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6-06-16   共 772 篇   访问量:1546
盲(惠农领域反腐题材微电影)
发布日期:2016-06-16 字数:36106字 阅读:1546次

  

  

  人物:

  宝(儿童——青年——中年,小河沟村村长)

  娘(中年——老年)

  妞(儿童——青年——中年)

  妞爹(中年,小河沟村老支书)

  

  儿子

  儿子女友

  村妇

  乡村教师

  邮递员

  检察官三人

  

 

  配乐:《大宅门》 黄江琴

  

  

  1.日,外,小河沟村村口

  字幕:1975年。

  宝扶着盲娘,一路讨饭来到小河沟村。

  娘一手拄着拐,一手托着个讨饭的瓷碗。

  娘:宝,到村子了吧。

  宝:是的,娘,这里有几块石头,咱坐下歇歇吧。

  妞和几个小孩正在玩抓石子。

  一小孩看到娘和宝他们,站起来指着高声喊:看,瞎子,那儿有个瞎子。

  小孩子们都兴奋地喊:瞎子,瞎子。

  往宝和娘身上投掷石子。

  妞阻止着大家,高喊: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宝挡在娘身前,用身体护住娘,仇恨的眼睛瞪着众小孩,头上被扔过来的一个石尖打一下,立马血渗出来。

  众小孩见状呼啦一下散去,只有妞还立在原地。

  妞走过来,手里拿着一块干净的手帕,给宝擦拭额头的血。

  妞:你怎么样?

  宝头倔强的一歪,不吭声。

  娘(着急地摸宝的头):宝,伤着了吗。

  宝:没有,娘。

  娘:闺女,谢谢你,你叫啥名,几岁啦?

  妞:我叫妞,8岁啦。

  娘:哦,比我们叫宝小一岁。

  妞娘的声音在村里喊:妞,吃饭了!

  妞回头大声答应:唉,娘,知道了!

  妞转身对母子:你们饿了吧,我给你们拿馍吃。

  娘:哎哟,真是个好心的闺女。

  妞跑下。

  娘:宝,刚才你没还手吧。

  宝:没有,娘。

  娘:娘摸摸,伤着哪儿了,疼吗。

  宝:娘,不疼,没事儿。

  娘:好孩子……

  

  2.日,外,妞家门口

  妞拽着爹——小河沟村村支书的手出来。手里的碗里放着玉米馍、土豆。老支书的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碘酒。

  妞:爹,快点。

  爹:慢点儿,小心馍掉了。

  

  3.日,外,小河沟村村口

  妞拽着爹过来。

  妞把馍碗端到宝面前。

  妞:给,吃吧,刚蒸出来的。

  宝望着馍,咽了口口水,却未动。

  妞爹也笑着说:吃吧,孩子,给你娘也拿一个。看你头迎着血,我带来了腆酒,给你抹抹。

  娘:谢谢你啊,好心人。

  妞:这是我爹,我爹是我们村的支书。

  宝抓起一个馍递到娘手里。

  娘:宝,你也吃。

  宝:还有呢。

  娘俩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妞爹蹲下来,给宝抹头上的伤口,边抹边问:大嫂,你们从哪儿来啊?

  娘:驻马店,我们那儿发大水了,家没了。

  妞爹:知道,最近逃荒要饭的人,都是从你们那边过来的。你孩子他爹呢?

  娘:下水捞粮食,叫水冲走了。

  妞爹:哎——,你这眼睛是?

  娘:年轻时害眼,没好好治,后来就看不见了。

  妞爹:哎——你们这孤儿寡母的,要往哪儿去?

  娘:走到哪是哪吧。

  妞拉拉爹的胳膊:爹,爹,让他们住咱家吧。

  妞爹沉思了下:这样吧,村后有一口窑,以前是队里拴牛的,废了好几年了。虽然破点,能避风雨,你们要不嫌弃,就住那儿吧。

  娘:看您说的,您能收留我们娘俩,就已经很感激不尽了。宝,快,给恩人磕头。

  宝忙跪下来,就要磕头,被妞爹忙拦住了。

  妞爹:孩子,你娘这不容易啊,你这以后啊一定要学好,好好照顾你娘,啊。

  宝使劲点了点头。

  

