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荷散文集》--林雨荷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7-07   共 0 篇   访问量:516
云水深处,我们都是那寻梦的人(散文)
发布日期:2016-07-07 字数:5789字 阅读:516次



 “云水深处,我们都是那寻梦的人。”这句话,是我在一篇杂志上看到的。是这句话让我无意中扑捉到一种灵感还是我与这句话的缘分。潜意识里翻动着那久违字的沉睡,更确切地说很久没有光顾诗画散文世界,她就像离我而去的朋友,是她忽视了我的存在,还是我忽视了她的存在,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依然时常采撷梦的碎片,拼凑那些远去的风景。
   寻梦,简言之就是寻找梦。它宛如一艘小船,载着我们向梦开始的地方远行。而真正属于自己的梦又有多少,又有多少梦能实现。
   云水深处,梦从何来?喜欢云,总觉得天上的浮云既诗意、又潇洒。云,它可以俯视尘寰、接近红尘,也可以远离俗世的纷杂和纠缠。总希望自己做一个飘逸如云的安静女子,临风拨弦,临水照花。挥袖,撩拨风云;起舞,嫣然如画。揽一份安然和诗意,拥一份云淡风轻,与时光对饮,与天地共酌,回首,斟一杯云露醇香,给往日经年。
   前几年,我总梦见自己生出一双隐形翅膀,在天上飞,飞的很高,飞到哪里自己也不知道。觉得身体一下子轻柔起来,时而飞过高山,时而飞过草原,时而又飞过大海。这样的梦境在我脑海中存放只是昙花一现,海市蜃楼。
   现实的生活中,我依然是马不停蹄地工作,就像一个机器人。或许有人在问:当教师那是美差,多少人想做还做不来。其实,人们只是羡慕教师的寒暑假而已。真正辛苦的时候无人知晓,也无人理解,真正被人冤屈的时候,苦水自己喝。
   那年,一场大雪没有阻止我前行的脚步,刺骨的寒风穿透心的凉。骑上自行车,车后身带着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儿子。因赶时间,所以不管雪路的肆虐,一不小心连车带人摔了下来,带的午饭也甩出老远。此时,哭的心都有。小儿子鼓励我,妈妈,我们跑吧!不然我们就迟到了!我看看儿子,心里暖暖的。扶起车正正车把继续同风雪较量。
   来到学校,正赶上开晨会。校长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同事也在底下窃窃私语。今天是怎么了!在我迷惑之时。只听校长说,你来我办公室一趟。真是“祸不单行”。本来路上就不顺,到单位还是不顺。校长心平气和地说。人家xx女老师说你儿子那天撞了她,流产了!真是天方夜谭,我儿子那么小怎么会撞倒她。校长说,不管怎样,你要向人家陪不是。她是没理走遍天下,我是有理寸步难行。我这个人比较倔,是我孩子的错,我承认,不是我孩子错,我不会承认。后来经调查核实,根本不是我孩子撞的,是她自己不小心。
   通过这件事儿,我就在想,人与人之间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不愉快的事情。其实我知道是那位老师是在嫉妒我。因为当时我俩一起竞争大队辅导员这个职位。实话实说,我没有和她竞争,是校长一眼相中了我。没办法,这辅导员一做就是十多年。就像你的梦一样,伴随着你风雨兼程。从辅导员做起,编织着火红队旗的梦想,和天真烂漫的孩子在一起,自己仿佛变成了孩子王,那种快乐和幸福溢于言表。工作的顺延和岁月的交替,凸显业绩的丰满,大红证书一摞摞,职务也逐级攀升。
   
   都说梦是心想,有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也会像梦一样在蹂躏着你。
   一个人在一个工作单位时间长了,就像你的一位老朋友,更确切地说亦如你的一位亲人。对它有了情感就难以割舍。那年一纸调令把我从工作十六年的单位调动到一个陌生的单位。当接到调令时候,如五雷轰顶,痛不欲生,那种心疼或许没人理解。我莫名其妙或者说六神无主地给家人打电话,给父母打电话。而他(她)却说都在一个城市,去哪儿上班不一样。可他们哪里知道我此时的心情,泪不停地流。我一遍一遍地问自己,是我哪儿做错了还是….其实当时区教育局正在实行副校长以上的异地交流,我只不过是赶上了浪潮而已。
   我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自己的离开,足足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我都沉浸在痛苦之中。心就像漂浮的云,不知自己的未来在哪里。那年的秋天也是我调离之时正赶上区里在市最大的体育馆召开庆祝教师节活动。望着不远处原单位的领导、同事、朋友,泪又不停地流了下来。心里默默为他们祝福!
   在新的单位一切都得重新开始,梦也就在此重新寻找。不到半年,我梳理了自己的情绪,凭借以往的热情和工作能力,赢得了大家赞许的目光,也渐渐喜欢上了新的环境。领导之间亲如姐妹,同事之间胜似朋友。也逐渐淡化了对原单位的牵挂和想念。正当我心情舒畅,兢兢业业工作的时候,一纸调令又把调到另一所市重点学校。在全区新学期中层以上领导干部会议上又听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另一所学校的时候,这次我没有流泪,找到区教委主任讨个说法。
   教委主任夸口说,你口碑好,我们思前想后只有你去最合适。那可是省示范典型学校。我说,我刚刚在那儿打好基础,又把我调走。我才在那儿工作二年啊!就像刚刚垒砌的燕窝顷刻间毁于一旦。
   梦又破碎了!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太好还是我这个人的思想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我是个念旧的人,愿意脚踏实地地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不在于学校级别,只要大家在一起随缘,随梦就好。什么事儿都愿意顺其自然,不愿意给自己惹是生非。
   人生云水一梦,而我们就是那个寻梦的人,无论何时,我都要在自己的云水天地里,以花的姿态静静绽放,轻轻摇曳。无论风往哪一方向吹,我都要让心怀揣一抹柳色,让心中柔情尽情盛开。当有一天老无所依,就划着倦舟归来,回到属于自己“云水”旧宅,喝几盏新茶,看一场老戏。时间,这样过去,甚好。
   后来,我也想通了,同享一片蓝天,同饮一股山泉,同守教书育人的梦想。在哪儿都无所谓,因为我是党员。
   云水深处,我一直是那在寻梦的人……



2016年7月7日于铁雨荷小屋

上一篇: 《无》     下一篇: 《那年花开月正圆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16次 | 联系作者
对《云水深处,我们都是那寻梦的人(散文)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