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死亡》--太阳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6-18   共 0 篇   访问量:584
穿越死亡
发布日期:2016-06-18 字数:4564字 阅读:584次

  言丁之讼  (二)

  言五金领着四岁的言家丁,敲开了车庄法庭雷雨庭长的家门。

  雷庭长住的是四室一厅的豪华套房。房子位居三楼,是新落成的。可以看出雷庭长的房子是在建筑单位交工之后、搬进去之前自己又下了好多好大的劲儿,花了好多的钱又装修的。那房子的豪华是言五金不曾见过的。那壁画,那墙砖,那地板,他言五金确确实实都没有见过。一进雷庭长的家门,言五金一下子惊呆了。平时,言五金没事一般不多往车庄来。车庄乡是凹凸县南部的一个中心乡,有好几万口人,而他们凸凹乡只有万把口人。车庄法庭就统管着凸凹、马村、灵泉和车庄本身四个乡镇。言五金已经有大约七、八年没有来过车庄了,车庄这几年的发展变化,令他吃惊:低矮杂乱的平房少了,取而代之的是两三层甚至四五层的高楼大厦。雷雨住的是一栋五层大楼,他位居三层,可见庭长的综合实力。这几年兴住楼房,不是他还听说车庄还流传着几句有关住楼房的笑话。说啥子一楼脏,二楼乱,三楼四楼住高干,五楼六楼不是住憨狗就是住二蛋。

  言五金踏进雷庭长的家门的时候,一看那脚地比他家的床铺还要干净,一时间没法儿下脚。

  雷雨雷庭长看着言五金手里掂的大纸箱子说,来来来,不要紧,进来坐吧,进来坐吧!

  真干净,你这脚地弄得真干净,俺都不敢往上边走了。言五金一面说着,一面小心翼翼地往前走着。走了两步,言五金把手里的大纸箱子放在他认为最为合适的地方,又扭转身子招呼孩娃儿言家丁过来往沙发上坐。

  这是你的孩子吧?啊,哈哈哈哈----雷庭长哈哈大笑说坐坐坐,坐坐坐!来了就来了,还掂那疙疙瘩瘩的,啥家伙?

  这是我给庭长弄了几个元鱼,听说现在兴吃元鱼,那家伙热补热补,叫庭长补补身子!另外里头还有些香菇木耳,也都是现在最时兴儿的山货,好叫庭长配个菜吃。言五金说着,从兜儿里掏出一盒红旗渠来,要给庭长让烟,可就是咋也找不到从哪里撕口,一会就把汗给急出来了。不过,人笨,脑子还算机灵,紧接着就说,庭长,来吧,干脆你亲自下把吧,亲自下把卫生!

  不用了,不用了,我这里有,我这里有。雷庭长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红塔山来,麻麻利利地撕开口子,在茶几边上轻轻磕了几下,从中抽出一支,放在鼻子上闻了闻,拿起茶几上的打火机,嚓地一下,点着了那支红塔山。孩子今年几岁啦?

  四岁了!没等言五金回庭长的话,孩子家丁就自报家门了。

  好家伙,四岁?你问他叫啥?雷雨说着抬手指指言五金。

  叫爹,我俩爹,我俩爹!言家丁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总是争先恐后发言。

  嗯----言五金使气瞪了孩娃儿一眼。

  你不要吭声,叫他说。你俩爹?雷雨问孩娃儿道,他问着,又看看言五金说他那个爹到底是个啥爹?是不是就是丁老木?

  就是,丁老木就是我那个爹。言家丁又一次抢到了言五金的前头。

  孩子家,胡说个啥?言五金慌忙搡孩娃儿道。丁老木根本就不是他爹,这孩娃儿压根儿根本不沾他的弦儿,只不过他老大不小了,跟前没儿没女的,见俺孩娃儿长得灵动,老是想要,我就是舍不得给他,这一回庭长可要为俺作主呀!言五金说得滴水不漏。

  他要要,你不给他不就得了?用打官司?雷雨心不在焉地说。

  我可对你说呀,庭长,那可不是恁简单的一回事儿哟!言五金无奈,只好说。

  那他会复杂成啥样?雷雨想问个根底。

  言五金知道说漏了嘴,只好又说说复杂也不复杂,孩娃儿在我家,你判给我就是了。

  就判给你?

