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死亡》--太阳雨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6-16   共 0 篇   访问量:668
穿越死亡
发布日期:2016-06-16 字数:9819字 阅读:668次



        恼人的好事(二)

 

 

  天,青枝绿叶地蓝,蓝得剔透玲珑,蓝得醉人,蓝得一世界心旷神怡;天,绿叶青枝地净,净得锃明瓦亮,净得可仙,净得满乾坤清幽静远。月奶奶浑浑圆圆颤颤巍巍在蓝天上亦动亦静亦飘亦定,如橙黄的玉盘,秀色可餐。玉兔,不听嫦娥的招呼,到天河里扎个猛子,摇头甩掉长耳朵上挂着的水珠,眨眨圆圆大大的红眼睛,翻翻龇呀咧嘴的壑嘴唇,调皮地在广寒宫外欢蹦乱跳,就是不肯回家。舂米的老奶奶依然坐在天河边上弯腰树下的石臼前,依然是千百万年前的那个姿势,依然是千百万年前那种笑眯眯的表情,一下接着一下地永不疲倦永不停歇地捣着,探身用天河水把米淘净,供天庭之上的帝王将相才子佳人金童玉女牛头马面乐度神生。星星,眨着会说话的眼睛,从金黄金黄的身子上四射着长长短短的芒刺,把夜空打扮得明明闪闪,忽悠乱颤。月光落地声和星星眨眼声象风笑竹林,如蚕食桑叶,似长坡溜砂,同斜雨点水,互互相相摩摩擦擦吱吱扭扭丝丝沙沙。云,象刚弹过的虚虚胀胀白白胖胖的棉团,在蓝天上在天河边翻涌浮动,被黄灿灿的月光镶上了明明亮亮的金边,把蔚蓝蔚蓝的夜空装点得富富丽丽堂堂皇皇,为世间洒下几丝初夏之夜的橙黄色的清凉。言五金到县上计划生育指导站检查被大夫判了死刑和女人一起回到家里,已是月上三竿。

  两口子心情不好,无意欣赏这初夏之夜的凉爽月色,开门进屋不吃不喝,倒头就睡。睡又睡不着,俩人就翻,翻过来又复过去,复过去又翻过来,没言没语,闷得天长地久地久天长。最终男人憋不住了,说你说咱这事咋弄?女人说我说咋弄,我也没法儿,你没那能耐,我一个女人家就是有日天的本事我独个儿也日不出个孩娃来呀!男人说不中,那不中,我得要,想啥法儿,我也得要个孩娃!女人接说你想啥法儿,你叫日头打西边出来?男人说你想想你想想,人生一世,谁不留棵苗儿扎根根儿,不管叫日头打哪边出来,我都得要个孩娃!我看那只怕是做梦吃碗唐僧肉,瞎球想吧。女人回道。男人说不叫日头打西边出,我也不吃唐僧肉,凡正你得给我生!这话象钉一样尖象钉一般硬,女人不理解,瞪大惊讶的眼睛说你没那本事,叫我生,怕是一条肉虫我也给你生不出来!不中,就不中,生你也得生不生你也得给我生!男人死也不依。那我去死,我死了你再找一个你们好生。女人笑出哭泪。我也不叫你死,我就叫你生,就叫你生!孩娃是生出来的,不是喷出来的。女人苦笑着说。小菊,不管说到天东地西,我言五金非问你要孩娃不可,你不管想啥办法,一定得给我生出孩娃来!男人说罢,把女人紧紧地搂在怀里,皇天老娘、声震山河地嚎啕大哭起来。

