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4-08   共 772 篇   访问量:9917
画 皮
发布日期:2008-04-08 字数:4320字 阅读:9917次
  “画皮”是一个女人的网名,准确地说应该是一个以女人形象出现的人的网名。这名字听起来有点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不过没关系,在人多如蚁、聚散如浮萍般的网络世界里,没有一个刺眼的网名,谁又能向你多看一眼呢?

  2005年我刚学会上网,像只无头苍蝇在网络的世界里乱飞。在一个国内还算有名的读书类社区里,一个叫“画皮”的网名引起了我浓厚的兴趣。不光因为她这名字的怪异,还有她牙尖嘴利出手成章的才华、撒娇卖嗲风骚惹人的可爱。画皮写文章那不叫写文章,按她自己的说法叫“撸文字”,她似乎天天有文章可写,有文章可发,这些文字篇篇都是一两千字的的美文,洋洋洒洒似乎真是不用费力随意一撸就撸过来了,这让“敲就一个字,捻断数茎须”的我自叹弗如,欣羡不已。画皮谈情,那情便惊天地、泣鬼神,萦损柔肠,铭心刻骨;说理,那理便繁化简、大化小,水击石出、明晰透彻;析人,那人便忠是忠,奸是奸,入木三分、盖棺成定;走笔生活琐事,则笔下闲情雅致,柴米油盐、鸡毛狗碎皆生花。后来我发现不是我一个人在“葱白”(网络用语,即崇拜)画皮,画皮是这个社区里耀眼的星星。一帮男男女女簇拥在画皮身旁,几乎要将她发的每一个帖子顶爆。画皮心情好的时候,整个社区都在笑;画皮情绪不好的时候,整个社区都烦躁不安。有时候画皮连续几天不来社区,整个社区便乌云沉沉。忽然有一天画皮不知从哪儿蹦出来了,叽叽呱呱在谁的帖子里撒欢,社区里便一下子云破日出,霞光灿烂。于是乎众人纷纷跟帖问这魔女,死哪儿了,这么多天不上来,想死大家了,再敲上一行行的“抱抱”、“亲亲”。

  画皮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没有人准确知道她的年龄、相貌、职业、居处,就连性别也充满了猜测。社区里流传着十多种版本的据说是画皮的照片,有的妖魅如花,性感媚人;有的清纯如水,甜蜜醉人;有的徐娘半老,娴雅迷人;有的青春可爱,小鸟依人。有位网友发上来一张胡子拉碴惨不忍睹的男人照片,发誓赌咒说这是真正的画皮照,这个帖子引起了画皮粉丝们的痛骂。关于画皮的职业猜测更多,有人说她是大学教授,有人说是银行职员,有人说她是无所事事的阔太太,有人说她只是某某高中的学生妹。关于画皮的家乡,在社区也存在很大分歧,说哪个省的都有,概括下来有南方说和北方说。持南方说的人看到画皮个性中的婉约柔媚,持北方说的人则更多看到画皮个性中的粗犷爽朗。对于种种猜测或恶搞,画皮一概一笑致之。

