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3-09   共 0 篇   访问量:2163
桃花源里可耕田(二十八) 彭泽县令
发布日期:2011-03-09 字数:6798字 阅读:2163次
桃花源里可耕田

(二十八)彭泽县令



陶渊明从刘敬宣手中接过彭泽县令的大印。他们送走特使以后,开始促膝长谈,陶渊明将谢灵运、史或化等在京城的所作所为一五一十地向刘敬宣作了介绍。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我们在江州所做的一切光明磊落堂堂正正,都是按朝廷的旨意进行的,我自问问心无愧。”刘敬宣作为军人在战场与敌人拼搏,那都是明刀明枪的,在政治上与宿敌博弈对方却是如此这般在暗地里磨刀霍霍唇枪舌剑的,他还真的有点不适应,听说此事后,他的胸脯一起一伏激动得提高了嗓门。

“是啊!明公和主簿对万寿是一百个放心,一万个信任。”陶渊明连忙补上几句,以安慰刘敬宣,“子曰:‘君子成人之美,不成人之恶。小人反是。’说的就是这种小人。我有时候想想明公干吗不把这些小人一一除掉,以便我们能够更好地贯彻执行新政。如今想想上次万寿劝我的话,与当年季康子的情况真相似,季康子曾经向孔子问为政之道:‘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如今时机未到,明公是君子、小人都要用,但不会让小人掌握实权的。这些可是你万寿告诉我的。”

“元亮,我发现你京城去了一趟反而开窍了,倒过来劝我啦。”刘敬宣作为军人是一个性情中人,心中的苦闷经知音陶渊明一劝解,立马消去了一半,“你此次去彭泽任职恐怕与我们在江州的情况有许多相似之处,彭泽是个人口只有2万多人的小县,但是那里水网稠密,沼泽湖泊星罗棋布,气温冷热适中,土地肥沃,非常适宜农作物的生长。因此物产丰富,各种资源繁多,人民的生活也应该较为富裕,然而它毕竟也是一个社会的缩影。都说朝廷的新政出不了建康,但有了你我这样的实干家,我们一定要让明公的新政推行下去,食君之禄替君分忧嘛。”

“对!位卑未敢忘忧国。吾当努力为之。”陶渊明只是在和刘敬宣谈话时才能敞开心扉,“万寿,你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呢?”

“我暂时仍然会在江州,明公给我的信中说朝廷一时半会不会派人来江州担任刺史的,他让我在此待命,照样可以行使刺史的职权,否则那个特使带来的会是一个新的刺史来接替我。所以,元亮你到彭泽大胆地去干,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提。”刘敬宣知道陶渊明从未担任过一把手,为了打消他的顾虑,必须给他鼓气。

陶渊明自然明白刘敬宣的一片好意,这一席话好比吃了颗定心丸,“有你给我撑腰,我定会放手一搏。不过,万寿,你在江州也要提防那些小人,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要太轻信人。”陶渊明也深知刘敬宣的个性,顺便提醒好友。

“一定!一定!我在江州听候元亮的好消息。”刘敬宣那双长满硬茧的手和陶渊明那双书生之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这对挚友用眼神双双鼓励着对方。



翌日,陶渊明骑上一匹小毛驴,怀揣着彭泽县令的大印,告别了刘敬宣,告别了江州,起程前往彭泽而去。此次去彭泽任职,他的心里是很满意的,因为这里离家不远,只要从彭泽乘船,仅两天就可抵达上京里附近的内河渡口;而且按照当时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每个县令可拥有300亩公田收支的支配权,收入也归县令所有,足以维持家用。在陶渊明看来,依自己的才能,治理一个彭泽县,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当时的陶渊明踌躇满志,他给自己定下一个原则:要像曾祖父、外公那样为官,作为一县之令,一定要体恤民情,爱护百姓,尽自己的所能,使彭泽百姓安居乐业。

毛驴载着陶渊明一路逶迤而来,渐近彭泽之时,但见……

有人在挖地下室,有人在树上做窝,有人在搭篱笆,有人……不用问准是买不起房的居民在当地下游击队,在做“有巢氏”,在充当候鸟……

在这番热闹场景的不远处,鳞次栉比的别墅豪宅拔地而起,但却人烟稀少,住房的空置率达百分之九十以上。

陶渊明看见居民热火朝天的大干场面,有了上次在京城的亲身体验,不用问已经知道个子丑寅卯来。

一对老年夫妇正在扎一个篱笆,丈夫也许没有拿稳竹篱笆,眼看一个趔趄就要摔倒,当此时陶渊明一个箭步跑上去,一把扶住了老者。“大爷当心啊!您这是……?”