  4.日,外,窑洞

  娘坐在窑洞前纺花。

  宝背着一捆柴回到院里,把柴放到一边。

  娘:宝回来了。

  宝:娘,是我。

  宝麻利地解开绳索,就开始截起了柴。

  娘:宝,喝吗,屋里娘给你凉有茶。

  宝:好的,娘。

  宝转身进屋,端出碗茶来咕咚咕咚的喝。

  娘笑“看”着:累吧。

  宝:不累。

  忽听妞的声音:宝哥,大娘,我爹给你们送粮食来了。

  只见妞爹提着小半袋粮食和妞一块走了过来。

  娘忙站起来,宝也忙走过来。

  妞爹将粮食递到娘手里。

  妞爹:大嫂,这是乡亲们给你们娘俩弄的一点粮食,你一勺,我一瓢的,凑这些。这年月谁家也不宽裕,你们兑付着先吃着些吧。

  娘:这叫俺说啥好呢,上次拿来的还没吃完呢。太感谢你们了。

  妞爹:人嘛,谁没个三灾六难的,帮别人,也是帮自个。大嫂,你就收下吧。

  娘接过粮食,双手摩娑着粮袋,眼眶落下两行热泪。

  妞拽拽爹的衣服。

  妞爹看着妞。

  妞眨眨眼,脸往宝身上努努。

  妞小声:宝哥,宝哥。

  妞爹好像忽然想起什么,笑着说:啊,对了,宝,你想上学吗?

  宝看看妞,妞一脸的笑。又看看娘,娘的脸上也漾着喜,侧着耳听下文。

  宝:想。

  妞爹:那以后就和妞一块去上学吧。

  妞高兴的跳起来:好累,太好了!

  妞爹瞪了妞一眼。

  宝也一脸的喜色。

  娘也一脸的喜色。

  

  5.日,内,教室

  一间土瓦房内。村小学的教师正在上课。

  教师指着黑板上的字,念,学生们跟读。

  教师:人,人民的人。

  同学:人,人民的人。

  教师:口,张口的口。

  同学:口,张口的口。

  教师:手,小手的手。

  同学:手,小手的手。

  妞和宝坐在教室里,很专心的大声跟老师念着。

  

  6.夜,内,宝家窑洞

  煤油灯下,宝在做作业。

  娘在摸索着纳鞋底子。

  娘:宝,这洋油灯亮吗?

  宝:亮着呢。娘,你从哪儿弄来的灯。

  娘纺的线队里跟发了工钱,娘今天去了趟代销点,专门给你买了灯和油。

  宝:娘,以后不要到处去了,有啥让我去弄。

  娘:没事。你别看娘这眼瞎了,这心又没瞎。这心只要不瞎啊,就不会走错路。

  娘忽然咳嗽起来。

  宝看着娘:娘,你早点歇吧。

  娘:娘好像有点冻着(感冒)了。宝,明天你放学回来,到路边拽些蛤蟆草回来,这蛤蟆草呀,最治咳嗽了。

  宝:好嘞。

  

  7.日,外,放学路上

  宝和妞和放学回来。

  宝:妞,你先回吧。我娘有些咳嗽,我要到后地拽些蛤蟆草回去。

  妞:我和你一起去吧。

  宝:不用了,那儿我正好顺路回家。

  妞:那好吧。

  妞只好先走。

  宝往后地拐去。

  

  8.日,外,后地苹果园边

  宝手里已经有了些蛤蟆草,仍在采挖着。忽然仰头看见眼前的苹果园。那红红的苹果充满了对一个孩子的诱惑。

  宝瞅瞅四下没人,就溜进苹果园里。

  忽听苹果园里有人吆喝一声:谁?!

  宝拽掉一个苹果又慌忙从篱芭钻出来,飞也似的跑了起来。

  

  9.日,内,窑内

  宝跑进屋内,关上门,惊魂未定,喘息着。

  娘咳嗽着,从床上直起身子。

  娘:宝,是宝吗

  宝:是我,娘。

  娘:你怎么啦?好像很慌张?

  娘摸索着下床。

  宝:娘,没事。

  宝看了看手里的苹果。

  宝走近娘,将苹果递上去:娘,你尝尝这个。

  娘:这是啥?

  宝:苹果。

  娘:苹果,你哪来的苹果?

  宝:别人给的。

  娘:谁给的?

  宝:我,我捡的?

  娘:捡的,哪捡的?

  宝:生产队的苹果园里。

  娘:宝,你跟娘说实话,这苹果你是不是捡的?