  那时候我是单身贵族,工作又不太忙,上网的时间非常充裕,便天天泡在网上,准确说是天天泡在那个社区里。不停地跟帖、发帖,居然混成了社区的名人。好像在2005年年底,又居然被拉上了社区管理员的位置。蹲居高位,居高临下地俯瞰社区众生,那心境又是与众不同。社区老总形象地告诉我,画皮是这个社区蜂王,没了画皮,这个社区的会员会群蜂四散。所以,一定要保护好、拉拢好画皮。现在想,我那个时候废寝忘食地在社区奋力顶帖,其动力其实也就为了想引得画皮的侧目。但画皮确是太高傲了、太灼目了,似乎未将我这初混论坛一本正经的酸腐秀才放在眼里。画皮好像别人的帖子都跟,跟别人都能调笑两句,就不跟我发的帖子,也不和我搭一腔。出于文人的傲骨,我也很少跟她的帖子,跟她交流。这回我做上了论坛的领导,大家纷纷表示祝贺,她不但没有一句祝贺,反而一下子失踪了好几天。没有画皮的日子,社区里一下子萧条凄冷起来。我发动几位管理员和版主奋力顶帖子,力图消除画皮消隐给社区带来的阴影。但是顶来顶去,就那么几个人在比比划划,自己先就觉得没意思了。过了若干天,画皮嘻嘻哈哈又上来了,社区这才又热闹起来。画皮复出后依旧对我不理不睬,好像根本没有我这个管理员的存在。我感觉画皮这是有意在和我作对,事实上凭画皮的能力,十个社区管理员她也能做下来。据社区的老总说他确也多次向画皮发出过邀请让她做社区管理员,但都被她回绝了。画皮是社区的元老级人物,深受拥护;我是社区的新生代,还面嫩面生的很;人家不屑一顾的位置,我却视作珍宝,从这些方面来说,我在画皮面前确实没有骄傲的资本。如果我这时候屈尊纡请,主动和画皮搞好关系,我在这个位置会稳稳地坐下来,事实上前些任管理员都是这样做的。但我偏不这样,在一个小女子面前低头奉承,在我没有先例。何况我认为,这个社区现在的弊端就是把宝全押在画皮身上,对她的依赖性太强,社区不能发展成为离开某个人就不能活,那样的社区,会死亡得很快。应该想法设法吸取新生力量,逐步减少对画皮的依赖性。现在想来,我的这些想法,虽说是经过客观思考了的,但其中却夹杂着爱恨交织的复杂情绪。

  机会很快来了。就在我做社区管理员不久,社区里又来了位网名叫“沉鱼落雁”同样才气横溢却无比风骚的女子。她用帖子大胆坦露自己的隐私,毫无顾忌地说些让斯文人们脸红的粗话。沉鱼落雁的出现,为社区注入了一股野性而又热烈的空气,一下子让画皮黯然失色。她就像一个新的蜂王,原来环绕着画皮的群蜂见到她轰然一下炸了窝,一拔接一拔儿地跑到她的旗下献殷勤。我高兴极了,也赶忙发帖以管理员身份向沉鱼落雁的到来表示最马屁的恭维和最热情的欢迎,生怕这突然闯入的妙人儿会因为此地寂寞无声溜去。在社区一片喧嚣的背景下,我不时拿眼觑那受了冷落的画皮。画皮这些天来社区明显少了,说话也有气无力、无精打采的,明显受了打击。我得意洋洋,又忽然意识到不该如此冷落画皮,应该想办法留住她,至少也要让她保持与沉鱼落雁的势均力等、在社区平分秋色,形成两大团体,相互制约促进。与沉鱼落雁相比,画皮是正统的,也更有内涵和才华,这样的人该是社区的中流砥柱,最不能舍弃。后来想想,我这些貌似冠冕堂皇一心为公的想法,其实也是掺杂了许多私人情感在的,那就是画皮不能离开,少了画皮,玩社区就没了意义。

  画皮在社区有个公开的QQ号,听说加的人很多,我却一直没加她,她不也没加我嘛。抱着一心为公的思想,有一天,我终于一本正经的搜索并加了画皮的QQ。起初我们在QQ上交谈,总是无话。责任在我,我老不苟言笑拿腔拿调地和画皮卖弄斯文,总不忘记自己是个一心想当救世主的管理员,总不忘记自己不向小女子低头的人生格言。对我的无话找话,或者满屏壮志,画皮总是以一个笑脸或“唔”、“啊”之类的发声词来应付。画皮上社区日少,沉鱼落雁在社区开始大红大紫,很快成为一股和画皮当年一样可以撼动整个社区的新生力量。社区的新人越来越多,形形色色,在我眼里这个社区已的人员已经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陌生。这是一个全新的社区时代,一干人泡在社区里叫嚷着、倾诉着,追求着思想的解放和心灵的开放,毫无顾忌。如果说画皮时代社区在嬉笑怒骂中还有着些书卷气,沉鱼落雁时代则完全是个标榜个性文化消亡的沙漠化时代,社区众生终日以贫嘴调笑争风拈酸为乐。我不由万分怀念画皮在社区时的好时光,感觉现在的社区索然无味。我曾发帖引用孔子的一句话教训这些网友:终日饱食终日,无所事事,何有于我哉。不有博弈者乎,犹贤乎己。