  啊,就判给我!

  怕不会恁简单吧?

  简单,简单得很,就判给我好了。言五金说着,立立马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大迭十块头,递给雷雨,这点小意思,庭长弄盒烟吸,弄盒烟吸。当时,一百元的现钞还没有来得及面世。

  这?这会行,这会行?庭长抽撤着。

  这咋不行,这咋不行?言五金笑眯眯地回应着,这事儿庭长多操点心就行了,俺不坐了,庭长,你忙,你忙,啊----言五金说着,起身告辞,拉着言家丁的手,出了雷雨的家门。

  刚走到雷雨的楼下,言五金就扯开巴掌煽了言家丁几个脑壳儿。他手煽着,嘴里骂着叫你胡说,叫你胡说!

  呜呜呜呜----从孩娃儿嘴里飞出一串委屈的哭声。

  法庭上,言五金看着雷雨在纳闷儿,我都给了他三千块钱,还有木耳香菇和王八,他对我咋那样呢?他咋恁大的牛脾气呢?真鸡巴王八!

  言五金,你还有什么证据?

  言五金还是在想雷庭长说话咋恁不养人呢?我把钱给了你,咱们之间的距离不就近了吗?你咋能那样呢?

  言五金,我说你呢,你还有什么证据?

  没了,没有啥证据了。

  被告人丁老木,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孩子是你的?

  我没有什么证据。

  你说的轻巧,没证据就来打官司?

  言五金这才在心里说,好家伙,这下可替我说了句话!

  丁老木听了审判长的话,笑笑,我没有要主动来打官司,我是应你们的通知才来的。

  笑话,那你还要不要这孩子?

  我不是要和他争这孩子,我只不过时常过去看看他。

  言五金,人家就没抄心要你的孩子,这官司就不打了吧?

  言五金心里说,不打?不打我便宜你雷雨雷庭长呀,三千块钱外加八个元鱼几斤木耳几斤香菇呢!再说,这事现在不说到底,谁知道他丁老木今后咋翻丝气翻陈账呢(翻丝气,凸凹俚语,意为翻陈账),今天非得说个出儿出儿不可(出儿出儿,凸凹俚语,意为结果、最终的结论)!

  打,打!可得打,可得打!今天非得说个出出儿不可!

  哎哎哎,这倒怪了,我办了二三十年的民事案件,还没有遇上过今天的奇事儿!人家对方不给你争,你单方面打球啥鸡巴官司你打?

  得打,那也得打!你今天非得把这孩娃儿判给我不可,要不他过了今天,他明天问我要孩娃儿我给谁球打折?

  放肆,法庭上,不准说脏话!雷雨转对丁老木,丁老木,要说言五金说的也有一定道理,你今后对这孩子到底有啥想法,今天说说也好,真不行,你们双方达个协议也行嘛!

  我没有啥想法,我只不过是想了去看看孩子,别的没有什么意思,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那你和这孩子是什么关系?

  丁老木的脸突然红了一下,把头低了一会,仰起脸来说,那,叫他说吧!丁老木把皮球踢给了言五金。

  言五金的脸也立马红了一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绿帽子戴着比当第三者更丑更难受。

  言五金,你说说你这孩子到底和丁老木是什么关系?不沾亲不带顾,他咋会老是想他?

  言五金拿眼瞟了一下法庭旁听席上黑压压的观众,脸更红了。他,他没有孩子,老早都百想法去勾引我这孩娃儿,我怕他真的把孩娃儿勾引跑了。

  雷雨听了言五金的话,觉得不是太像,又看看丁老木问说丁老木,你道底和这孩子是什么关系?

