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长河》--春江月影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4-09   共 36 篇   访问量:2533
于丹来了
发布日期:2008-04-09 字数:2458字 阅读:2533次
  

  一向觉得所谓“才女”只有李清照、朱淑贞或者是萧红、张爱玲这样的女人才配这样称呼。因为在中国文学史上,凡能闹出点动静的女人也就那么几个。不想,就在当代,就在时下,就在《百家讲坛》中,居然又杀出了个叫于丹的才女,一如闪电滑过夜空,令人眼前一亮。有人惊呼:于丹来了!

  第一次听说于丹源于孙钦良先生的《孔子的<论语>于丹的“心语”》(见2007年1月15日<洛阳日报>),孙先生说:“大多数人读《论语》时,就好像走进一道狭小的门,而于丹却能在这道狭窄的门里随脚出入,丈量了《论语》的每一寸土地。”还说听于丹的讲座“就像与春风邂逅,是一件清新而愉快的事情。”我暗笑:一个小女子,有那么神吗?

  那天我带着疑问,打开电脑进入了《百家讲坛》——我想领略一下被孙先生奉为“春风”的那个于家小女是如何踏着“三寸金莲”去随意“丈量”《论语》这块坚涩而厚重的精神沃土的。

  屏幕启开,一个清亮如水的女子面带微笑娓娓道来:“大家别以为,孔夫子的《论语》高不可及。这个世界上的真理,永远都是朴素的,就好像太阳每天从东边升起一样;就好像春天要播种,秋天要收获一样。《论语》告诉大家的东西,永远是最简单的东西……”

  “哇”,我一下子从椅子中跳了起来,妙!绝妙的开场白!我开始全神贯注看下去……

  于是一个温暖如春的于丹,一个才情四溢的于丹,一个醇香如酒的于丹便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于丹,一个美丽的让人崇敬的女人。她轻扫娥眉,淡施粉黛,无论是素衣短裙,还是红装秀服都弥散出一种高雅和谐的文化气蕴。在她的举手投足之间,在她的语言河流中,时时流露出东方文化女性特有的庄严、理性和温柔、敦厚之美。她就像一杯温润的清茶,观之,恬静淡雅;饮之,气定神宁;更像一朵矜持的幽兰,观之,丽姿盈怀;闻之,暗香悠然。

  于丹,一个睿智得让人惊诧的女人。在她的面前,一本千百年来置于阴森的文庙里或者帝王香烛前,被顶礼膜拜的《论语》;一本让人读起来晦涩艰深、佶屈聱牙的《论语》就像一头体格强大、结构复杂的老牛碰上了身怀绝技、游刃有余的庖丁,三下五除二就给肢解了,最后还把它炖巴成了老少咸宜的“心灵鸡汤”进行全民皆“补”,这不能不令人惊叹这位“女庖丁”的深厚“内功”。比如在讲孔子对“耳顺”的注解时,她讲道:“有句谚语说得好:两朵云只有在同一高度相遇,才能形成雨。其实耳顺之人是什么呢?就是不管这个云在五千米还是五百米,他总能感知到这个高度。”这真是个绝妙的比喻,三言两语就把“耳顺”这个抽象概念剖白了,不睿智、聪慧的人能做到吗?。

  于丹,一个才情四溢、口若悬河的女人。她的语言清丽委婉、绵绵不断,就像一泓清洌的山泉泠泠而下,奔腾不息;她的思维清析明朗、机敏从容,就像一双灵巧的弹指抚过琴键,再复杂的乐谱也能变得节奏明快,音韵和谐。而北师大的她的一个朋友却说,于丹在《百家讲坛》里只表现了六成功力,达到了七成功效,她的能力还远远没得到体现。还有一位和她熟识的电视制作人曾在博客中不无忌妒地写道:“在镜头里看,于丹直到最后一分钟都是精力充沛的。这世道太不公平了,这‘坏女人’跟我说:再录两期也没问题。我真想扑上去掐她,掐得她千江有水千江断。”可见,语言在于丹的嘴里就是河流、一条永不枯竭的河流,而《论语》就是这条河流里的一根浮木,她想让它漂多远,就能让它漂多远,哪怕天涯海角,因为于丹有博学做后盾、天赋做利器,她怕什么。

  于丹,一个被孔子蔑称为“惟女子与小人难养”的女人,只用了短短七天时间,在三尺讲台上随便那么一说,就颠覆了几千年来女人在男人心目中的地位,甚至于有很多男人开始在不停地擦汗,他们一定在心里说:“这小妮儿厉害!”我想,孔老先生如果还健在话,恐怕要为当年曾说过的那句话抽自己嘴巴,最起码要向全国女人说声:“对不起!我小看女人了。”其实孔老先生应该感谢女人,最起码要感谢于丹这个女人,如果不是她,《论语》——这本绝世国粹恐怕还蜷缩在蛛网尘埃里哀叹自己命运不济呢。

  于丹,一个明察秋毫的女人。她了解当代社会,更了解当代人的内心世界。在这个人心浮燥、思想多元化的时代,金钱、权利、地位、情感、理想等像乱麻一样搅缠着人们的心灵,每个人都在忍受着这样或者那样的“病痛”。这时,于丹来了,她像一个精于医道的郎中经过“望、闻、问、切”,摸清病因后,给患者开出了一剂“精神良药”,而这剂“药”就是《论语》,她就是“引”。“药”因“引”而最大限度地发挥了自己的“药性”,“引”因“药”而展现了自己深藏不露的强大内功。比如在谈到“人生遗憾”这个“流行病”时,她说:人生百年,孰能无憾?而对于遗憾第一种态度就是要正视,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接受下来,不要纠缠在里面;第二种态度是在承认遗憾的同时,通过自身努力去弥补这些遗憾,而不要放大遗憾。紧接着,她还引用了印度诗人泰戈尔的一句诗来说明放大遗憾的结果:“如果你因为错过太阳而哭泣,那么你也将错过星星了!”这真是一张精辟的药理“诊断书”,几句简约的话语就起到了“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的效果,这让人不得不得佩服于郎中的“医道”高深。

  于丹的《论语》讲完了,很短,只有七天时间,但她对《论语》的独特注解却深深植根于所有聆听过她的讲座的每个人心里,并且会潜移默化地改变大家的思维甚至是行为。有人说西药药效迅捷,中药药效绵长,但愿于丹曾为大家开出的这剂中药——《论语》能使病入膏肓之人枯木逢春,使未染症疾之人防患未然。

  听说,于丹下步还要讲《庄子》。庄子的特点是浪漫,孔子的特点是温暖,处方不同,药性不同,患者对药效的感知更不同,不知道在《庄子》这味中药中,于丹会担当什么样的“引”,是温良大补的“红枣”,还是辛辣热烈的“生姜”?

  ——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 《三十岁男人的尴尬》     下一篇: 《秋日絮语
责任编辑:春江月影 | 已阅读2533次 | 联系作者
对《于丹来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