  有了怀念便增了柔肠,有了看透便放下重担。因为老在画皮面前回忆画皮时代的事儿,我们的话居然多了起来。一通百通,居然天南地北生老病死风花雪月爱恨情仇之类的话题也都能聊上了。有一天,画皮忽然说:我其实注意你很久了,你这人不错,可是你有个大大的毛病,太骄傲。所以我才故意不理你。我哈哈大笑,说原来如此,看来我们都有这个毛病,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误会。画皮脸红了一下,又弹出一个鬼脸。有了这样的一段对话后,我们之间好像通了灵犀,彼此都有了惺惺相惜之意,彼此说话也随意了许多。画皮聪明活泼,读书颇多,极富文字天赋和哲学头脑。从活泼可爱这一点判断,她应该正在妙龄;但从思想上判断,她应该有四五十岁了;但她在社区展示的成熟妇人的风韵又让人觉得她在三十岁左右。我问画皮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她都是弹出一串得意的笑。有一天,她好像忍不住笑了,说,我说我是一名大四的女生,你信吗?我说,打死我也不信,你不可能那么小。写了那么多情啊爱啊的,都是你编出来的吗?又是一串得意的笑,她说:你不相信?要不要看看我的视频。视频里出现的果然是一位清纯白晰大学生模样的女孩,很漂亮,或者说是很有味,那味在她厚厚的镜片后笑笑的眼睛里贮着,水灵灵的既活泼又深遂。她说,她是在某大学(作者注:是个名牌大学)学哲学的,又喜欢文学和心理学,她来社区胡闹,初衷纯粹是为了作对于人和网络生活的研究。她说,网络真是个好地方,虽然很虚幻,但却很真实。

  我和画皮恋爱了,隔着这虚拟的空间。我们在网上一起听音乐,一起看书,一起逛街,一起玩游戏。语音聊天(画皮的声音娇媚柔美,是很流利的普通话),经常聊天到深夜,有时候甚至是通宵,每次聊天到最后分别时都像是生离死别,依依难舍。画皮上网时间毫无规律,与我预约时间总是爽约,于是守候在电脑旁,痴痴等待画皮的出现,成为我每天的必修课。那段时间我推掉了所有亲朋好友间的应酬,下班之后一头便扎在电脑里,饭也顾不得吃。等不到画皮的时候就继续无聊的在社区里顶帖,看沉鱼落雁造作的表演。网络世界,成为我生活的全部;等待画皮,成为我心灵内甜蜜而又痛苦的折磨。我提出要和画皮见面,画皮坚决不同意。画皮说,虚拟中的爱是最真实的,彼此展示的是最美好的一面;现实中两个人真要走到一起,一起去面对油盐酱茶生活琐碎,那该是多么可悲可怕的事。画皮说,网络里的爱情如鬼魂,见不得光。

  因为睡眠不足,又经常泡在网上,我那段时期明显萎靡不振。白天上班的时候无精打采,哈欠连天。却又时常一个人无怨无故发呆傻笑或感伤。有一天,一位老同学来家拜访,见到我大吃一惊,连问哥们这是怎么啦,莫非被狐狸精缠住了?我随口迷茫地答道:不是狐狸精,是画皮。他嘴巴张得大大的盯着我:哥们,不会是真撞邪了吧。我蓦然一惊,画皮,画皮,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勾魂摄魄,蒸骨劳形,我跟画皮的这场恋爱,跟聊斋里的人鬼恋有什么不同呢?不由苦笑。

  画皮好一阵子没上网了,好像从网络里蒸发了一样。奇怪的是,社区那个新的红人“沉鱼落雁”也忽然销声匿迹。网络世界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起来,现实生活也失去了意义。我辞去了那个社区的管理员,终日饮酒消沉。但还是要经常打开电脑看有没有画皮的留言,然而,什么也没有。有一天,在网上碰到原来那个社区的老总,他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了你也许不信:画皮和沉鱼落雁竟然是同一个人!我查看了她们的注册IP及填写的个人资料,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这画皮,网络上的画皮,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2007年12月10日
上一篇: 《“恐惧症患者”阿P》     下一篇: 《鲁班追妻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9917次 | 联系作者
对《画 皮》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