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跬步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0-10-01   共 0 篇   访问量:3370
文人悠着点,当心进班房
发布日期:2010-10-01 字数:5594字 阅读:3370次
  做人难,做文人更难,做一个有正义感、责任感和有骨气的文人,则更是难上加难。最近,先是有个名叫谢朝平的记者、作家自费出版了一部书《大迁徙》,结果被渭南警方赶到北京家中抓走,关了近一个月;接着又有一位老师袁磊以“天涯蓝药师”为网名在天涯论坛上书写《在东莞》的文章,点击率达200万人次以上,结局是被东莞警察抓走,在社会舆论的强烈呼吁下,关了几天,据说9月30日总算被放了出来。文人的那支笔、那个键盘可要格外当心啦,你的书你的文章可都是证据,一有破绽就会被警察抓走去蹲牢房。

  做个顺民多好啊,谁让你在文章中披露一些不该披露的事情呢?否则抓你没商量,无论你逃到天涯海角,警方要抓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还不容易?

  那么,此二人究竟是犯了什么罪被警方抓走的呢?《大迁徙》的罪名是“非法经营罪”;《在东莞》的罪名则是传播淫秽物品罪。

  前者的情况大体如此:渭南市文化市场稽查大队新闻发言人介绍说,6月27日,渭南市文化市场执法人员在接到群众举报后,先后在临渭区、华阴市等地发现并暂扣疑似非法出版物《火花2010增刊——大迁徙》8352本。随后,根据山西新闻出版局作出的《出版物鉴定书》和火花杂志社的回复,依法认定《火花2010增刊——大迁徙》为非法出版物。7月23日,渭南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依法将此案移交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立案侦查。

  7月28日,公安、文化部门赴山西、北京等地取证,《火花》杂志社出具了编审委员会未审阅此书的证明,并表示对此书的编辑、出版、发行过程概不知情。之后,文化执法人员又在渭南、大荔等地发现查扣非法出版物《火花2010增刊——大迁徙》6000多本。截至目前,渭南文化执法人员共查缴《火花2010增刊——大迁徙》15859本,涉及金额79万余元。

  据渭南市公安临渭分局新闻发言人介绍,临渭公安分局在受理非法出版物《火花2010增刊——大迁徙》一案后,于8月9日立案侦查。8月19日,临渭公安分局在北京市公安机关的配合下,依法对犯罪嫌疑人谢朝平采取拘传措施。8月20日,依法对谢朝平刑事拘留。因此案涉嫌流窜作案,根据案件侦查需要,临渭公安分局将谢朝平提请审查批准的时间延长至30日。

  9月16日,临渭区检察院检查委员会讨论,认为犯罪嫌疑人谢朝平涉嫌非法经营罪证据不足。在依法提讯犯罪嫌疑人谢朝平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谢朝平也对自己的非法经营行为有了深刻认识,并表示真诚悔意。因此,决定不予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谢朝平,并退回渭南市公安局临渭分局继续侦查。谢朝平已被取保候审。在规定的时间内警方放了人,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但罪名并没有撤销,随时随地都可以抓你。

  后者的情况是:广东顺德北滘中学语文教师袁磊写了一篇网络小说《在东莞》,自称“以‘80后’爱情、东莞桑拿、黄道生活为背景,写出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世界”,结果被东莞警方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抓走。警方表示,这篇小说影响较大,有损东莞形象,已经达到追究刑责的程度。

  这些个罪名只是个表象罢了,细究一番我们不难发现《大迁徙》记录了三门峡移民的历史遗留问题,渭南地区的移民是作品主角。2003年8月,黄河最大的支流之一渭河遭遇历史罕见的长时期暴雨,华阴市的高家村、罗西村等11个村庄被定为泄洪区。洪水过后,国家发改委批复,同意将陕西省上报的灾区3474户村民外迁。按照国家、地方、个人共同负担的原则筹集,按照每户1.7万元的标准补助,中央补助共计5906万元。但直到2006年,村民仅获得50万元救灾款。

  2007年4月,谢朝平开始撰写反映有关三门峡水库移民造成历史遗留问题的报告文学。2010年5月,《大迁徙》以火花杂志增刊的方式出版。2010年8月19日,《大迁徙》被陕西省新闻出版局定性为非法出版物,当天,谢朝平被渭南警方以“非法经营罪”刑拘。2010年9月13日,渭南检方对谢朝平作出了不予逮捕的决定。2010年9月17日,经过近一个月的时间,谢朝平终于被取保候审,当天晚上,他回到北京家中。这就是《大迁徙》及其作者的悲喜经过。

  当年作为《检察日报》下属《方圆法治》杂志社记者的谢朝平经过采访,写成《655次举报》等两篇稿件,然而被当地“公关”了,央视的“焦点访谈”都可以“被公关”,你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小作家算得了什么呢?此事最终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见报。之后,《民主与法制》杂志也派记者调查采访此事,并以《5906万元救灾款哪去了》公开报道。