  宝:我,我就摘了一个。想给娘润润喉咙,反正又没人看见。

  娘大喝一声:宝,你给我跪下!

  娘仰脸,脸上两行泪。

  娘:宝,别忘了,咱娘两个是要饭到这里。村里妞她爹他们好心收留咱们,给咱吃的地方,住的地方,从牙缝里挤出粮食给咱吃,对咱是恩重如山啊。你说,怎么能偷他们的东西?!怎么能偷他们东西!我叫你偷,我叫你偷!

  说着娘激动地抡起拐杖往宝身上打下去。

  宝:娘,你别生气,我下回不敢了,不敢了。

  娘仍是哭着打:我叫你偷,叫你偷,我的儿子,成了贼了!我的儿子,做了贼了!

  宝忽然大哭起来:娘,你别打了,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

  娘忽然住了手。

  娘:以往打你,你从来不哭,这次你哭啥,哭啥!

  宝:娘过去打宝,都疼得厉害。这次娘打在身上,却软绵绵没力气,想着娘这回病得厉害,因此才哭。

  娘一把将宝搂在怀里。母子都哭起来。

  娘:宝,这个苹果,你去,给妞他爹送过去。说清楚,这个苹果,是偷的,以后再不不敢了。

  宝:好,娘。我这就去。

  

  10.日,内,妞家院

  宝站在院里,手里捧着一个苹果。

  妞爹站在面前。妞妈也在一边。

  宝:叔,我以后再也不偷了。

  妞妈:不就一个苹果吗,宝,吃吧。你娘做啥事也真是认真。

  妞爹回头一瞪眼:你知道啥!

  妞爹接过苹果。

  妞爹:好,宝,这苹果呢,你叔接下了。你娘啊,别看她眼瞎,她比谁都看得清楚、明白,你叔我敬重她。(回头冲屋里)妞啊,苹果装好了没?

  妞挎着一小篮苹果出来。

  妞爹:这是队里给每户分的苹果,你们家也有。我正要让妞给你们送呢。这篮子里还有些青蒿,是你婶和妞去采的草药,能治你娘的病,你都拿回去吧。

  宝:这,叔……

  妞爹:孩子,快回去吧,你娘等着你呢。

  妞娘也笑着说:回去吧。

  宝下。

  

  字幕:十一年后

  

  11.日,外,窑洞前

  娘仍坐在窑前纺花,只是已老了很多。

  邮递员骑车来到窑前。

  邮递员:这里是张宝家吗?

  娘:是,你是?

  邮递员:我是乡里的邮递员,这儿有张宝一封信。

  娘:信?我家宝是考上大学了吗?

  邮递员:信是从省名牌大学寄来的,不过也不一定是通知书。放你这桌上了啊,我走了。

  娘:你喝口水再走。

  邮递员:不了。

  邮递员骑车离开。

  信的特写。娘往信的方向瞅了又瞅。

  

  12.日,外,窑洞前

  宝扛着一捆柴回来。已长成了一个健壮的青年。

  宝:娘,我回来了。

  娘:宝回来啦,屋里给你凉得有水。

  宝:好哩。

  宝扔下柴,用毛巾抹了把汗。

  走进屋里,端出碗茶出来,咕咕咚咚的喝。

  娘:宝,院里那桌上有你的信。

  宝:信?

  娘:邮递员送来的,说是大学寄来的。

  宝走过去,拿起信,看了上面写有“河南大学”字样。就撕开来,看了看,又装起来了。

  娘:是大学的通知书吗?

  宝:不是的,娘,是我提前考上大学的同学寄来的。

  娘:哦。

  娘继续纺花。

  

  13.日,外,小山头

  宝坐在一个小山头上,手里捏着一张信皮和一张纸,一遍又一遍地看着。

  那上面清晰的写着“录取通知书”字样。

  宝将通知书捂在脸上哭了起来。

  哭了一会儿,将通知书撕成一张张碎片,洒落风中。

  山谷里回响着宝“啊——”的痛苦的回声。

  