“这位先生恐怕是打酱油路过的吧?”老者感激涕零地向陶渊明表示感谢,见他慈眉善目的样子,便和他攀谈了起来,“彭泽的房价如今是一天一个价,象鸡毛飞上了天。我们只好自己搭个篱笆住住啦。”

“此话咋讲?”陶渊明反问道。

“彭泽原先有人口一万余人,现如今随着老板、贩子、渔霸、地霸等等这些新兴的人士涌入,他们有钱争相抢购,把个一年前年收入七、八年能买一套房的房价硬是炒了十几番。”老者说着说着,长长地叹了口气,“我们彭泽如今对于房价有句口头禅,叫做‘三三说房’。”

“‘三三说房’?挺新鲜的,不妨请大爷说来听听。”陶渊明认真地看着老者,急于想知道下文。

“这‘三三说房’说的是我们与县里那帮昧着良心靠搜刮百姓血汗钱的开发商、炒房者生活在同一个朝代是我们‘三生不幸’,辛辛苦苦做事就是‘三辈子也买不起房’,真的拥有房产恐怕得等‘三个世纪以后’的子子孙孙啦。”老者一口气流利地将“三三说房”娓娓道来,陶渊明听了如同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涩样样都有,说不出个味来。

“好个‘三三说房’说出了彭泽房产的现状。”陶渊明对老者的话作了充分的肯定,这时老者身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陶渊明不失时机地问大家,“你们现在这么个建房,上面允许吗?”

“当然不允许。县衙规定买房必须向本县二大开发商购买,否则都是违章建筑。”大伙异口同声地回答。

“我们如今是游击队,尽量远离县城挖挖、搭搭的。”老者补充道。

“县衙有规定?二大开发商?”陶渊明对此来了兴趣,“这是怎么一回事?”

“本县不同于别的县,这里没有竞争,只有二家房产开发商:一家叫‘人可地产’;另一家叫‘人口房产’,两家垄断了彭泽房产的开发,没有第三家了,因此房价全由这两家定,他们之间有价格联盟,百姓绝对没有还价的机会。那规定是前任县令定下的。听说如今要新来一位县令,是长沙郡公陶侃的曾孙陶元亮要来本县担任县令,那可是名门之后,大大的好人啊!不知道能不能废除这个规定吗?这样的规定摆明了是二大奸商和县衙勾结的产物。”见其他人欲言又止的样子,老者接过话题详尽地说明道:“老朽反正老了,没有什么好顾虑的。先生也是过路人,不怕先生见笑。”

陶渊明见老者提起了自己的曾祖,又知道了自己要来彭泽任职一事,感觉自己与老者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大爷知道陶郡公?”

“知道一些,陶郡公乃东晋名将,曾任八州都督,征西大将军,封长沙郡公。他有一个非常贤惠而又深明大义的母亲。他当年做了渔梁吏,食用官府的鱼(腌鱼)。他念起贫寒中的母亲,就用陶罐盛了一点鱼送给母亲。不料母亲不但不受,还将陶罐封上退回,并附信责备说:‘汝为吏,以官物遗我,非惟不能益吾,乃以增吾忧矣!’此事给陶公以极大的教育,为陶公后来做官的廉洁奉公打下了基础。据说陶公治下的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幸福指数高啊!”老者说起陶侃如数家珍,令陶渊明喜出望外,“听说他的曾孙陶县令,自小是在外公孟嘉家长大的,孟公可也是阳新县的贤县令,阳新百姓迄今对孟公还念念不忘呢!?”

在自己即将任职的县里居然有人将自己的曾祖父、外公作为救星企盼,陶渊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念:做官一定要像曾祖父、外公那样,为民作主,大干一番,造福桑梓。“那二家垄断的房产开发商都是什么人开的呢?”

“噢!那家‘人可地产’的老板叫何泰,‘人可’是‘何’字拆开讲;另一家‘人口房产’的掌柜是史月化,‘人口’合起来是个‘史’字。”这时老者的夫人刚好做完了饭,出来让老者回家吃饭,听到陶渊明的问话,抢先回答了。

“何泰?史月化?”陶渊明重复了一下这两人的名字,觉得有些耳熟,“他们都什么来头?”

