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矛》--朱新卯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10   共 87 篇   访问量:1975
写春联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1-03-10 字数:2479字 阅读:1975次
  春联是人们过春节张贴的一种对联,其内容大都是借景借物抒发人们对新年新春的祈福和美好祝愿。

  春联自明初传入民间以来,普遍受到人们喜爱,逐渐成了春节必不可少的内容和显著的文化标志。无论在城市、农村,还是穷乡僻壤、深山老林,只要有人类生活的地方,每到过年都能看到门上红彤彤的春联,无疑给春节增添了浓郁的喜庆气氛。

  小时候,我就听村里的老人们说,我的祖爷爷是个私塾先生,毛笔字写的非常好,每年一到腊月就开始忙着给人写春联,而自己家的春联往往到最后一天才能写。可到了祖父这一代,我家写春联的手艺就失传了。由于祖父是个独生子,家里地又多,必须以种地为主,因此祖父一生守着学堂却当了文盲。为了写春联后继有人,无奈的祖父就把文化梦做在我父亲这个独生子身上,繁重的农活由他一人硬扛。谁料想父亲读书不开窍,常常让祖爷爷夹着父亲的身子、祖父用鞋底打屁股。尽管如此,父亲仍对读书缺乏兴趣,只勉强读完了《三字经》和《百家姓》。因此,我家写春联的手艺又失传了,这也成为祖爷爷一生的憾事。

  尽管如此,祖父对写春联仍然十分重视。

  自从祖爷爷下世后,我家每年的春联就得请人来写。每年到腊月二十几,都要找村里毛笔字写得最好的六爷到我家来写。可能是祖父想继续保持书香门第的美誉,也可能是对两代人不会写春联愧疚的一种弥补。

  我依稀记得,每年写春联前,祖父先要生上一盆炭火,端上一大盘油炸的食品,然后让我去请六爷。可能就在那时,祖父就在心里萌生了让自己的孙子写春联的愿望。因为,每次六爷写春联时,祖父总是让我在跟前帮忙。六爷从裁纸说起,从四个字的横批到十几个字的春联的叠法。几年后,我对裁春联和叠春联就烂熟于心了。

  每当六爷写好一幅,六爷就让我念一遍,他再讲讲是什么意思,最后还得让我背下来。就这样,不知不觉几年后,几十副春联的内容我都默记在心,写时就不需再看对联书了。

  我家的春联一是尺寸讲究,裁纸时,祖父要我用小棍一个门一个门去量门框宽窄和门块长宽尺寸,再让六爷去裁;二是内容讲究,什么门贴什么内容。如:大门的春联总写与新年、农事或气象有关的七字联,如:“爆竹一声辞旧岁,梅花五瓣迎新春。”“春种满田皆碧玉,秋收到处尽黄金。”或:“春前有雨花开早,秋后无霜叶落迟。”门块写:“一冬无雪天藏玉,三春有雨地生金。”正堂屋门写:“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前檐柱子上的春联最宽,一般红纸的长度不够,需要接一段,写十个字以上联,常写:“春风有意只临和睦门第,黄金无种偏生勤劳人家。”或:“春芙蓉夏海棠秋菊冬梅,东启明西长庚南箕北斗。”家里老人住室的春联写:“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厨房的春联总是与勤俭持家有关的内容,如:“精打细算春常在,细水长流喜气多。”门块写:“入厨先净手,动刀须谨慎”;楼门写:“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鸡窝写:“打开两小门,跑出一大群。”灶王爷像写:“上天言好事,回宫降吉祥。”或:“二十三日去,初一五更回。”

  春联全部写完后,再用剩余的纸写横批,然后写出门贴、捷报贴和小帖子。出门贴一般写:“出门迎喜接福吉利”或“出门见喜大吉大利”;捷报贴写:“童子报到岁入XX年万事亨通大吉大利”;床边写:“身体健康”;梯子写:“步步登高”;堂屋写:“小心灯火、谨慎门户、满屋清香”;箱子上写:“衣服满箱”;粮囤上写:“五谷丰登”院里写:“满院春光”树上写:“树木兴旺”;牛槽写:“槽头兴旺”;猪圈写:“肥猪满圈”;如果家里有寿木,还要写:“姜太公在此”或“千年不用”;最后用剩下的余料写些“春、福、禄、祥、吉、利”之类的小方贴,贴在盛米、面的瓦罐、缸和农具上。无论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新春的气氛。

  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和学业一年年的完成,祖父心里的企望也与年俱增。直到我十二岁那年年前,祖父就笑吟吟地看着我说:“今年的春联我不想再请你六爷,想让你来写,你看中不中?”

  从他的眼神里,我读懂了他企望。于是,我就心中无底地说:“那就试试吧。”

  祖父见我顺利答应了,脸上顿时绽开了两朵菊花,急忙摆出擦净的桌子,拿出提前裁好的春联,又研好墨,单等我挥毫。

  由于是第一次写春联,我手有些颤,再加上缺乏毛笔基本功,字仍写得歪歪扭扭的。祖父在一旁不停地鼓励说:“大胆些,写坏也不要紧,咱有的是纸!”虽然我使出浑身解数,效果仍不理想,而祖父却乐得合不拢嘴。每当我写完一幅总想再描描,祖父说:“不要描,俗话说,字是黑狗,越描越丑。”

  最后,祖父看着一屋子红红的春联,脸上洋溢着成就般的幸福,好像这些春联都是他写的。最后又鼓励我说:“只要你勤写多练,肯定能写好。”

  那年大年初一,祖父专门请六爷来看我写的春联,六爷说:“头一回写,也算不简单,有些字写的还不错。”最后,六爷又认真给我讲了讲毛笔字的结构问题,使我受益匪浅。

  文革开始那年春节,大队要求破旧立新,禁止写传统的老春联,一律要求写毛主席语录。我就从毛主席诗词中摘了十几副春联,而且改用仿宋字体书写,尽管得到不少村里人赞扬,但祖父却说:“尽管我念不下来,可这种字体咋看着不顺眼。”祖父的话让我品味多日,从那个春节以后,我再也不用仿宋字写春联了。

  祖父为了让我有更多的练习机会,每年到腊月写春联时,见了村里人就说:“你们就把红纸拿到俺家,不用带毛笔和墨水,叫俺孙子给你们写吧。”

  每当村里人拿着春联从我家走出时,祖父脸上写满了自豪。我猜想,可能在他心里,我家失传两代的写春联手艺终于又后继有人了。

  就这样,我写春联的机会一年比一年多起来,直到半个村子过年都贴上我写的春联,这不仅使我早早体会到了成就感,同时也给我步入社会后,从事书画专业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上一篇: 《母亲的手》     下一篇: 《凉水泉边捉螃蟹
责任编辑:高旭光 | 已阅读1975次 | 联系作者
对《写春联的记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