  14.日,外,田头小路上

  宝背着锄正往田里走。

  背后传来妞的喊声。

  妞:宝哥,宝哥,你等等我呀。

  宝立下来。

  妞几步追了上来,肩上也扛着锄。

  宝继续往前走。

  妞: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也别不理我呀。咱今年没考上,明年可以接着考呀。

  宝不吭声,继续往前走。

  妞几步跑在前,挡在宝前面。

  妞:哎呀,宝哥!人家跟你说话呢。

  宝: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妞:你都一个人静多长时间了,几天都没理我。

  宝:妞,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是很多东西他是命,改变不了的。我这一生,注定是一个乞丐的命。妞,你人好,家庭条件好,命也好,咱不一个命。

  妞走近去摸摸宝的额头:好好的呀,怎么说胡话呢。

  妞“叭”的在宝的脸上亲了一口,又慌然转身,不敢看宝的脸,羞死人般的带着幸福的微笑托着锄往前走。

  妞:宝,你的命就是我的命。

  

  15.日,外,村子

  唢呐吹吹打打,妞一身的红嫁衣。在众人的簇拥下,被张宝抱入婚房。

  这是一间簇新的土瓦房(栾川景区有)。

  娘和妞爹、妞妈站在院子里,笑着接受众人的祝贺。

  

  字幕:三十年后

  

  16.日,外,村子

  村子中的大喇叭:经过全体村民的投票选举,张宝成为小河沟村新一届村主任……

  

  17.日,内,张保家院

  经过几十年,保家现在已是簇新的庭室式房子,院里地上是水泥。

  几个妇女正说笑着在院里壮新人被子,保家的儿子就要结婚了。

  娘已老了,跪在地上摸娑着被子。

  一妇女笑着说:老太太,你眼睛不好,就不要来帮忙了。

  娘笑道:孙子要娶媳妇,我这当奶奶的,怎么也得在这新人被上缝两针吧。

  妞:娘,您呐就到一边歇着就行了。你孙子他妈在这儿看着呢,她们偷懒不了,您就放一百颗心吧。

  众皆笑。

  娘也笑道:好,那我就不在这儿给你们添忙了。我到外面转转去。

  妞:娘,你慢点啊。

  娘笑着下。

  妇女:妞,你家现在是三喜临门啊。这保干上了村主任,儿子要结婚,我听说大娘的眼睛也有希望治好了。

  妞:是啊,前几天省城几个眼科专家来义诊,说俺娘的眼通过一种最新的科技有希望治好。

  妇女:那得花多少钱啊?

  妞伸出两个指头。

  妇女:2万?

  妞悄声说:20万。

  妇女吐了吐舌头:啊?!

  妞:儿子结婚要房,我们家不刚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嘛,家里已经掏干了,保啊,也正在为这事发愁呢。

  妇女:唉,这好事呀,有时候也是愁事啊,啥时候人都摆脱不了钱钱钱。

  

  18.夜,内,保家屋内

  宝正在翻箱倒柜的搜罗钱。

  桌上摊了不少硬币,角角毛毛的钱。

  妞从耳朵上取下金耳环,又取下金戒指,放在桌上。

  妞:这是我最后的一点嫁妆了,都卖了吧,可这也差得太多啊,咱这买那新房子,把亲戚也都借空了。

  宝:不行把房子卖了。

  妞:卖了房子,儿子咋结婚啊。

  宝:咱家这房子不挺好的嘛。

  妞:这都啥年代了,你以为还是当年住窑洞那会啊。人家女孩子没跟咱提出要小轿车就不错了。

  宝坐下来,叭叭地抽烟。

  宝起身打开一个柜子,从里面取出几摞钱来。

  妞: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宝:这是村里的退耕还林补助金,还没给群众发,可以先借用一下。

  妞:这可是挪用公款啊,这是犯法啊。

  宝:妞,我这辈子为咱娘,啥都敢做。你知道吗,那年我考上大学了,但我把通知书撕了。

  妞:啊,你傻啊你!

  宝:咱娘这辈子活得苦啊。你想,我要去上了大学,谁来照顾咱娘?大学三年或五年,我真不知道娘一个人在家该怎样生活。

  妞:可是你放弃的是上大学啊,那时候考上大学就意味着成为公家人、城里人,意味着有更加幸福的生活,你怎么舍得放弃。

  宝:我现在有娘,有你,不一样是幸福生活吗。如果我那时候真忍心抛下娘一走几年去上大学,我会内疚一辈子。

  妞:可这些是公家的钱,咱一分一毫也不能动。娘要知道了也会不答应。要不咱再想想办法,娘的眼,再缓缓再治?

