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荷微散文集》--林雨荷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7-14   共 0 篇   访问量:624
送花(小小说)
发布日期:2016-07-14 字数:7453字 阅读:624次

   栓子和柱子是同父异母的兄弟。栓子的性格比较沉稳,柱子的性格比较狂热。如果两人在一起掰腕子的时候,多半是柱子赢。不过两人心里都有了自己心仪的姑娘。栓子的对象叫贝贝,善解人意,知书达理。柱子的对象叫倩倩,乖巧伶俐,心直口快。
   在父母眼里,两个宝贝儿子那就是家的福分。等小哥俩退伍回家,一起办喜事。
   在父母看来栓子心细,做什么事,不用老人操心。柱子则不然,做什么事,毛毛躁躁。尽管小哥俩性情反差很大,但绝不影响彼此间的情感和共有的梦想。
   那一年的秋天,俩人一起穿上绿军装,背起行囊开始了一段军旅生涯。
   站台,送子参军的人络绎不绝,栓子和柱子东张西望在寻找各自的心上姑娘。女孩贝贝,是栓子的邻居,从小在一块长大。彼此感情很好。女孩倩倩是邻村的,彼此感情也不差。
   柱子对栓子说,“哥,你说这俩个小丫头搞什么名堂,明知我们今天要参军去,到现在还不来送,你看她俩来了,我们怎么收拾她们。”柱子边说边向远方张望。”栓子不紧不慢地说,“收拾人家干啥,不来说明有事呗。”“什么事,比我们参军还重要!?”
   小哥俩正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从远处就传来贝贝和倩倩甜蜜的声音:“栓子哥,柱子哥,我们来了!”两个姑娘就像两只小燕子,一下子飞到哥俩面前。手里一人捧着一束鲜花。柱子有些不耐烦。“搞什么名堂,军人不喜欢花。”头一扭,看都不看。倩倩捧着花,在那里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委屈地眼泪都快掉了下来。栓子上来轻轻地给他一拳。“干嘛,柱子,你也太侥幸了吧!人家好心好意给咱送花,你瞧你那样,就像谁欠你八百吊似的。”
   栓子接过贝贝手中的花,显得很激动。“谢谢贝贝!哥收下了!”柱子也似乎觉察到自己做法有些过。转过身来,很不情愿地接过倩倩的花。“谢谢倩倩了!你这花不就是山上的野花吗?”柱子这时拍拍自己的胸脯,“有我们这光荣花好看吗?”
   贝贝有点儿文化,毕业后在村小当教师。这时,只见贝贝站在柱子哥面前,一本正经地说。
   “柱子哥,两种虽说都是花,但它们的意义不同,你们胸前的光荣花,是你们的骄傲和自豪。而我们采的山野花,五颜六色,每一朵花都代表我们的情意。”“什么情意?”“非要说出来吗?”栓子有些难为情,“算了,算了,还是别说了,我们都懂。”“哥我不懂。”“你这个小笨蛋。”
   火车在鸣笛,马上就要开车了,两对情侣各自拥抱着,谁也不想松开。
   “栓子哥,到部队,记得给我写信。”
   “柱子哥,到部队记得给我打电话。”
   贝贝,倩倩望着远行的列车,一边飞跑一边招手。女孩的心思也随着那清馨的野花飞远了。
   车厢里,柱子一个劲看着这些色彩斑斓的野花,怎么也琢磨不透它们的意义。那股清香的味道萦绕在整个车厢。
   “哥,你不是说,你懂这花的意义吗?”“柱子,其实我也不太懂,但我想,野花送行,毕竟是人家的心意。她们是想不让我们忘记家乡的一草一木,不要忘记她们对我们的那份情。祝福我们在部队好好干,更要读懂她们那颗心。”“啥心?”栓子戳着柱子的脑门。“你这个木鱼疙瘩的。”柱子怦然心动。小哥俩异口同声“爱我们的心啊!”
   哈哈哈,幸福的笑声飞出窗外......


2016年7月14日于铁雨荷小屋

上一篇: 《无》     下一篇: 《等的幻觉(小小说)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24次 | 联系作者
对《送花(小小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