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1-02-12   共 0 篇   访问量:1328
桃花源里可耕田(十八) 无可奈何花落去
发布日期:2011-02-12 字数:5238字 阅读:1328次
  桃花源里可耕田

  (十八)无可奈何花落去

  

  自规林遇风阻歇脚后,陶渊明顺道回了一趟家乡只作了短暂的停留,就马不停蹄地赶往荆州向桓玄交差。

  第一次奉命出使京城的任务并没有完成,但桓玄似乎并没有感到意外,他仿佛料事如神般地说:“陶先生此次建康之行没有见到皇上吧?”

  “是的!”陶渊明如实地回答:“是司马元显代替皇上接见的。”

  “司马元显?”桓玄满脸的鄙夷,“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说了些什么?”

  “他说让大人治理好自己的属地就行,孙恩那点小毛贼根本就不是北府兵的对手,不用您操心啦。”陶渊明没有将司马元显的态度和对自己说的话讲出来。

  “哼!”桓玄嗤之以鼻道:“孙恩的军队都快兵临城下啦,还打肿脸充胖子,真是不知好歹,不识好人心。”桓玄还得为自己之所以要向朝廷上《讨海贼表》作辩解。

  陶渊明也只得违心地附和着说:“是啊!他辜负了大人的一番好意。”

  桓玄第一次向朝廷上表的事至此告一段落,但他觊觎建康之心并没有停止。他还在加紧对军队的操练和军粮的征集,等待着下一次机会的来临。

  陶渊明舍不得穿刘裕所送的布鞋,将其包好收藏了起来,每当看到这双布鞋,他的眼前时刻会浮现出刘裕的影子,不知怎么的,从刘裕的身上他依稀看到了曾祖陶侃的身影。

  就这样在桓玄处过着暂时平静的生活。

  这年夏天,家里农事告急,陶渊明便向桓玄请假,回家帮忙去了。桓玄准了陶渊明的假。

  

  回家的感觉真好。

  远离了战争、远离了人事、远离了政治,远离了……

  陶渊明犹如羁鸟思恋着旧林一样,池鱼思念着旧时的潭水一般兴致勃勃地回到了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家。

  虽然家中依然一贫如洗,陈设简陋,与桓玄的别墅自然不能同日而语,与京城的乌衣巷、司马元显的宫殿那更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但陶渊明仍然觉得家是那样的亲切、自然,最起码在家里不用做作,那是他最惬意的事。

  母亲孟老夫人已经年迈得走不动路了,她颤颤巍巍地用那双混浊的老花眼上上下下地打量前眼前的陶渊明,生怕漏掉任何一个细节,她摸摸索索地用自己那双青筋暴凸皱纹纵横的手抚摸着陶渊明,一声乡音浓郁的“亮儿,你可回来啦!”

  陶渊明的心猛然一紧,一行热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娘亲,孩儿回来看您来啦!”

  “你能常回家看看就好!”孟老夫人一字一顿地说:“男人大丈夫总得干点大事,出门在外能记得还有一个家就好。”

  妻子翟氏与陶渊明对望了一眼,就赶忙去准备饭菜。

  四个孩子一下子涌了过来,有的抱住大腿,有的拉住衣角,唯有最小的陶佟愣生生地在远处看着陶渊明没有挪步,孟老夫人说话了,“你去荆州时,通儿还小,他不认得你这个父亲啦。”她说着又对陶佟道:“通儿,叫爹爹啊!”

  听到祖母的吩咐,陶佟踉踉跄跄地张开双臂,嘴里含糊不清地喊着:“爹爹!爹爹!”“蹬蹬蹬”一路颠簸地扑往陶渊明而来,陶渊明连忙上前,一把抱起了陶佟,用胡须扎了扎他的小脸蛋,陶佟立马有了反应,“奶奶:通儿痒……痒……”说着便一个劲地要从陶渊明身上下来。

  都说金屋银屋不如自家的草屋。陶渊明享受到了一家三代的天伦之乐,他的心情是无比的舒畅。待到吃饭时分看到妻子精心准备的一桌饭菜被五个孩子风卷残云般地一扫而光,他又不由得忧从中来。

  虽说一百个不愿意、一千个不愿意,作为一家之主的男子汉,还是得去打工,让家人生活得更好些。母亲孟老夫人更是通达之人,她早就替翟氏答应了陶渊明再回到桓玄处任职的要求。

  “亮儿:‘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打工也是如此。”孟老夫人虽说眼神不好,但早已看出陶渊明回家这几天的心事,俗话说“知子莫如父”,但陶家是知子莫如母,由于父亲早亡,是母亲一手把陶渊明带大的,他的心事自然瞒不过做娘的,她觉得有必要交代陶渊明几句:“永远没有最好,只有最合适的。娘知道你的个性,那桓玄待你也还算不错,你还是先去干一段时间再说。家里你不用牵挂,有我和你媳妇在,好男儿要志在四方啊!”