  男人哭,女人也跟着哭,直哭得天长地久,直哭得星转月移。男人搂着女人说小菊呀小菊,我这辈子不能没个孩娃,你跟了我,就得给我生儿育女,就得给我抱子添后。这不是我姓言的故意逼你,故意给你韩小菊过不去,普天下哪家不讲究续个香火,有个后代,上头的八辈子老祖宗辛辛苦苦往下过,往下传,到你跟前,到你手里你断了我的弦儿你绝了我的后?你对不起八辈子老祖宗,你丢死八辈子祖宗老大人呀----韩小菊止住哭声用右手大拇指头擦着男人脸上的泪珠说我知道我嫁了你该给你生孩娃,不给你生出孩娃来,我对不起你言五金对不起你言家的八辈子老祖宗,可你有毛病,你没那种本事,你叫我咋给你生?男人说活人不能叫尿憋死,守着米面瓦罐总不能去当饿死鬼!他说着,也用手擦擦女人脸上的泪痕,用温热发烫的嘴唇在女人那如花似玉的脸蛋儿上亲着,说我不行你不会去找一个,去偷偷找个精明强干机灵好看能说会道的大老爷们睡上一觉,肚子里神不知鬼不觉地生了虫怀了孕,孩娃不就展手而得啦?不不不,亏你说得出口,丢死人,我不干我不干!女人说着,身子在男人怀里扭成了麻花,拳头子雨点样落在男人那赤裸裸的肩头。

  你到底对他说没有,咋对他说啦?丁老木追着韩小菊问。说啦,女人神秘兮兮地说说啦,不说人家也知道呀,点子就是人家出的,人头儿就是人家定的,是他亲自说出口让我找你的,他要不逼我找你,我八辈子也不会去找你也不敢去找你去场房屋呀!他说你是咱村唯一的国家干部,长得白净排埸出展聪明(出展,凸凹俚语,意为大方、顺当、不萎缩),生个孩娃也会洋气大方精神机灵,说你是全村的最好的人选。我说不不不不,人家是国家干部,一年见不上三回面,见了面也是哥长哥短地喊,你叫我咋去找人家,见了面又咋开口,就是咱开了口,兴许人家还不愿意,把脸趁得驴脸样长,丢死八辈子人哟!他说没事没事,说俺秋环嫂子走了,你肯定见不得女人,见了女人肯定会象弹过的棉花遇上了火,一燎即着。说凭我好看的面皮,就不用自己开口,是明明显显的一拍即合的事。我问他说事在哪儿办,来咱家肯定不成,人家肯定不会来,到人家家里,更荒唐,根本就没有咱立站的地方。又是他出点子说不行就在村里的场房屋。我说那咋进去,他没有再言语,趁我能怀娃儿的时候,装着要借用场房屋里的木锨,去找保管借了场房屋的钥匙,连夜跑了几十里到乡上等了两仨钟头天才放明,直等到八点多钟找人配了钥匙,又黑脸白汗地跑回村里,还了保管的钥匙,他急得跟狗舔磨盘儿样----圆圈儿转。等到天黑,硬逼着我到你家去勾引你,我说老怕被人发现,他说他在外边为咱俩站岗放哨,说是要有紧急情况,他就在场院大声咳嗽一声,叫咱立马停止动作,溜出场房屋,装得跟没事人样,就象啥事也没有发生,就再瞅机会,再让咱往一块凑合。你不记那天晚上你跑到场房屋门口,见外边闪过一个人影吗?那就是他,只不过当时我没说,你也不知道罢了。我说哪儿有不透风儿的墙,他说等咱办完了事,就叫我去你家认干奶干叔,一辈子也就没人知晓这事,就象压根儿根本就没有发生这事一样,一世界人山人海也就都成了海海洋洋青枝绿叶的傻瓜二蛋,连天神也不会知晓这事。他看着人长得闷胡芦似的,鬼点子多着哩,他怕咱真的为这事相了好,又千嘱咐万叮咛说只要我怀了孕,咱不能再有第二回。为啥时候同房能怀孕这事,我也不知道暗地里策策略略地问过了几个生过孩娃的女人。至于生男生女,他说叫尽量问准,实在弄不准事也不大,生个闺女,到时候也能招个养老女婿,到老时有人养活就行。你不知丁老木听着这美妙的天方夜谭,张大了吃惊的眼睛,动员起面部的每一根神经,上下左右东西南北地来回扭动,在白生生的干部脸上组成了无法相信的字样。真的,他自己没那能耐,要孩娃的心情又特别的切,就不顾自己的面皮,逼我找你做了丢死八辈子祖宗老大人的丑事。

