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进黄河》--顾横塘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0-31   共 0 篇   访问量:1037
老翅几回?
发布日期:2010-10-31 字数:2521字 阅读:1037次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传奇。







这个季节最容易让人沉浸,当日子只剩下自己写写的时候,实在是自己已经将自己交了出去,交给了谁?也许是社会,也许是一些猜不透的尘世。然而,我愿意交出去,毕竟我还留着一点点,是任谁也拿不走的。一些人完全融进去,有些人却还要分出来。欺骗他人,欺骗自己。我是如此诚挚地去骗别人,其实却是为了真挚地待别人。骗与被骗,已经分不清楚了。只有记住好处,忘掉坏处。







多少年了。没有风雨,没有赞歌,我却能独自吟叹,在秋风萧瑟的时刻,用沉思令思绪平静,平稳至返璞归真。我喜爱这感觉,千山万水后的静静流淌,一辈子只这一点已经够用了。我庆幸,在我安稳之前,我已经积攒了足够我用一辈子去念想和回味的东西。一个秋天过去,一个春天回来,来来去去,我都有在季节的某个角落里留下熟谙的印迹,只要你来,我便知道,只要你变,我也知晓,我的心是四季,四季也是我的心。也许是需要多少年的辗转反侧,然而或者我还在此流连不休。







我从楼上走到楼下,瑟瑟的冷风,使城市骤然有了凄紧的阴沉。我天真地以为,这样似乎就可以让我们回到魔法学校的城堡。这里没有魔法,只有庸碌。没有丰富多彩,是一色的对长亭晚,没有长亭?长亭在我心里。我可以站在桥头,站在路口,站在收获后的玉米地边,仿佛有看见高原上的刈稻者的身影。想到这些,才能知道为什么收割的姿态可以写成诗。我想到了,不是因为我想到了,而是我从来都没有忘记。但是,我猜一定有人忘记了。然而,你忘记了吗?







我问你忘记了吗?我笑我的发问,因为我已不知道你在哪里。多少年的恩怨似的,就这么一去永不回。你可曾知道我一直悄悄悔过,事情也许从一开始便是我的罪恶。我一再说,手下留情,却谁也把持不住。我执拗地将人事视为己有,然而我分得很清楚,那一部分属于谁?分来分去,我才发现,其实根本就没有一点是属于我的。我还听你说,我对你的心,你知道。我那么听着,瞬间化去一些纠缠和追问,我熨帖良久,苦苦琢磨。你的心,我知道。我知道什么呀?







是质朴、直率还是坦诚,你让我如何相信?因为我心里有欺骗,所以我以为那是欺骗。我并未想追索什么?然而,我不得不问,多少年后你我都已形形色色,那是个长远的话题,却对我惊扰不息。我没有把握现在如何美好?我深深知道,这些真实的幻象在某个时刻将彻底半途而废。仿佛宿命的预约,我自己预言。我翻遍能解释某一个现象的书本,想寻找推理逻辑思考过后的理论成果。万法皆空,息心即是息灾。这是多么可笑的啊。







秋天又来了。城里刮着风。无论你是在那座城,都有风,风乍起,吹皱一池。旧时的清波,波心荡,冷月无声。都不见了,似乎只有我还在。我独自跑到你上过的山上,轻轻摩挲你爬过的痕迹,山是静的,石头是凉的。远处是河水,是山涧。来来往往的游人,不知道思绪飘渺。翻山度水的思念,仿佛在这个陌生城市里,扯出月宫中的孤单。







我坐在一座庙宇前,听一晚上梵唱的“药师歌”。夜露碧寒,我是否该黯然?我不是个无情的人,却似乎令你如此决绝。我再看你,你再看我,内心悠悠。许多话都不好说了。一月二月,一年两年。你不在,而我情何以堪?唯有思念,无伤大雅的思念,如同我纤细的脉象,浮滑、沉玄。我按住自己脉搏的跳动,满腹哀伤。仿佛读到天保死去,傩送赌气而去,老爷爷死去,雨过天晴,却依然是洪水滔滔。满世界都在忙碌着眼前的灾难,唯独一个人是在这灾难里有苦难言。







你的事情,我不敢说。我的事情,你也不再提及。黑夜白天,我如何相待?我如何微笑开来?我们是否一笑相泯,我们都做不到了。还说什么将来?我凝视你雕花的领口,你的胸前......,你知道我的不动声色,你也看见我伸在你面前的那熟悉的手势。我与你彼此存留,却在众人面前轻佻地遮掩过去。没有人知道,我的哀戚和你明亮眼眸中的含义。我们不要去记得过去吧,然而,我们都回不来了。







你在我的过去里,仿佛是一首曲子。我打开重复,反复聆听。如今是否曲终人散?人散了,曲子我还在听。我在花丛中,看见你的腼腆,羞涩;我在秋天的菊花阵里,找寻你的斜影;你给的许诺,从未兑现,我却独自去完成;年年岁岁,我守着夜晚的童话,梦想你坐在面前,不言不语,却坐在面前,如此真实,如此可观。我用我对你一个人的自私,扯起这个世界上需要的爱念。我像一朵找不到目标的云彩,在空闲的地方倾情绽放,拟补一片蓝天。







我们把酒言欢吧。你知道我在这里吗?我知道你在哪里?我在一个乡村,看见一棵多年未见的树。我想告诉你;我想引你走进那片竹林,我为你亲植的竹笋已经拔地十尺;我在一个小镇的车站里,等凌晨开过的火车,穿过山就是你的家了,然而我只好擦肩而过;我在一个小城里碰到好久不见的老乡;我要为你买一部书,这部书你一定要看啊;我要去河北,如果我去天津,我一定带你一起去;我又去了香山寺,我要教你念一句诗‘夜吟应觉月光寒’,月光。是月光,可怜楼上月徘徊。







你走远了。是走远了。因为,我不知道,所以委曲了多少人事变迁。我不会泪落。但,我想让你知我是多么想念。撇开凡尘俗世的残酷不算,我的欺骗与圆滑,奸佞与诡诈,都与我的心念无关。灯火通明中,我还是喜欢黑暗,喜欢冷月,我在冷月下,你在彩云间,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无月明?你的游戏,玩完了。我怎么办?

上一篇: 《赏月》     下一篇: 《翠竹溯雪记
责任编辑:飞雪迎春 | 已阅读1037次 | 联系作者
对《老翅几回?》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