  按理说此事到这里谢朝平该“满足”了,但是,谢朝平却偏偏是一个执拗、认真的人,他没有忘记记者的本职,凭着一位新闻工作者的良知,千方百计地设法表达真实的声音,以至于自费出版了该书。好啊!乖乖!胆子也忒大了,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什么“非法经营罪”,说你有罪还须有罪名吗?整个就是“莫须有”。

  一事刚有点眉目,又一起有关文人的事件接踵而至。根据广东当地媒体报道,9月26日,广东顺德北滘中学高三语文教师袁磊,因发表网络小说《在东莞》,被警方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拘留。据其妻阮芳介绍,《在东莞》描写的是东莞桑拿行业,属于一篇现实批判性质的小说,并不涉及色情。东莞厚街警方表示,9月26日下午,他们确实到顺德北滘中学带回了《在东莞》的作者“天涯蓝药师”。29日,广东警方通过微博回应称,东莞警方会进一步调查核实有关情况,并结合各类证据依法处理。若涉案小说经审查后不能认定为淫秽物品,原立案单位也会依法撤销案件。结果,至9月30日在外界舆论的强烈要求下,袁老师得以放还。

  这二段“捉放曹”的案例,实质上却是因为作家谢朝平的纪实文学《大迁徙》中记录了渭南移民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让某些人感到了不舒服。袁老师则是揭开了东莞的黑幕,给当地政府抹黑,影响政府形象,让你进班房去尝尝味道,这往后就知道该不该写?值不值得写?当然最好从此就金盆洗手,销声匿迹更好,总之一句话——闭嘴!而这次东莞警方抓袁磊事件,同样玩的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游戏。宣布《在东莞》为淫秽小说是假,有损东莞形象才是问题的真正原因所在。不可否认,《在东莞》有关桑拿行业的描写会对东莞的形象产生一定的影响,可回过头来想,损害东莞形象的是风噪一时的桑拿行业,而并非描写桑拿行业的《在东莞》。既然桑拿行业当初可以存在,为何就不能在文学作品中出现相关的描述呢?这一北一南,一起书案一起文案,说到底就是作者说了不该说的话,写了不该写的事,班房是个最好思过的地方,进去一下大有好处。如此说来,写过《废都》的贾平凹是不是也得抓起来问罪?写过《糖》的棉棉、写过《上海宝贝》的卫慧,是不是都得抓起来过堂?写过《金瓶梅》的兰陵笑笑生、写过《三言二拍》的冯梦龙,甚至写过《查泰莱夫人的情人》的劳伦斯,是不是都得从地下挖出来鞭尸三日呢?

  网络作家慕容雪村说,“如果他被抓了,也许下一个就是我”,但是谁又能保证自己不会因为网上的只言片语被警方传唤呢?网络小说是文学作品的一种,来源于现实又高于现实,这是艺术创作的规律。可令人遗憾的是,很多人却把虚拟当成了现实,把现实当成了幻境。

  这不是文字狱又是什么呢?

  说到文字狱,这并不是今人的发明创造,而是中国古已有之的国粹。往上可以推到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往下可以讲到清皇朝的文字狱,读书人可真的该长点记性,因文获罪的案例不胜枚举,关他几天个把月的还算是轻的,在始皇帝等手里那可是杀头之罪,或者干脆把你活埋了。文人中有骨气的可算得上是晋代的大帅哥嵇康,嵇康之死尤其值得我辈文人玩味

  嵇康(224--263)三国魏文学家,思想家、音乐家。字叔夜,谯郡銍(今安徽宿县西南)人。“竹林七贤”之一,与阮籍齐名。嵇康与魏宗室通婚,曾任中散大夫。他崇尚老庄道学,著有《养生论》。山涛投靠司马氏后任吏部尚书,劝嵇康出仕,嵇康写《与山巨源绝交书》加以拒绝。嵇康善于鼓琴,以弹奏《广陵散》闻名于世,但是由于他对司马氏当权不满,最终遭到钟会陷害,年仅四十岁就被处死。

  魏晋之际,活跃着一个著名的文人集团,时人称之为“竹林七贤”,即:嵇康、阮籍、山涛、刘伶、向秀、阮咸、王戎。当时,政治上正面临着王朝更迭的风暴。“七贤”的政治倾向亲魏,后来,司马氏日兴,魏氏日衰,胜负之势分明,他们便分化了。首先是山涛,即山巨源,投靠司马氏作了官,随之他又出面拉嵇康。嵇康是“七贤”的精神领袖,出身寒门,与魏宗室通婚,故对司马氏采取了拒不合作的态度。为了表明自己的这一态度,也为了抒发对山巨源的鄙夷和对黑暗时局的不满,他写下了这篇有名的《与山巨源绝交书》。

