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2-08   共 0 篇   访问量:1345
撇开了精神文明的物质文明无异于是一具没有灵魂的骷髅
发布日期:2010-12-08 字数:5508字 阅读:1345次
  要说眼下最牛的爸爸是谁?也许非李刚莫属;要讲时下最牛的女儿是何许人也?恐怕彭帅当之无愧;要言当下最牛的本人是哪一个?药家鑫绝对是不二人选。

  药家鑫何许人也呢?

  药家鑫,西安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2010年10月20日,其所驾驶的车辆系其私家车。在西安大学城学府大道上,26岁的女服务员张萌(化名)下班途中,被一辆雪佛兰克鲁兹小轿车撞倒。肇事车逃逸后,警方勘查现场意外发现在受害人张萌的身上,除撞伤外还有8处刀伤。而肇事者嫌疑人药家鑫,驾车逃逸至郭杜十字时再次撞伤行人,逃逸时被附近群众抓获,警方确认被抓获的肇事逃逸者就是撞伤张萌又持刀行凶者。

  药家鑫杀人的动机是受害者在记他的车牌号,对方是农民,怕与自己的家人纠缠不休……这是药在被捕后自己的供词里说的话。我们很难想象一双纤细弹钢琴的手举着刀,一刀一刀向受害者连砍八刀是怎样的情形?如今的事实证明了这一切都是真的,绝非杜撰。

  药家鑫案件发生以后,媒体、网络在探讨此事成因和补救措施时,众口一词地认为家庭中父亲对他的偏见,个性内向,心理因素等是导致恶性案件发生的根源,而心理教育盲区、要在校园内普及人性善教育和普及法制教育等等作为补救措施,窃以为这些观点只说了些浮在表面的皮毛罢了,并没有触及药家鑫案,乃至以前发生的马加爵案等校园恶性事件的深层次原因。

  卑之无甚高论,但窃以为整个社会、家庭缺乏在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进行精神文明等理想教育才是发生此类案件的根源所在。

  首先,药家鑫案件的发生是家庭的责任。

  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父母是子女的第一任老师,裁什么树苗就会结什么果。药家对于子女的教育恐怕不象有些文章说的那样,他父亲很鄙视他。如果真的那样,药家鑫不可能去考音乐学院。须知道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孩子到培养成音乐人才,至少家里得配备乐器,诸如钢琴、小提琴之类的,这些一般家庭是绝不可能有的,此外学音乐还得请辅导老师,这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没有父亲的同意,这简直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的事。另外,药家唯一的轿车能让药家鑫用来接送女友,没有父母的默许,这也是海市蜃楼的空中楼阁。

  无论是马加爵(云南那个杀死同学的大学生),还是药家鑫的名字,从字面上讲就可以看出中国式家长对子女的良苦用心:加爵——加官进爵之意;家鑫——一个金字还嫌不够,要三个鑫,自然是发财之意。一家要官要权,另一家要钱要财。难怪有网民戏谑“药家鑫”谐音为“要加薪”,还不是与钱有关。难怪乎中国式家长对子女的希望除了权,就是钱,难怪乎这些个子女长大后围绕着权钱之间会有那么多的交易,归根结蒂那就是有了这两项,也便有了一切。如今这两家要权要钱的家庭恐怕都乐不起来了。

  也许,大多数家庭并没有像古代私塾那样对子女进行“人之初,性本善”之类的礼仪廉耻教育,在满足孩子物质享受的同时,从来也没有去考虑过在精神上应该给予子女什么样的教育。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真应该好好学一学鲁迅先生的文章《我们怎样做父亲》。

  先生在文中言道:生命何以必需继续呢?就是因为要发展,要进化。个体既然免不了死亡,进化又毫无止境,所以只能延续着,在这进化的路上走。走这路须有一种内的努力,有如单细胞动物有内的努力,积久才会繁复,无脊椎动物有内的努力,积久才会发生脊椎。所以后起的生命,总比以前的更有意义,更近完全,因此也更有价值,更可宝贵;前者的生命,应该牺牲于他。

  但可惜的是中国的旧见解,又恰恰与这道理完全相反。本位应在幼者,却反在长者;置重应在将来,却反在过去。前者做了更前者的牺牲,自己无力生存,却苛责后者又来专做他的牺牲,毁灭了一切发展本身的能力。我也不是说,如他们攻击者所意想的,孙子理应终日痛打他的祖父,女儿必须时时咒骂他的亲娘。是说,此后觉醒的人,应该先洗净了东方古传的谬误思想,对于子女,义务思想须加多,而权力思想却大可切实核减,以准备改作幼者本位的道德。况且幼者受了权力,也并非永久占有,将来还要对于他们的幼者,仍尽义务,只是前前后后,都做一切过付的经手人罢了。

  鲁迅先生对于进化、生存、权力的阐述再明白不过了,他要求父辈给予子女的更多的是道德的教育。而眼下作为父辈的有没有尽到了这方面的责任呢?