“这二人啊,这何泰是浔阳郡丞的哥哥,那史月化是浔阳督邮的哥哥。”老者将他们的来历告诉了陶渊明。

真是冤家路窄!那史月化看来是史或化的哥哥,这何泰一定是何隆的哥哥啦。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陶渊明觉得必须向他们开刀,解决百姓的住房问题,只有解决了百姓安居的大事,取信于民,才能推行新政的其它事项。

“各位父老乡亲:让居者有其屋,这是朝廷新政里明文规定的。”陶渊明见老者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他定了定神,嗓音洪亮地说:“请大家相信新来的县令一定会给大家一个说法的。”

“好啊!”百姓开始兴奋起来。

“莫非您是?”老者看着陶渊明,想把他与县令对上号。

“我是陶渊明的朋友!我先来打前站的。”陶渊明故意卖了个关子,“三天内彭泽新县令一定会让大家有一个惊喜的。”



陶渊明离开了居民蜗居地,继续骑着毛驴往县城赶去,老者和一众居民望着他渐渐远去的背景,回味着他刚才的一席话,心中忽然升腾起希望来。

县城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陶渊明向城门口的护卫打听县衙在何处?得到的答案是进城门笔直走,穿过一大片空旷的检阅场就是。

好大的一个检阅场,足足有二平方公里那么大,正对着县衙的是一个与县衙门差不多大的检阅台,两旁是一排排的看台,足足有上百间房那么多,江州刺史府的门前也没有那么大的检阅场,陶渊明的心中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县衙门口摆放着一对巨大的石狮子,里面的大影壁墙上书写着五个大字“为百姓服务”,门前一左一右站着两个差役,两人都板着脸,凶神恶煞般地目视着前方,令人不寒而栗。

陶渊明还没有来到差役面前,那两人已经在那里嚎叫:“滚开!滚开!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我就是要到这个地方来。”陶渊明下了驴,牵着它,迈步朝县衙门走来。

两个差役手口并用,上来准备推推搡搡把陶渊明架开,嘴里也不闲着:“老头,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快滚开!”

“我倒要看看是谁让谁滚开?你们认得那五个大字吗?”陶渊明不顾他们的推搡,径直往县衙里走。

差役正准备动手,陶渊明赶紧从怀里掏出县令大印,一声怒喝道:“瞎了你们的狗眼,我是新任县令陶渊明!”

差役一见大印,两张张开的嘴巴一时间合不拢了,两双圆睁的怒目立马变成了弯弯的新月,他们结结巴巴地说:“老……老爷!”

“你们知道那五个字怎么念?”陶渊明还是要让他们将那五个字读出来。

“为百姓服务!”两人异口同声。

“你们平时就这样对待百姓的?”陶渊明厉声吓斥道。

衙门口的吵吵嚷嚷声惊动了里面的人和外面的人。

外面的百姓知道新来的县令对差役的狐假虎威大声训斥,无不拍手称快;里面出来的人可是一张苦瓜脸转甜瓜脸,惊恐万状地将陶渊明迎进了县衙。

那两个差役吓得跪倒在地,嘴里还一个劲地在说:“大老爷饶命!大老爷饶命!”

来迎接陶渊明的是师爷秦无为和二位公人张臣和李施。

“早就知道陶县令要来,怎么也不提前打声招呼,好让小的们去迎接老爷啊!”秦无为让张臣、李施将陶渊明的毛驴牵到牲口棚,自己陪着陶渊明伶牙俐齿地说道:“小的叫秦无为,是这里的师爷,老爷有事请尽管吩咐。”

“让你们来迎接?我还能看到刚才那一幕吗?”陶渊明本来就要掌握第一手材料,他不喜欢兴师动众,干扰百姓的正常生活。“你去把本县的户口簿给我拿来。”

陶渊明并没有马上去住所安顿自己的那点行李,他来到大堂上,看起秦无为递上的户口簿来。

“怎么?全县只有一万二千余人?”

“这户口簿上是这么写的。”

“真的如此吗?”

“这个……这个……小的就不太清楚了,已经有五年没有查过人口啦。”

“五年?”陶渊明十分惊讶,就算五年前的数据是真实的,那五年来的变化有多大,那些前任在位置上居然连最起码的事情也不做。看来问秦无为也许也问不出什么名堂来,只有到百姓中去才能掌握第一手真实的材料。“县衙门前的检阅场是怎么回事?”