  刘禹锡说:“八音与政通,文章与时高下。”《与山巨源绝交书》正是魏晋之际政治、思想潮流的一面镜子。《绝交书》直观地看,是嵇康一份全面的自我表白,既写出了他“越名教而任自然”,放纵情性、不受拘羁的生活方式,又表现出他傲岸、倔强的个性。然而,《绝交书》的认识意义并不止于此。一方面,我们可以从嵇康愤激的言词中体会到当时黑暗、险恶的政治氛围;另一方面,嵇康是“竹林七贤”的领袖,在士人中有着很高的威望和相当大的影响,因此,《绝交书》中描写的生活旨趣和精神状态都有一定的代表性,部分反映出当时社会风貌和思想潮流。本文陈说自己的旨趣、好恶,居高临下,旁若无人,嬉笑怒骂处,涉笔而成文。本来,这封书信是为辞谢荐引而作,但作者没有粘滞在这一具体事情上,而是从处世原则,交友之道大处着眼,引古喻今,挥洒自如。绝交就绝交呗,心里明白即可,可嵇大才子非得写一篇文章,而且题目又是那样的明目张胆,矛头所指不是太明显了吧?这样开罪了山涛不说,自然也得罪了朝廷,临了朝廷要砍你的头了,嵇康仍然潇洒自如,一曲《广陵散》自此成了千古绝唱。

  文人的正气、骨气固然可喜可嘉,然而身首异处,也是世人所不想看到的。那么,有没有既保持浩然正气、坚贞骨气,又能保全性命的案例呢?鲁迅先生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先生在《为了忘却的记念》一文中说:“要写下去,在中国的现在,还是没有写处的。年青时读向子期《思旧赋》,很怪他为什么只有寥寥的几行,刚开头却又煞了尾。然而,现在我懂得了。”先生是懂得了,但是我们并没有全懂啊,因此顺着先生的思路,我们不妨来看看向子期的《思旧赋》原著,从中或许能够找到些什么端倪:

  余与嵇康、吕安居止接近,其人并有不羁之才;然嵇志远而疏,吕心旷而放,其后各以事见法。嵇博综技艺,于丝竹特妙。临当就命,顾视日影,索琴而弹之。余逝将西迈,经其旧庐。于时日薄虞渊,寒冰凄然。邻人有吹笛者,发音寥亮,追思曩昔游宴之好,感音而叹,故作赋云:

  将命适于远京兮,遂旋反而北徂。济黄河以泛舟兮,经山阳之旧居。瞻旷野之萧条兮,息予驾乎城隅。践二子之遗迹兮,历穷巷之空庐。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惟古昔以怀今兮,心徘徊以踌躇。栋宇存而弗毁兮,形神逝其焉如。昔李斯之受罪兮,叹黄犬而长吟,悼嵇生之永辞兮,顾日影而弹琴。托运遇于领会兮,寄余命于寸阴,听鸣笛之慷慨兮,妙声绝而复寻。停驾言其将迈兮,遂援翰而写心!

  这篇赋体文是魏晋时期的文学家向秀为怀念故友嵇康和吕安所作。此赋分为“序言”和“正文”两部分,字里行间直陈直叙,除了对亡友的沉痛悼念之外,对当时黑暗政治难以明言的悲愤也流露其中。可谓情真语切,悲愤交加,寓情与景,寄意遥深。然而文章诚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刚开了头却又煞了尾”,窃以为其根本原因就是不要被统治者枉杀。现如今《大迁徙》、《在东莞》写得太长太详尽了,不出事才怪呢?谢、袁二位真该向前辈向子期学学,如何恰到好处地既说真话,抒发感情,又不至于被抓进班房的本领。

  9月29日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正确处理新时期人民内部矛盾问题研究,进行第二十三次集体学习。

  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主持学习时强调,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面对艰巨繁重的改革、发展任务,我们要深刻认识,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着眼于最大限度地,激发社会的创造活力、最大限度地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和谐因素,更加积极主动地,处理好人民内部矛盾,为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为实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创造良好的社会环境。

  这是来自党中央的声音,地方政府、专政机关的所作所为是否与中央保持一致?我们似乎从中已经看到了希望与光明。

  然而,仅仅有希望与光明显然是不够的。

  作为有正气、有骨气的文人,从屈子开始“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到艾青的“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正因为爱之深,才会责之切。但是文人最好还是要学会保护自己的本领,当你要发表言论时悠着点,当心被警察抓走进了牢房,作为文人的家属也应提前作好准备,假如哪一天,家中的顶梁柱失踪了,十有八九被抓走了,去牢房找找或许就能找到。自然千万别想《大迁徙》,因为无论你迁徙到哪儿,逃跑地点《在东莞》也好,在西莞也罢,警察的嗅觉是最灵的,拿你归案易如反掌。

  文人啊!当你要有发愤之作时,请先保持冷静,想一想嵇康,念一念谢、袁二人,学一学向子期老先生,那么你一定能免除牢狱之灾,自然砍头、坑儒更不会轮到你。

上一篇: 《国庆有感》     下一篇: 《星际外交官
责任编辑:云徘徊 | 已阅读3370次 | 联系作者
对《文人悠着点,当心进班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