  陶渊明见母亲也是如此嘱咐,他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请娘亲放心,您也要保重身体啊!”说着,他一把握紧了母亲的双手,放到了自己的心口。

  孟老夫人腾出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把木梳,“来!让娘亲给你梳个头。”

  陶渊明听话地蹲在母亲面前,听凭母亲的梳理,他仿佛回到了自己的童年,在外祖父家母亲也是这样天天给自己梳理头发的。

  母亲还是那个母亲,梳子还是那把梳子,居说这是父亲送给母亲的定情信物,母亲一直小心翼翼地保存到了今天,只不过母亲的动作明显迟缓了,力度显然没有年轻时重了。

  孟老夫人替陶渊明将头发梳了又梳,末了又将头发盘好,用发簪插好,再让陶渊明起身在她面前转一圈,将梳子上的几根脱发理了理放进一本书里,儿子头上的发,也是母亲的心血。她这才满意地将梳子放入怀中。

  陶渊明跪下向母亲叩拜道别。

  陶渊明只是觉得母亲今天嘴上说好男儿要志在四方,但临别时又是那样的牵肠挂肚,令自己刻骨铭心。

  莫非有什么预兆?

  没想到这果真是陶渊明与母亲的最后一次亲密接触。

  

  陶渊明告别一家老少,再一次前往荆州。这天夜行经过涂口,他感慨万千,写下了《辛丑岁七月赴假还江陵夜行涂口》的诗篇:

  闲居三十载,遂与尘事冥。

  诗书敦夙好,林园无世情。

  如何舍此去,遥遥至西荆!

  叩枻新秋月,临流别友生。

  凉风起将夕,夜景湛虚明。

  昭昭天宇阔,皛皛川上平。

  怀役不遑寐,中宵尚孤征。

  商歌非吾事,依依在耦耕。

  投冠旋旧墟,不为好爵萦。

  养真衡茅下,庶以善自名。

  

  一人独行,除了思念家中亲人以外,陶渊明自然也想到了自己的朋友刘敬宣父子以及刚刚相识的刘裕来,不知道他们与孙恩的战事如何?

  

  东海前线,孙恩凭借水战的优势与北府兵抗衡,他明白在陆地上自然不是北府兵的对手,对此他们是有深刻教训的。

  当时与北府兵在陆地上交战,打了败仗,又听说刘牢之大军追赶上来了,孙恩立即改变了之前要杀到建康的远大目标,转而说:“就算我只割据浙东这块地方,总也能做个勾践吧!”又过了几天,听说刘牢之已经带着军队渡江,他又再次放低了目标说:“就算逃走,也没什么丢人的!”

  如此这般儿戏,犹如小孩讨吃的,先是胃口很大,当愿望不可能实现时,再逐步缩小。义军有着这么一位常常立志,又朝令夕改的统帅,不打败仗才是怪事呢?

  当年孙恩带着二十多万百姓向东逃去。在逃跑的路上,他总算展现出了一些智慧,一路上丢下许多财物妇孺,等随后赶来的官军们看到了,沿途竞相抢夺,这一下给孙恩争取到了逃跑时间,他终于顺利溜走了。

  而这一次,孙恩却是有条有理,他们打造了当时一流的战船沿江而来,直逼京城建康,建康城里顿时粮价飞涨,花多少钱都买不到,以至许多大户人家怀揣金玉活活饿死。起义军被赶回海岛后,会稽、吴兴成千上万的男女老少惨遭官府屠杀,不少地方连人影都看不到,几个月后才有人重新回到家园。粮食早已被北府兵抢光,人们饿得头昏目眩,有人竟互相交换子女,杀了充饥。

  一路上的情景简直令人闻所未闻、惨不忍睹。

  也许是冥冥中有上天的安排,孙恩战船在临近建康时,遇到大风,由于楼船高大而水又浅以至于无法动弹,这正好被北府兵赶上。

  孙恩五斗米道徒信奉长生久视之道,信仰天、地、水三官,尤其相信水仙。

  孙恩喜欢养花,他最喜爱水仙花,连打仗也是带着水仙上阵的。水仙多为水养,且叶姿秀美,花香浓郁,亭亭玉立,故有"凌波仙子"的雅号。水仙是草本花卉,又名金银台、玉玲珑、雅蒜等,原产于我国浙江、福建一带,现已遍及全国和世界各地。水仙花朵秀丽,叶片青翠,花香扑鼻,清秀典雅,成为世界上有名的冬季室内和花园里陈设的花卉之一。