  韩小菊连珠炮似得放了这几十梭子,丁老木这才如梦初醒。翘儿,就在这里弯着,这下你明白了吧?不说这个了,孩娃也老大不小了,你也该给孩娃起个名儿了!女人催丁老木说。起名?我起名人家愿意?丁老木朝门外呶呶嘴儿,满心孤疑。你放心,他心里恨你,可也不咋着你,明里还想讨好你。我让他给孩娃起名,人家还说等你回来让你起,说你有文化,起的名儿肯定好听有意思有讲音儿。那你去喊喊他,把孩娃抱回来,商量着起。

  孩儿他爹----孩儿他爹----回来,你回来----

    韩小菊小点脚跑出门外,手搭凉蓬喊男人道。言五金把孩娃架在脖子上游光光楼儿,听见女人喊他,脖子扭锄钩样扭了半圈儿,远远地盯了一眼女人嘟哝说喊啥球喊,你们的事儿办完啰?亲热够啦?回来,快回来----

    女人没听见他嘟哝的啥,见他只是在那里磨蹭,不近前来,又跑近十来步高声正色喊道回来----人家老木叔给孩娃起名儿啰----

    给孩娃起名儿?你们疯够了?

    言五金笑皱了哭脸,朝女人走来。没走到女人跟前,女人就伸着双手抱孩娃,男人象怕女人把孩娃贪污了似的,把孩娃举到头顶,身子扭麻花似的扭了半圈,绕过女人,满脸堆笑地向上房走去。走到上房门口,见了丁老木说老早老早就想叫你给俺孩娃起个名儿,你工作忙,老不回来,今儿个回来了,可给俺孩娃起一个!

    听他说话的音由儿,好象孩娃真是他本人亲生似的,满脸的笑纹儿好象真还有那么点自信。丁老木见言五金怀抱孩娃满脸是笑地向他走来,把屁股立马离了矮凳,站起身来,点脚跳出门坎,双手接过孩娃说来来来来来来,咱商量着给孩娃起个名儿,商量着给孩娃起个名儿!商量个啥,俺大老粗,没文没化的,起球不了个啥球名堂,就凭你一句话,你叫他叫啥他叫啥,能叫你给俺孩娃起个名儿,也是俺孩娃的福份哩!丁老木的脸上立马也笑开了花说说到哪儿去了,说到哪去了,咱商量着起,咱商量着起。等韩小菊跳进门坎儿,俩男人已经拉个矮凳落了座,韩小菊也笑着拉了个凳子坐到丁老木的对面说俺孩娃他爹老早就说叫你回来给俺孩娃起个名儿,老不见你回来,今儿个可逮捞住你啦,你无论咋着也得动动脑筋给俺孩娃起个名儿。你知道个啥,凭人家老木叔那个灵性劲,给孩娃起个名儿还用得着动脑筋?也是也是,老木叔是咱村有名的聪明人,给咱孩娃起名儿,那可是小菜一碟儿!韩小菊随声附和道。哎哎哎,我说你们也甭吹啦,再吹你们的老木叔该头晕啦,我哪儿有恁大的本事,不动脑筋都能给孩娃起出好名字来?丁老木也谦虚得到了家了,好象这孩娃真是言五金和韩小菊俩人生的,与他丁老木没有一点干系似的。丁老木说着眨了眨眼睛说起吧,咱商量着起。这孩娃苗儿单,你们言家大概是三门头守他一个孩娃吧?是了是了,是三门头就守他一个孩娃,我大哥能不能憨不憨的,一辈子没娶过媳妇,今年六十多啦,俺老言家的后代凭他往下传,是不可能的。我二哥四五十啦,跟前也是无儿无女,想要个孩娃,恐怕比登天容易不了多少,我言老三还算有点福气,添了个孩娃儿,长得还白白净净的,你看看那个欢势劲儿灵性样儿,谁见谁爱。是了是了,三门头守一个孩娃儿,宝贵得跟金豆儿似的,得起个好名儿得起个好名儿。

