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长河》--春江月影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4-09   共 36 篇   访问量:2529
秋日絮语
发布日期:2008-04-09 字数:1315字 阅读:2529次
  一向觉得那些蜚声与世的山水名画皆是画家为了表现主观意向而刻意夸张、矫情甚至是造作的产物,一如诗人为了更强烈地表达自己的思想情感而要借助各种艺术手法对表现对象进行蓄意地拔高和强调。

  可是,我错了,当我在一个秋阳朗照的清晨走进天池山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是那样地粗陋和无知——因为天池山就是一幅令人惊艳的画卷,而这幅画卷足以让那些自恃画技高超的画家望而却步。

  天池山最美的秋色不在玉女溪,也不在二郎沟,更不在天池,而在伟人石。前者太矜持,许是地理环境的缘故,时近深秋却还固执地秉持着夏日残存的温婉和秀润。而后者不同,站在伟人石下放眼望去,在空旷高远的碧空下,三星峰、公心峰以及鹰嘴石、白莽翻山等景点尽在视野之内,金黄俊朗的桦树、火红热烈的枫树、粉红娇嗔的棠梨、暗红深沉的柿树以及说不清名字的灌木裹挟着令人惊叹的色彩就那么铺天盖地迎面涌来,并不断地刷新着人的视线,冲击着人的心灵。在它们的点缀下,那些远山近岭、深谷浅沟简直就是一道道喷泄着绮丽色彩和张扬着鲜活个性的山水画廊。站在这样的画廊前,你会疑心自己是在梦中,因为只有在梦中你才有可能产生如此强烈的心理惊悸和无法遏制的精神迷失,可是当你伸手触摸和迸息审视的时候,它却是那样的清晰和真实,而对于这样的清晰和真实任何一个技法高明的画家想要唯美地再现,都会感到画笔的笨拙,甚至是思维的仓皇。

  伟人石不仅是天池山秋色最美的去处,而且还是天池山最具神秘色彩的地方。我在伟人石的观景台上看到了揭示这种神秘色彩的石碑,并被上面每一个灵动而充满臆想的文字深深触动。

  在深秋的暖阳下,我参照那些文字对那方被称为“伟人卧像”的巨石凝视良久:诚如斯言,无论是宽厚的额头,还是恰到好处的身材比例,抑或是洋溢出的那种逼人心魄的伟岸气质都无一不与伟人情貌有着惊人的相似和暗合。说实话,当我看到它的那一瞬间,我那顽固不化的唯物主义信仰突然遭遇了“雪崩”,我甚至开始相信那些宿命和荒诞的东西。我不能想像,当年在陕北那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圪梁梁上有人第一个吼起悠长豪放的《白马调》的时候,他是否会想到这首土得掉渣渣的民间小调后来会被谱写成一曲荡气回肠的《东方红》,并被亿万人传唱;我更不能想像当天下的受苦人眼含热泪高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来一个毛泽东”的时候,是否会想到巨星陨落之后会化为一方巨石安然矗立在一个叫做“洛阳”的地方,而按照汉字“洛、落”同音的宿命意理,冥冥之中“洛阳“似乎已经向世人召示了什么;我还不能想像,在伟人石的身后,居然还珠边璧合地屹立着一座与伟人石相匹配的神异山峰(公心峰),而在这座山峰的岩壁上竟还天地造化、风雨有意地剥蚀出清晰可见的“公心”二字,而这恰恰是对伟人浩然正气、磊落一生最贴切、最深入骨髓的诠释。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离开了天池山,可是我却忍不住一次又一次深情地回望伟人石,我突然产生一个疑问:世事沧桑,风雨如磐,于千百年之后某个飞丹流霞的秋日,是否也会有无数个像我一样的匆匆过客面对伟人石,面对天池山有着同样的悠悠怀想和深深谒悟呢?

  

上一篇: 《于丹来了》     下一篇: 《走 过 六 月
责任编辑:春江月影 | 已阅读2529次 | 联系作者
对《秋日絮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