秦无为正在思索该怎么回答户口的事,没想到陶渊明的思路与自己不一样,他被问得不知所措,“检阅场?噢……这是近三任县令检阅军队的地方。”

“检阅军队?一个县令也要检阅军队?”陶渊明纳闷地问道。

“是的!这是彭泽一年一度的重大节目,由县令老爷检阅军队,老爷边检阅边询问:‘士兵们好!’军队的士兵齐声回答:‘为百姓服务’。到时候看台上坐满了嘉宾——都是些给彭泽投资的大户,百姓全在外围观看,场面蔚为壮观,人山人海,扬……”秦无为如痴如醉地叙述着前任县令的丰功伟绩,如此劳民伤财的劣迹,陶渊明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

“这么说这个检阅场每年只用了一次?”陶渊明关心的是偌大的一个场地使用的频率。“平时都不能用?”

“是啊!官府所在,百姓怎么能用?”秦无为按自己的常理在与陶渊明对话。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们这里的集市在什么地方?”陶渊明下车伊始就想了解百姓的生活情况,他更关心涉及百姓生活的物价问题。

“老爷今天刚到,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去吧?”秦无为没想到陶渊明精力这么旺盛,他伺候过三任县令,还从来没有遇见过像陶渊明这样的县令。“本地乡绅准备今晚在‘醉仙楼’宴请老爷呢,请老爷一定赏光。”

“这就免了。我要去集市。”陶渊明打断了秦无为的话,自己踱步要往衙门外走,秦无为想跟着陶渊明一起去,被陶渊明制止了。

陶渊明让年轻的李施与自己一起去集市。

集市在县城的东门,当李施陪同陶渊明来到集市时,正好赶上下午贸易的高峰。

只见集市里人头攒动比肩继踵,按说如此热闹的场合,百姓应该满载而归了,但陶渊明看见从集市里出来的百姓手里提着的篮子里却是寥寥无几孤零零地放了一些菜鱼肉的。

“这是为什么?”陶渊明问李施。

“老爷进去看了便知。”李施是个机警的公人,他引着陶渊明来到了姜蒜摊位,指着那些价位牌,“老爷,如今这姜就是‘姜你军’,那蒜便是‘蒜你狠’,您瞧瞧这价格比吃肉都贵。”

可不是嘛!陶渊明见集市里的摊位价格都高得离谱,难怪居民百姓的消费能力不高了。他很想知道原因,于是让李施带路去问集市里的老手。

李施到是人头很熟,很快带着陶渊明来到一位卖鱼的汉子面前。

“是李公人啊!难得……难得……”汉子见李施,马上热情地搭讪道,见李施身边站着的陶渊明,连忙问:“这位官人是?要买鱼吗?今天的鱼可是大鱼,用鱼头做鱼汤可是大补之物啊!来一条?”

陶渊明用眼色制止了李施的介绍,“噢,我是李施的亲戚,让他陪我到集市来看看。这鱼怎么卖?”

“这鱼一两银子一条,一口价决不还价。”

“一两一条?”陶渊明还真是孤陋寡闻,头一回听到。“怎么会那么贵?难道在河里喂了银子?”

“这鱼本来并不贵,只是我是从鱼老板手里要来了,已经经过了二道手。”

“二道手?能否说得详略些?”陶渊明想问个究竟。

“渔民是第一道手,鱼老板就是第二道手,到了我这里就是第三道手啦。”汉子无奈地说,“这每转一次手,总得让我们有点赚头吧!”

“哦……原来一条鱼要经过这么三次转手才能到居民百姓手里。”陶渊明恍然大悟,难怪物价那么高,原来中间环节太多。

“还不止这三道呢!”李施插话了,“鱼贩还得付摊位费,官府还要收管理费,最起码有五道手续。”

陶渊明猛然觉得要当好一个父母官不容易,没想到上任第一天就遇到了如此现实的难题。

只有让百姓富裕了,父母官才能称得上是称职的父母官。

那么多的中间环节如何减少呢?陶渊明望着集市,眼前出现了县衙门口的检阅场。他心中有了主意。



(未完待续)

上一篇: 《海洋经济》     下一篇: 《肯德基黄金蟹斗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2163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二十八) 彭泽县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