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2-18   共 0 篇   访问量:2272
桃花源里可耕田(二十一)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发布日期:2011-02-18 字数:5193字 阅读:2272次
  桃花源里可耕田

  (二十一)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在家乡过着常人的平凡生活,陶渊明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惬意和满足。

  在安葬了母亲孟老夫人以后,陶渊明便以此为借口一直在家守孝。对于陶渊明来说,家庭生活的现实是拮据而又严峻的,如今家中只剩下他和夫人翟氏二个壮劳力,五个孩子尚年幼,在干农活时帮不上什么忙,好在翟氏夫人年轻,小陶渊明一属,她又是干农活的好把式,于是,在农忙时分,陶家那种妇耕田来、夫帮手;妇织布来、夫引线的场面感动了乡里乡亲。

  闲来无事,陶渊明重温《论语》,感慨良多。《论语》中有着这样的二段记载:

  其一:

  长沮、桀溺耦而耕,孔子过之,使子路问津焉。

  长沮曰:“夫执舆者为谁?”子路曰:“为孔丘。”曰:“是鲁孔丘与?”曰:“是也。”曰:“是知津矣。”问于桀溺。桀溺曰:“子为谁?”曰:“为仲由。”曰:“是鲁孔丘之徒与?”对曰:“然。”曰:“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且而与其从辟人之士也,岂若从辟世之士哉?”耰而不辍。

  子路行以告。夫子怃然曰:“鸟兽不可与同群,吾非斯人之徒而与谁与?天下有道,丘不与易也。”

  其二:

  子路从而后,遇丈人,以杖荷蓧。子路问曰:“子见夫子乎?”丈人曰:“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孰为夫子?”植其杖而芸。子路拱而立。止子路宿,杀鸡为黍而食之,见其二子焉。

  明日,子路行以告。子曰:“隐者也。”使子路反见之。至,则行矣。子路曰:“不仕无义。长幼之节,不可废也;君臣之义,如之何其废之?欲洁其身,而乱大伦。君子之仕也,行其义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

  陶渊明将《论语》中的这两段话联系到自己亲自到田间的劳动,觉得田野之美是孔子所没有悟到的,亲身参加劳动的那份喜悦之情,也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所体会不到的。孔子主张忧道不忧贫,不主张稼穑,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简直是不食人间烟火;长沮、桀溺隐居耕种,到是值得学习。而贫穷好学但不事耕稼的子路,以及隐居耕种的荷蓧丈人,在他的眼里前者不可效法,而对后者则表示出热烈的赞美和向往。所有鄙视劳动和与世浮沉的士大夫都是不可取的,陶渊明的心中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一股忧世之情。

  癸卯兔年春,陶渊明为此写下了他的不朽名作《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其诗曰:

  其一

  在昔闻南亩,当年竟未践。

  屡空既有人,春兴岂自免。

  夙晨装吾驾,启涂情己缅。

  鸟哢欢新节,泠风送馀善。

  寒竹被荒蹊,地为罕人远;

  是以植杖翁,悠然不复返。

  即理愧通识,所保讵乃浅。

  其二

  先师有遗训,忧道不忧贫。

  瞻望邈难逮,转欲志长勤。

  秉耒欢时务,解颜劝农人。

  平畴交远风,良苗亦怀新。

  虽未量岁功,既事多所欣。

  耕种有时息,行者无问津。

  日入相与归,壶浆劳近邻。

  长吟掩柴门,聊为陇亩民。

  

  理想归理想,现实照样如故。生活就是这样,衣食住行开门四件大事,陶渊明还得面对。这也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长时间与家人在一起,五个孩子整天戏嬉,到也给劳作了一天的陶氏夫妇带来欢乐。

