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2-24   共 0 篇   访问量:1049
小小服务生
发布日期:2010-12-24 字数:3476字 阅读:1049次
  平生从来没有住过医院开过刀,但十月间一场他人肇事的车祸,使得我这个从无违章、理赔记录的守法公民,被造成大腿胫骨平台塌陷,开了刀插了钢板,三个月左右不能下地走路。

  手术拆线后,得回家静养。这么一来,有二件事我不能独立完成了。家里人也得上班,老母亲年近八旬,不可能天天照顾我。我面临的头等大事就是吃饭的问题啦。好在我家前面有家大酒店,与他们取得联系,由他们派服务生给我送饭。

  回家头一天的中午十一点半,听到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摸索了一会,我终于坐着轮椅前去开了门。只见一位浓眉大眼、虎头虎脑、身材结实的大男孩,端着二个打包盒,充满稚气的脸上洋溢着甜美的微笑,他笑得很专业,脸蛋上还有两个若隐若现的小酒窝,“是F先生吧,我是给您送饭的服务生。”见我点头示意,他说着走进我家,将那二个打包盒放到饭桌上,摆好打开,“这是我点的菜,不知您喜欢吃什么?如果不合口味,请告诉我,下次我给您换。”我都病到不能行动这个份上,还有什么可挑剔的,面对他热情洋溢的问话,只是一个劲地回答:“我并不挑食,你怎么点菜我都能吃。谢谢啦!”

  服务生听完我的话,礼貌地跟我道别,并请我放心,说是他每天都会给我送饭来的。然而,他自己却连我让他坐一会,吃点水果的邀请都没有接受。

  我原本对八零后并不抱什么奢望,单位里那些个养尊处优的八零后为人做事虎头蛇尾,说话不负责任根本不会去考虑兑现结果,以我为中心极端自私的事例已经令我习以为常啦,但眼前这位服务生给我的第一印象不错,不愧为星级酒店里培养出来的服务生,服务够到位的。我不禁对这位服务生产生了兴趣。

  俗话说: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我自然也不会一辈子需要服务生做送饭这件好事,然而,与这位服务生打交道,时间一晃居然过去了近二个月。在这些个日子里,我的饭菜都是由这位服务生送的,而且每次送饭的时间是那么的准点,每次他来都与第一次那样礼貌地敲门礼貌地放置饭菜礼貌地微笑礼貌地道别。我每每想与他攀谈,他都不会涉及其它,只是围绕着我的伤病有礼节地问候些什么。我有时甚至觉得他有些机械,竟然与时钟那般周而复始无怨无悔地承担自己的职责。

  联想单位里我的几个八零后部属,当时称他们为八零后,他们还不服气,硬是要装成熟,说自己是八五前,还说真正不成熟不负责任的八零后一般是指八五后。可就是那些个八五前的八零后,在得知我养病的消息时,还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承诺要来我家照顾我的饮食起居,但除了例行公事的一回探望后,就石沉大海没有了音讯。眼前的这位八五后服务生的一言一行不正颠覆了那帮八五前的悖论了吗?我不由得对他产生了一种钦佩之情。

  我与这位服务生的详谈,始于我第二件不能独立完成的事。那就是因为骨折的部位在膝盖旁,膝盖不能弯曲,在家里一是没有那么大的空间,二是天气寒冷怕着凉感冒,只能到酒店去洗澡。由于脚还不能承受重力,我只能坐着洗澡。这可麻烦了这位小服务生,他先是将我动过手术的腿伤口处用保鲜膜包好,说是以防溅着水对伤口不好,然后,他又好不容易从酒店的木工房找到一张方凳,将其放入淋浴房内,又生怕那方凳上有木刺,用浴巾在上面垫好,打开淋浴笼头,用手试了试水温,扶我进去坐下,给我递洗发水、淋浴露之类的,当洗完后,小心翼翼地替我擦干身体,再扶我到床上坐定。整个一套洗澡程序下来,是那样的细致入微,那样的有条不紊忙而不乱,够服务水准的,如果不说年龄还以为是经过家政公司培训出来的病人保姆呢?