  其次,药家鑫案件是社会(包括学校在内)的责任。

  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是以儒家文化为核心的思想占据主导地位的,它形成了一整套的有关仁义礼智廉的理论。

  新中国成立后,过去有二个名词一直深深地印在五零后、六零后、七零后的脑海中,那就是要加强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一起抓,两手都要硬,不能有所偏颇。

  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的党正因为坚持了这样的指导思想,才领导人民去夺取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双丰收。毛泽东思想作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组成部分,迄今仍然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胡锦涛总书记曾经带领新的领导集体,前往西柏坡七届二中全会的会场,号召我们党要重温“二个务必”;国务院新华门内那“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无不都是毛泽东思想的精髓。

  说到此,我们不能不敬佩毛主席的伟大,当时的“老三篇”从目前现实的角度来看,仍具有现实意义和指导意义:《为人民服务》讲的是我们的政府应该为谁服务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并不是在墙上挂上这五个字就可以解决的,除了新华门,我国有许多地方的政府都将这五个字作为政府工作的核心,但真正落实这五个字的人,如焦裕禄、孔繁森那样的干部少之又少。正如古代为什么会传扬包拯、海瑞那样的清官一样,因为少了,百姓才渴望清官,现实中没有,只好到艺术作品中去寻找和呼唤了。《纪念白求恩》说的是与人处事的原则应该建立在毫不利己专门利人上,毛主席说:“白求恩同志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都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都极端的热情。”“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主席号召我们要做这样的五种人。《愚公移山》谈的是工作的态度和方法。工作态度要端正,要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骛远,贪图享乐,遇到困难时,要坚持不懈持之以恒,就没有战胜不了的困难。这三篇文章虽然距今已经六、七十年了,但迄今仍然具有实用性,这就是在精神文明领域,为一代人树立了一个灵魂,一个追求和一个榜样。

  反观目前充斥于报端、影视的大都是胡润的富豪排行榜,宣扬某人如何如何起家成为富豪的,等等。同样是宣传富豪,国外可不是这样连篇累牍宣传这些如何发家的故事,他们讲的更多的是富豪所应有的社会责任,于是我们听到更多的是比尔.盖茨、巴菲特等世界数一数二的首富、次富是如何建立慈善基金,周游世界去劝说富人加盟的。全球富裕起来的年轻人还在学习和实践比尔.盖茨《对年轻人的十一点忠告》,诸如生活是不公平的,你要去学会适应它;如果你陷入困境,不要只会发牢骚抱怨错误(那不是你父母的错),要学会从中吸取教训;等等,涵盖生活方方面面的忠告……这就是西方的精神文明,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对待物质文明的态度,自然这两种态度下的结果也是迥然不同的,盖茨、巴菲特至今仍然是世界富人的巨擘,而中国那些曾经的首富,如黄光裕之流进监狱的进监狱,官司、麻烦缠身的比比皆是。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富人必先富心,没有精神文明这一内在动力,即使建立了物质文明的外在庞然大厦,也会在一瞬间轰然倒塌的。

  再次,药家鑫案件最主要的是其个人的原因。

  人生观教育有家庭和社会的责任,但是作为一个公民,首先应当明白人生的第一步是如何做一个守法的公民。

  药家鑫不是一个文盲,他具备鉴别是与非、美与丑的能力,作为一名音乐学院的学生,这可是一门高雅的艺术,要成为一名德艺双馨的艺术家,首先应该学会做人,这一点相信药家鑫自接触音乐的那天起就应该有所了解。

  然而,现实生活中是他开车还不忘要带上一把刀,这把刀也就是后来杀害张萌的凶器,为什么要随身携带?不能携带凶器这可是最起码的法律常识,但药家鑫恰恰是那样违反了。所以,这把刀假如今天让张萌逃过一劫,那么下一个李萌、王萌的也会成为药家鑫的刀下之鬼。

  这是一个物质高度发达的野蛮人,践踏法律蔑视法律的必然结果。

  因为在药家鑫的人生字典里,人情的冷暖都到了这样的地步,出了事就一味的要钱,这个社会成了钱的社会,人都成了钱的工具,没有钱,什么都别谈,有了钱,什么都可以谈。钱成了可以拿来衡量一切的工具,包括道德、包括法律、包括权力,让这样的钱充斥在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充斥在人心里,会激发出人心最阴暗的一面。以至于我们已经习惯了拿钱来解决问题,看看频发的矿难,看看毒奶粉事件,最近的车祸、火灾,或者还有超女王贝的整容致死事件,看看每次发生灾难,出了人命的时候,我们的社会用钱去解决一切问题,因为这是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途径。除了这样的应对和补偿,老百姓是要公道,要事实的真相,张萌的丈夫说要个说法,并不仅仅是为了钱,除了钱,还有人心那块不被污染的良知。

