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飘向远方》--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7-31   共 0 篇   访问量:547
它飘向远方
发布日期:2016-07-31 字数:1761字 阅读:547次

  夜深人静,树影婆娑,我的魂灵在树林上空游荡。

  我早就死了,四十三年前的一个冬夜,我把自己吊在了那棵树上,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人们像风一样赶来,我在如海的人群中看到了好朋友,梅。

  我和梅是同班同学,正在读初三。梅是班长,我是数学科代表,梅是一个高挑漂亮的女孩,比我高半头。我们俩的性格正好相反,梅开朗自信,我孤僻自卑。 但梅不那么看,梅说我表面谦卑,骨子里藏着清高。

  梅喜欢语文科代表涛,总是拽着我假公济私地找涛谈事,我对梅的小伎俩看得明明白白,但我不点破。我甚至特别渴望那种机会。

  梅每次问我对涛的印象,我都装出不屑的样子。

  我们仨在一起时,我对涛爱答不理,心却慌的要命,耳朵伸得倍儿直。回到家,躺倒床上,一遍遍回想白天的情节,是我最美的享受。因为我发现,涛看我的眼里闪着异样的光。

  我渴望那眼光,渴望独占那颗心。可梅怎么办啊?再说,我也比不过梅啊!万一我亮剑失败,我会死的!我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自尊的心。

  妈总说:我们要低头做人,要忍让。

  小妹问:干嘛要低头?

  妈说:因为,我们不如人。

  小弟问:我们怎么不如人。

  妈不答,扭头看被打成右派的父亲。

  “走,学习去!”每当这时我就赶紧把弟妹拽走。学习好,是我们仅存的骄傲。那骄傲让我们昏暗的生活有了光亮。

  梅总是仰着头,笑得灿烂。因为梅的父亲是工宣队长。

  涛的眼神让我那点骄傲变成了火苗,那火苗让我总想,像梅似的仰着头笑一次。

  为了克制这种奢望,我把自己埋在爸偷藏的一箱子书里。可那些书让我心中的火苗越烧越烈。

  一天中午我竟把那本我最喜欢的《复活》放到了涛的课桌里,里面还加了一片枯黄的落叶。我为自己的举动激动不已,第一节课,我一直处在恍惚中,我想:他看到书,会想到我吗?如果没有,我会比卡萩沙还要痛苦啊!

  第二节自习课,我趴在课桌上继续幻想。

  “米雪,这是你的书吧?”天啊!那本书怎么跑到班主任手里。我大瞪着眼睛,头脑一片空白。

  “你不要抵赖,已经有人揭发了你。哼,自己看黄书,还想拉别人下水。小小年纪,思想竟然那么肮脏!你要彻底反省,这件事,没完!”妈呀!我要死了,我恨不得立即消失。

  我不知道是怎么走出教室的,天黑的很快,我没敢回家。我也不敢在街上行走,我感觉每个人都在看我,人们指指戳戳:流氓,女流氓!我想到了游街的场景,无数的人拥挤着向被剃了阴阳头,胸前挂着破鞋的人仍石头,叫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坦白......

  我向旷野奔去,那里有一片树林。前几天我们仨还在那聊天,涛还开玩笑:米雪,你那小脑瓜是怎么长的,功课门门第一!那一刻,我扭头看梅,梅一脸鄙夷;那一刻我赶紧低头,心却在笑,脖颈和腰板挺得倍儿直。

  可今天,涛为什么要揭发我哪?因为我不如梅?他压根就没看上我,是我自作多情。梅会怎么想哪?我真后悔啊!我抬头望着天空叫喊:为什么,我为什么要那么做哪?为什么要自找欺辱?

  我跌跌撞撞的往前奔。狂风嚎叫着:这事,没完!这事,没完!我仿佛看到了妈妈哀求的脸,看到了我被批斗的景象。

  我走进了那片树林,靠着一颗大树坐下,狂风吹打着树枝,发出怪叫,我并不害怕。我害怕天亮,害怕人。一想到人我哆嗦起来,裹紧棉袄。

  天快亮了,我不能等到天亮啊!我站起身,拽到了那个树杈。但我又放下了,我想起了家里的小火炉,想起了全家围着火炉烤窝头片的情景,我留下眼泪,我真不想死啊!

  狂风一直在刮,我在小树林里一直走,一直想......最后我还是把自己吊在了树上。

  我的魂灵继续游荡,我看到了那棵树,树下站着苍老的梅。她在诉说,是我把那本书交给了老师,在你放书的时候,我正走到教室门口......我那时太愚昧,以为自己在革命。

  天啊!我的魂灵长叹一声,向远方飘去。它可以安宁了!

  


上一篇: 《40》     下一篇: 《折戟沉沙 22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47次 | 联系作者
对《它飘向远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