  他一点关系没有,就是狼心狗肺,无故想霸占我的孩娃儿!言五金这下子看来理直气壮。

  说丁老木狼心狗肺,丁老木吃不消了,他从出世到现在,恐怕还没有人这样骂他,只见他的脸由刚才的涨红变成了惨白。

  审判长,我有证据能说明这孩娃儿是我丁老木的。人是鳖(憋),丁老木不顾丑,不顾羞,对着审判长,对着那黑压压的旁听观众准备摊牌了。

  你有什么证据?说!雷雨问丁老木。

  言五金抢先说审判长,你听听,俺这孩娃儿叫言家丁,言,就是姓言,不沾他丁老木的气儿。他怕丁老木真把底儿给露了,万一判给他丁老木,那就完了。

  审判长雷雨问丁老木,丁老木,对这个问题,你怎样解释?

  审判长,请你仔细再看看言家丁的名字,这里边不是照样有我丁氏的姓吗?

  言家丁,言家丁,是呀是呀,这里边就是有人家丁老木的丁姓!雷雨扭过脸来又问言五金道,言五金,对这个问题你怎样解释?

  那……你娘那个脚你丁老木,几年,贩年前你都挖下了坑儿叫我跳啊?报告审判长,孩娃儿那名就是他丁老木给起的。

  他起的?他起的你同意了吗?他给你孩娃儿起的名,你叫过吗?你的孩娃儿你咋会叫他给起名呢?你干啥去了呢?

  鬼孙,雷雨,给你三千,你不替我说一句好话!言五金在心里把雷雨骂得狗血喷头。那……那,那叫他起个名有啥?

  要说是没啥,可问题是他给你孩子起名把人家的姓也给搭上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还说啥呢?雷雨看着言五金说。

  那不对,谁给谁孩娃儿起个名,那孩娃儿就成他的了?这站不住脚吧?言五金这才算捡了根救命稻草。

  那你还有什么证据说明这孩子是你的?

  孩娃儿整天在我家生活,这也算证据吧?

  是,是证据,不过,这证据还不太铁,再说其他证据。雷雨说。

  审判长,我有铁的证据!丁老木准备最后摊牌了。

  什么证据?

  血,血型!

  什么血型?

  我和孩娃儿的血型!

  丁老木说这话的时候,言五金早把头夹进裤裆里了。

  言五金,说,怎么回事?

  言五金不抬头。

  言五金,说你呢!

  言五金无耐,只好慢慢抬起头来。

  说,咋回事?

  我,我没,我没有生,生育能力,我让我媳妇去找他了……言五金艰难地把话说完,又把头耷拉下去了。

  那这样吧,言五金,你既然也承认了这个事实,人家本来就没有和你争这孩子的打算,这个案件干脆庭外调解算了。你们同意不同意?

  我本来就没向他要孩娃儿,我同意!丁老木说。

  你呢,言五金?

  我看你还是判决一下保险。言五金坚持要让法庭判决。

  人家不给你争,没有判决的条件,咋判?

  那你说调解着起效不起效?言五金担心地问。

  起效嘛,咋不起效?雷雨说。

  那就打吧,打个协议。言五金勉强地说。

  协议你们自己打吧。雷雨说。

  俺自己打?那会行?

  你们打,我法庭给你们做个见证也行。

  行,行,那行!丁老木说。

  行,行,那行!言五金说。

  娘那脚,雷雨,你娘那个仰巴叉,收礼不待客,贪脏不卖法,三千块钱外加八个王八换了张协议书,真你娘那个蒜臼棰儿!协议打完,言五金走出车庄法庭大门的时候,扭回头往法庭的院子里撂了一句。


上一篇: 《穿越死亡》     下一篇: 《穿越死亡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84次 | 联系作者
对《穿越死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