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2-16   共 772 篇   访问量:1537
救心
发布日期:2011-02-16 字数:2503字 阅读:1537次
  

  那年冬天,妻子为他买了件羽绒服。结婚五年了,他一直舍不得买一个袄。北国的冬天,干冷干冷的,西北风一吹,钻心刺骨的寒,他总是着一件穿了七八年的单衣,瑟缩在冬天。

  那件羽绒服,花去了妻子一个月的工资。不是羽绒服太贵,而是因为妻子的工资实在微薄。妻子在一家商场给人卖服装,早出晚归。他在一家出版社工作,也要经常对着电脑加班。每到下班,小夫妻疲累地回到家里,家就成了他们生活中最温暖的港湾。

  他们现在的家,是一套租来的四十多平米的一室一厅。他和妻子均来自农村,在这个城市已经打拼七八年了,融入这个城市,一直是他们的梦想。而要融入这个城市,无论从心理,还是户口政策上,都需要先在这个城市里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小夫妻节衣缩食地攒钱,想通过分期贷款在城里买套住房。

  他们看中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并刚交过了首期付款,仅首期付款,就花光了他们所有的积蓄并且又向亲友借了不少。而首期付款交过后,他们还背上了十年的债务,在今后的十年里,他们每个月要拿出象现在他们全部工资的一半,用来还分期房贷。

  晚上,妻子帮着把新羽绒服给他穿上,然后就轻轻从背后抱住他的腰。回头看着妻子身上穿的,还是结婚时买的那件大红的羽绒服,已经旧了。他鼻子一酸,一扭手紧紧把妻子拥在怀里。

  就在那晚,妻子说了一件令他们都感到十分难过的事,她怀孕了。这次怀孕纯属意外。结婚五年了还没有孩子,现在有了孩子按说应该高兴,可他们哪笑得出来。还有十年的债务需要他们共同努力来偿还。妻子以后挺着大肚子、还带着孩子怎么上班,谁来送孩子上学?孩子带来的一切让他们感到不寒而栗。那天夜里,他失眠了,她失眠了。在黎明的时候,他和妻子终于作出决定,他们都不小了,这孩子要了!

  怀消息总是接踵而至,第二天,他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说他父亲住院了,得的是急性心肌梗死。

  他急急赶回家乡的医院,见到了父亲。父亲正躺在病床上昏睡,脸上苍老而苍白,显得虚弱不堪。父亲睁眼后看到儿子,第一句话就是埋怨母亲不该让儿子知道,他工作那么忙,自己的心脏病是老毛病了。

  他找医生了解病情。医生说他父亲的心脏如果想多跳些年,需要做一个手术,费用大概一二十万。如果不做手术,随时有心脏停跳的可能。

  这么多钱,从哪里弄呢。他想到刚交到购房中心的首期付款,合同已经签了。但如果情愿交一些违约金,还是应该能够归还七八万的,再借一些,那么父亲就有救了,只是……

  他打电话给妻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妻子良久不语。过了半天才说:你愿意放弃这个城市,放弃我们的梦想吗?如果我们今后没有了梦想,没有了希望,只剩下为还手术这笔债麻木的工作,你觉得生活还有意义吗?还有我们的孩子今后怎么办?你愿意他跟着咱们受苦、过咱们现在这样的日子吗?咱爸年纪大了,心脏病也多年,就是做了手术,你觉得能好得了多少?

  咱爸妈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疼我、爱我、含辛茹苦把我养大,我为他们吃苦受罪、倾尽所有是应该的!他冲妻子咆哮道,并为妻子的态度感到十分愤怒。为了咱爸,我可以什么都不要。咱爸就是要我身上一块肉,我也要割下来给他!

  妻子冷笑道,好个什么要不顾,既然我和孩子在你眼里不重要,那随你吧。

  就把电话挂了。

  被街头的冷风一吹。他冷静了许多。回想刚才对妻子的态度,暗暗后悔。其实妻子说的,他何尝没有想到。只不过那些可怕的想法,一直被他紧压在大脑深处罢了。百善孝为先,不孝之人何异禽兽,当下筹钱给父亲作手术,便是孝;不筹钱给父亲治病,便是不孝。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是非判定。然而,然而……

  回到病房,他觉察到母亲一直默默地注视着他,似乎在等待一个答案。他不敢看母亲的脸。

  父亲在医院住了几天,好转后就出院了。他也又回到了工作的城市。

  那年,他们的孩子出生了;他们的父亲因为心肌梗死反复发作,一天夜里突然去世了。

  他回到老家,在父亲的灵前羞愧万分,捶胸顿足,大哭了三天,最后嗓子喑哑说不出话来,心内隐隐作痛。

  父亲的丧事办完后,他要回城了。母亲把他叫到尾里,拿一个布包出来,一层层的揭开包布,里面竟然是厚沓沓的几摞钞票。母亲说,这是你爸和我这些年积攒下的钱,你爸临终前让我交给你们的。他说娃儿在外不容易,咱们没本事,积攒了一辈子,只能给娃儿留这么多了……

  他的泪已经苦干了,心口针刺一般的疼。

  回到城里,他象换了一个人,变得郁郁寡欢,心事重重。濡养孩子的艰辛,更让他对父亲的去世愧疚不已。没多久,他发现自己也患上了心疼的毛病。到医院一检查,得的是和父亲一样的病:心肌梗死。

  他反而觉得有些释然,并开始时常请假在家里带孩子。

  春天来了,他带上妻子、孩子到效外放风筝。郊外有道河,清流潺潺。河道两旁电力银线穿梭,象是供给这个城市心脏生存的血管。

  他说,那道河很象家乡的河。

  他的妻子好久没有那么开心过了,沉浸在他们初恋时那幸福的时光。就是他在一本正经地说,就是他死了,也会努力把欠父亲的心债补偿给他的妻子和孩子,让他们生活的更幸福这样一些话时也没有在意。

  有一天他忽然莫名地就请了假,把衣服穿得很整齐,一个人带着风筝到河边放。晚上妻子左等右等他不回来,电话也没人接。正在心急如焚,忽然就看见电视上说,一个男子在效外放风筝,被电死了。播音员语气沉重地提醒广大市民,不要在线下放风筝。

  在收拾他的遗物时,妻子看到了一张写着丈夫名字的人身意外伤害保单,按照这张保单合约,他的妻子可以从保险公司领到二十多万的保险金……

  

  2011-2-16

上一篇: 《五律·叹赵佶》     下一篇: 《重渡沟春夜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537次 | 联系作者
对《救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