  那一年长子陶俨已经十六岁了,次子陶俟十五岁,三子陶份和四子陶佚这对双胞胎十三岁,幼子陶佟九岁。家中有如此五个男孩精力旺盛,那份闹腾劲可是从早到晚不会停息。

  白天,在陶俨的带领下,哥五个去山上玩捉迷藏,几个哥哥却让弟弟陶佟作为搜寻者,其余四人躲猫猫,陶佟在山里差一点迷路,还一不小心一脚踩落到一座坟茔里,那白骨骷髅着实让一位九岁孩童吓着魂不守舍嚎啕大哭起来,几位哥哥听着声音总算找到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小弟,老大使出浑身解数,哄他开心,老三老四异口同声地说“乖乖,别哭!瞧哥哥给你吃棒棒糖。”不约而同地替小弟擦眼泪拭鼻涕。末了,老大背着小五,老二拿着小五的战利品——一支树杈做成的弹弓,老三老四手拿柳枝做着鞭子抽打状,一路哼着“得儿驾!”好歹哄得小五陶佟破涕为笑,凯旋归来。

  翟氏夫人见这帮小猴子一个个脸上脏兮兮的,身上的衣裳除了肮脏,还有破洞,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拎起老大陶俨的耳朵,“你这个当大哥的是怎么当的?带着一帮弟弟,一天功夫就弄成这副模样。”

  “哎哟!娘亲。”陶俨觉得晦气,出了事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他,“疼、疼……”

  “娘亲啊!别拧哥哥的耳朵啦。”陶佟天真地抱住娘亲撒娇,“再拧哥哥的耳朵,那就会掉下来的。”

  “你们嫌娘亲空是吧?瞧你们这身衣服,才穿了一天,又得洗又得补了。”翟氏说到伤心处,自己也不能自已,她放开陶俨,“阿舒啊:做哥哥的要有做哥哥的样。”

  陶俨跪在翟氏面前,“娘亲,孩儿知错啦!”

  这时,陶渊明正好从集市回来,他左手拎着一只鸡,右手提着一条大鱼,看见这副情形,不用猜已经明白了几分。他将鸡和鱼递给老二陶俟,“怎么?你们又惹娘亲生气啦?”陶渊明抱起小五陶佟进屋去换衣服。

  翟氏夫人见丈夫还是疼爱小儿子,也就不好意思再去拷问其他几个儿子啦,因为那四个孩子毕竟不是她亲生的。

  陶俨带着其他几个弟弟也进屋去更换衣服,完了,他和老二赶紧出来帮翟氏杀鸡剖鱼,准备晚餐,他们知道爹爹买了那么多菜,今晚准得美美地吃上一餐,鸡鱼已经个把月没有吃过了,一想到此,小哥俩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

  陶佟换完衣服,就一蹦一跳像没事一般地跑了出来,看见他娘亲正准备杀鸡,他随口唱了起来:“一只鸡,二会飞,三个铜钱买来的,四川带来的,五颜六色的,七高八低的,九九(舅舅)拿来的,十(实)在没有的,骗骗小伢儿……”

  翟氏夫人一听,扑哧笑了出来,“通儿,这是谁教你的?尽是些胡说八道的东西。”

  “我们小孩都这么玩,这么唱的。”陶佟天真地回答道。

  陶渊明从屋内出来,接着话茬说:“爹爹、娘亲可没有骗你们啊!说好了一个月让你们吃一回鸡、鱼,今天就一定要做到啊。”

  “爹爹最讲信用啦!”几个孩子有的吃,早就兴高采烈,他们争先恐后抢着回答,以讨父亲的喜欢。

  晚餐时分,一家人在一起就着鸡、鱼吃,人多不可能吃得尽兴,陶佟还挑三拣四的,陶渊明给他一大块鱼肚子肉,让他小心鱼刺,他噘着小嘴嘟嚷道:“爹爹:鱼上的‘衣服’通儿不要吃。”

  “鱼上的‘衣服’?”陶渊明一时半会还没有反应过来。

  “噢!通儿不吃鱼皮。”翟氏在一旁补充道。

  “这孩子……”陶渊明一愣,笑了起来,“还挺逗的,不会说鱼皮,就说‘鱼身上的衣服’,好!”