  丁老木眨了眨眼,说这孩娃既然这么金贵,不管意思不意思,干脆起个结结实实的名儿算了。他说着,用狡黠的目光征求言五金和韩小菊的意见。言五金笑笑说要说也是,山沟沟里的庄稼人,爬坡上岭的,活又跟牛样重,图个结实也好。俗话说啥没有都行不能没钱,啥都有都行不敢有病嘛,啊----哈哈哈哈----

    韩小菊看看丁老木也哈哈哈哈地笑了起来。丁老木忍住笑说那,皱皱眉头,说那,孩娃是言家的后代,干脆就叫个言家丁吧。言家丁?言家丁是啥意思?言五金问说。这个名儿要说咋讲,那是最最好讲不过的了,这言家二字不用说不用讲,就是这个丁,丁,就是人丁男丁的意思,续到前两个字后头,就是言家的男子汉言家的后代的意思。这个丁细细分析还有一个意思,这丁,就象铁钉一样硬朗象铁钉一样结实,管保孩娃儿时泼势成时壮实老时扎实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咦咦咦,中中中中中中,这名儿好哇这名儿好哇,就叫言家丁就叫言家丁!言五金连连点头连连赞许,用目光征求女人的意见。韩小菊笑着说这名儿中这名儿中,你们爷儿俩算是结实到一块儿啦。丁老木笑了笑,言五金没有反应过来,女人说你是金他是铁,不都是结实货?

    啊啊啊啊,是了是了,我是金他是铁我是金他是铁,都结实都结实,啊----哈哈哈哈----

  眼看着言家的小宝贝儿言家丁该过半岁了。这孩娃长得白白净净虎头虎脑,谁见谁夸,谁见谁爱。于是,言家人喜欢,丁老木更喜欢;言家人大明大放公里公开地喜欢,丁老木是暗地背影遮里遮掩地喜欢。言五金经常抱着孩娃从村东逛到村西,又从村南逛到村北。没人看见,他走着,两手掐住孩娃的胳肢窝,用大拇指咯吱着孩娃,把孩娃举到头顶,乖呀娃呀地叫。孩娃忍不住那虫爬蛆行般的痒痒,把稀罕人的童声稚气青丝丝白亮亮地笑满世界。村里的人不出院落不出大门,各家各户就会议论纷纷说言五金又景他的孩娃了,言五金又咯吱他的孩娃了。你想想,结婚九年,女人的肚子秕着不声不响的,二三十了,得个儿子叫谁谁不高兴?言五金好运气呀,要不是去县计划生育指导站让人家大夫检查检查,他会生这宝贝儿子?多少人害不孕症,人家媳妇管子不通,让医生一弄就通了。管子通了,两口子一碰就有了就怀了肚子就大了也就生孩娃儿了;也是嘛,天无绝人之路嘛。天没绝人之路?屁,七老八十生不出孩娃的人有的是,你不承认人家运气好不中。世上的事儿就是那样,迷里迷糊,老天爷照顾嘛。球,你们说那是球,言五金中球用,那孩娃不定是谁的呢!一世界砰里砰啪的说法,白亮在各家院落。有人看见,他就会怂恿孩娃喊叔叔叫伯伯唤姑姑称姐姐,孩娃就会肉肉包包狗狗街街地含含混混地叫,谁都会接过孩娃抱抱亲亲说你看看这孩娃长得跟画儿似的,重眼双皮儿的,白得跟雪蛋子一样,滚滚圆圆地胖,嫩得拿弄不成,指甲掐一下,就会流出水儿来,你言五金真有福啊----