  把人命和金钱挂上钩,是因为钱重要了,还是因为人命不重要了,可以看到的是,我们国人总是习惯了见风使舵,知道怎么做才是符合事情最有利的方向发展,看看药家鑫,估计是怕这个妇人起来讹诈他,他怕被缠上一辈子,索性砍死了算,也许打官司不一定会被判死刑,就是赔个钱算完了,蹲几年大狱,家里有钱可以想尽办法让自己过得好。富人的钱来的太容易,有了资本,随便的投资都能赚钱,穷人的钱越来越难赚,加上生活水平越来越高,穷人成了生活的奴隶。这样的处境,出现了交通事故,如果一个是富的,一个是穷的,那么最后的争端都演变成了钱的交易。在解决事端的时候,就只是钱的转移,争端完了是穷人更恨,富人更狂,这样的贫富差距就有了钱之外的意义,那就是民族内的阶级对立与仇恨。

  我们说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药家鑫案件已经发生了,再怨天尤人也无济于事,作为一个成年人,药家鑫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任。

  都说药家鑫的谐音是“要加薪”,窃以为是“要加刑”,等待药家鑫的罪行除了交通肇事逃逸罪以外,还有一条更为严重的是故意杀人罪,那数罪并罚的结果应该是——死刑!

  逝者长已矣,愿逝者安息。

  作为生者,从药家鑫案件中是否看到了点什么?那才是最本质的东西,否则昨天一个马加爵倒下了,今天一个药家鑫也可能会倒下,那么明天不知又会出现一个什么人?令人匪夷所思。

  这不刚要结束此文时,却又从搜狐新闻中得知:西安的大学生又杀人啦。据《西安晚报》12月8日消息:谁也没有想到,20岁的李某会藏着匕首来到同学的宿舍。昨日上午,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内发生一起血案,该校一名大一学生在宿舍内被中学同学刺死,同宿舍另一名学生试图阻拦,也被刺伤。“谁也没有想到,行凶者是小李的中学同学。”一位老师说,小李和凶手都是陕西洛南县人,两人是高中同学。在上学时,他们和一名女同学关系要好,“可能是因为三人的感情纠葛,才发生了这样的事。”这位老师说,凶手是咸阳某学院的大一学生,也就20岁左右。“对待感情没有理性的判断,太冲动了,希望你们都能引以为戒,培养正确的爱情观和人生观。”昨日下午5时许,在医院住院部门口,两位老师给10多位学生上了堂教育课。

  读罢这样的新闻,到这时候再来进行什么爱情观、人生观的教育,你不觉得是放马后炮吗?根本无济于事呢?

  作为六朝古都的西安究竟怎么啦?这是怎样的一批八零后、九零后呢?极端自私,以自我为中心,稍有不顺,就对他人、对社会产生仇视,视他人如草芥,以违背社会公德为能事,以违反法律法规为常事,随身带一把匕首或刀子之类是最常见的装束,杀死个人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于是,一个马加爵倒下了,药家鑫站了出来,他是第一个交通肇事后连捅八刀的杀人恶魔,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同样面对逆境,不同年龄的人,由于所受的教育不同,其结果也不相同。今年感觉生活艰辛的六零后,也是西安的产业工人潘鸿强,他是一名有31年工龄的国有企业工人。2010年6月10日清晨,他在车间用一把机床刀自杀。他的遗物之一是一张工资存折,死前存折里只剩下0.46元。潘鸿强们也许文化程度不如药家鑫们,但他选择的是自杀,并没有去危害社会。这也许就是不同精神文明教育下的两种结果。

  社会在变在进步,人类文明在变在进步,但再进步再万变乃不离其宗,人类在追求物质文明的同时,千万不能放松对精神文明的追求,而眼下对精神文明的教育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这教育不是从大学里才开始,而是应该从娃娃抓起,否则一帮整天接受物质文明的时代宠儿,对社会文明、对法律的破坏是不可想象的。

  因为撇开了精神文明的物质文明无异于是一具没有灵魂的骷髅。

上一篇: 《局长酒驾公车致学生殒命》     下一篇: 《情殇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345次 | 联系作者
对《撇开了精神文明的物质文明无异于是一具没有灵魂的骷髅》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