的困难。

  都说“一部《论语》治天下”,陶渊明想从中去找出解决的办法来。

  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与足?”

  彭泽眼下的田税已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十分抽一才是好的办法。针对这种实际情况,他觉得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开始清查人口,在此基础上再放好新官上任的三把火。

  首先,废除“不税田而税人”的制度。在户籍上,绝不允许势家大族隐藏户口,按照实际人口分田;禁止豪强封锢山泽,乱收租税,不能因为建房而荒芜土地;百姓可以任意樵采捕捞;规定赋税以普查后实际户口为准,按每亩纳税米三斛。

  其次,将检阅场两边的房子改造成廉租房,租给无房户,租期最长不超过六年,且六年中必须按新户口完成每亩三斛的税米,租金每户仅十分抽一。

  再次,在检阅场中央开设农贸市场,让农产品、渔产品直接上市,减少中间环节,县衙只收取纯利润的十分抽一作为管理费。

  

  县衙第二天就将这三条公布于众,百姓见之无不拍手称快,人们奔走相告,群情激动。

  何泰、史月化这些豪绅见规定的内容对自己不利,他们暗地里纷纷结成联盟,想要对抗到底。县令他们见得多了,新官上任三把火,可又有几把火是能够善始善终取得成功的?他们觉得在彭泽当县令,离开了他们这些豪强劣绅的支持,肯定寸步难行,有他陶渊明低头的时候。

  因此,豪绅们私底下一致恐吓百姓如果谁去与县衙签定有关租房、贸易、田税等协议,将拿不到已经打工的工钱。

  公告已经张贴二日,百姓很激动,但就是没有行动,陶渊明该如何应对呢?

  

  (未完待续)

上一篇: 《为他人搞装修》     下一篇: 《奶粉还是海外的香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961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二十九) 新官上任三把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