    一听这话,言五金就会笑成个弥勒佛,长了一脸亲自生了孩娃的舒展与自豪,说俺孩娃有名啦,叫家丁,往后喊俺家丁,啊----他说着依旧笑着。甲钉?甲钉是啥意思?村人都会瞪大大惑不解的眼睛。家丁啥意思?家就是俺老言家,丁,就是人丁男丁男子汉大丈夫,俺老言家后继有人铁疙瘩样没灾没病健健康康的意思。谁给孩娃起的名儿?丁,丁老木俺的干妻叔干老丈人孩娃的干外公咱们村的干部给孩娃起的。干部起的?咦咦咦咦,这名儿起得好这名儿起得好哇,有讲有音儿的,意意思思的,要叫咱还真起不来这样好的名儿呢!说些啥话,谁叫俺跟干部是亲戚哩!你黑不溜秋的,这孩娃长得不象你,白白净净的,跟他妈一样好看。嘿嘿嘿嘿,黑娃子取个白妮儿,引个孩娃也白,嘿嘿嘿嘿----言五金一家伙笑得比弥勒佛还弥勒佛。他笑着,从村人手里接过孩娃,放在地上说家丁,来来来,走走,走两步走两步。他就会圪蹴着身子,倒退两步,张开怀抱,让孩娃踉踉跄跄摇里摇晃栽栽歪歪惊惊乍乍哇哩哇啦地往怀里扑,引得满村都是明明光光砰砰啪啪的笑声。

  言五金家又收到了从乡上寄来的东西。这一包裹比上次收到的更大,投递员吭吃吭吃地把包裹背进言五金家的门坎儿,韩小菊慌忙飘上前去,憋着气把包裹从投递员背上接下来,放在地上,脸上立马开出了一朵粉粉红红的大牡丹,说哎呀太谢谢你啦,这么大的包包让你大老远地给俺带来,真是不好意思。年轻的绿绿莹莹的投递员擦擦脸上的汗水笑着,说嫂子甭见外了嫂子,俺老木哥特意交待说无论如何叫这一次把包裹给你带过来说孩娃没得啥吃了没得啥喝了没得啥耍了。我看了看,连其它包裹报纸一次无论如何也带不来,我就破例给领导请了个假,说是来咱无名谷有点私事,就带你这一个包裹跑来了,钱我也没让老木哥掏,邮费也没让他拿。你不知道,老木哥待我真是好哩。听投递员说出这么一番青枝绿叶的话来,韩小菊又立马产生了满院子的感激说兄弟呀兄弟,这路大老远的,这天又大老热的,把你累成这样,我给你烧鸡蛋茶喝我给你烧鸡蛋茶喝,你等着,啊----

    投递员笑笑,说嫂子不用了嫂子,我不饥不渴的,不饥不渴不饥不渴,不用了不用了。小伙子绿绿番番地说着,抬腿就走。跨出院子大门门坎儿时,刚好和下地回来的言五金撞了个满怀。五金哥呀对不起呀对不起,太上慌啦,急着回去有事。年轻人又把话说得青枝绿叶。

    吃了饭再走嘛吃了饭再走----

    言五金看着投递员的背影说弄啥来了你?

    老木哥叫我给您带包裹来了。小投递员说。

  包裹?那你等等,你先等等!言五金一脚门里一脚门外高喊道小菊----韩小菊,把包裹拿出来,把丁老木的包裹拿出来,重给他退回去!

    五金哥,人家老木哥用心用意给人家小外孙买吃买喝买玩买耍,我黑脸白汗几十里山路送了来,你却又要我给人家带回去,我干这冤枉事干吗呀我?小投递员一脸难色。

    带回去,你给他带回去,俺孩娃有吃有喝有玩有耍,你就说我言五金谢谢他谢谢他!言五金的话不冷不热不阴不阳。

    你疯了你,人家大老远地把这么大的包裹从公社带了来,你却又要人家带回去,人家没事了是咋?韩小菊不愿意。

    你不拿我拿,你不拿我拿----言五金嘟哝着,跑到上屋要拿包裹。谁知道韩小菊早已把包裹拆开,早已把里边的五颜六色的吃喝耍活儿摊了一桌。他气不打一处来,就骂,说婊子,婊子,人家的东西就恁稀罕人?他骂着喊道小伙子等着,你等着----

  不要喽你自己去送吧----小投递员说着,堆儿蹦儿----嘴里打了个呼哨,一路风火一溜烟地跑掉了。

  言五金手扒大门门梆,盯着那飞向远方的绿色火苗,狠狠骂了一句:孬货,谁叫你替他往这里送,闲勤子!


上一篇: 《穿越死亡》     下一篇: 《逆流勇进 71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68次 | 联系作者
对《穿越死亡》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