  “瞧你,他不会说鱼皮,你还夸他呢?”翟氏夫人嗔怪丈夫道。

  孩子多,吃饭吃菜得抢,速度慢了,你就吃不到东西啦。在五个孩子的争抢下,一桌菜很快风卷残云一扫而光。

  急得翟氏夫人在一旁拼命地劝孩子们,“给你们爹爹留点下酒菜啊。”

  陶渊明下酒对菜不太讲究,就着一碟花生米,或是一盘盐水蚕豆足矣。

  晚上,夫妻俩躺在床上就着孩子的话题聊了起来。

  “老爷,这几个孩子平时你出门在外,没有功夫教他们,现如今在家,也得花点时间教教他们啦。”翟氏夫人先打开了话闸。

  “夫人,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啊。”陶渊明眉头紧锁,“可教什么呢?”

  “婆婆那时让你学的都可以教啊!”翟氏夫人脱口而出。

  “可这些又有什么用?”陶渊明长叹一声,妻子的这番话勾起了他的回忆。

  是啊!那些先圣经典提倡大济苍生于天下,可现如今孩子们既没有曾祖父陶侃的文韬武略,也没有外祖父孟嘉的才能,加上适逢乱世,奸佞当道、战火遍野,即便自己也是空有一番抱负和本领无处施展。与其这样,还不如给孩子们一个快乐的童年、少年,让他们亲近大自然,这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呢?外祖父孟嘉不是也觉得“渐近自然”是人生的一大快事吗?但这番话跟翟氏去讲,她也不见得明白。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请夫人放心,明天我会给孩子们一个说法的。”陶渊明心生一计安慰妻子道。

  翌日一早,陶渊明就起身在书房写就了一首《责子》诗,他以通俗的语言,幽默的笔调,对五个儿子一一进行评点,这既是慈父和儿子们相戏谑,也委婉地表达了对儿子们的希望。陶渊明的教育方法还真是不强求,听其发展,适当引导。写罢,他将诗藏入袖内。

  一家人吃罢早饭,陶渊明让翟氏夫人坐在一边,叫五个孩子一一站好,他从衣袖中取出诗作,让陶俨朗诵。

  责子

  白发被两鬓,肌肤不复实。

  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

  阿舒已二八,懒惰故无匹。

  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

  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

  通子垂九龄,但觅梨与栗。

  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

  

  如此直白的诗句,翟氏夫人也能听得明白。陶渊明不失时机地问孩子们。

  “你们能明白爹爹、娘亲的一番苦心吗?”

  “我们……”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你们一定要走准、走好自己的路,要像你太太爷爷、太外公那样,做一个对国家、对民族有用的人。”

  这就是陶渊明教子法,简短、风趣。

  四个弟弟立马将诗中说陶俨的“懒惰故无匹”记住了,他们指着哥哥齐声朗诵起来,搞得陶俨很尴尬。

  

  居家的生活是繁琐的,每天当为一家人的吃喝拉撒烦恼。陶渊明倒是能够做到忙里偷闲,与朋友一起借酒消愁,自得其乐。

  《诗经•王风•黍离》:“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自己心中的苦闷又有谁知?司马子长先生曰:“《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没有人来倾听,只能将自己的愤懑之情化作诗篇来直抒胸臆,陶渊明尝试着模仿《诗经》,写下了一首《停云》的诗,以此来表达自己的心志。

  停云,思亲友也。樽湛新醪,园列初荣,愿言不从,叹息弥襟。

  停云其一

  

  霭霭停云,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静寄东轩,春醪独抚。

  良朋悠邈,搔首延伫。

  

  停云其二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八表同昏,平陆成江。

  有酒有酒,闲饮东窗。

  愿言怀人,舟车靡从。

  

  停云其三

  

  东园之树,枝条载荣。

  竞用新好,以招余情。

  人亦有言,日月于征,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

  

  停云其四

  

  翩翩飞鸟,息我庭柯。

  敛翮闲止,好声相和。

  岂无他人?念子实多。

  愿言不获,抱恨如何!

  

  吟罢低眉,没有朋友来唱和。陶渊明忽然想到了自己的好友刘敬宣,不知经历丧父之痛的他,是否一切可安好?

  

  (未完待续)

上一篇: 《店大专欺中国客》     下一篇: 《皮革奶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2272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二十一) 安得促席,说彼平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