  宝:不行,我一刻也等不及了,明天我就想带娘去治眼。挪用的钱,咱以后可以想办法慢慢还。就是大不了,大不了犯了事,也不过判个挪用公款,三年五年后就又出来了,但是换来的是娘的眼睛能重新看见光明,作为一个儿子,我觉得很值。

  妞哭道:不行,我不答应,我不答应你这样做!你再等等,明天我就回娘家,让我爹再想办法筹点钱。

  宝摇摇头。

  宝:妞,你知道在咱娘的事上,你改变不了我的。我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关于治眼钱的事,就说只要两千块,不要多说。

  妞哭着摇着头。

  宝将妞搂在怀里。

  

  19.日,内,省城某医院病房内

  医生一层层将娘脸裹的厚厚的纱布揭开。

  面前站着保,妞,孙子、孙子女朋友及医生。

  医生:大娘,先不要急着睁眼啊,先闭着眼适应一下。

  沙布揭开。

  宝紧张地攥着娘的手。

  宝:娘,娘,我是保啊,你就要看见儿了。

  娘的手伸上去抚宝的脸,眼慢慢由模糊到清晰,看清了宝的脸。

  娘:宝,你是宝。

  宝:娘,是我,我是宝。娘,你终于看见了。

  娘看着妞:你是妞。

  妞热泪盈眶:娘,是我,我是妞。

  孙子,孙媳妇都涌上去:奶奶。

  娘:来,快来,奶奶抱抱,奶奶抱抱。

  一家人相涌而泣。

  

  20.日,外,保家

  一挂鞭炮正在响。

  门上贴着“双喜临门”对联。

  一对新人正在拜奶奶,奶奶坐在堂上高兴的合不拢嘴。

  一辆写着“检察”字样的警车停在门口,三个检察人员穿过人丛来到院中。看见制服人员,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女检察官:看来我们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啊。(看着保)你是小河沟村村主任张宝吗?

  张宝:是,我是张宝。

  女检察官出示证件:张宝,我们是县检察院反贪科的工作人员。我们怀疑你涉嫌贪污挪用惠农资金,你需要跟我们回检院接受调查。

  张宝:能不能让我把仪式进行完?

  女检察官:不行,你需要马上跟我们走。

  张宝:好吧。(紧紧握了握娘的手)娘,我没事,你放心。(回头对妞)妞,照顾好咱娘。

  张宝又看了愣在那里的一对新人一眼,叹了口气,就走了出去。几名检察官紧紧跟随。

  娘呆呆站在那里。忽然向身后倒去。众人忙围了上来。

  

  

  字幕:三个月后

  

  21.日,内,看守所

  看守所内,张宝戴着手铐脚镣往探视室走。一走进探视室,看到玻璃对面坐的娘,忙扑上去,大喊一声“娘”。

  宝:娘,你一个人来了。

  娘:我是偷偷来的,就想咱娘俩说说话。宝,你好糊涂啊你。你忘了你小时候偷一个苹果挨那一顿打了,你怎么还要做贼啊,还要做贼?!是不是因为娘老了,打不动你了!偷个苹果给娘润嗓,偷公家的钱给娘治病,你觉得那是孝吗?你认为那是为娘好吗?你真得为娘想过吗?可知你虽治好的娘的眼,却剜开了娘的心啊,剜开了娘的心啊。

  宝哭着跪倒在地:娘……

  娘:我的儿子是个贼,他偷的还是恩人的东西,恩人的东西,你让我这个老婆子怎么有脸再在村里生活?你治好我的眼干什么,让我看大家怎么看我的儿子吗?!

  宝继续哽咽着。

  宝啊,你在里面要听政府的话,好好改造自己,娘在外面等着你回家,等你回家,啊。

  宝:娘,这几年孩子不能在你身边尽孝了,你要多保重自己,多保重。

  宝哭着磕头。

  娘离开。

  

  22.日,外,街上

  娘柱着杖苍老的身影在街上走。

  眼上满是泪。

  娘走过一道又一道的街。

  娘的拐杖渐渐变成了探路的盲杖。

  娘的眼又盲了。

  娘孤独的身影湮没在城市深处。

  

  

  

  

  

  

  

  

  

  

  


上一篇: 《李老粘告状(原创微电影)》     下一篇: 《孟孙问孝|《论语》新解之二一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46次 | 联系作者
对《盲(惠农领域反腐题材微电影)》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