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8-04-08   共 772 篇   访问量:3016
“恐惧症患者”阿P
发布日期:2008-04-08 字数:2408字 阅读:3016次
  阿P是我一高中时的同学,今年有28了吧,未婚,大学本科毕业,在某事业单位工作。长得瘦儿吧唧的,高子不高,皮肤比女人的还白。阿P在我们同学圈里很有名,分开十来年了,同学们见了面可能彼此忘记了名字,但都会不约而同问起同一个人——阿P。阿P这么有名不是因为他学习或长相多么优秀、社交方面多么出色、在校时有多么轰轰烈烈的举动,恰恰相反,阿P学习成绩和长相都很一般,在社交方面木讷呆笨有自闭倾向,在校时候循规蹈矩从未违反校规的事。阿P的出名是因为阿P这人很典型,他的一些特立独行的行为被同学们作为笑料口口相传一直笑到今年3月那件事发生之前。

  

  我们通常称阿P“恐惧症患者”。阿P恐高、恐水、恐火、恐电、恐车、恐动物、恐空气……这么跟你说吧,存在于我们周围的东西,在阿P看来都有值得恐惧的地方。这么说好像有些夸张,但事实上还不止于此。阿P恐高,从来不敢站在高处往底下望,连教学楼二楼的护栏也不敢靠近;恐水,夏天我们到伊河、陆浑水库洗澡,膝盖深的水区阿P的脚也不敢伸进去;恐火,那时候经常停电,晚自习点蜡烛是经常的事,阿P老是担心自己用烛火会一不小心把前排女同胞的长发或衣服点着了,用的是带有遮光罩的马灯;恐电,教室里电棒启动不起来了,同学们故意都喊着让阿P上去修,阿P坐在那儿脸涨得痛红,就是不敢去拧那启动杆;恐车,和阿P一起上街的同学们往往要笑的肚子疼,阿P过街的时候东瞅瞅西望望,车还有几百米远呢,就开始忽忽闪闪地躲,紧张兮兮一下蹦到前,一下子退到后,像在跳笨拙的舞蹈;恐动物,毛毛虫、蚯蚓,猫啊狗啊的动物,阿P没有不害怕的,见到就躲得远远的;恐空气,需要说明的是,阿P不是天生恐惧空气,阿P上大四那年闹“非典”,“非典”后阿P就老是疑心空气不干净,上街的时候要戴口罩。

  

  阿P还恐惧女人。女人是老虎嘛。阿P因为有了这诸多怪僻,在爱情的路途上自不免充满不幸。据说大学的时候,阿P要命地喜欢上了同校一位学妹,给这位女孩写了N封异常浪漫的求爱信。女孩把这些信拿给自己的另外一位追求自己的男生看。这位男生就恶作剧地把这些信全贴在厕所里展览,这事一时成为校园里的笑柄。尽管女孩事后向阿P表示了真诚的道歉,并有意地时常接近阿P,但阿P却已对女孩产生了深深的恐惧,这恐惧感最后波及到女性群体。

  

  阿P有着不幸的童年。阿P两岁多的时候,跟着在Y省工作的父母生活。一天夜里忽然发生了地震,阿P他们所住的房子倒塌了,一家人被埋在废墟里。三天后救援人员扒开那片废墟,看到阿P的父母跪坐在地上,被重物砸得脑浆崩裂惨不忍睹地死去。他们的上半身紧抱在一起,抱成一个倒写的“V”字,一个幼儿坐在那个空隙里,惊恐地瞪大眼睛。救援人员惊奇地发现,那孩子还活着,显然是他的父母在最危急的时候共同去承荷生命的重压,把生的希望留给了孩子。这孩子就是阿P。阿P被送回老家跟爷爷奶奶生活。阿P后来越来越重的恐惧症,跟幼时的这段经历有莫大的关系。

  

  阿P常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定要珍爱。上街的时候,阿P老是不敢走街沿,怕哪家的店牌不小心掉下来砸自己脑袋上;看电视的时候不敢靠近电视,怕电视机箱爆炸会伤到自己;你说用手机挺安全的吧,可是有天报纸上说有人正打手机时手机爆炸,伤着了眼睛,阿P见着了,从此不再使用手机;阿P的住处不设炊具,因为液化气、电磁炉这类用具都让他恐惧,总得吃饭呀,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阿P就经常到街上吃饭,可是媒体上一会儿暴光口水油,一会儿暴光黑心包子、激素豆芽、药水白菜、化学豆腐……阿P就拼命的呕呀呕,把肠子差点也呕出来了,从此再下上街吃饭,自己在阳台上弄个小煤炉做饭。

  

  这就是阿P,一个胆小的让人哭笑不得的阿P,一个特立独行的阿P。如果不是经历了那样一件事,阿P会一直活在大家的笑声中。今年3月的一个傍晚,我们一帮同学在小城的一家酒店聚会。对面三楼一户居民家里突然起火,火光熊熊,浓烟滚滚。火光浓烟中隐隐传来孩子的哭声。大家急忙拔了火警电话。街上忽啦一下围了一大堆的人,却没有一个敢上前救援。谁也不清楚那户人家现在家里的情况,是不是有随时爆炸的液化气罐,有没有搭下来的电线,火和烟是不是已将屋子封死……大家伸长脖子焦急地等待火警的到来。这时候只见一个黑影嗖地一下窜到那家门洞里去了,噔噔噔地往楼上跑,过了有四五分钟,黑影摇摇晃晃地走下来了,比刚才显得更黑,怀里抱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那孩子惊恐地哭个不停,救他那个人也气喘吁吁。众人赶忙围上去。同学们惊讶地发现,这个勇赴火场救人的英雄,竟然是阿P!后来在火警救援下,火很快被扑灭了。事后得知,那孩子的父母都加夜班,将孩子一个人锁在家里,孩子无聊看到一个火机就玩起来,于是引起了这场大火。

  

  一夜之间,阿P成了被本地媒体追逐报道的英雄,电视台的记者问他,听说您平常非常胆小,在危险的时刻是什么力量推动您挺身而出、奋不顾身地救人呢?阿P说,是爸爸妈妈,是他们在一瞬间给了我力量。

  

  成了英雄的阿P却仍然活在自己的恐惧里,他仍然恐高、恐水、恐火……恐惧原来恐惧的东西。不过很快又有消息说,阿P现在已经开始不恐惧女人了,因为他的身边,多了位美丽的女孩。

  

  我们这帮同学,不约而同的,谁也不再拿阿P作话题取笑了。大家忽然发现,阿P的许多恐惧,其实都是正常的、合理的。倒是我们这些表面上大无畏的人,心底深处的恐惧感才更让人恐惧。

  

  

  

  2007年12月12日

  

上一篇: 《雪登玉泉山》     下一篇: 《画 皮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3016次 | 联系作者
对《“恐惧症患者”阿P》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