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凤》--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9-10   共 0 篇   访问量:550
如凤
发布日期:2016-09-10 字数:6449字 阅读:550次

如凤的名字是妈起的,又不完全是。

妈想让她叫如风,按家谱的续载,她和姐姐们都是字辈。妈想让她像风一样,自由自在地飞翔。

爸不同意。爸端着尺长的烟袋说:一个女孩家,名字应该像她的姐姐们,如玉啊如萍啊什么的。温婉贤淑,透着贵气。要不,就用凤吧,字的模样像风。

爸拗不过妈,他当初娶妈,多半是因为妈是个洋学生。

当初妈在京城女中读书,姥爷是宛平高小的教书先生。一天傍晚,姥爷突然腹痛,家人急忙去请郎中。载着郎中的毛驴车刚驶到门口,门内已哭声一片。人死了,债不能赖。妈为替姥爷还债嫁给爸作三房。

爸比妈大12岁,干瘦阴郁,满口黄牙,细长的影子在东院西院间游荡。

妈出嫁时的情景和她心里的感受,如凤从没听妈说过。妈住在西院里的三进院,读书画画,很少走过那扇砖雕花墙影壁。妈的床下面藏着一只皮箱,皮箱的铆钉长满绿锈,褐黄的皮革像风干的煎饼;妈的枕边放着一本翻毛了边的《简爱》。如凤感觉,皮箱和书勾着妈的魂,那里面一定藏着一段凄婉的故事。但她从不敢问。

爸很少去妈那,爸总粘在二妈屋里,二妈是爸在戏楼里收的一个烟花女子,柳眉蜂腰很有风韵。

如凤昨早接到爸派人送的信,说是妈病重,让她速回。她从学校赶回家,进了家才知道,爸是要她和李家二少爷完婚。

李家是开煤厂的,在京城还开着两家当铺一家茶庄。李家和他们家是世交,在她三岁时,李家老爷和爸就给她们定了娃娃亲。

如凤并不特别讨厌李家二少爷,只是对娃娃亲特反感。她想像三姐一样自己选择男人,谈一场刻骨铭心的恋爱。一想起三姐她就想起那个夏天,那个夏天是这个大宅子里最明亮最温暖的一段时光。

那个夏天她才10岁,二哥带着两个大学同学来家度暑假。一个穿着中山装,清瘦儒雅;一个穿一身白西服,白净俊朗。俩人都充满激情,都喜欢在燕京大学读书的三姐。

三姐喜欢白西服,要跟他去美国读书。如凤喜欢中山装,她看到中山装眼里的失望心都快碎了,她脱口而出,大哥哥我爱你。周围的人哄堂大笑,二哥点了点她的脑门,笑道:小丫头,你知道什么是爱。三姐倚着白西服笑,嗨,还别说,凤儿还真是个美人坯子。中山装也笑了,笑着揽过她,说道:凤儿,你要快快长,长大了到西山去找我。

中山装去了西山,二哥说,他是提着脑袋干革命去了。如凤不懂什么叫革命,她就知道中山装身上好像有一团火,那团火能让她冰凉的心热起来,血变得沸腾,帮她冲出这桩宅子。

她不喜欢这个宅子。妈从来不笑,眼睛像蒙了一层雾,看她的时候偶尔会闪现光亮,亮的吓人;爸也不爱理她,二妈生的弟弟比她小半岁,爸只顾宠爱弟弟。

妈只生了她一个孩子,她6岁以前很少走出那个孤寂的小院,她和墙角的花草,缸里的金鱼,树枝上的小鸟说话。她经常扒着月亮门看二妈院里的孩子们玩耍。她觉得自己不属于这所宅子,她常望着蓝天幻想,有一天她会长出一对翅膀来,飞到外面去。

西窗下那棵海棠树依旧枝繁叶茂,当年树下那群嬉笑的身影已经远去。如凤从窗边走到床前,划拉起摊在床上的衣裙,塞进皮箱里。

如凤推开妈房门时,妈正倚在床头看书。看到如凤进来,妈从床上坐起,盯着如凤问:想好了?

如凤坐到床边,拿过妈手中的《简爱》翻弄着,没回话。

妈说:这本书送你。你要是碰到书的主人,他会认你的。说罢,妈翻身下床,从皮箱里取出一个玉镯戴到如凤的腕上。妈的泪一滴滴落下,打到玉镯上,渗进碧玉和肌肤相扣的缝隙。

如凤泪水扑簌簌留下,哽咽道:您知道我要走?

妈眼里闪着亮光:知道。

如凤说:以后我会回来,把您接走。

妈笑道:不用,我和你不一样。我属于这里。你属于外面的天空。

如凤提着皮箱向西山走去,远处连绵起伏的群山笼罩在烟雾里。轻纱似的薄雾后面一片火红的霞光越来越亮。


上一篇: 《难忘的教师节盛宴》     下一篇: 《《产科医生2》第十八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50次 | 联系作者
对《如凤》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