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清衣》--清衣素颜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1-14   共 0 篇   访问量:1244
一生只渡一个人
发布日期:2010-11-14 字数:1795字 阅读:1244次
  午后,信步走上街头,意外地看到一片灿烂的秋阳穿过老政府大院的铁栏杆在落满了梧桐叶的人行道上留下一地斑驳的光影。沿着一地的光影走至街角,转身回望街道两旁略显沧桑的梧桐树和安静的老政府大院,一缕阳光在过往车辆的挡风玻璃上一闪而过。刹那间,脑海里映入了一个怀旧的光圈。转瞬,因了这个梦幻般的怀旧光圈,我陷进记忆的漩涡里,隐约看到自己初来小城时街道两边层叠的桐荫和那难得安静下来的政府大院。

  

  无法否认,小城在变,我亦在变。来小城之初,除了年轻,我一无所有。而今,我有了爱人、孩子和房子,年轻却不再。沿街的门店,早已没了十年前那种小女孩般的安静和青涩,以前经常光顾的那几家书店里甚至也充满了附近商铺用来招徕生意的嘈杂音乐。莫名的惆怅因了这街市无边的喧嚣汹涌而来,我不能呼吸,也不能挣脱。无奈浅笑而抬首,却看到有阳光从稀疏的梧桐叶间漏下来落在过往的行人身上,仿佛给行人披上了一袭可以抵御秋寒的薄衫。

  

  傍晚来临,风起,云卷,衣又单。忽然之间,觉得悲伤,除了悲伤还是悲伤。无语望天,却又突然想起习惯了低头走路、看惯了过往尘埃的人,是否知道即便是阴雨连绵的日子里,午后或黄昏偶尔也会有阳光落满窗台?风雨无常,生活无常,而象我和不象我的“我们”却习惯依赖“常识”生活,执意于“眼见为实”,可“我们”看到的往往又不是全部。就象,“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而天之外,月儿又何曾圆缺?

  

  月儿欺骗了众生,生活也给我们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境由心生,风花雪月,皆为幻象;对境应心,爱恨情仇,皆是尘缘。一直以为,懂了月圆月缺,懂了花开花落,就懂了生活。可是,忽然之间,我觉得自己错了:因为,我一直和原来一样胆小,害怕纷繁,才格外喜欢安静;一直和原来一样懦弱,害怕受伤,才偏要伪装坚强;所以,我满身的疼痛却看不到伤,满心的悲伤却总也找不到出口的方向;所以,我欲诉无言,欲哭无泪。

  

  所以,我明明知道自己对普通金属过敏,却在街头的小店扎了耳洞,戴了普通金属的耳钉。于是,耳朵发炎了,还生生地疼。接下来的几天里,当友人和同事看到我疼得微肿的眼睛和脸颊时,真的以为这只是爱美的痴狂。那一刻,我笑了,浅浅的笑。然而,同一刻,我的心也疼了,生生地疼。我以为,所有的疼,自己都能忍受。可是,我没有自己想象的坚强。最终,我拔了耳钉,肿得烫手的耳朵的疼痛竟在短短的一日里渐淡渐无。

  

  当疼痛不再,嫣然对镜,耳朵上多了两个耳洞的痕迹。也许,生活就是这样,有着太多自己无法理解的取舍?因了一切的真实,我一次次失语又无语。十年恍如一场梦,无论是否留恋,无论是否愿意。“多少深情闲作梦,梦还是、莫名心痛。远去浮云,近来落雨,轻易都能拔弄”,一种无可言及的悲伤,再次袭来之际,我想起那个梦中的梦,那个今生我都无法忘却的梦。梦里,有一个迷宫,迷宫的每一块砖上都写着他的名字。

  

  因为那个梦,我遗失了自己。当我找回自己,却遗失了那个梦。而这样的得失,予我这种念旧到固执的女子而言,却是得不偿失的。不是么?曾听人说,“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总有一扇门为你而开”,孰料,当我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扇门,看到的却是深不见底的大海。那一刻,我被意识的海水淹没至顶,心闷得几乎窒息。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的日子为什么会渐行渐远。那一刻,我幻想所有的固执若是从此放下,我是不是就能找回遗失的那个梦,日子是不是也能回到初时的模样。

  ……

  

  午夜,在一阵接一阵把门窗吹得“哗啦啦”响的秋风里,袁泉的《一梦千寻》在不停地循环播放:那么多歌等着你去唱/烛光等着你去点亮/那么多人等着你去想/幸福等着你来分享/那么多泪你还没有流/那么多话我还没有讲/许多回忆等着你变老/故事等着你来收藏/来不及,来不及啊/这一梦太长/千千寻万万年长/一梦千寻/告诉我,请告诉我/来生哪儿等你/好多许好多话想/再对你讲/那么多歌等着你去唱……倏地,陡然又想起有人曾三番五次地问我是否信佛,我笑说:不信。那人不信,我戏说:佛想普渡众生,太贪心,而我只想渡一个人。

上一篇: 《但为一字心释然》     下一篇: 《时光是如此薄凉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244次 | 联系作者
对《一生只渡一个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