  遭到如此打击,这可是他起义以来的头一回,他边打边退,眼看着损失如此之大,身边的人马已不足千人,他万念俱灰,让手下准备了一桌素食,放置好了香案,案前摆放着一盆水仙花,到了这般地步,他还是念念不忘水仙,他举着一柄宝剑,画了几道符,口中念念有词,乞求神灵保佑,五斗米道的信徒鬼卒、鬼吏、奸令、祭酒等侍立在一旁。

  然而,战争是残酷而又现实的,次日的决战孙恩的义军并没有捞到任何好处,神灵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好运。

  孙恩顿时大有项羽在乌江无颜见江东父老的感觉,他让下人替自己淋浴、斋戒、更衣以后,准备了一条小船,船上铺满了水仙花,临了还在怀中抱着一盆水仙花,自己躺在船上任其自我漂流,而这艘小船原本已经在底部开凿了一个小洞,一旦到了江中江水灌入其间,船自然就下沉。

  没有任何先兆,也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孙恩就这么浪漫地在水仙花丛中离开了人世。

  教中信徒都说孙恩得道升仙了,因为是抱着水仙而去,所以被尊称为“水仙”。“长生人”变成了“水仙”,孙恩终于得道成仙,由人变成了仙。

  跟随孙恩投水从死者有百余人。义军余众数千人复推孙恩妹夫卢循为领袖,继续斗争,后卢循义军占领广州,一度大举北伐,直至义熙七年(411)终告失败。

  孙恩起义虽然在三吴地区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但孙恩除了会用宗教迷惑人以外,并没有多少才能和远见。他带领的军队一派流寇作风,到了一个地方,除了杀死地方官之外,就只会劫掠财物,烧毁仓库房屋,甚至于砍伐树木,填埋水井,完全是一个疯狂的破坏者形象。他出身于次等士族之家,本来就恨世家大族占据着高位,让他们难有机会进阶,所以对他们的屠戮也格外严重。王家和谢家首当其冲,除了王凝之以外,包括谢安的两个侄子在内的许多王谢子弟都被杀死。

  如果孙恩的政治才能再高一些,他本来也许会有更大的作为。但他缺乏政治远见,也没有坚定的意志,这些都注定了他的事业不可能长久。

  即使在孙恩的事业有起有落,返回海岛又重整旗鼓再次来到陆地之时,也是有机会的,但终因能力有限,错过了许多大好时机。当桓玄起兵讨伐司马道子时,官军本来已经无暇再来和他打仗,但孙恩却没能及时整顿队伍再反攻回去,直到桓玄掌握了朝政,政局稳定下来,朝廷又能腾出手对付他的时候,孙恩才觉得已经无力回天,干脆在一片水仙花丛中任凭小船横流而尽,一些家属和信徒也跟着投水自杀。

  这次孙恩起义还是给了朝廷很大的打击。基本上摧毁了东晋王朝的反动统治,沉重地打击了反动的士族地主,为社会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创造了条件。其间都督军事的谢氏家族成员谢琰因骄傲大意而兵败被杀,从此门阀士族彻底退出重要的军事职位,给刘牢之、刘裕等次等士族出身的将领提供了机会。动乱之后,地方上的百姓都盼着官军早点过来收复失地,但没想到刘牢之的军队来了以后和孙恩一样大肆抢掠,百姓们失望至极,纷纷躲藏在外,各地郡县城中都见不到人影,过了一个多月才渐渐有人回来。在这片兵荒马乱之中,只有刘裕的部队军纪严明,秋毫无犯,一路上都受到百姓的欢迎。如今的刘裕战功和名望都蒸蒸日上,成了孙恩事件中最大的受益者。

  孙恩起义军前后长达十二年的斗争,摧毁了东晋王朝赖以生存的基础,东晋王朝从此名存实亡。

  一代枭雄——孙恩就这样如水仙一般绽放,煞是好看,只可惜花期不长。

  人生如花!

  

  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东晋王朝之所以会发生孙恩起义,陶渊明认为是尊礼不够的缘故,所以才导致出现孙恩那样“勇而无礼而乱”的局面。

  

  (未完待续)

上一篇: 《学术造假》     下一篇: 《上天入地
责任编辑:教书人 | 已阅读1328次 | 联系作者
对《桃花源里可耕田(十八) 无可奈何花落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