  洗澡的时间可比送饭时间要长,后面还有穿衣等动作要做,我终于有了与这位小小服务生较长时间交谈的机会。从交谈中得知,他确实是八零后的尾巴,八九年出生的,老家在河南,家里上面还有两个姐姐,看来他父母为了有一个儿子不惜被罚款也要让他出生,像他那样本应该是家里宠爱的对象,怎么那么早就出来工作?我情不自禁地问了这个问题。

  一说到此,服务生脸上的微笑渐渐地收敛了起来,一个与他年龄不太相称的皱眉动作虽说只是一瞬间的事,但没有逃过我的眼光。“我爸身体不太好,从小就把我送到少林寺去锻炼啦。”难怪身体那么结实匀称,“我后来读书考上了旅游大专,因为家里给父亲看病,经济拮据,我只读了一年就辍学出来打工啦。”原来如此,家庭的变故,使得原先稚嫩的弱冠少年过早地要承担起家庭的责任。

  “你还想读书吗?未来有什么打算?”职业的习惯,不由我抛出了两个很现实的问题。

  “等挣点钱再去读书吧。”说着,小服务生的眼里闪烁着憧憬的光芒,两只大眼更加炯炯有神啦。

  面对如此坚定的八九生,我只说了句“有困难可以找我”的话,我知道“说到就要做到”这是为人之本。

  “我先试着自己克服。”不可置否的语气透露着坚定。

  我情急中脱口而出,“就如我有困难需要你帮忙一样,人类本来就是一个大家庭,当别人需要时,我们就应该卷起袖子去帮助他。”

  “好的!”服务生眼前一亮,说道:“先生说的与我爸、我师傅说的是一个样啊。我真的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会来找先生的。”

  网上舆论似乎对河南人不太友好,我就曾经不以为然,觉得那是以偏概全的观点,眼前这位河南小伙的言行分明使我对那些言论产生了动摇。

  同样是八五后,纨绔子弟的李启铭肇事后的第一句话是“我爸是李刚”;同样是八五后,音乐天使的药家鑫肇事后的第一反映是去看被害者是否在记他的车牌,然后丧心病狂地连捅八刀致人死命,……与之一比真有天壤之别。

  养病的时光是漫长的,与服务生相遇的美好时光却是短暂的。他仍然是每天准时送饭,数日替我洗个澡。

  临近岁末的一个中午,时间过了十一点半,仍然没有服务生的踪影。凭我与他相处这二个月的经历来看,估计年末酒店生意忙,过一会他准会来的,这一等都等到了三点还没有动静。我饥肠辘辘,肠胃在抗议了,我下意识想给酒店打个电话,但仔细一想不妥,酒店还会以为是服务生的失职,我于是又将电话放回了原处。

  三点半钟,一阵清脆的敲门声打破了室内的宁静。我开门一看服务生出现在眼前。

  一张英俊的脸上充满了忧郁,双颊被室外的寒风吹得红彤彤的,充满职业微笑的眼神里隐含着泪水。

  “对不起!先生。让您欠等啦。”服务生一开口就接连着道歉。

  “没关系!”我见他如此憔悴,反而安慰起他来,本来他与我非亲非故,即使偶尔忘记送一顿饭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饿。”

  “您肯定饿了,您又是病人,吃饭得按时啊。”服务生的眼神里充满着体贴之情,“我爸病危了,我刚才去买火车票,没想到这一排队就是五个小时。我又没有向别人交待过您的情况,一想您肯定没有吃过饭,现在又过了吃饭时间,很难买到饭菜,于是我只好去肯德基给您买了份套餐。”

  “噢!”我不由得暗暗审视自己起来,与服务生相比他的境界可比我高多了。“你爸的病严重吗?需要我做什么?”

  “现在不需要,我明天回家,看情况再说。以后会有别人给您送饭、洗澡的。”他边说边帮我打开了肯德基套餐。看着我坐下后,他急忙与我告别。

  吃着带有服务生体温的肯德基,那套餐分明还是热的,而离我家最近的肯德基门店有三站路,可想而知当时他是如何迅速跑到我家来的。

  一股暖流顿时涌向了我的心田:这世上,除了亲情以外,人的感情分明还有一种真正的友情,这种友情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它其实就是一种诚信,其实就是对承诺的践行,其实就是当别人需要时伸出的援助之手,其实就是……

  自打这位服务生回老家后,我一直没有与他联系上,因为他在杭州的手机已经停机。

  一个月以后,我收到了一条短信,内容首先是询问我的病情,再有就是告诉我:他的父亲已经病故,母亲需要照顾,目前在郑州的一家健身房做教练,准备赚钱扶养母亲,承担起家庭男子汉的责任。

  不用说这短信是服务生发的,我依稀看到了他那张稚气微笑的脸上透露出的成熟与坚毅来,这模样在我的记忆中将永远无法磨灭。

  说来惭愧,我一直没有机会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知道他姓时。

上一篇: 《土洋过年》     下一篇: 《天价螺帽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049次 | 联系作者
对《小小服务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