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荷微型小说集》--林雨荷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7-06   共 0 篇   访问量:602
苦恋4(小小说)
发布日期:2016-07-06 字数:2285字 阅读:602次



    按着她娘的预言,她还真嫁给了高干子弟。而媒人却是高干子弟大哥的老丈人,这亲上加亲还真让人眼红。还有另层原因,媒人与她父亲是老朋友。

    可她清楚地记得,媒人到她家说媒时,娘为啥没有主动和她说,是她总动问的娘。因为媒人走时带着笑眼看着她,她就明白了几分。

   娘心里也在琢磨媒人介绍的高干子弟让闺女看还是不看?这高干的门坎攀还是不攀?娘这回算是动了心事。

   她知道娘这回要带她一起去相亲。

“闺女,晚上跟娘去相亲把!知道吗,人家可是高干子弟”。说完,娘眼角的鱼尾纹一下撑开的平平整整,像是做了美容。

   她没什么反映,娘说看就看呗!

  天公不作美,刚要出门,外面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她睢睢娘去还是不去。

“这点小雨算啥,想当年咱俩在学校养蚕的时候,顶着瓢泼大雨去摘桑树叶。回来咱娘俩浇的像落汤鸡似的”

“闺女,进屋取伞”。一把蓝色白花伞下,母女俩拉牵着手向着媒人家方向步行。路上行人不算多,淅淅沥沥的小雨,到给秋天的夜晚呈现一份美丽。

   大约走了半个多小时,走进了媒人家的小院。小院不大,房屋有些低矮潮湿。因为随街,早晚都得动迁。不巧的是,今晚还停电。媒人出来迎接。

“你们来了,人家都来半天了!下雨了,还以为你们不来呢!媒人边说边看见他那两道浓密的眉毛斗胆要跳起来。”

   这时她看见高干子弟斜坐在炕沿边上,穿一件看上去很值钱的黑呢大衣。因为屋里暗,根本看不清对方究竟长什么样。她和娘坐在临时床边。只听娘和媒人有说有笑地谈着。她很腼腆,头低着,总是摆弄自己的小辫子。她就一个意思,娘没意见,她就没意见。

 

   本来相亲的她还是不知不觉走了神。

   那是正月十五的晚上,她陪娘出来看灯,街上人群鼎沸,灯展上百种,色彩斑斓,耀眼夺目。可她没心思看,想着远方的他。其实她也明白不应该这样,可她就是控制不住。还胡思乱想能在这茫茫人海中看见他有多好。娘见她东张西望,心不在焉的样子,有点不高兴。

“娘看你不是在看灯,是在看人吧!”她看娘一眼,没有答复。娘心里说。

“闺女怎么还不死心那!”让她弄成这样,娘也没有心情看灯了!

“闺女,娘带你去窜门吧!”

“去哪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

    娘带她去窜门,是娘在老家的同事,娘让她管叫媚姨。媚姨进城不长时间,但住的不是楼房是平房。

    推开媚姨的家,她第一眼看见他正和媚姨唠嗑。他管媚姨叫舅妈。怎么这么巧。这时只见他和娘打招呼。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她。她想说一句:你还好吗?可是嘴就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怎么也张不开。她站在媚姨家的柜子旁边,显得还是不自然。但眼里却闪烁着光芒。她猜想他和媚姨可能正唠着他和她的事儿。媚姨是个口直心快的人。现在在提这事儿,十足有些不妥。他也知道和她不可能破镜重圆了!

   娘看见他,当然显得更不自然,一个劲和媚姨扯别的。他想这样尴尬下去,还不如立马离开。她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要走,她想送他,看见娘在瞪她。她把刚抬起的脚收了回来。当他推开门离开的时候,她看见他的眼里满是泪水.....右手还被门挤了一下。他像个战场上的“逃兵”,胆战心惊地离开.......

 

“闺女,想啥呢?”娘推她一下。因高干子弟要去值夜班,所以匆匆离开。媒人紧跟了过去。

“我说小子,女孩怎么样啊?”

   高干子弟说:“黑乎乎的也看不清。不过还行,先处着吧!”媒人一拍高干子弟的头,高兴地说。

“臭小子,忙你的去吧!”乐颠颠地进屋。

  娘问媒人,“小伙子有啥意见吗?”媒人没有正面回答娘。坐在她身边,温柔地说。

“姑娘,你看小伙子行吗?”她看看娘,又看看媒人。说一句让两大人哭笑不得的话。

“娘看行就行!”

  ......

 

2016年6月20日于铁雨荷小屋

 

 


上一篇: 《苦恋2(小小说)》     下一篇: 《签字(小小说)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02次 | 联系作者
对《苦恋4(小小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